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42

2022-03-31

  第242章 秋色
  九月初的天命岭,秋日温暖,山林间却已经带着几分秋色。

  从天空看下去,绵延起伏的山林在阳光下分成几种颜色,绿色为主,红、黄相间交杂其中。

  单纯看一棵树,不过是一些树叶枯黄泛红,到看不出什么。

  千absolutely 树木连绵成海,那颜色就变得鲜明又富有层次,把山林秋色之美完全渲染出来。

  此时秋高气爽,长风吟啸,林海枝叶随风轻舞,层次分明的秋色如浪波动,壮阔之中更多了几分绚丽。

  袁济天以前来过一次潜龙山庄,当时只觉得这里群山无尽,却山山相似,树树皆同,既无灵秀也无雄奇,毫无可观之处。

  今天,袁济天却改变了看法。这等山色秋意,值得喝一杯咖啡。

  可惜,时候不对,人也不对。

  袁济天看了身边两位海狼人,这两位虽是fifth-rank powerhouse ,却难掩海狼人的粗鄙之气。

  these two people 也就喝点没滋味的淡酒吃点生鱼片。他们哪懂得什么是咖啡!

  东野虎、新垣白叶能成为fifth-rank powerhouse ,其智慧、眼光自然在非同一般。

  他们当然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丽秋色,也都很是赞赏。

  只是东野虎性子深沉,不喜欢多言。他心中虽有所感,却不会和别人倾诉交流。

  新垣白叶则是诚心实意赞叹道:“我常见花叶凋谢之美,却未曾想过,枯败冷寂的秋意能如此壮丽绚烂。

  “我见此景,就只能想到累累果实的丰收之秋,只能想到在这枯寂凋谢中蕴藏着明年再发的蓬勃生机。

  “我辈虽是万物之灵,在流年中却只会old man 化灰,无法和草木般常败常新……”

  新垣白叶练的秋叶刀,年少时候最喜欢对着凋零花草感悟Blade Intent 。

  面对这般山色,她的感悟也最多。

  袁济天有些意外看了眼新垣白叶,这个海狼女人也不是那么俗气。

  不过,考虑到对方已经七十多岁了,却是一副三十岁的样子,想想都terrifying 。

  他就是喜欢女人,也绝不会和一个fifth-rank 女人睡到一起,太危险了。

  别看东野虎一副凶悍样子,其实他没杀过多少人。

  新垣白叶却是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据说死在她手底下至少有ten-twenty thousand 人……

  对于这个传闻,袁济天当然是持怀疑态度。杀那么多人有好处,新垣白叶又不是疯子。

  只是关于新垣白叶的诸多传言,都证明了这女人不是个善茬。

  袁济天心里对新垣白约又提高了两分警惕,脸上却满是笑意,“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里秋色,的确壮丽。怪不得陆渊非要住在这里。”

  他说着一指前方山林环抱中的一座山庄,“那里就是陆渊的潜龙山庄。”

  “潜龙勿用,陆渊先生这么大年纪,还要蛰伏蓄力,其志不凡……”

  新垣白叶对华夏文化很是了解,她一听就知道潜龙这个词的出处,也理解陆渊用这个词的意思。

  袁济天laughed :“陆渊年纪越大胆子越小,结果就栽在了年轻气盛的Gao Qian 手里。潜龙就成了死龙,未免可笑。”

  对于陆渊这个人,袁济天其实是很看不上的。

  做事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又鬼鬼祟祟。都到了快死的年纪,却还放不下顾忌。

  他不知道陆渊是怎么死的,想来死的也很憋屈。

  袁济天又傲然道:“不管陆渊怎么死的,这个仇我都替他报了!”

  三人while speaking 已经来到山庄上面,三人都看到了后院里躺着的Gao Qian 。

  整座山庄里,也只有Gao Qian 这么一个活人。

  袁济天看过山庄的情况,他脸色略微有些凝重,Gao Qian 居然早有准备,看样子到是算准了他要过来。

  只是,Gao Qian 为什么不走呢?

  袁济天有些不理解,难道Gao Qian 真的年轻气盛无所畏惧?

  就算是如此,看到三位fifth-rank powerhouse 联袂而来,Gao Qian 还能这么沉稳,就太反常了!
  Gao Qian 看到三个人到了,他从躺椅上起来,把旁边桌子上的dragon scales 刀拿起来别在后腰上。

  他看了眼自己身上的White Dragon 甲,并没有任何不整洁的地方,这才高声说道:“几位贵客驾临,excuse me for not going out to meet you ,恕罪恕罪。”

  “几位若不嫌弃,何不下来喝杯茶……”

  袁济天看不懂Gao Qian 的做派,但他没什么terrifying 的。

  他花了偌大代价才请来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帮忙。

  Gao Qian 就算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绝世genius ,但他去哪请帮手?

  帝刹族?
  帝刹族fifth-rank 真要敢冒出来,他一剑劈了对方!
  空间的巨大差异,对于fifth-rank powerhouse 影响非常大。他们不会轻易进入异界,帝刹族的powerhouse 更不敢轻易跑到planet 上来。

  就算跑过来了,也必然要躲的严严实实,绝没胆子公然站出来和fifth-rank powerhouse 作对。

  除了帝刹族,袁济天想不到Gao Qian 还能请到谁帮忙。

  袁济天对新垣白叶说道:“主人邀请,我们就下去坐一坐。”

  就算是Gao Qian 在脚底下埋了核武,对他们的威胁也非常小。

  新垣白叶nodded ,“正要拜会此间主人。”

  袁济天给他们介绍过Gao Qian 的情况,听到Gao Qian 只有二十三岁,新垣白叶和东野虎都非常震惊。

  这么年轻的fifth-rank powerhouse ,breakthrough 了他们对fifth-rank 力量的理解。

  对于这样一位peerless genius ,新垣白叶和东野虎都非常好奇。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甚至想把Gao Qian 抓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当然,他们也只是想想。

  杀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已经极其困难,生擒fifth-rank powerhouse 的难度翻了百倍。

  他们可不敢如此托大冒险。

  袁济天三人轻盈落在Gao Qian 对面,Gao Qian 微微欠身nodded 施礼,“三位powerhouse 登门,当真是蓬荜生辉。”

  他对袁济天说道:“您一定是袁济天袁先生,知道您要过来,我一直是翘首以盼。

  “今天终于见到您本人,见面更胜闻名,心里不胜欢喜、不胜欢喜。”

  Gao Qian 诚挚热情的欢迎,让袁济天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这是啥情况啊?
  袁济天到是早就听说过,Gao Qian 这人彬彬有礼优雅从容,对谁都总是那么客气礼貌。

  这本也没什么,可面对杀上门的强敌,却摆出副热情欢迎的姿态,就真的Immemorial 怪了。

  袁济天甚至有点恼怒,Gao Qian 这摆明是看不起他吧,才这副做派!
  他心里生气,脸上却是笑吟吟一副慈祥长辈模样,“高小友也不必这么客套。”

  袁济天伸手虚引给Gao Qian introduced :“这位是风神会东野虎先生,这位是新垣白叶女士。”

  Gao Qian 还真不认识这两位,但他听说过他们的名号。

  已知的fifth-rank powerhouse 就一百来号,记住这些人的名字、特征并不难。

  Gao Qian 对这两位再次施礼:“原来是海外来的两位贵客,失敬失敬。”

  “三位贵客快请坐。”

  Gao Qian 旁边茶几上还真有几个座椅,不过,袁济天可没有坐下来的意思。

  “不必了。”

  袁济天不知道Gao Qian 搞什么鬼,他也不愿意跟着Gao Qian 的节奏走。

  他直接说道:“高小友,我们此来就两件事。

  “第一,请你把Heavenly River Sword 还给我。

  “第二,我要见陆渊。”

  Gao Qian 有些歉意的说道:“Old Yuan ,很抱歉,Heavenly River Sword 被我损坏了。我可以给您一定的赔偿。

  “至于您想见陆老,我到是可以帮忙,只是能不能见到陆老,我就不敢保证了……”

  袁济天sneered :“putting it that way ,陆渊还真被你杀了!
  “Heavenly River Sword 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可陆渊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论如何,我都要为他报仇!”

  袁济天老脸上露出几分惋惜之色:“你二十三岁成就fifth-rank ,本是我联邦peerless genius ,未来不可限量。

  “可惜,你这人的心术不正,天生邪恶。陆渊一把年纪无欲无求,他哪里得罪你了,你非要杀他!你真该死啊!”

  Gao Qian 诚恳的说:“陆老的死我也很遗憾。只是陆老一心求死,我做Junior 的也只能帮陆老完成心愿。”

  明明是Gao Qian 杀人谋财,还能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

  袁济天都要气笑了,这个Gao Qian 年纪轻轻,脸皮比他还厚,心比他还黑,真他么的是个奇葩!
  Gao Qian 满脸认真的对袁济天说道:“Old Yuan ,听Junior 一句劝,您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袁济天laughed heartily :“有趣有趣,我偏不回头,你能如何!”

  Gao Qian 摇摇头,他转又对新垣白叶和东野虎说道:“Old Yuan 执意如此,我们只能一战。这件事和两位无关,为了避免误会,还请两位先离开。”

  东野虎神色不动,如若不闻。

  新垣白叶温柔一笑:“高君,我们此来就是为袁先生助拳的。此时此刻怎么能走呢。”

  Gao Qian 有些怅然sighed then said :“这里离Heavenly Wolf 岛太远了,两位再看不到故乡的樱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