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75

2022-04-14

  照Heavenly Sword 刃长四尺二,剑刃呈现微微的弧线,单面开刃,剑刃明亮如镜。

  按照联邦的习惯,照Heavenly Sword 应该被称作刀。

  海狼却习惯把刀、剑混称,到不是他们不懂刀剑的区别。

  剑在联邦的历史中,一直有着极高的地位,和用来战斗的刀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海狼把刀称作剑,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提升刀的逼格。

  把好刀命名成剑,也就成了海狼的传统。

  武藏苍雄手里的照Heavenly Sword ,样式形制和Gao Qian 的dragon scales 刀很相似,只是照Heavenly Sword 弯曲的弧度更大一点。

  两位powerhouse 持刀相向,谁都没急着动手。

  武藏苍雄双手握刀,做中段姿势,双脚前后微分,整体姿态沉稳平静。

  Gao Qian 单手持刀,刀尖指着武藏苍雄胸口,手臂微屈,站姿笔挺却相对随意。

  作为Blade Technique Great Grandmaster ,加上强横的身体,Gao Qian 能以任何姿势迅速出刀。

  拔刀出鞘摆出迎战的姿势,已经是对武藏苍雄这位Blade Technique 大家最大的尊重。

  事实上,力量、速度、反应、技巧、意识达到他这种境界,在Blade Technique 变化上几乎impossible 再玩出花样。

  只有更高层次的Blade Intent ,才能展现出Blade Technique 大家的真正ability 。

  武藏苍雄明显已经领悟到绝顶Blade Intent ,又和手中的照Heavenly Sword 异常契合,可以催发出Divine Item 的类Law Domain 。

  Gao Qian 对此到是很期待,他想看看Blade Intent 和Divine Item 领域力量结合究竟有多强的formidable power 。

  武藏苍雄深沉,Gao Qian 则是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

  两位对峙了一分钟,Gao Qian 也没发现武藏苍雄催发领域力量,这让他有点意外。

  他特意给武藏苍雄留了时间,对方却并没有催发出强大领域。

  黑暗Paladin 的Darkness Domain ,蔷薇Paladin 的蔷薇剑花,fearless Paladin 的fearless giant axe ,光荣Paladin 的光荣领域。

  Darkness Domain 最强,其运转Law Power 也最复杂精妙。光荣次之,却也展现了光荣领域的对空间能量的驾驭能力。

  蔷薇剑花和fearless giant axe ,则是通过Law Power 作用自身,力量很强,比起真正领域却差了许多。

  照Heavenly Sword 是顶级Divine Item ,以Gao Qian 的眼光来看,绝不比黑暗之枪逊色。武藏苍雄的表现很不正常。

  再看照Heavenly Sword ,刃明如镜,锋锐中却带着几分如水的柔和,也并没有表现出很特殊的气象。

  Gao Qian 礼貌的请教道:“武藏senior ,恕我冒昧,您悟剑数十年,有什么收获?”

  他到不是要让武藏苍雄回答,而是对方练了several decades ,又说证道在今朝,怎么没动静。

  武藏苍雄said solemnly :“剑如其名,照Heavenly Sword 就是以剑照天,以剑观物,以剑察人。

  Gao Qian nodded 受教:“照天明myriad forms ,观物悟其理,察人洞其心,武藏senior 照天、观物、察人,层层而进,真是高妙。”

  武藏苍雄老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他一辈子练刀,在Blade Art Realm 上达到前无古人的层次。

  可惜,周围的人太过愚蠢,也只有新垣白叶颇有spirituality ,却是个女人。

  武藏苍雄不喜欢说话,不是因为他不想表达,而是别人太蠢了,让他完全丧失了交流的兴趣。

  与其和猪狗对话,还不如赏菊下棋。

  他和Gao Qian 说的道理看似宏大深奥,其实却蕴藏着练刀的三种境界,层次递进,说的非常明白。

  Gao Qian 却立即就把握其中essence ,这让武藏苍雄不禁生出了几分知己之感。

  武藏苍雄轻轻叹气道:“三十年前以剑观心,晋级fifth-rank 。三十年以剑察物观天,却收获寥寥。”

  “Heaven and Earth 、万物,蕴藏无尽奥秘,以剑观天,实在是太自大了……”

  武藏苍雄早早拿到照Heavenly Sword ,成就fifth-rank ,横扫群敌,所向无敌。

  但他意识到依靠Divine Item 之力,总归要受到众多局限。

  对上掌握Divine Item 的fifth-rank powerhouse ,他并没有多少优势。

  想要unrivaled beneath the heavens ,就要找到一条晋级sixth rank 的路。

  可惜,他摸索了数十年,却连sixth rank 的门都没能摸到。

  武藏苍雄继续说道:“我苦修数十年,也没能找到向前的路。幸好,在sword dao 上有了一些收获。

  “黑暗之枪是非常强大Divine Item ,只是在黑暗手里,Darkness Domain 覆盖了整座火焰岛,汇聚的source power 总量非常恐怖。可对上你这样的Blade Technique 宗师,Darkness Domain 就显得大而无当。”

  武藏苍雄说到这里自信的laughed ,“我辈Martial Artist 的优势,就是以技巧精密运转力量。”

  他转又收敛起笑意肃然道:“我这三十年只练成三招Sword Art ,斩鬼、斩人、斩神。”

  武藏苍雄说着横刀一抹,照Heavenly Sword 锋锐刀锋划破手甲,在他左手上留下深深血痕。

  Gao Qian 有点意外,动手的时候先斩自己一刀,武藏苍雄的Blade Technique 这么凶残的么?
  只是这样做的意义是?
  排除碰瓷、吓唬人这些选项,Gao Qian 还真想不到这么做有什么用。

  但他很就明白了,武藏苍雄一刀划伤自己是一种秘术,通过自残来激发潜力。

  对面的武藏苍雄,身上source power 气息骤然暴增。

  武藏苍雄和其他fifth-rank powerhouse 不同的是,暴增的强大source power 都被他以Blade Intent 稳稳掌控,并没有任何外溢。

  只看武藏苍雄外表,并没有任何source power rays of light 闪耀,或者释放出其他特殊气象。

  只是武藏苍雄的阴沉眼眸变红了,过于强大的力量让毛细blood vessels 爆开,才出现了红瞳的状态。

  “斩鬼,斩自己心中杂念,见我本心!”

  武藏苍雄说着以刀贴面,刀锋深深切入脸颊,把他一张脸分成了两半。

  Gao Qian 觉得武藏苍雄的分成两半的脸很诡异,居然有着不同的表情。

  一面是痛苦狰狞,一面是兴奋张扬。

  “斩人,斩尽身体一切污秽,见其内外Perfection 。”

  武藏苍雄说着话,他脸上血顺着刀锋不断流淌,但他赤红眼眸也慢慢明澈起来。

  他慢慢举起刀指着Gao Qian :“斩神,斩灭魂魄断一切欲、一切想、一切好与不好。”

  武藏苍雄眼中再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的阴沉、冷肃都消失了。

  剩下就是一个纯粹无比的Martial Artist ,一如他手中照Heavenly Sword ,明净如镜,没有任何污秽杂质。

  Gao Qian 从没有见过如此纯粹的人,看起来到是和吕布有点像,没有任何情绪,似乎只保留了战斗本能。

  不对,这不是保留战斗本能,而是斩灭自身的身体、心灵、Divine Soul ,达到和照Heavenly Sword 完美统一。

  简单点说,武藏苍雄和照Heavenly Sword 合二为一。

  问题是这种状态无法逆转,此战不论胜败,武藏苍雄都必死无疑。

  这old man 也挺狠的,都不尝试一下,直接就开大!
  这种状态的武藏苍雄也不会再说什么,他举起手中照Heavenly Sword 轻盈斩落。

  看似轻慢淡写斩击,在Gao Qian 感知层面,this blade 却快的不可思议。

  Gao Qian 正要持刀回击,在他眼中却看到了自己挥刀反击的silhouette 。

  就像是一面镜子出现在面前,把他身体动作、眼神表情、source power 反应等等完全映射出来。

  更让Gao Qian 惊奇的是,镜子中他的影像居然被武藏苍雄一刀斩杀了。

  以看电影的状态看到自己被斩杀,他在Grand One Palace 里到是经常这么做。

  只是那是混元镜回放战斗记录。

  他现在看到的一切影像,却还没发生。这面镜子就好像让他看到了未来!
  换做别人,肯定要被这如真如幻镜像所迷惑。

  Gao Qian 却不一样,他的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至坚至强,身心Perfection ,外力不可动摇。

  照Heavenly Sword 的变化诡异mysterious ,却无法动摇Gao Qian 的理智,更无法动摇他的情绪。

  Gao Qian 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照Heavenly Sword 的一种变化,一种奇异镜像,把现实和他一起映照出来。

  Gao Qian 闭上眼睛,以手中dragon scales 刀去感应外界。

  dragon scales 刀轻盈转动,刀身贴在照Heavenly Sword 上。

  双刀平贴在一起,照Heavenly Sword 虽然锋锐无比,锋锐却无处可用。

  武藏苍雄眼眸中平静无波,他手中照Heavenly Sword 一绞一转荡开dragon scales 刀后连环疾斩。

  Gao Qian 横刀连挡,对方照Heavenly Sword 太快了,Gao Qian Blade Technique 再精妙也只能硬接。

  刹那间双刀连环交击数十刀,dragon scales 刀无声断裂,照Heavenly Sword 则斩到Gao Qian 面前。

  “破!”

  Gao Qian shouted in a low voice ,催发了Lion’s Roar 。

  恐怖无匹的source power 冲击爆发,疾斩而至的明耀如镜的blade light 猛然崩碎成千万碎片。

  露出真身的照Heavenly Sword 停顿了一下后却继续向前疾斩。

  就是刹那空隙,Gao Qian 双掌一合夹住照Heavenly Sword 。

  照Heavenly Sword 被挡住了,可武藏苍雄纯粹Blade Intent 却落在Gao Qian 身上,他眉心上都裂开一条深深刀痕,血一下就涌了出来。

  Gao Qian 明白,这是武藏苍雄的second sword 斩人。所以,他明明挡住照Heavenly Sword ,Blade Intent 却是直入他身体。

  幸好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锻炼身体强横,Blade Intent 虽强,却伤不到他根本。

  照Heavenly Sword 上明净blade light 再次流转,Gao Qian 就觉得眼前一亮,然后就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应。

  在他眉心深处,那一抹明锐无匹blade light 直斩在golden 九芒星上。

  golden 九芒星golden light 震荡,上面azure light 、red light 不停闪耀明灭,最终还是扛住了blade light 的斩击。

  只是golden 九芒星上,出现了一道faintly discernable 的刀痕。

  Gao Qian 刹那间也somewhat absent-minded ,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忘了自己姓氏名谁……

  但他立即就反应过来,出于战斗本能,他一腿上撩,从武藏苍雄裆部扫到了他面门。

  这一击以腿为刀,催发了Azure Dragon 偃月斩。

  握刀直斩的武藏苍雄身体摇晃了一下,整个人局中裂成了两半,分不同方向摔倒。

  武藏苍雄被杀,但他眼眸中却没有任何惊恐,他身体内也没有血液、脏器。

  裂成两半的身体,很快就化作是一片ash-gray 灰烬……

  武藏苍雄献祭心灵、身体、Divine Soul 后,人就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