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17

  第317章 向前
  万神轮悬停在光幕这一侧,9th layer 外环直径接近万米,比planet 上最高的高山还要巍然。

  9th layer 圆环的精密结构,又让万神轮有种超乎时代的美感。

  万无忌虽然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看到如此宏伟的Divine Item ,也是满脸惊容。

  唐红英、秦凌、Zhou Yuxiu 几个美女,虽然惊讶,更多却都是满脸喜色。

  这次teacher 大胜而归,她们怎么能不喜形于色。

  唯一让几位美女有些别扭的是杨云瑾,这个teacher 的女朋友,她们都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

  要说也是她们师母,只是杨云瑾又不算多漂亮,又不算多厉害,各方面好像都没什么可称道的。

  Zhou Yuxiu 、唐红英、秦凌都是proud and arrogant ,就这么认了杨云瑾当师母,心里上都难以接受。

  好在杨云瑾并not quite clear 她们和Gao Qian 的关系,也并没有和她们摆架子。

  双方表面上还是elder sister younger sister 的称呼着,关系好像还不错。

  在所有人中,最为狂喜的却是应自如。

  这个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打架不行,却是個技术专家。对于Source Armor 技术无比痴迷。

  对她来说,万神轮展示出了最强大的Source Armor 技术。

  万神轮本身,就是奇迹……

  Gao Qian 简单给众人介绍了战斗成果,却没有细说战斗过程。

  at this time ,没必要说这些扫兴的事情。

  Gao Qian 带着众人登上万神轮,有了梵天轮,他可以掌控万神轮中枢。

  帝刹人又都死光,万神轮现在就随便他折腾。

  因为母环被破坏,梵天轮又烙印在Gao Qian Life Source Star 上,万神轮能够保存意识体的功能没有了。

  但是,万神轮上有着帝刹人积累了几万年的Source Armor 知识、技术。

  不说别的,只是用基因制造人类身体这种技术,就异常强大。

  包括把人改造成机械系Source Master 的技术,也异常先进。

  因为种族的差异,这些技术当然不能全盘照搬。可有一个模板在这,想要复制这些技术就非常容易了。

  Gao Qian 和万无忌等人一起开会决定,召集众多专家一起破译学**刹人Source Armor 技术知识。

  帝刹人是死光了,可还有Rakshasa 、鬼刹、土刹这些高等智慧种族。

  这些高智慧种族powerhouse 众多,也不能过于小看。

  更terrifying 的是两界生物圈的融合,一定会淘汰无数生命。

  为了迎接两界融合的mutation ,人类必须用尽一切力量去准备。

  为此,Gao Qian 提议组成一个技术委员会。

  唐红英、秦凌对这种技术革新都没多少兴趣,包括杨云瑾,也觉得技术过于复杂高端,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

  Gao Qian 却不管她们想法,把几个人都塞进技术委员会,强迫她们一起参与技术学习。

  个人martial power 固然重要,掌握最前沿技术也同样重要。

  Gao Qian 作为技术委员会主席,也跟着参与各种技术学习。

  不过,没用几天Gao Qian 就感觉到了不对。

  他Life Source Star 在梵天轮推动下,正在逆向运转。

  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感觉,等Life Source Star 从fifth-rank 退到fourth rank ,就给了他沉重一击。

  Gao Qian 对此早有预感,但他用尽办法也无法阻止自己cultivation base 倒退。

  哪怕是进入西游world ,也只能延缓梵天轮逆转,却无法阻止梵天轮。

  西游world 在Grand One Token 内有入口,可Gao Qian 的身体无法进入。

  哪怕Life Source Star 能够暂时拖延一段时间,身体上的逆转却无法拖延。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帝刹人都死光了。他哪怕只是fourth rank ,也能傲视众多fifth-rank source power powerhouse 。

  但是,等他力量退到third rank ,一切就失控。

  Gao Qian 注意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他力量倒退,对三个disciple 也产生了细微的影响。

  很显然,随着他力量不断衰退,几个和他一体的disciple 也会力量溃散。

  如果几个disciple 能帮他分担压力,损失一点cultivation base 也算能接受。

  现在是他要死了,几个disciple 只能白白陪他死,那disciple 们的牺牲就毫无意义。

  Gao Qian 发现了这个问题,立即终止了手上的工作。

  他找到万无忌:“我要建一座纪念碑,一座宏伟的纪念碑,纪念为Human Race 死去的所有warrior 英烈……”

  万无忌不太明白Gao Qian 的想法,这种小事,Gao Qian 交代一句就行了,何必郑重其事和他说。

  他说道:“好,我在中京核心区划出地方。”

  “不,我要建在辽安。当然,中京也要建。辽安的我要亲自监督他们,最多三个月内完工。多派一些人……”

  Gao Qian 想了下说:“尽可能的搜集源钻,请西方各国多支援。”

  万无忌笑了,Gao Qian 说话永远是这种风格,要抢人的源钻却说让对方支援。

  “好,我尽量让他们多支援。”

  Gao Qian 扔下技术委员会不管,转头去建造纪念碑。这件事也让很多人不解。

  不过,Gao Qian 独自灭掉帝刹族,强夺了Supreme Divine Artifact 万神轮。

  在所有人心中,Gao Qian 已经是无敌powerhouse 。他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没人敢多问。最多也就背后议论几句。

  3 months later ,一座七十米高纪念碑在辽江江畔拔地而起。

  黑色纪念碑上正面就四个大字:英烈不朽。

  在纪念碑正反两面,刻着应太玄、武金戈、山须弥、沈正君等所有在Monster Race 大战中死亡的烈士。

  根据统计,在抵抗Monster Race 战斗中死亡warrior 达到有几百万人。

  想把这些名字都刻在上面,可是一个巨大工程。

  所以,纪念碑的主体完成了。还有众多工人日夜轮班在纪念碑上刻字。

  一个bright sun and a gentle breeze 的上午,Gao Qian 带着三个disciple 一起来纪念碑前鲜花祭拜。

  祭拜过后,唐红英有些不解拽着Gao Qian 手臂:“teacher ,你跑来建纪念碑是为什么啊?”

  她真的有点搞不懂,teacher 让她们研究技术,自己却跑来搞纪念碑。

  秦凌和Zhou Yuxiu 也都有点好奇,她们都比唐红英敏锐,总觉得Gao Qian most recently 有点不对。

  Gao Qian 沉吟了下很认真给唐红英解释:“你知道纪念碑是用来做什么的?”

  “纪念那些牺牲的warrior 。”唐红英很随意的答道,她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琢磨的。

  Gao Qian 摇头:“我们华夏文明inheritance 几千年不断,靠的是烙印在我们bloodline 里的文明。

  “始皇一统六合,建立统一华夏文明。

  “秦皇汉武,Tang Sect 宋祖,这些人开创了盛世,孕育了华夏文明。

  “李白杜甫苏东坡,用文字书写华夏之美,让文明之花盛开。

  “卫青霍去病、岳飞文天祥,无数华夏英雄英雄抛头颅洒热血,用铁和血捍卫文明的荣耀。让我们文明inheritance 不绝。”

  Gao Qian 指着纪念碑正色说道:“这座纪念碑的英烈和华夏文明英雄天才一样,都是我们文明的基石,也是我们文明的坐标。

  “后辈们看到这些这一座座基石、坐标,他们就不会迷路,他们就知道该做什么,该向哪个方向前进。沿着这些坐标向前,华夏文明才能不断向前向前……”

  唐红英听的热血沸腾,却又有些不安,她不太明白,Gao Qian 怎么如此正式如此的严肃。

  Zhou Yuxiu 和秦凌,也都露出不安之色。

  Gao Qian 说:“我作为teacher ,只希望你们记住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唐红英紧张的抓着Gao Qian 袖子:“teacher 、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秦凌和Zhou Yuxiu 也紧张的看着Gao Qian ,她们都觉得Gao Qian 这话就像遗言,怎么听都不对劲。

  Gao Qian 对几个disciple laughed :“这一战我虽然赢了,却出了些问题。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Ah!”

  唐红英turned pale in fright ,“teacher ,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出来我们帮你想办法。”

  她越说越激动,眼圈一下就红了,眼泪开始crash-bang 流出来。

  Gao Qian patted 唐红英肩膀:“不要激动。我走以后,你们照顾好自己,以后是盛世还是乱世,都要看你们的了。”

  秦凌神色惨然:“teacher 、真的没办法了?”

  Zhou Yuxiu 小脸也一片惨白,她双手紧紧握拳却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在她心中,teacher 如同father 一般,不,比father 更亲近。

  本来好好的,突然要teacher 就要死了,她完全无法接受。但她不想表现的软弱,也不想无助的乱叫乱哭。

  Gao Qian 轻轻sighed then said :“我也有些舍不得你们。不过,我也未必会死。也许一两百年后,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希望when the time comes 你们都还在,都还这么美丽动人……”

  Gao Qian 和几个disciple 谈过后,他最后找到了杨云瑾。

  他握着杨云瑾的手说:“我喜欢浓烈鲜艳的生命,我喜欢生死一发的惊险刺激,我喜欢冒险成功后强烈喜悦和收获。

  “想要获得这些,可能就要燃烧生命。this time 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对此我并不后悔。

  “这世上千absolutely 人,我谁也亏欠,独欠你的。可惜,我无法再帮你做什么了。只希望你以后一切都好……”

  杨云瑾本来想说什么,可不知被什么堵住嗓子,只有眼泪止不住流淌……

  几天后万无忌接到杨云瑾的电话,“Gao Qian 伤重不治,已经去了……”

  万无忌手中一紧,还想问个清楚,话筒却已经被他捏碎了。

  七天后,中京降半旗哀悼逝世的Gao Qian 。

  联邦各州,都举行了各种ceremony 悼念这位联邦最powerhouse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