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90

  Gao Qian 尽斩强敌,可看到应太玄、山须弥的残躯,他心里没有任何喜悦。

  三名fifth-rank powerhouse ,就这么惨烈战死。

  从结果上说,只是杀了一个帝红叶,那两名帝刹族sixth rank powerhouse 并没有真的被杀死。

  驾驭天舞宝轮的家伙,也没有死。

  唯一算的上收获的也就是天舞宝轮。

  帝刹族留下的残破羽翼和血色长刀,也算是顶级Divine Item 。

  只是这些都不能和三位fifth-rank powerhouse 相比。

  Gao Qian 和这三位认识的时间没多久,也没有多深交情,双方在理念上还有一些分歧。

  这次战斗,三位fifth-rank powerhouse 的决绝和勇气,才为他创造了宝贵的战机。

  只要三位中有任何一点犹豫、退缩,此战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

  这让Gao Qian 很是敬佩。

  牺牲自己为别人创造胜利的battle skill ,换做是他只怕未必能如此决绝勇敢。

  现实不是游戏,死多少次都能重来。

  Gao Qian 沉默的时候,一道黑影破空而来在Gao Qian 身边停下。

  来人全身black Source Armor ,背别横刀。半透明的面甲后面,能看到这位面目英俊光头无发,一对黑亮长眉非常好看,正是元老会老大万无忌。

  万无忌看了眼两位Old Brother 的残尸,他脸上闪过一抹悲戚,但他转即冷静下来。

  他看着Gao Qian 身上插着数十把羽刀:“你怎么样?”

  Gao Qian nodded :“我还好。”

  “还能打么?”

  万无忌冷静的说道:“能打就去找光辉,不能让他走了,后患无穷。”

  Gao Qian 看了眼万无忌,这位元老会的老大,神色平静到冰冷。

  几位Old Brother 的战死,似乎不足以影响他的情绪,影响他的判断。

  Gao Qian 心情有些复杂,刚才的战斗能够取胜,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这位近乎冷酷的隐忍,
  之前几个人会面商议这次会谈,万无忌说他要坐镇中京,Gao Qian 还觉得万无忌过于保守,但他并没有异议。

  直到下船时候,万无忌才悄然出现和他做了沟通。

  按照万无忌的说法,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被敌人察觉到他的踪迹。

  这world 上,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秘术,不得不防。

  万无忌潜伏在一条舰船内,Gao Qian 居然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这也让Gao Qian 有些惊奇。

  对于万无忌的说法,他也多了几分信任。

  万无忌和他说的很清楚,事前沟通是为了给他增加信心,也避免他对战场局势做出误判,从而错过战机。

  同时,万无忌也强调,要是战局不可挽回,他不会出手。

  Gao Qian 当时自信满满,对万无忌的话也没太在意。

  这位来了就算是一份心意,应该也用不到他!
  Gao Qian 和两名sixth rank 神将死战的时候,万无忌没动静。

  武金戈战死的时候,万无忌没动静。

  应太玄、山须弥死战的时候,万无忌还没动静。

  直到他被天舞宝轮所困,万无忌催发天元炮,一击轰碎天舞宝轮Space Domain ,让他能轻易击杀对方强夺天舞宝轮。

  随后万无忌又抓住机会,一炮轰杀对方的sixth rank powerhouse 。

  为此,万无忌舍弃了三位Old Brother 。

  正是这种理智到冷酷的计算,让万无忌成功抓住关键,奠定胜局。

  Gao Qian 见识过天元炮的formidable power ,也要承认这件Divine Item formidable power 绝伦。

  只是攻坚之威,胜过他见过的所有Divine Item 。

  他正面挨上一炮,就算don’t die also seriously injured 。

  天元炮虽强大之极,可万无忌的深沉隐忍却更让人敬畏。

  万无忌一直对外宣称天元炮难以移动,只能死守中京。

  为此,他数十年来就待在中京follow closely 。

  这份隐忍,才让所有人都相信了万无忌的话。这一战,也没人把万无忌的battle strength 计算在内。

  万无忌似乎猜到了Gao Qian 的想法,他indifferently said :“老应他们死了,这不能改变。我们能做的是让他们死的有意义,有价值。这才不负他们的壮烈勇武。”

  他声音又提高两分:“敌人还在,放纵自己沉浸在无用情绪里,才是对勇士们最大的不敬。”

  Gao Qian 深深鞠躬:“您教训的是。”

  Gao Qian 不至于被情绪困扰,但他还是免不了为此感慨、悲戚。

  “我去追光辉,必杀此贼。”

  他不骂人,但光辉勾结异族,traitor ,称他为贼都算是敬称。

  万无忌突然一把拽住Gao Qian ,他直直看着Gao Qian 问道:“你知道老应他们为什么而死?”

  不等Gao Qian 说话,万无忌说道:“他们勇于牺牲,是为了救你,却不是为了你。

  “你懂么?”

  “我懂。”

  Gao Qian 听懂了,虽然万无忌说的很绕。

  万无忌这才nodded :“你身上担负着我数十亿族裔的生死荣辱,所以他们死的义无反顾。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这份责任。

  “你不能死,至少不能那么轻易的死。你懂么?”

  “我懂。”Gao Qian said solemnly 。

  “天元炮formidable power 半径是一千五百公里。距离越远,精度越差formidable power 越小。”

  万无忌最后交代说:“我还能催发两发天元炮。”

  “我明白。”

  Gao Qian nodded ,他身躯肌肉鼓动,插在身上的羽刀都被肌肉力量挤飞出去。

  Gao Qian 没再客套,他周身电光闪耀,向着光辉逃走方向追过去。

  万无忌说的对,光辉是光明之主在this world 的spokesperson ,又和帝刹族勾结,这人非常重要,甚至比两位sixth rank 神将更重要。

  因为光辉是Paladin 联盟老大,统御西方各国数十年,在西方有着巨大权威,有着无比深厚的基础。

  这样人的活着,就能随时统合西方高层力量,其危害性比sixth rank powerhouse 更大。

  有这个机会,must 斩杀光辉。

  就算Light God 主还能扶植其他代理人,其地位、权势、能力、资历、人脉,却impossible 和光辉相比。

  光辉走了还不到一分钟,他速度再快能跑到哪去!
  Gao Qian 周身电光闪耀,横空激射而去。

  近乎十倍的音速,让疾驰的Gao Qian 如同划破长空的流星。

  几百公里外的光辉也察觉到了不对,他转身看过去,就看到一道lightning glow 正追着他闪耀而至。

  光辉无奈sighed then said ,Gao Qian 的速度太快了,他肯定跑不过Gao Qian 。

  帝刹族应该已经团灭了!

  刚才那两发从天而降的天元炮,也显示出万无忌就在战场中心。

  this time ,他真的被万无忌骗了。

  光辉本以为此战必胜,那些plot against 没有意义。结果,对方就是凭着这些plot against 反败为胜!

  当然,最关键还是Gao Qian ,硬扛两位sixth rank 神将不落下风!这等力量真是让人敬畏。

  光辉计算时间还来得及,他拔出光明之剑默默祷颂:“omnipotent 的主……”

  随着光辉的祷颂,他手中光明之剑散发炽烈divine light ,在天空上形成一个巨大十字golden 光剑。

  这柄golden 光剑足有千米长,sword light 撕裂云层,把天空上烈阳rays of light 都掩盖下去。

  Gao Qian 远远就看到这柄golden 光剑,感应到了golden 光剑上强大力量。

  golden 光剑深深烙印在天空上,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空间能量坐标。同时,golden 光剑也撕裂了空间屏障,打通了和两界的通道。

  这个过程很复杂,光辉凭着手中Divine Item ,却轻易做到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光辉发现情况不妙,开始摇人了!

  Gao Qian 很想阻止光辉,可双方还有一段距离,只怕是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Gao Qian 真想联系万无忌,让他给光辉来一炮。

  就算杀不了光辉,也能打破光明之剑的领域。

  可惜,双方距离遥远,Gao Qian 没办法和万无忌通话联系。

  万无忌应该能察觉到光明之剑的异动,他却未必愿意抢先出手。

  golden 十字sword light 越来越强盛,隐隐之中甚至有圣歌在Heaven and Earth 叫缭绕回响。

  在golden 十字sword light 中心,空间明显被切割开一条裂缝。

  一股神圣磅礴的力量从裂缝中流露出来,这股强大的力量气息,让Gao Qian 都感受到了极大oppression 。

  “又是一名sixth rank ……”

  Gao Qian 立即判断出对方的力量层次,他反而放慢了速度。

  已经无法阻止对方进入,他需要调整状态准备战斗。

  golden 十字sword light 中心,出现了one silhouette 。

  以Gao Qian 的眼力,也看不清楚对方样子,只能看到这人背后三对长长光翼。

  随着这道silhouette 出现,巨大golden 十字sword light 开始摇晃震荡。

  恐怖的source power 能量,从Space Crack 深处散逸出来。

  两界的source power 差异,对于临时打开Space Crack 造成的剧烈冲击。

  光辉头上都冒汗了,Light God 主给他排遣了六翼天使过来助阵,可这种临时性的空间通道,很难容纳六翼天使这样的sixth rank powerhouse 。

  六翼天使也需要不断调整自身力量,来契合this world 的source power 法则,这个过程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Gao Qian 还远,应该能来得及。

  Gao Qian 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要进入空间的这名powerhouse 力量太强,被两界不同法则卡在空间通道里面。

  这是机会!

  以他的速度,飞过去是来不及了。

  Gao Qian 这时候也顾不得掩饰,他一伸手拿出黑缨枪,这柄来自黑熊精的武器,分量足够,又有着超凡特性。

  Gao Qian breathed deeply ,他手握long spear 作拉弓状。

  没有合适的弓能施展arrow technique ,Gao Qian 以自身为弓,以无尽source power 为弦,把黑缨枪射了出去。

  这一击看似投枪,施展的却是秘术贪狼箭。

  黑缨枪化作一抹黑影,刹那间穿透数十公里空间距离,在天空上留下一道燃烧的赤红焰光。

  位于Space Crack 中间的六翼天使察觉对不对,他golden 眼眸猛然闪亮,身后三对长长光翼伸展。

  似乎能刺穿天空的黑缨枪,就被六翼天使一把抓住。

  恐怖力量冲击让六翼天使身后三对光翼闪耀起来,他身体更是忽明忽暗闪动不定。

  承受了Two Great Powerhouses 力量的黑缨枪,当场崩碎成无数碎片。

  剧烈source power 冲击,让本就不稳定的Space Crack 再次扭曲震荡。

  六翼天使伸手一指,如同火山喷发般的狂暴source power 波动瞬间平息下去。

  快要溃灭的Space Crack ,也再次恢复了稳定。

  光辉面露喜色,Gao Qian 连番大战,力量应该也消耗差不多了。

  等到六翼天使一到,就能取Gao Qian 狗命。

  至于万无忌,也就是躲在后面暗算伤人,算不上威胁。

  光辉对万无忌很不屑,觉得这Old Guy 太阴沉了,总想着阴死别人。

  可在滔滔大势面前,万无忌那点计算有什么用!

  就在这时,一团炽烈之极source power 光弹从天而降,正轰在golden 光剑中心。

  六翼天使刚才连用多种秘术强行稳住Space Crack ,再无余力解决这发source power 光弹。

  炽烈source power 光弹精准轰在空間裂缝上,炽烈divine light 爆發,把golden 光剑、六翼天使尽数吞没。

  光明之剑领域,当场崩溃。

  光辉到没受伤,只是光明Sword Domain 被破,临时建立的空间通道被摧毁,六翼天使也被天元炮轰了回去。

  手握光明之剑,光辉神色有些恍惚,万无忌这一炮打的可真准!

  Gao Qian 来到光辉身前,他微微鞠躬致意:“阁下,又见面了。”

  光辉苦笑:“还有得谈么?”

  Gao Qian 淡然道:“这个,我就说了不算。不如您去问问应老、山老、武老这几位,如何?”

  光辉走的时候就看到武金戈self-destructed ,后面山须弥、应太玄战死时散逸的source power 气息,也瞒不过他。

  他当然知道这三人已经死了,Gao Qian 这么说话明显是不想谈。

  光辉脸上露出怒色,他剑指Gao Qian :“Gao Qian 、我不是怕你,只是不想both sides suffer 。”

  他转又说道:“万无忌躲在后面,却让你冲锋陷阵,你又何必为别人卖命!”

  Gao Qian 诚恳的纠正道:“您说的不对,和您战斗不会有危险,算不上卖命。”

  光辉气坏了,Gao Qian 还真是吃定他了!
  他也不再废话,再次催发光明Sword Domain ,一时间golden holy light all directions 散播开来。

  Gao Qian 对光辉nodded :“您准备好了么?我来了。”

  光辉心里sighed ,到了this step 也只能拼命。他催发秘术,整个人都化作一团golden holy light 。

  就在光辉燃烧生命把source power 推升到极致的時候,对面Gao Qian 眼眸中电光闪耀,早就准备好天相诛divine arrow 贯入光辉精神深处。

  this arrow 快疾又诡秘,破坏了光辉精神上的平衡。

  施展秘术的光辉,本就难以控制如此强横source power ,被天相诛divine arrow 一击,当场失控。

  光辉满脸惊愕愤怒中猛然self-destruct 成了一团炽烈holy light 。

  Gao Qian 早已经退到千米之外,他看着燃烧怒放的聖光夸赞道:“光辉阁下,您炸的可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