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49

2022-04-01

  徐万康虽然不喜欢cultivation ,对fifth-rank powerhouse 的名字却是耳熟能详。

  东野虎就更熟悉了,因为风神会这些年经常和宋州方面有摩擦。

  双方甚至在公海上打过几次,东野虎为此出手过一次,没杀人,只是刀斩一艘battleship 。

  this blade 不但把宋州各大组织吓到了,就是宋州三位fifth-rank powerhouse 都对东野虎都多了几分忌惮。

  从那以后, 东野虎凶名响彻东江。

  徐万康自然对这些情况很了解,在他看来,东野虎甚至袁济天更terrifying 。

  这样一个powerhouse 的佩刀落在Gao Qian 手里,只能说明一件事:东野虎被Gao Qian 杀了。

  Gao Qian 成就fifth-rank 才多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三名fifth-rank powerhouse 死在Gao Qian 手里。

  陆渊、袁济天和Gao Qian 有瓜葛,被他杀了也算正常。。

  东野虎又是怎么回事?Gao Qian 怎么就杀了他?Gao Qian 就不怕风神会报复?

  连杀三名fifth-rank powerhouse , Gao Qian 却毫发无伤,也证明了他的绝对实力。

  把珍贵的fifth-rank 刀器虎王刀送过来当礼物, 这分明是一种警告!
  徐万康这么聪明的人,很快就想明白了Gao Qian 的用意。

  所以,他是越想越怕,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恐惧。

  “废物,你怕什么!”

  徐重冷笑说:“Gao Qian 要杀你就如同碾死insect 一样容易。他把虎王刀送过来,就是表示他不想动武。”

  徐重所以看不上徐万康,不是因为他胆小,而是他太蠢了。

  这把刀的意思很简单,既是礼物,也是警告。

  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想不明白, 在那自己吓唬自己。

  徐万康也醒悟过来, 他满脸通红,刚才他差点被吓尿了, 真是太丢脸了。

  他急忙说道:“叔祖教训的是,是我太蠢了。”

  犹豫了一下, 徐万康说:“叔祖, 那我该怎么做才好?”

  “他不是给你1%佣金了么。”

  徐重想了下说:“这件事非常麻烦, 你去和Gao Qian 谈, 至少10%佣金。不然这事就不做了。”

  Gao Qian 要借用他Xu Family 的力量,给1%就太扯了。

  Yuan Family 那么多人,那么多关系,tangled and complicated 。Gao Qian 再强,难道拿刀去收账?没有这个道理。

  就算Gao Qian shameless 面的拿着刀上门收账,也收不到多少钱。

  商业体系有商业体系的规则,拿刀杀人容易, 想拿刀从复杂商业体系里硬抢钱,可没那么容易。

  徐万康却有点担心:“10%是不是太多了?”

  “Gao Qian 嫌多就不干。随便他。”

  徐重这会反而冷静下来, Gao Qian 要合作可以,也不能让他们喝西北风。

  “他会不会去找夏春秋?”徐万康有点担心。

  “夏春秋更贪婪。”

  徐重对夏春秋更看不上, “比你还贪, 他和Gao Qian 谈不成的。”

  “对了,Gao Qian 还给夏春秋也送了礼物,让我帮着转交。”

  徐万康这会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他很好奇这是件什么礼物。

  “拿过来看看。”徐重instructed 。

  这样私下拆送别人的礼物不太礼貌, 可到了徐重这个位置,哪会在意这点小节。

  打开礼物箱子,里面是破损的胸甲。

  胸甲心口位置上的black 虎头徽记,非常的威武霸气。

  可惜,这副胸甲上满是裂缝,破损的非常严重。

  “东野虎果然死了。”

  徐重长长sighed then said ,“Gao Qian ,还真的过江龙啊!”

  给他送虎王刀,给夏春秋送虎王甲,就是为了示威啊。

  如此的强势,真是让徐重都要感叹,还是youngster 有锐气!

  不过,他也要承认Gao Qian 的强势。

  能杀袁济天,又杀东野虎,这是绝对的实力,无可置疑。

  夏春秋虽然贪婪,想必也没胆子在Gao Qian 身上吸血吃肉。

  他和夏春秋不动,就凭着Yuan Family 一群猢狲,还真没办法和Gao Qian 对抗。

  second day ,夏春秋就受到了破损的虎王胸甲。

  夏春秋看着虎王胸甲,脸色阴沉如水,但他年纪大了,很快就冷静下来。

  他把Xia Family 高层都召集过来开了個小会,就说一件事,Gao Qian 不论做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碰。

  Xia Family 高层当然对此很不满,他们也听说了,袁济天好像是死了,Gao Qian 过来接收Yuan Family 财产。

  他们都很清楚,这其实Xu Family 在为Gao Qian 造势,为接收Yuan Family 财产做准备。

  Yuan Family 是多大一块肥肉,Gao Qian 吃肉,他们跟着喝汤还不行?
  夏春秋对这些贪婪的亲戚下属很的厌恶,什么都不知道,眼珠子里就只能看到钱!

  不过,在众人争吵中夏春秋也改变了主意。

  Gao Qian 这么强势,解决不了他就加入他,这也不错。

  反正宋州就是分成三份,Gao Qian 要拿走袁济天那一份就让他拿,大家就这样维持均势,也可以接受。

  夏春秋主动给Gao Qian 发了邀请,请Gao Qian 吃饭。同时,也请了徐重。

  既然以后三人要在宋州组团,大家见面好好聊聊,这很有必要。

  Gao Qian 也有点意外,夏春秋这样直接邀约,就让大家的站在台前,再没有什么腾挪的空间。

  不过也好,大家把话说开了。

  徐重和夏春秋没意见,别人自然就只能服从。Yuan Family 的事情,也能彻底解决。

  夏春秋约饭的地方也很有意思,约在了秀云岛,也就是袁济天的老巢。

  作为请客的东主,夏春秋先一步来到秀云岛,柳瑛这两天也听到各种流言,看到夏春秋亲至,也是吓的花容失色。

  夏春秋一笑:“你不用惊惶,今天借这个地方请两位贵客。你去安排一桌酒席,就摆在观云台上。”

  观云台建在临海的一座stone cliff 上,平时袁济天就喜欢待在这观云赏海。

  在这里举行酒宴,视野开阔,同时也有着反客为主的意思。

  柳瑛没胆子和夏春秋对抗,她只能乖乖领命去了。

  没过多久,徐重也带着徐万康and the others 到了。

  等到夕阳入海的时候,Gao Qian 带着杨云瑾到了。

  夏春秋、徐重都是第一次见Gao Qian ,对于Gao Qian 的风姿气度都是大为赞赏。

  这种赞赏一半是出于礼节,一半是出自内心。

  的确,像Gao Qian 这么英俊的youngster 也许还有一些,可像他气质这般潇洒超凡的,却找不到了。何况,Gao Qian 还是fifth-rank powerhouse !
  这个planet 上fifth-rank powerhouse 才有多少,论年纪论相貌,谁能和Gao Qian 比。

  跟着徐重、夏春秋来的都两家fourth rank 精英,他们跟过来也是给Gao Qian 面前混个脸熟,另一方面,也是长辈带着他们长长见识。

  其实这里的任何一位,在东江都有着极大影响力。

  不过,三位大佬齐聚,这些fourth rank 精英只能在旁边站着伺候,根本没资格入席。

  只有杨云瑾不一样,她是Gao Qian 女朋友,自然有资格和几位同坐。

  徐重不太喜欢说话,却也经验丰富,不至于冷场。

  夏春秋却是口才了得,和Gao Qian 谈笑风生,一直维持聚会的轻松氛围。

  Gao Qian 对这一套很熟练,他又是谦虚礼貌的姿态,对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各种恭维。

  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也知道Gao Qian 这副做派当不得真,但他说话就好听,两个powerhouse 对Gao Qian 态度上也都多了两分亲近。

  就是一向寡言少语的徐重,也说的颇为尽兴。

  几杯酒喝下去,席间的气氛更见融洽。

  夏春秋看火候差不多,他假作不经意curiously asked :“高老弟,我有件事很好奇,虎王甲怎么落到你的手里,能和两位Old Brother 说说么?”

  “哦,这个没什么可隐瞒的。”

  Gao Qian slightly smiled ,他就知道对方会问东野虎的事,毕竟关系到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的生死。

  “袁先生和我有了矛盾,他就请了东野虎、新垣白叶两位一起来找我。”

  Gao Qian 说着sighed then said ,“袁先生overbearing ,我被逼无奈,只能动手。结果没能收住手,这三位都伤重而死。speaking of which 还是我太年轻气盛了……”

  夏春秋和徐重本来还都脸上带着微笑,听着听着脸上的笑容就都没了。

  他们心里都在嘀咕:这小子可真敢吹!
  对于Gao Qian 所说的话,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第一反应都是不信。

  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击杀三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元老会那几位也不行啊!
  至于周围的Xia Family 、Xu Family 精英们,更是满脸的unimaginable 。他们当然更不信了,只是不敢表现出来。

  Gao Qian 知道他们不信,他看了眼杨云瑾,杨云瑾把她一直提着的剑匣打开,取出里面的白叶刀递给Gao Qian 。

  “徐老、夏老,袁先生、东野先生、新垣白叶女士各有Absolute Art 。尤其是新垣白叶的白叶刀,灿烂中生出死寂,死寂中蕴藏生机,如此绝妙Blade Intent 让我受益匪浅……”

  Gao Qian 说着起身拔出白叶刀,坐在旁边夏春秋和徐重都是expression congeals 。

  他们看的出来,刀锋内隐隐有Blade Intent 流转,绝对是Top Grade 刀器。应该就是白叶刀无疑!

  到了this step ,他们两个已经有些相信Gao Qian 的话了,不然Gao Qian 哪来的白叶刀!

  Gao Qian said with a smile :“今天气氛这么好,我演练一下新学的白叶刀助助兴……”

  不等夏春秋和徐重说话,Gao Qian 走到酒桌前方看着海面上最后一抹余晖,他手中白叶刀轻盈挥斩。

  一朵nine petals 白菊appear out of thin air ,菊花怒放的灿然之姿,深深印入众人的眼眸。

  nine petals 白菊转瞬间又一瓣瓣凋零败落,就在白菊消散之际却有一股淡然blade light 流转而出。

  this blade 不知由何而发,不知向何而去,淡然blade light 却隽永悠长绵绵无尽。

  徐重、夏春秋更是满脸惊色,把灿烂、寂灭、生机三种Blade Intent 展现的vividly and thoroughly 。

  浓烈如血的霞光映天铺海,此刻却都被这清冷blade light 所压。

  Gao Qian 微微欠身施礼:“夏老徐老,我Blade Technique 不精,献丑了。”

  徐重和夏春秋才恍然醒悟过来,他们居然被Gao Qian Blade Intent 所慑。

  this blade Gao Qian 要杀他们,真是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徐重和夏春秋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都是心中骇然!
  这位二十三岁青年,Blade Technique 已经臻于Extreme Realm !他们两个就算联手,只怕也不是Gao Qian 对手。

  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尚且如此,其他fourth rank 精英都是如饮醇酒,身心俱醉。

  过了好半天,众人才清醒过来。他们再看Gao Qian ,眼中已经满是惊惧敬畏之色。

  酒宴结束后,Gao Qian 名扬宋州,声势之盛,无人可撄其锋。

  Yuan Family 的势力随之土崩瓦解,核心人物四散奔逃。

  宋州的格局,就此改变。

  (四月了,求月票~求订阅~还请大家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