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52

2022-04-02

  应太玄说了一大通,最后得出了结论,Gao Qian 现在很危险。

  对于这个说法,Gao Qian 心里其实并不认同。

  就凭他4th Layer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Peak 层次,这world 上真没有几个人能威胁到他。

  另一方面,应太玄这种说辞显然也是一种话术。

  话术,并不是说假话, 那太低级了。话术是通过词语组合排列,让听众跟着言语逻辑走。

  应太玄当然impossible 骗他,更不是危言耸听。只是应太玄对他的实力不了解,才会使用话术制造紧张感。

  一个人缺少安全感,自然会想着拉人,想着抱团。。

  所以, 对方找上门来也是为了拉他入伙?

  Gao Qian 到不排斥加入元老会,做为一个联邦人,一個华夏人,他天然的立场就站在联邦这里。

  其他人可以为了更好发展,做各种选择。到了他这,其实就没有选择。

  他的面孔他身上流淌的血液,注定他是华夏人。他的思想、理念,注定了他只能认同华夏文化。

  的确,他到哪里都会受到尊重。但是,他必然不会受到认同。

  他的屁股就在这, 而且无法转移, 就注定了他的立场。

  很多人的分不清Chu State 和家的关系。事实上,如果你无法无法离开这条船,那你就必须维护好这条船。

  这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你自己更好的生存。

  所有破坏这条船的人,都是你的敌人。不论他们的说辞何等动听。

  Gao Qian 虽然没有拯救world 的宏愿, 对自家的事情还是很上心。

  只是两个空间融合, 这等Heaven and Earth mutation , 不是他能干涉的。他力量虽强, 也只能徒呼奈何。

  西方Paladin 联盟想要侵入联邦,这件事他不能容忍, 也有能力阻止。

  只是也不能在姿态上表现的太积极,太积极就会被视作弱势,应太玄他们就会做出错误评估,以为他们掌握了主动。

  Gao Qian 本来对这些并不介意,应太玄他们资格老阅历丰富,他们来主导也很正常。

  但他也没必要认这两位当big brother 。

  团结一致搞外人是一回事,内部个人也会有自己的立场, 姿态摆的太低反而会出事。

  Gao Qian 沉吟了下说道:“谢谢应总监察长,风源刃的事情我会小心处理。”

  应太玄和山须弥脸上都是不动声色, Gao Qian 这样的天才powerhouse , 果然心理素质超强,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吓倒的。

  山须弥laughed 说:“大家同为华夏lineage , 肯定要互相帮忙。

  “Paladin 联盟东扩已经无法避免,我们作为fifth-rank powerhouse ,享受联邦最好的资源。at this time ,必须挺身而出,维护联邦。”

  山须弥转又说道:“这件事不是你和风神会的冲突,而是你和Paladin 联盟的冲突。我们in public or in private ,都要帮你。”

  不等Gao Qian 说话,山须弥又说:“我们帮助你,其实也是为了帮我们自己。

  “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都在一条船上,就要互相帮忙。”

  Gao Qian nodded :“山先生说的是。我们都在联邦这条船上,我们有着共同语言、文化,同源的bloodline ,我们必须互相帮助,共渡难关。”

  山须弥大笑:“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可惜,有些人太过自私狭隘,完全看不到这一点。譬如袁济天,这人就去主动勾结风神会,真是该死。

  “恕我托个大,Brother Gao ,你杀了袁济天真是为民除害、大快人心!”

  Gao Qian 连忙摆手:“不敢当不敢当,主要是袁先生先杀我,我不能坐以待毙,只能反杀。谈不上为民除害。”

  别人吹捧两句,那听听也没什么。山须弥这等great character 给的高帽子,可不能乱接。

  再说,Gao Qian 也不想当英雄豪杰。

  应太玄不耐烦这种无聊的客套,他说道:“风源刃后面的蔷薇Paladin ,蔷薇Paladin 、血玫瑰Paladin 、冰原Paladin 这三位关系密切,自成一派。

  “另外,this time 其实是Paladin 联盟全体想要东进。蔷薇Paladin 他们只是先锋。

  “一旦被他们找到发力点,他们必然全力动手,以thunder 之势击溃我们的抵抗……”

  fifth-rank powerhouse 之间的战斗,最忌讳就是拖延试探。一旦抓住机会,就要用最坚决手段解决敌人。

  Paladin 联盟,可不会讲什么规矩。

  以联邦现在状态来说,就算所有fifth-rank powerhouse 联手也无法对抗Paladin 联盟。

  现在最重要就是表现死战的决心,让对方意识到东进要付出巨大代价。

  Paladin 联盟虽然强大,内部却分成数个派系。每个fifth-rank powerhouse 都不愿意冒险。

  东进固然有着巨大利益,却不会有人愿意为此做出牺牲。

  这也是联邦唯一对抗Paladin 联盟的办法。

  应太玄和山须弥联袂来找Gao Qian ,就是希望能和Gao Qian 达成共识。

  至于什么徐重、夏春秋之流,虽然是fifth-rank powerhouse ,却太过油滑自私。

  关键是目光短浅,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却看不到长远发展,更看不到格局。

  Gao Qian 年纪轻轻,应该还有锐气。他展现出的battle strength 又异常强大。这也是元老会看重Gao Qian 的地方。

  应太玄到这时候也不隐瞒了,他直接说道:“到了this step ,我们唯有团结在一起,誓死和Paladin 联盟对抗,才有一线生机……”

  Gao Qian nodded :“应总监察长说的对,我很赞同。”

  听到Gao Qian 这么说,应太玄脸色缓和了许多,他解释说:“我们不是胁迫你加入,而是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恶劣危险。一个不好,联邦就会被西方霸占。

  “在空间mutation 的时候,我们连自己的事情都不能做主,只能沦为最底层的炮灰。华夏bloodline 和文明,很可能就此断绝!”

  Gao Qian 对此非常认同,Paladin 联盟突然想东进,无非就是空间mutation 越来越危险,他们必须找一个战略缓冲地。

  联邦vast territory and abundant resources ,人口众多。正是一个最好的炮灰。

  “在这件事上我愿意承担责任,尽一份力。”

  Gao Qian 看着应太玄和山须弥,“也会在步调上和几位协同一致。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我会尽力而为。”

  “好。”

  应太玄大声称赞了一句,他说道:“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是朋友,就是同盟。

  “风源刃找你决斗,我们一定会过来。不说帮忙,绝不让你被Paladin 联盟欺负。”

  Gao Qian laughed :“能和两位交朋友,真是荣幸之至。晚上我请几位吃饭……”

  应太玄非常忙,本来觉得没必要搞这些人情往来的套路。

  只是才和Gao Qian 结盟,Gao Qian 请吃饭都不去,未免太don’t give face 了。

  应太玄只能应允。

  晚上,entire group 在Tan Family 楼吃了饭。

  吃过饭后,应太玄就匆匆走了。山须弥没那么多事情,在Gao Qian 殷勤挽留下没走。

  山须弥和应太玄不一样,对外表现出的性格非常和蔼平易,他口才又好,见识又高,是个非常有智慧的人。

  Gao Qian 天天宴请山须弥,两人的关系处的非常融洽。

  联合Gao Qian 本来只是一种战略需要,山须弥和Gao Qian 认识两天,对这个youngster 却多了几分由衷的欣赏。

  才华出众,气度不凡,尤其是Martial Arts 上的innate talent ,非常恐怖。

  Gao Qian 唯一的问题就是总喜欢表现的彬彬有礼,虽然看着诚恳又亲和。可接触多了就知道,Gao Qian 这人锋芒很盛,可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

  待了几天,山须弥正想告辞的时候,来自风源刃的战书却到了。

  战书很简单,就是风源刃要为新垣白叶和东野虎报仇,请Gao Qian 去烈焰岛决斗。

  山须弥看过战书后微微摇头:“烈焰岛是我们联邦的,风源刃却以地主自居,真是可笑……”

  Gao Qian 反而笑了,他轻轻一弹战书:“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