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70

2022-04-11

  联邦的文言文,对外国人很不友好。

  好在Gao Qian 说的比较简单,黑暗Paladin 还是很容易就理解了他说的意思。

  只是力量大就能击穿Darkness Domain ?!哪有这种事情!
  黑暗Paladin 并不相信Gao Qian 的话,他的Darkness Domain 最擅长吸收devouring strength 。

  他手握黑暗之枪,就是Darkness Domain 的中心。

  Darkness Domain 就如同一座冰冷黑暗大海,任何力量想要进入大海深处,都会被水浪重重削弱, 最终被大海吞掉。

  Gao Qian 一掌穿透Darkness Domain 和黑暗Source Armor ,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的力量足以和Darkness Domain 抗衡。

  黑暗Paladin 可以确定,Gao Qian 并没有催发任何foreign object ,全凭自身之力。

  Divine Item 强大之处在于制订类规则,fifth-rank Source Master 不论source power 如何强大, 技巧如何brilliant , 都无法对抗类规则。

  Source Master 怎么能对抗规则的力量?这太不可思议了。

  黑暗Paladin 感觉到自己Source Star 正在黯淡,spirit strength 正在溃散, 他已经能看到死亡的无尽深渊。

  他并不畏惧死亡,就像他常说的那样,任何生命、存在,归宿都是黑暗和冰冷。

  以人类的lifespan 而言,早死、晚死差别没有多大。

  黑暗Paladin 甚至感到很轻松,他的旅途已经到达终点,再无需奔波。

  生命的最后时刻, 黑暗Paladin 很坦然很从容, 他甚至不介意Gao Qian 的满口胡话。

  他对Gao Qian laughed :“虽然输的有点古怪,但我输了。”

  Gao Qian didn’t expect 黑暗Paladin 如此平静, 这位还真是知行合一, 能够用自己生命践行自己理论, 这也是ability 。

  他有些敬佩说道:“阁下知行合一, 直面死亡毫fearless 惧, 我很是敬服。”

  “我不过先行一步。人人都会如此, 事事都是如此,不需要害怕。”

  黑暗Paladin 有些怜悯的对Gao Qian 说道:“你们活着的人,才会害怕才会不安。”

  “活着才能感受这一切,这是生命的魅力。”

  Gao Qian 虽然敬佩黑暗Paladin ,却并不能赞同他的说法。

  “hahaha ……”

  黑暗Paladin 并不争辩,他反而大笑,“你知道联盟为什么要东扩?”

  “哦,还请阁下指教。”

  Gao Qian 态度恭敬起来,他真不知道Paladin 联盟为什么东扩。

  他虽然自信能阻止这一切,却很想知道里面的缘由。

  黑暗Paladin 又笑了,Gao Qian 还真是不掩饰自己的功利,这挺有趣。

  他反正要死了,对这些秘密已经毫不在意。告诉Gao Qian ,能让这world 更混乱,灭亡的更快。

  黑暗Paladin 说道:“fifth-rank 到sixth rank ,需要传播教义聚集信徒。只有信徒足够多,汇聚的精神愿力足够强大,才能点燃神火升为sixth rank 。

  “光辉想要成神,就must 征服联邦。”

  联邦虽然vast territory and abundant resources ,资源众多, 可西方也不差。联邦真正的优势是人口众多,而且,七成以上人口都聚集在联邦中部。

  这也是since ancient times 的社会文明发达,能让如此多人有序聚居到一起。

  光辉如果想要吸收信徒,征服联邦的确是最方便的捷径。

  作为Conqueror ,可以通过各种暴力强硬手段推行教义。

  用不了五十年的时间,两三代人更迭,就能在联邦建立一个庞大宗教。

  Gao Qian 考虑了一下,又觉得这时间太久了。

  两个world 很快就要合并到一起,光辉可没有这么长的时间。

  要么黑暗Paladin 骗他,要么对方只说了一部分内容。

  Gao Qian 诚恳向黑暗Paladin 请教:“阁下,能详细说说么?”

  “抱歉,没时间了。”

  黑暗Paladin slightly nodded 致意:“祝您好运。再见。”

  Gao Qian 只能微微鞠躬致意:“再见,祝您一路顺风。”

  黑暗Paladin 停了下说道:“突然有点不想死了,这卑微的生命本能,真让我感到羞耻。”

  他最后对Gao Qian laughed :“对了,小心光辉背后的Light God 主,一个无聊又阴险的家伙……”

  黑暗Paladin 话没说完,他身体开始一点点分解成black powder ,随着海风一点点飘洒出去。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Darkness Domain 已经迅速消散。

  远方观战的人,都能看到黑暗Paladin 和Gao Qian 在说话。

  只是他们分不清楚,到底是谁赢了。

  Gao Qian 神态从容举止优雅,对面的黑暗Paladin 也平静淡定。

  两個人说话的时候还互相致意,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看两人表情,又都言笑晏晏,似乎聊的极为投机。

  一时之间,谁也搞不清楚状况。

  不论是Paladin 一方,还是联邦一方,也没人敢发问。

  杨云瑾更是紧张的说不出话,就是死死盯着Gao Qian 。

  谷裇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Gao Qian 战败身亡,她就在这陪着Gao Qian 一起死。

  这样也省了无数的麻烦!

  就在众人注视下,黑暗Paladin 如同化作无数black 沙尘随风飘扬,整个人很快扬的everywhere all is 。

  海风在空中转了两圈,black 飞灰就已经飘散的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在黑暗Paladin 刚才站立的位置,就留下了一柄三米长的黑暗之枪。

  也正是这柄黑暗之枪,让所有人知道他们看到的并非幻象!
  应太玄and the others 近乎凝固的表情逐渐生动起来,以他们的城府,这会都无法抑制脸上的喜色。

  众多Paladin 们的表情相反,他们凝固的表情逐渐变得愈发冷硬。

  他们的眼神却都闪耀着不解、疑惑,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不安!

  Paladin 们所以厌恶黑暗Paladin ,那也是源于对黑暗Paladin 的敬畏。

  十一位Paladin ,光辉第一,黑暗第二,这个排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众多Paladin 再如何高估Gao Qian ,都不觉得Gao Qian 能战胜黑暗Paladin 。

  退一万步说,就算Gao Qian 能赢,能双方也要大战三百回合,拼个你死我活。

  结果,双方战斗还没几分钟就结束了。

  看Gao Qian 样子,额头上一滴汗都没有,似乎根本都没出力。

  怎么会是这样?

  众多Paladin 都无法理解眼前的战斗,更不理解这个战斗结果。

  说实话,众人也并没有做任何相关预案。

  譬如黑暗Paladin 战败身亡,他们该怎么办?不是他们愚蠢,是他们觉得没必要考虑这些。

  所以,面对黑暗Paladin 化作飞灰的结局,众多Paladin 也都犹豫了。

  现在是动手围攻Gao Qian ?还是立即撤走?

  众多Paladin 中,蔷薇Paladin 、光荣Paladin 两位地位最高,但要说能让其他人心服口服,还那差的多。

  再说,蔷薇Paladin 和光荣Paladin 想的也都不一样。

  光荣Paladin 对众人说道:“Gao Qian 此时必然身受重伤,趁着这个机会杀掉他!”

  其他Paladin 都流露出不以为然,开什么玩笑,黑暗Paladin 就这么死了,他们冒然上去,就算能杀死Gao Qian ,也不知要死多少人!

  还有光辉在,就应该让光辉来处理!
  众多Paladin 并不是胆小,只是Gao Qian 丝毫看不出任何虚弱的迹象,这种情况下动手,太冒险了。

  蔷薇Paladin 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我们不清楚Gao Qian 的实力,不能冒险。”

  “最重要是把黑暗之枪收回来,然后立即离开,不能给Gao Qian 机会。”

  黑暗Paladin 死的干干净净,根本不用处理。

  可他留下的黑暗之枪,却是highest Divine Item ,绝不能落在Gao Qian 手里。

  “对,黑暗之枪必须拿回来。”

  “这是just and honorable 决斗,Gao Qian 没理由霸占黑暗之枪!”

  “Gao Qian 要是拿走黑暗之枪,那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众多Paladin 对此都异常重视,一致赞同拿回黑暗之枪。

  蔷薇Paladin 带着众多Paladin 飞到火焰岛上,她对Gao Qian 说道:“这一战我们输了,请把黑暗之枪还给我们。这是黑暗Paladin 的遗物!我们必须带回去。”

  Gao Qian said resolutely :“抱歉,黑暗Paladin 临走的时候把黑暗之枪托付给我,让我用此枪守护世间的光明。

  “我和黑暗Paladin 阁下虽然生死对决的敌人,却也是惺惺相惜朋友。他的遗愿,我必须做到。”

  众多Paladin 脸上都露出怒色,这个Gao Qian 年纪不大,脸皮真厚。

  黑暗Paladin 脑袋有病,把黑暗之枪交给Gao Qian ,还说什么守护光明!
  这么不加掩饰的谎话,完全是Gao Qian 对他们的嘲讽!对他们的羞辱!

  Gao Qian 不等众人说话,他一伸手黑暗之枪就落在他手里。

  三米长的黑暗之枪,外形和普通钢枪没有区别,只是long spear 通体漆黑如墨。

  应该是某种奇异金属材质,重量接近四百斤。

  long spear 握在手里就像握着冰块,但这种寒意却并不浓烈。

  真正让人难受是long spear 上传来幽深黑暗气息,让人心情异常压抑。包括生命的活力,似乎都被这柄long spear 吸走了。

  Gao Qian 握着黑暗之枪,心里都有点同情黑暗Paladin ,拿着这种变态Divine Item ,无怪对方心理非常不健康。

  Gao Qian 微微一抖手里黑暗之枪,long spear 低沉嗡嗡震颤声中他对蔷薇Paladin 微笑说道:“安薇女士,到您上场了。”

  说着,Gao Qian 提着枪对蔷薇Paladin 一拱手:“请多指教!”

  蔷薇Paladin both shocked and angry ,众多Paladin both shocked and angry 。

  Gao Qian 强夺黑暗之枪还不算,还要把他们都留下?!
  这小子太猖狂了!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