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64

2022-04-09

  《bully intolerably ,绝不容忍!》

  《五千年文明inheritance 的荣耀,都在Gao Qian 一身之上!》

  《西夷猖狂,是可忍孰不可忍!》

  《剑指西方,横扫群丑》

  ……

  Gao Qian 放下手中报纸,报纸上这些耸人听闻的标题都是加黑加粗,每个文章都写的热血激昂, 似乎不立即拔sword art 斗都对不起这些文字。

  Gao Qian 感觉有些可笑,同时,也对Paladin 联盟的影响力有了一个直观认识。

  一声令下,立即有众多媒体响应,还有很多高阶Source Master 公开站出来表达态度。

  从表面上看,大家都很义愤填膺, 都希望fiercely 收拾嚣张的Paladin 联盟。

  但是,媒体这种不管不顾就把他硬架起来送上战场的举动,却不好说到底是什么居心。

  至于民间, 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家伙,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是一腔热血。

  西方强势了several decades ,联邦对外一直是表现的很软弱,这么多年吃了很多的亏。

  这也民间对西方非常厌恶,有着极强的排外情绪。

  经过报纸等媒体的宣传,民众的反西方情绪一下被引燃了。

  不得不说,对方this move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扇动整个民族的情绪,进而裹挟民意。

  哪怕是元老会, 面对民间汹涌情绪, 也没什么好办法。

  一個合适的点引爆民意,如同火山爆发, 这种力量是没人能操控的。

  只是敌人也不需要操控, 他就是想要这种破坏效果。

  山须弥坐在Gao Qian 对面, 他脸上也没有了笑容,表情有些凝重,“事情一下就失控了!”

  Gao Qian 放下碗筷,他用纸巾擦了擦嘴说道:“对方这是阳谋, 我们只能接着。”

  旁边突然有人高声喊了一嗓子:“洋鬼子bully intolerably ,妈的,这怎么能忍!可恨老子没这个ability ,不然非弄死这玩意!”

  这家面馆里有十几桌客人,都是跑来吃午餐的。

  面馆的牛肉面分量很足,经济实惠,来这吃饭的多是干粗活的工人。

  说话这人就是穿的很破旧,身材却很粗壮,脸上也带着些横肉,看着还有点威猛。

  旁边有人也跟着大叫:“太可恨了,洋鬼子还想霸占我们海州,这绝不能忍!”

  “肯定不能忍啊,Gao Qian 必须出战。他不出战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数十亿同胞……”

  “对,肯定要打的!”

  “死了也要上啊,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

  “爷们就要有血性……”

  一群男人都嚷嚷起来,声音一个比一个高,喊的是面红耳赤, 却满脸兴奋。

  山须弥有些看不过去了, 他苦笑对Gao Qian 说:“咱们出去聊。”

  Gao Qian nodded ,的确有点吵闹。

  从面馆出来,一月的寒风迎面过来,也把面馆内的杂乱叫嚷都吹走了。

  山须弥也是精神一振,他说道:“敌人越是这样造势,我们就越不能让他们得逞。”

  Gao Qian 问:“哦,山老有什么说法?”

  “你不要和他们决斗。”

  山须弥说:“至于他们想要入驻海州,我们也绝对不同意。”

  “就这么拖着?”

  Gao Qian 略微有点失望,他还以为元老会有什么妙计良策,结果就是想拖着对方。

  换做以前,可能还能拖过去。

  现在却不行了,Paladin 联盟明显急了。他们宁愿全面开战,也不会再给联邦任何喘息之机。

  Gao Qian 到不是需要元老会帮忙,他只是对元老会的迟钝有些失望。

  到了this step ,图穷匕见,没有任何腾挪躲闪的空间。

  看的出来,元老会对Paladin 联盟异常忌惮,完全没有死战的决心。

  这也难怪,被Paladin 联盟压了several decades ,虽然强撑着不倒,锐气早就压没了。

  Gao Qian 想了下说:“山老不必为难,我已经决定了,接下战书。他们要战,我就陪着他们。”

  “啊、”

  山须弥complexion changed ,他有些着急的说道:“Gao Qian ,你别冲动。

  “黑暗Paladin 手里的黑暗圣枪,是真正Divine Item ,就凭着Darkness Domain 能完全压制你。”

  山须弥说的很客气委婉。所谓的压制,其实就是说Gao Qian 没有任何胜利的机会。

  “Darkness Domain 能剥夺人的六感,剥夺Source Master 和source power 的联系。没有同级Divine Item ,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山须弥说:“唯有天元炮才能对抗黑暗圣枪。可天元炮非常复杂,就是把控制权给你,一时半会你也用不了。

  谷騚
  “天元炮还有个问题,无法快速移动。只能用来固守……”

  Gao Qian laughed :“山老别急,我敢应战自然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把握。”

  山须弥认真看着Gao Qian :“你has several points of 把握?”

  “七八分吧。”

  作为一个有礼貌有素质的人,Gao Qian 不会把话说的太满。

  黑暗圣枪听上去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但他能以刀为眼,Darkness Domain 对他应该没用。

  退一步说,就算Darkness Domain 能隔绝他和刀的联系,他也不怕。

  Great Grandmaster 的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不是假的,他的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可以驾驭source power ,没有source power 影响也不是非常大。

  不论怎么算,他will not 败。

  事实上,对方要不主动送上门,他到要想个办法引对方过来。

  不说东、西双方的矛盾,这个太大了。只说蔷薇Paladin 的蔷薇之心,这可是地字门的钥匙!
  只是因为Grand One Token ,他不好主动生事。

  对方派冰原Paladin 来杀沈正君,被他抓个正着。这本是个非常好的理由。

  Gao Qian 本想着对方要不动手,他就用这个理由找上门去。

  现在对方先动手了,到省了他无数的麻烦。

  这下,就是元老会也无话可说。

  接到战书的时候,Gao Qian 差点笑出来!
  当着山须弥的面,Gao Qian 到不好表现的太高兴。

  山须弥很难理解Gao Qian 的想法,他觉得Gao Qian 太自信了。

  可Gao Qian 已经拿定主意,他也无法改变。

  他沉吟了下说道:“我会中京一趟,过两天我就回来给伱助阵。”

  Gao Qian 说:“不急,我把时间顶在一月十五,那天是满月。

  “月圆之夜,沧海之上,和强敌一决生死,到也是件雅事……”

  山须弥苦笑,他可不觉得这有什么雅致的。

  Gao Qian 的崛起,让他看到了联邦的未来。现在,这颗未来之星很可能就要陨落了!

  万无忌凭着天元炮死守一地,这挡不住Paladin 联盟,更救不了联邦。

  山须弥和Gao Qian 告辞后飞天而起,离开东江的时候,山须弥忍不住长叹一声。

  回到中京,山须弥急忙忙去找了万无忌、武金戈、应太玄。

  元老会四位old man 坐在一起,就只有应太玄看着最老气,万无忌看上去就像是个三十岁的青年,他没有头发胡子,只有两条黑亮长眉。

  端坐在主位上,万无忌显得in great spirits ,看起来就比其他三位多了几分勃勃活力。

  山须弥说道:“Gao Qian 同意决斗,把时间定在一月十五。说是月圆之夜决斗,更有诗意什么的。”

  “胡闹。”

  应太玄有些急了,“这不是送死么!你怎么不拦着他?”

  “Gao Qian 对人是客客气气,可他哪里会听别人的意见。”

  山须弥摇头:“他既然做出决定,就不会更改。”

  “太冲动了,很不理智。”

  应太玄连连叹气,却想不到任何解决办法。

  武金戈很冷静:“Gao Qian 迎战也好,至少能让民间情绪得到疏导。再说,Gao Qian 这么自信,他应该有Divine Item 在手才对。”

  “我看他没有……”山须弥不觉得Gao Qian 有Divine Item 。

  强大Divine Item 会改变Source Master 的外在状态,这个几乎impossible 遮掩。

  他和Gao Qian 相处了一段时间,从没在Gao Qian 身上发现任何不协调的source power 气息。

  更观看了Gao Qian 斩杀风源刃,完全凭着Peerless Blade 意。

  再看武藏苍雄,他这等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也无法完全控制照Heavenly Sword 的气息。

  可见,Gao Qian 身上impossible 有Divine Item 。

  万无忌说道:“既然不可更改,那就只能祝Gao Qian 好运了。”

  他露出期待之色,“我真想去观战,见识一下黑暗圣枪,也见识一下several decades 不出的peerless genius 之姿!”

  武金戈沉着脸说:“你可不能动,你要是去观战,他们趁机来偷家怎么办?”

  他语重心长劝道:“联邦安危都寄于你一身,你沉稳一点……”

  万无忌瞥了眼武金戈没好气的说道:“就靠着我一个人支撑的联邦,被灭了也不可惜。”

  武金戈没理会万无忌,他深深叹气,“我无比希望Gao Qian 能赢,但我知道他赢不了。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