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53

2022-04-03

  风源刃给Gao Qian 发战书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没用两天,全联邦的fifth-rank powerhouse 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处于边缘角落的几位fifth-rank powerhouse ,都保持了沉默。

  在fifth-rank powerhouse 这个圈子里,文无一、石破、李元君这几位都是自己圈地称王,不过问外面的事情。

  同样的,他们也不允许别人干涉他们的事情。

  Gao Qian 接到风源刃的战书, 他们根本不在意。

  反而有一种看他高楼起、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的快意。

  元老会的几位,也联系过石破and the others 。只是这些人年纪大又固执,只能看到自己piece of land ,全无大局的观念。

  这个时候,他们都只想看热闹,完全没有同仇敌忾的想法。

  偏居一隅的几位fifth-rank powerhouse ,享受不到更好的资源,对元老会怨念颇深。

  元老会对他们的态度早有预料。

  不过, 宋州的徐重、夏春秋可没资格置身事外。

  应太玄亲自拜访了徐重、夏春秋,请求他们公开出来站队支持Gao Qian 。

  对此,两個人都没有立即做出答复,都表示要考虑一下。

  Gao Qian 入主宋州,对夏春秋和徐重来说并不是好事。

  主要是Gao Qian 太强大了,两位老牌powerhouse 不管心里怎么不服气,也不敢与之争锋。

  好在Gao Qian 做事很有分寸,虽然强势, 却并没有借势压人。

  三人在宋州相处的还算和谐。只是有这么个powerhouse 为邻,夏春秋和徐重心里其实都是很不舒服的。

  风源刃要和Gao Qian 决斗, 要是Gao Qian 被杀, 对他们两个来说真的天大的好消息!
  只是, 两人也不想表现的太功利, 主要是不想激怒Gao Qian , 所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还真要多想想。

  为此,徐重和夏春秋私下秘密约见了一次。

  这件事上, 两人必须有个默契。否则, 一个人去了, 一个人不去,不去的那人就太尴尬了。

  “老徐,你怎么说?”

  夏春秋并不喜欢徐重,但在这件事上,他们还是要共进退才行。

  徐重冷着脸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

  “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这是Gao Qian 和风神会的恩怨。

  “风源刃背后的蔷薇Paladin ,这是as everyone knows 的秘密。而且,海狼人内斗凶狠,对外却总能抱团。Northern Plains 真一、风间雪、千叶鹤这几位都会帮忙。

  “我听说武藏苍雄出关了,这次也会出来!”

  说起武藏苍雄的名字,夏春秋脸上都多了几分grave expression 。

  这位号称百世first sword 豪的武藏苍雄,称号很夸张,但这人的确Sword Art 强横,无人能及。

  海狼帝国能在西方东扩背景下保持独立,大半是倚赖武藏苍雄之力。

  据说当时有三位Paladin 先后和武藏苍雄交手,都被武藏苍雄Sword Art 所败。

  这个虽然只是传闻,却也能看出武藏苍雄的厉害。

  要说联邦人口众多, 资源雄厚,fifth-rank powerhouse 数量也远远胜过的海狼人。

  这么多年却反而隐隐被海狼人压制, 也是武藏苍雄太过强势。

  元老会几位虽然都proud and arrogant , 却谁也没把握能赢武藏苍雄。

  好在这位闭门悟剑,快二十年没露面了。这次武藏苍雄出关,一定会引发巨大动荡。

  徐重脸色也很阴沉,听到武藏苍雄这个名字就让他感觉到沉重压力。

  不是他胆小怯懦,实在是他们成就fifth-rank 的时候,武藏苍雄imposing manner 正盛,甚至隐隐有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之势。

  他们虽然没和武藏苍雄动过手,却知道这位的厉害。

  徐重沉默了一会说:“你哪来的消息?也许是海狼人故意造势。”

  “那也说不准。”

  夏春秋对此并不确定,他也不希望武藏苍雄出来。最好就维持现在这样,大家各过各的日子,谁也别找事。

  “我们跟着去看看,捧个人场,也给元老会一个某处。Gao Qian 赢了都好说。Gao Qian 输了,我们也不用插手。”

  徐重问夏春秋:“你觉得如何?”

  “就这样吧。”

  夏春秋有些疲惫的sighed then said ,现在的日子是越来越难混了,他们fifth-rank powerhouse 都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远在海州的唐红英,听到Gao Qian 要和风源刃决斗的消息后很是兴奋。

  唐红英找到她father :“爸,Gao Qian 和风源刃在一月一号决斗!那天可是个好日子!”

  唐正阳不明所以,什么好日子?他这个女儿又要干什么?
  他急忙劝道:“这场决斗关系重大,海狼、联邦的fifth-rank powerhouse 都会过去。据说Paladin 联盟的人都会去观战。

  “一个不好双方都有可能火并。这个热闹可不是我们能看的!”

  别说唐红英现在还不是fifth-rank ,就算唐红英成就fifth-rank ,this level 的战斗也不是她能参与的。

  唐红英白了一眼自己father :“我有那么傻么!”

  她解释说:“我是说那一天所有人都在关注决斗,我们正好趁机拿源钻。”

  现在灵沙岛的源钻矿还在运转,只是有源钻联盟的人在外面守着,一颗源钻也不让运出来。

  源钻联盟到不阻止开采,反正人工是Great Tang consortium 来出。

  采集的源钻,到时候找个借口就都没收了。

  Great Tang consortium 要是不服气,那就更好了。他们正愁没借口,正好趁机把Great Tang consortium 都拿下来。

  唐正阳当然知道对方的想法,要是按照正常情况来处理,他肯定要暂时停工,等到resolve disputes 再继续开采。

  这不是都是为了女儿,先把源钻采集出来。找个机会,让女儿进去拿走源钻就行了。

  这个计划其实很冒险,因为源钻联盟方面的行动是不可控的。

  可为了让女儿能晋级fifth-rank ,唐正阳也是拼了。

  听到女儿这么说,唐正阳也不禁nodded 称赞,“大宝真聪明!这个想法好。”

  的确,决斗那天源钻联盟的powerhouse 必然都会去观战。

  谷甄
  他们趁机进去取走源钻,别人又看不出问题。

  一月一号,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刚好让工人们尽快开采,加紧进度。

  唐红英对自己的计划很是得意,她骄傲一扬下巴,“我可是个天才!不然,teacher 怎么会看上我!”

  她又说道:“等我成了fifth-rank ,一定努力帮teacher 做事!让teacher 看到我的能力……”

  唐正阳脸色有点复杂,花这么多钱让女儿好好cultivation ,这child 不想着回报老father ,却想着去帮teacher 做事!

  他都有点后悔了,这笔投资好像要打水漂……

  棋盘岛,千菊谷。

  十二月已经是冬季了,千菊within the valley 却盛开着大片white 菊花。

  一阵海风拂过,腥咸的海风中却带着菊花幽幽花香。

  风源刃一身black Source Armor ,沿着千菊within the valley 小路缓缓前行。

  这里是武藏苍雄隐居之地,他虽然是fifth-rank powerhouse ,也必须步行前进。

  沿着小路走了十多分钟,就看到大片菊花中间有一座简陋wood house 。

  明媚冬日阳光下,一位灰白long haired man 穿着海狼传统服装,他盘坐在wood house 前,脚下摆着一副棋盘,
  灰白long haired man 似乎正在和自己下棋,他手指夹着一枚black 棋子looked thoughtful 。

  风源刃远远深深鞠躬,“风源刃拜见武藏senior 。”

  灰白long haired man 沉吟了下把black 棋子放到棋盒里,他看了眼风源刃:“风源君,你来了,请坐。”

  灰白long haired man 伸手一指身侧,风源刃走过去跪坐下来,他满脸恭敬的说:“senior ,我托千叶鹤送的信您收到了吧。”

  “嗯,信收到了。”

  灰白long haired man 对风源刃laughed :“你想让我帮伱?”

  男子额头宽厚,眉毛又浓又长,鼻直口阔,看着一脸的英豪之气。

  他脸上露出笑容,可明亮眼眸中却没有任何情绪,这让他笑容反而多了种森然冷冽的意味。

  风源刃心里都是一紧,面对这位号称百代first sword 豪的powerhouse ,他真的非常敬畏。

  但他知道,当着这样powerhouse 的面说谎话毫无意义,更不能表现出任何犹豫怯懦。

  他立即用力nodded 并深深鞠躬:“此事关系到我们和联邦的国运,还请senior 助我。”

  “国运?”

  武藏苍雄又笑了,this time 他异常明亮眼眸中露几分不屑,“凭你们?”

  他摇摇头:“风源君,你想做蔷薇Paladin 的刀,那是你的事。但是,你想把我们都拖进来给蔷薇Paladin 当刀,就过分了。”

  风源刃不敢抬头,他头贴在地上说道:“Paladin 联盟东扩已经势在必行,我们要么加入,要么被征服。

  “我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了我族考虑。我们只有表现出价值,才能获得尊重,才能分享联邦。”

  “太愚蠢了。”

  武藏苍雄问道:“Paladin 联盟那么强势,为什么不早取联邦?还要拿你当刀来用?”

  风源刃不语,他知道联邦有强大底牌,这才能和Paladin 联盟对抗。

  但到了this step ,Heaven and Earth mutation 愈演愈烈,他们不能再等了。

  联邦是有底牌,但他们too weak ,就只能成为别人的食物。

  武藏苍雄对风源刃的沉默有些不满,但总归是海狼人,他这么做虽然自私,却也不能说完全错了。

  在这种时候,是要想办法破局。只是给别人当刀,真的很蠢。

  “我会去观战的,不是为你,是为了见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fifth-rank 。”

  武藏苍雄不等风源刃说话,他站起身说道:“我有些累了,就不送你了。”

  风源刃不敢说话,他再次深深鞠躬施礼后才转身离开。

  从千菊谷出来,风源刃飞天而起,几分钟后就到了百里外的一艘游轮上。

  蔷薇Paladin 安薇就站在甲板上,她灿烂如同阳光的golden 长发在海风中轻轻飘扬,她容颜精致的胜过一切艺术品,她蔚蓝眼眸比这座大海更宽广。

  每次看到安薇,风源刃都会从心里感叹她的美丽。

  fifth-rank powerhouse 身心Perfection ,却不是说没有感情。相反,他们的一些情感会更加强烈。

  风源刃知道自己这样痴迷安薇不正常,那有什么关系,in this world 本就没什么意思。

  安薇,让他能感受到生命的活力和趣味。只有安薇在,一切才有意义。

  安薇对风源刃嫣然一笑,她柔声问道:“武藏先生怎么说?”

  “武藏senior 答应去观战,但他不会帮忙。”

  风源刃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也不需要他帮忙。小小Gao Qian 算什么东西!”

  “也不能太小看此人。”

  安薇提醒道:“根据消息,至少此人单独杀了陆渊。”

  “元老会背后下手暗算白叶、东野虎,真是卑鄙之极。”

  风源刃自信说道:“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这次必杀Gao Qian 。”

  安薇轻笑了一声:“斩杀Gao Qian ,应太玄他们若是翻脸,我们就把他们都留下来。

  “他们不敢翻脸,徐重之流就再没胆子和我们对抗。”

  风源刃突然问道:“要是元老会动用底牌怎么办?”

  “联邦所谓的底牌,不过是天元炮。那东西可没办法随便移动。”

  安薇微笑说:“他们要敢拿到烈焰岛来,那到省事了。”

  她安慰风源刃:“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只要你杀了Gao Qian ,我会提名你做Paladin 。海狼从此就是我们盟友。

  “夺取联邦之后,一定会分你们一份。”

  安薇又提醒道:“Heaven and Earth mutation 正在加剧,用不了一两年,帝刹人就可以进入planet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她轻轻握住风源刃的手:“你现在不止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你的种族。千万不能犹豫!”

  风源刃用力nodded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武藏苍雄痴迷Martial Arts ,完全忘记了world 正在巨变。Sword Art 再高又能如何。”

  安薇不屑摇头:“fifth-rank 之上还有sixth rank ,专研fifth-rank 的力量技巧,在fifth-rank 之内有意义。对于sixth rank ,那就是儿戏……”

  (呃,只有一更了~明天三更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