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65

2022-04-09

  《月圆之夜,决战沧海!》

  《真理只在sword edge 之上!》

  《尊严之战,rather die than submit !》

  《西方蛮夷狼子野心,我辈只能拔剑迎战!》

  Gao Qian 同意决斗的消息传出来,联邦上下都为之振奋欢腾。

  报纸、电视就此展开连番密集报道,把这件事定义为联邦的荣誉之战,也让这件事热度不断升高。

  在这个通讯落后的时代, 几天的时间内让全联邦都在讨论一件事,这是非常非常困难。

  “这可不是好事,有人裹挟民意硬把Gao Qian 架起来烧。”

  沈正君满脸忧色关掉电视,他问杨明秀:“你家现在怎么样?”

  杨明秀脸上也都忧色,她摇摇头:“youngster 一个个兴奋狂躁,年纪大的就忧心忡忡,上下都是人心动荡不安。”

  杨、沈两家的荣耀、权力都来自Gao Qian ,现在Gao Qian 要和黑暗Paladin 决斗,这对两家产生了巨大影响。

  要是Gao Qian 战败,他们两家肯定会由盛转衰,甚至会因为占据了太多利益引来别家觊觎。

  一個不好,整个家族都会毁灭。

  这样的major event 面前,没有几个人能保持冷静。

  沈正君和杨明秀也是如此,两人心里都很不安,问题是他们根本无力干涉,只能尽力稳住局面。

  这个关键时刻, 不给Gao Qian 添乱就是他们的最大贡献。

  Liao Prefecture 到底很小,Gao Qian 又把楚、王两家灭掉。经过一段时间消化, 沈杨两家已经掌控了Liao Prefecture 。

  两家虽然都是人心动荡, 短时间内还是能保持稳定。

  沈正君和杨明秀也都有信心掌控局面,他们只是为Gao Qian 感到忧虑。

  这里面不止是有深厚私人交情, 也有if one prospers, all prospers if one suffers, all suffers 的紧密利益绑定。

  问题是Gao Qian 这件事的层次太高了, 两人别说帮忙, 他们甚至没资格给Gao Qian 出主意。

  沈正君和杨明秀其实都持保守态度,他们都相信时间在Gao Qian 这一面。

  拖延的时间越久,对Gao Qian 就越有利。

  他们也和Gao Qian 表达过自己意见,希望Gao Qian 能够隐忍冷静。

  结果, Gao Qian 还是同意了决斗。

  说实话,两人都略微有点失望。他们对Gao Qian 很有信心,问题是敌人太强了。

  而且,从媒体连篇报道情况来看,分明是有人在拱火,硬架着Gao Qian 向前。

  元老会方面却没能做出及时反应,也意味着元老会方面在这件事上的犹豫。

  沈正君叹气道:“这件事已经上升到民族、国家荣誉层面。

  “现在Liao Prefecture 最偏僻农村里的大娘,都能在炕头上把这件事说道说道。

  “可想而知,这件事的影响力有多巨大。Gao Qian 现在不能退!”

  沈正君说着又sighed then said ,他不知道Gao Qian 有多大胜算,他就看到了敌人正在疯狂拱火逼着Gao Qian 出战。

  我方的策略其实很简单,和敌人反着来就行。敌人想要逼着Gao Qian 出战,Gao Qian 就偏偏不出战。

  可惜,Gao Qian 还是同意了决斗。

  不说胜败,至少是被迫入了敌人的局。

  杨明秀想了下comforted :“往好的方面想,全联邦都在关注,Gao Qian 只要赢了, 立即就能获得巨大声望。”

  “Gao Qian 又不竞选总统,声望有什么用。”

  沈正君摇头:“所谓声望都掌握在少数媒体手里。媒体要吹捧你, 你是人间True God 。媒体诋毁你, 你就是人间恶魔。

  “以Gao Qian 的能量,沉淀几年自然就能掌握媒体,掌握话语权。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媒体绑架。”

  他总结道:“归根结底,还是底蕴太浅。”

  杨明秀对此有不同看法,“Gao Qian 坚忍果决,他决定出战,必然有极大把握。我们也不必太悲观……”

  “希望如此吧……”

  两位对于Gao Qian 最了解的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都对此战颇为悲观。

  更别说整个联邦的Source Master 圈子,fourth rank 以上的Source Master 对此战都是非常悲观。

  东江的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也和沈正明是一个看法,对Gao Qian 非常不看好。

  徐重和夏春秋再次偷偷聚会,Gao Qian 和他们关系密切,Gao Qian 的胜败,更是会改变整个宋州的格局。

  两人迫切需要坦诚沟通,达成一致。眼看着联邦讲乱,这会只有抱团取暖才是唯一出路。

  “你觉得Gao Qian 能赢么?”夏春秋问道。

  徐重摇头:“从各方面来说,Gao Qian 都赢不了。只是,这youngster 很深沉,我看不透。

  “他既然敢应战,总has several points of 把握。”

  “我到是希望Gao Qian 能赢!”徐重很认真的说道。

  从短期利益来看,Gao Qian 战死会留下大笔利益,他和夏春秋一分,都是吃的嘴角流油。

  问题是Gao Qian 一死,接下来Paladin 联盟东扩,他们这群联邦fifth-rank ,要么死战,要么投降。

  死战就真的是dead end ,投降,投降也不过苟活。绝无可能比现在过的更好。

  只有Gao Qian 赢得这场决斗,才有可能阻止Paladin 联盟东扩。

  从长久考虑,他们自然都是站在Gao Qian 这边。

  问题是,他们怎么选都不重要。

  眼前这个局,普通的fifth-rank 已经insignificant 。真正能改变局势的只有Gao Qian 和元老会。

  谷偟
  从元老会的暧昧态度来看,这四位也都很犹豫。所以,局势一下就失控了。

  徐重深深叹气:“不论我们怎么折腾,联邦都是我们的联邦。洋鬼子进来,一切就都变了。这个时候还犹豫,元老会几位也是徒有虚名!”

  “西方力量远胜我辈,元老会几位不忍又能如何!”

  夏春秋老脸上满是无奈,他不解的说道:“我们相安无事数十年,Paladin 联盟为什么突然要东扩,联邦有什么他们想要的?”

  联邦是vast territory and abundant resources ,可对于fifth-rank powerhouse 来说,这些普通资源对他们意义不大。

  冒着全面开战的危险东扩,就为了争夺这些普通资源,这很不合理。

  “也许是因为异界正在加速融合,他们需要更多广阔的战略空间。”

  徐重随口猜测:“也有可能他们找到了晋级sixth rank 的秘密,想要一统planet 整合所有资源……”

  “sixth rank ?”

  夏春秋露出神往之色,“我经常能感觉到力量的极限,真的有sixth rank ?”

  “有据说帝刹族就有sixth rank 。还说光辉Paladin 背后站着一位sixth rank 。”

  徐重说起这些也很怅然,哪怕他是fifth-rank powerhouse ,对sixth rank 也是一无所知。

  Gao Qian 和风源刃一战,更让他意识到fifth-rank 和fifth-rank 之间有着如此巨大差距。

  徐重原本觉得他们和元老会也差不了多少,真要拼命还不好说谁胜谁负。

  Gao Qian 却用事实告诉他,fifth-rank powerhouse 之间也有着巨大差距。

  这也击溃了他的信心,面对overbearing Paladin 联盟,他已经失去了一战的勇气。

  夏春秋也是如此,两个fifth-rank powerhouse 坐在一起,话没讲透,却都看到了对方一身的old man 暮气!

  也就都明白了对方心意。

  徐重问夏春秋:“伱会去观战么?”

  夏春秋沉默了下说:“我会去。”

  他又解释道:“我已经没有了死战的勇气,但我很欣赏Gao Qian 的武勇。我辈Martial Artist ,就该在需要的挺身而出的时候站出来。

  “说大了,不负祖辈不负家国。说小了,不负自己一身所学。

  “英雄就该逆势而起,只手擎天,bringing the storm to an end !若不如此,怎当得起英雄两个字!”

  夏春秋有些鄙夷的说道:“我原本很尊敬元老会,现在看来也merely this 。危急关头蝇营狗苟,和我有什么区别!”

  徐重想了下说:“一个团体一个民族,就要有人勇往直前,有人稳重守成,有人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

  “这样的多样性,才能应付复杂的局面,才能在复杂又危险world 中存活下来。

  “以十年百年为一个尺度衡量,元老会的苟且未必是错,Gao Qian 的勇往直前未必是对。

  “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敬佩Gao Qian 。不论他为什么站出来,不论胜败,他都凝聚了华夏民心,激发了炎黄bloodline 中的血性。

  “就算Gao Qian 败亡,也能激励无数青年,在他们心中留下一颗奋勇向上永unyielding 服的种子。这很有意义。”

  徐重说道:“只为这一点,我就要去观战,去为Gao Qian 站台助威。”

  夏春秋haha 大笑:“还是你老徐水平高。我只想着英雄成败,不免落了下乘。说的好!

  “我们就是要给Gao Qian 站台助威,也让西方洋鬼子看看我们并不是一盘散沙!”

  fifth-rank powerhouse 一生经历无数wind and rain ,每个人都心思复杂,但他们也有着超凡的智慧。

  Paladin 联盟aggressive 逼迫Gao Qian 决战,这代表他们撕破了脸皮,要by fair means or foul 侵入联邦。

  所有联邦fifth-rank powerhouse ,都感受到了巨大威胁。

  这个时候,所有fifth-rank powerhouse 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那就是给Gao Qian 站台助威。

  这时候躲在一边看热闹,既没品,又愚蠢。

  Paladin 联盟已经骑到脖子上撒尿了,他们无处可躲。

  只有抱团表现出团结死战的决心,才能在imposing manner 上和对方抗衡。

  一月十三号,除了万无忌坐镇中京无法离开,联邦所有fifth-rank powerhouse 齐聚东江。

  这么多fifth-rank powerhouse 齐聚,Gao Qian 作为东道主当然要出面欢迎。

  决战在即,大家也不是来吃饭喝酒的。正常来说Gao Qian 露一面就行了。

  不过,Gao Qian 还是举行宴会招待了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

  联邦有史以来,这也是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

  应自如作为跟班,也过来帮忙伺候酒席。

  嗯,她虽然是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又是应太玄的侄女,在这里也没资格入席。

  只能是端茶倒水,伺候众多大佬。

  应自如虽然胆子大,在这么多大佬面前,也是大气不敢喘。

  好在也没人注意她,众人都很随意聊天喝酒,并没有人谈正事,更没人说决斗的事情。

  饭后,山须弥提议众人照相留念。毕竟这么多fifth-rank powerhouse 齐聚,可是several decades 都没有过的盛会。

  Gao Qian 当仁不让坐在最中间,杨云瑾在他身边。山须弥、应太玄、武金戈左右排列。

  应自如作为跟班,在杨云瑾身边蹭了个位置,在众多大佬中混了个露脸的位置。

  照片很快就被洗出来送到应自如手里,她是照片里唯一站着的人,还站在杨云瑾身后,但她也很满足了。

  照片上其他各位fifth-rank powerhouse ,或神情严肃,或面带微笑,各有气场。

  坐在主位的Gao Qian 就是一脸微笑,但不知为什么,应自如就是能在这笑容中看到无比自信。在气场上已经完胜其他所有fifth-rank powerhouse 。

  应自如握紧拳头默默嘀咕:“姐夫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