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67

2022-04-10

  蔷薇Paladin 看着Gao Qian ,她并没有愤怒,有的只是惊疑:“Gao Qian 想干什么?联邦这群fifth-rank 想干什么?”

  蔷薇Paladin 又looked towards 应太玄and the others ,发现他们眼神表情也都有点不对。

  徐重、夏春秋and the others 明显表现出了紧张。

  很显然,Gao Qian 这番说辞并不是他们事前计划好的。

  所以,Gao Qian 这么说是一种心理战术,表现自己必胜的信心?
  蔷薇Paladin 想来想去, 也只能是这个理由!

  其他几位Paladin 却忍不住了,脾气最暴烈的fearless Paladin 走上前指着Gao Qian 说:“我也想和你决斗怎么办?”

  fearless Paladin 是所有Paladin 里最高大的,身高足有两米四,一身silver Source Armor ,胸口徽章是面方形盾牌,背后别着两柄双刃giant axe 。

  他沉默的时候还不显眼,大步走出来时却像一座山在移动。

  众多联邦powerhouse 都觉得眼前发暗, 对方高大魁梧的silhouette 似乎把天上太阳都遮挡住了。

  fearless Paladin 就是再高大,也无法遮挡太阳。只是他突然爆发source power imposing manner 太强, 影响到了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的感官。

  应太玄才要说话,却被山须弥用眼神制止了。

  他们不知道Gao Qian 要做什么,这时候插话可不太明智。

  Gao Qian at a moderate pace 对fearless Paladin nodded 问好:“fearless Paladin 您好。您要是愿意的话,可以ranked third 位。”

  “我等着你!”

  fearless Paladin 硬邦邦的说道,他说的是铁马帝国语言,他会说联邦话,但他不屑的说东方语言。

  “我尽量不让您久等。”

  和fearless Paladin 不同,Gao Qian 显得非常礼貌客气, 甚至还带着几分亲切体贴。

  Gao Qian 越是如此, 众多Paladin 越是愤怒。这小子什么意思, 真以为吃定他们了?!
  不管是心理战术,还是Gao Qian 本性猖狂,几位Paladin 都忍不了。

  同样一身silver Source Armor 的正义Paladin 也站出来,“Mister Gao ,我也想试试,你给我安排一下。”

  正义Paladin 手里提着长柄heavy sword ,看起来厚重的如same sect 板。作为手持武器,形制非常夸张。

  “尊敬的正义Paladin , 您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您安排在fearless Paladin 后面。”

  不等Gao Qian 说话,正义Paladin 高声说道:“好,说定了。”

  血玫瑰Paladin 也走上前一步:“再算我一个,我很有耐心,我可以等。”

  联邦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都是神色复杂,Paladin 联盟也shameless 了,可这件事都是Gao Qian 主动挑衅,他们也不知该怎么说。

  应太玄忍不住了,“你们还要shameless ?”

  血玫瑰冷笑,fearless Paladin 一指应太玄,“你有意见,那你来动手,一样。”

  应太玄到不怕fearless Paladin ,但他怕动起手会引发局面失控。

  虽然他们在人数上不吃亏,但在总体实力上却和对方差了不少。

  Paladin 联盟内部算不上多团结,对外却能保持强势,绝不会有人退缩。

  联邦这群fifth-rank powerhouse , 就真的是一盘散沙了。

  真要双方动手, 己方只要有一个人退缩,其他人立即就会跟上, 然后就是全面崩溃。

  不等应太玄说话,Gao Qian 柔声对应太玄说道:“应老,让我来。”

  Gao Qian 转又血玫瑰Paladin 说道:“您也要来,欢迎欢迎。就是要麻烦伱等一会了。”

  他又对其他Paladin 说道:“非常欢迎大家下场指教。谁想来都可以。”

  公理、铁狮、红龙、光荣四位Paladin 都没说话,他们觉得没必要搭理Gao Qian 。

  Gao Qian 真要能连胜黑暗、蔷薇两位,他们要么联手一拥而上用尽全力灭杀Gao Qian ,要么立即退走。

  这可不是玩回合制游戏,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一個个排队有序上去和Gao Qian 单挑。

  血玫瑰他们几个人,都落入Gao Qian 的节奏,可不怎么聪明。

  远方观战的应自如却十分紧张,抓着她手的杨云瑾更紧张。

  应自如不太理解Gao Qian 的做法,但她手甲都被杨云瑾捏的要变形了,她忍不住提醒一声:“云瑾姐、”

  杨云瑾看了眼应自如,她顺着应自如的眼光看下去,才发现是自己太用力了。

  杨云瑾急忙松手,她有些sorry 解释:“我太紧张了,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看姐夫胸有成竹,此战必胜。”

  应自如觉得Gao Qian in the bones 很深沉强硬,不是喜欢嘴炮的轻浮性子。

  这么做这么说,必然有他的用意。

  至于是什么用意,她的realm 太低了,真看不懂!

  看杨云瑾这么大的反应,应自如才知道这位elder sister 也是懵的。

  更远处的武藏苍雄,他双眉紧锁神色异常严肃。

  他也看不懂Gao Qian 的操作,这到底有什么用意?
  这一战不是两个人的恩怨,而是关系到联邦的国运,关系到数十亿人的命运!
  Gao Qian 若败,联邦就此彻底陷入颓势,完全被Paladin 联盟压制。

  哪怕万无忌有天元炮,也不过是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绝对撑不了多久。

  Gao Qian 若胜,则能一举扭转联邦的颓势,不说压制Paladin 联盟,至少也有了和Paladin 联盟平起平坐的资格。

  到那个时候,就是光辉Paladin 也不敢乱动了。

  因为光辉Paladin 再败,那Paladin 联盟会就此崩溃。

  东西方的局势也会因此逆转。

  武藏苍雄其实希望Gao Qian 能赢下这一战,这样,东西方就成一个均势的状态。

  这样,站在东西方中间的海狼帝国就有了更多资本,可以在东西方之间左右逢源。

  按照武藏苍雄来看,Gao Qian 对上黑暗Paladin 胜算很低,but also not 没有胜算。

  只是Gao Qian 表现的太自信太从容,让他都觉得有些夸张。

  武藏苍雄是真的看不懂,Gao Qian 到底在做什么,这么做的意义又是什么!
  海狼的其他几位fifth-rank ,就更茫然了。他们眼光不如武藏苍雄,风间雪他们甚至希望黑暗Paladin 能赢!

  这样Paladin 联盟大举入侵联邦,他们还有机会跟着分一杯羹。

  不管观战的人怎么想,Gao Qian 的想法却很简单,他只是想要蔷薇之心,只是想找一个动手的合理理由,如此而已。

  黑暗Paladin 对这些也并不在意,他到觉得Gao Qian 挺有趣的,远比其他一群Paladin 有趣的多。

  谷袍
  world 上要是多一些像Gao Qian 这样的人,也不会那么无趣。

  众多Paladin 对Gao Qian 怒目相向,血玫瑰等Paladin 还忍不住各种讥讽。

  黑暗Paladin 举起手中黑暗之枪,“好了,你们退下吧。”

  黑暗Paladin 并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他也不管众人是不是听从,举起黑暗之枪的时候已经催发了Darkness Domain 。

  所有人眼前的world 一下黯淡下来。那感觉就像是突然戴上了一副墨镜。

  与此同时,周围的温度也猛然降了许多。

  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都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所有人都本能向后退避。

  联邦的fifth-rank powerhouses ,众多Paladin ,几乎是同时退出了火焰岛,退到了数公里之外。

  应太玄、山须弥and the others 都是表情非常凝重,刚才短短几秒钟的接触,他们已经感受到了Darkness Domain 的强大。

  他们身上的次Divine Item ,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制。

  应太玄、山须弥听过黑暗Paladin 很多传闻,只是从没和这人接触过,对这人也缺少一个直观的认识。

  刚才那几秒钟,黑暗Paladin 展现出的Darkness Domain ,让他们真正认识到了这位Paladin 的实力。

  两人对Gao Qian 一直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信心,毕竟Gao Qian 天资超绝,Blade Technique 更是自成大家,已经有Great Grandmaster 风范。

  哪怕没有Divine Item ,对上黑暗Paladin 也能一战!
  感受到了Darkness Domain 的formidable power ,应太玄和山须弥的信心就都没了。

  Darkness Domain 的强大类规则力量,完全改变了这片空间的source power 规则。

  Gao Qian 没有同阶Divine Item ,就是没办法抗衡。

  事实上,就算Gao Qian 有同阶Divine Item ,也难以和黑暗Paladin 抗衡。

  Darkness Domain 催发出来,众人完全感应不到黑暗Paladin 的存在。

  可见,黑暗Paladin 和Divine Item 无比契合,能把Divine Item 威能完全催发出来。

  从这点上说,黑暗Paladin 比起万无忌都要强大一些。

  武金戈轻轻叹气:“我们走吧,留下来毫无意义,反而给敌人一网打尽的机会!”

  有黑暗Paladin 在这里,对方真要一窝蜂强行动手,在场的fifth-rank powerhouse 至少也要留下三四位。

  这个时候继续观战,可不是什么明智选择。

  武金戈一直就不看好Gao Qian ,见识到Darkness Domain 后,他只想立即离开,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应太玄迟疑了一下,武金戈说的非常有道理,却很不合人情。

  一群人来给Gao Qian 站脚助威,Gao Qian 才动手他们就跑了,这是什么事!

  不说外人怎么看,他们自己心里都过不去这一关。

  山须弥断然否决了这个提议:“不能走,真要走了我们成who 了!其他人都看着我们呢,我们带头走了,本就不齐的人心立即就散了!”

  应太玄想了下nodded :“是不能走。不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弃Gao Qian 于不顾。他要是战死,我们怎么也要给他收尸。”

  武金戈sighed ,他觉得这样坚持毫无意义。

  至于收尸,就更没意义了。人都死了,何必在意这些细节。

  只是两人如此坚决,还要考虑到其他fifth-rank powerhouse 的的看法,他也不好再坚持。

  几个人说话的功夫,整座黑暗岛都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那黑暗浓郁、纯净、透彻,就像是最深沉的黑夜。

  天空上阳光强盛明亮,却无法照亮这片黑暗。

  众多fifth-rank powerhouse ,谁都无法看透黑暗,更不知道到Darkness Domain 里发生了什么。

  在这片黑暗之中,Gao Qian 只能感应到无尽的黑暗和冰冷,apart from this ,他再感受不到别的任何信息。

  黑暗之枪的类Law Power ,明显比冰河之星强很多很多,可以说两者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不过,Gao Qian 还是能敏锐感应到自己身体的存在,感应到手里的dragon scales 刀。

  在他眉心深处的golden Life Source Star ,也在闪耀着纯净golden light 。

  黑暗之中他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但他也不会被黑暗所迷惑困扰。

  Gao Qian 想到这里以力量催动dragon scales 刀,dragon scales 刀发出如dragon roar 般的刀鸣。

  in this brief moment ,Gao Qian 和dragon scales 刀真正达到了身刀合一、神刀合一。

  Gao Qian 对外界的所有感应都被切断,但是,dragon scales 刀却成为了他的眼睛、耳朵。

  以dragon scales 刀来观察Heaven and Earth ,Gao Qian 瞬间就捕捉到了黑暗Paladin 的位置。

  用dragon scales 刀去观察黑暗Paladin ,就能看到一团black silhouette ,浓郁的黑暗source power 在他身上聚集流转,这和用眼睛去观察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Gao Qian 知道,以刀观天,看到不是all living creatures 的外在形态,而是它们的精神和力量。

  所以,这种状态下的黑暗Paladin 就如同一团黑烟,非常诡异。

  黑暗Paladin 手中的黑暗之枪,在黑暗中反而在闪耀着纯粹强大的black light 。

  相比之下,黑暗Paladin 都变得insignificant 。

  黑暗Paladin 也在观察Gao Qian ,他感觉到Gao Qian 手里刀有些mysterious ,隐隐带着一股如同生命般的灵动气息。

  不过,总归不是Divine Item ,无法制订类规则力量。在Darkness Domain 中,这种刀器再灵动也没用。

  黑暗Paladin 知道Gao Qian Blade Technique brilliant ,他并不急着动手,Darkness Domain 能不断叠加。

  等到Power of Darkness 释放到极限后,以黑暗之枪收拢Power of Darkness ,任何人都抗不住这一枪。

  只是这个蓄力需要一段时间,敌人如果有Divine Item ,at this time 可以和Darkness Domain 抗衡,破坏Darkness Domain ,或者逃离Darkness Domain 。

  很显然,Gao Qian 没有这种能力。那么,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Gao Qian 也不着急动手,Darkness Domain 很强大,完全展现了类规则Divine Item 的种种变化。

  这是一个异常难得的学习、体验机会。

  以刀为眼,能够clearly understood Darkness Domain ,黑暗Paladin 就再没有任何机会获胜。

  “teacher 、救命啊、”

  Gao Qian 正想着,突然感应到了唐红英的呼救,只是那呼救瞬间就被某种强大力量切断了。

  Gao Qian 微微皱了下眉,唐红英at this time 出事,可有点不巧了。

  黑暗Paladin 捕捉到了Gao Qian 表情上的细微变化,他得意的嘴角微微翘起:“现在知道怕了,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