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62

  第362章 气虚

  九嶷当初看上李红燕,却被李红燕一口拒绝。

  对此,九嶷非常不爽,免不了说了些李红燕坏话。

  有一次sect 内部聚会,李红燕当众指着九嶷大骂,说他是又老又骚的肥猪!

  这让九嶷很难堪,这件事也成了他的笑柄。

  九嶷自此恨上李红燕,可李红燕也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在sect 内也有她的关系。

  他虽然是inner sect disciple ,把持着赚钱的斗martial stage ,在sect 内地位却不高。

  其实所有操持造化城杂务的修者,在sect 的地位都不高。

  真正的核心是九澄这种修者,专心Cultivation 不问外事。

  他们都有着远大前途,享受着丰厚资源,绝不会在琐事上浪费时间。

  九嶷又没胆子用暴烈手段对付李红燕,时间久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在双方心里,都留下了一个疙瘩。

  这次李红燕在叶飞星身上下注十星连珠,在九嶷看来就是一种挑衅。

  关键是this method 非常低级,甚至称得上可笑!

  对方还敢来现场观战,挑衅意味就更浓了。

  九嶷带人过来是想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结果却看到李红燕和Gao Qian 举止亲昵。

  Gao Qian 英俊潇洒,气度不凡。而且,整个人都透出旺盛生机,显然正当盛年。

  相比之下,他就垂垂老矣,time is limited 。九嶷沮丧之余,不免多了几分忿怒。

  九嶷这才当面怒骂Gao Qian 。

  他对Gao Qian 也不在意,一个下界来的修者,在巡护堂当guest official ,算个什么东西。哪有资格和他斗。

  另一方面,这种忿怒情绪也是刺激李红燕。

  这女人想和他斗,那就让对方知道知道厉害。

  李红燕被九嶷指着鼻子嘲讽,更连累的Gao Qian 被骂,她也是气的脸色泛红,左手都本能的捏起法印。

  九嶷瞥了眼李红燕持印的手,他不屑讥讽:“还想动武,你敢么?你配么?这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你撒野?”

  李红燕听到九嶷这么说,反而冷静了下来。

  在造化城私下动手不算什么,可在斗martial stage 和九嶷动手,却是挑Battle Ancestor 门的秩序规矩。

  真要闹出事的,她不论到哪说都是没理。只是就这么被死肥猪羞辱,她又忍不下这口气。

  九嶷又高声shouted :“你不是压叶白星胜么,我和你赌,叶白星要是赢了,我赔你一百倍。你有多少Spirit Stone 只管压,你敢么?!”

  李红燕真想拿出全部身家压上去,可这样以来正中对方下怀,完全是白白给对方送钱。

  可被九嶷这么当面叫嚣,一点回应都没有,又显得太软弱了!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李红燕正左右为难之际,Gao Qian patted 李红燕素手:“有话好好说,这点小事,不值当的生气。”

  有了Gao Qian 柔声安慰,李红燕心里这口气顺过来不少,她有些惭愧的说道:“都是因为我,害的你受气。”

  Gao Qian 心平气和的说道:“九嶷道长年纪这么大了,我们别和他计较。”

  说着,Gao Qian 还对九嶷友好的laughed 。

  明明Gao Qian 表现的非常客套谦恭,可不知怎么的,九嶷却觉得Gao Qian 的话那么刺耳,比骂他祖宗还难听!

  这里面的滋味,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劲。

  还没等九嶷琢磨明白,就听Gao Qian 说道:“九嶷道长兴致这么高,我们就陪着道长玩玩。”

  九嶷小眼睛一横Gao Qian ,“我他么的和李红燕说话,你这个东西怎么又冒出来!你算个什么玩意!”

  “道长的火气很大啊,这可不利于养生。”九嶷语气暴烈,骂的很脏。

  Gao Qian 却平静无波,他从Grand One Token 中取出Rain Dragon 刀慢悠悠说道:“而且,很没礼貌很没修养。这不好。”

  九嶷更怒,他张嘴刚要骂人,Gao Qian 把刀鞘内的Rain Dragon 刀抽出三寸,明净如水刀锋发出轻轻刀鸣。

  纯粹冷冽Blade Intent 瞬间覆盖全场,九嶷周身气血都被那冷冽Blade Intent 冻凝了一般,他周身防护spell 都自发释放出来。

  层层防护spell 灵光闪耀,却缓解不了九嶷身上透骨冰冷。

  九嶷就觉得有一柄无形冰冷长刀从他脑门刺入,一直刺到他小腹,从身体到Divine Soul ,都被这冰冷酷烈长刀所贯穿。

  in this brief moment ,九嶷脑子里只有对死亡的浓烈恐惧。

  不止是九嶷,他身边带着几个expert 也都Blade Intent 贯穿Divine Soul ,一个个脸色煞白dumbfounded 。

  “我这把刀还不错吧,算十万Spirit Stone 应该是个很合理的价格。九嶷道长,你说是不是?”

  Gao Qian 温和的声音就如同从天外传来,却把九嶷从死亡恐惧中唤醒,他脸上肥肉猛颤抖了一下,“啊、啊……”

  九嶷恢复了清醒,也知道自己刚才太过lost self-control 了,居然被Gao Qian 差点吓死。

  只是再看Gao Qian ,九嶷却真的多了几分由衷敬畏,他甚至不敢直视Gao Qian 明亮深邃眼眸。

  九嶷不知道Gao Qian 用的什么手段,毫无疑问,Gao Qian 刚才要杀他是易如反掌。

  他有些惶然的看了眼Gao Qian 手中长刀,接近五尺的长刀,造型华美。

  露出的三寸刀锋明若limpid autumn water ,没有锋芒却有种超凡的灵妙。

  九嶷不知道这是什么Magical Artifact ,但从长刀品质来看绝对不凡。

  Gao Qian 说这把刀算十万Spirit Stone ,可以说给了个极低的估价。

  九嶷脸色非常难看,这会他已经非常后悔再三侮辱Gao Qian 。

  Good Fortune Sect 是有秩序,对Gao Qian 这种人约束力却不高。

  Gao Qian 真要杀了他,转身就能离开造化城。

  太皇天广阔无尽,以Gao Qian 的ability ,什么地方都能立足。

  Good Fortune Sect 也不太可能为了他,大张旗鼓去找Gao Qian 报仇。

  可是,刚才他把话说的太满了太硬了,这会也没退路了。

  九嶷权衡了一番还是决定放低点姿态,a wise man knows better than to fight when the odds are against him 。

  他forced a smile 深深鞠躬稽首:“Fellow Daoist ,老道有眼无珠没认出expert ,是我的错、我的错。”

  九嶷连连认错,“刚才我是老糊涂了,一时气急说了些许胡话,两位别在意、别在意。”

  Gao Qian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道长是one word worth nine sacred tripods 的great character ,怎么会说胡话。

  “我就用这把Rain Dragon 刀作赌注,陪道长玩玩。道长不会嫌弃吧?”

  九嶷迟疑了,Gao Qian 什么意思,must 和他赌?

  他这会可不想和Gao Qian 打交道了,赢他a saber 有什么用,反而会结仇。

  九嶷满脸为难的说:“这就不必了吧。刚才我一时失言,冒犯了Mister Gao 。

  “不如这样,这一场就当Mister Gao 赢了,我给两位赔八十万Spirit Stone 。”

  李红燕压的赌注不过两万,赢了也就四十万。

  他翻倍赔给对方,已经非常有诚意了。

  Gao Qian 摇头:“无功不受禄。怎么能白拿道长的Spirit Stone 。我们还是按照刚才道长说的,我用这刀下注。

  “叶白星输了,刀归您。叶白星赢了,您给一千万Spirit Stone 就行了。”

  Gao Qian 坚持要对赌,这让九嶷更迟疑了,这小子什么意思?到底想干什么?

  九嶷还要推脱,Gao Qian 一伸手已经抓住九嶷的胖手,“道长这么有雅兴陪我们玩,我们总要奉陪才行。”

  九嶷更怕了,要知道他身上几件护体Magical Artifact 还在闪耀灵光,foreign object 根本无法靠近。

  Gao Qian 这么一伸手,却穿透重重spell 保护拉住他的手。

  Gao Qian 手掌修长有力,这么热情握着他的手,他用尽all one’s strength 都无法挣扎。

  没办法,九嶷只能赔笑,“Mister Gao 执意要玩,那就玩玩,别当真、别当真……”

  “道长,你脸上都出汗了,是不是有点气虚啊,注意身体。”

  Gao Qian 笑吟吟和拉着九嶷聊天,又热情又亲切,不知道还以为两人是多好的朋友。

  九嶷却特别紧张,他想控制身体,可周movement method 力都难以流转,这让他更为紧张。

  他本就是fatty ,没有了法力护持,身体因为紧张开始疯狂出汗。

  没一会功夫,九嶷已经变成了个汗津津的fatty 。

  李红燕本来很生气,可看到九嶷狼狈样子,她甚至有点同情这个死fatty 了。

  她也更佩服Gao Qian ,气氛这么尴尬,Gao Qian 还能谈笑风生,还能那么亲切体贴,还能那么优雅有礼。

  九嶷的几个手下也知道情况不对,可九嶷身为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都被Gao Qian 随手拿捏,他们上去还不是送死。

  而且,九嶷就在Gao Qian 手里,谁也不敢妄动。

  就在这种奇异的气氛中,下面的决斗开始了。

  决斗擂台下方的大门打开,一只巨大狐狸走上擂台。

  这只狐狸长着红白双色两条长长尾巴,身上是纯黑皮毛,一对眼睛jade green 如火。

  狐狸四肢着地,身高也差不多有一丈,两条长长尾巴足有two zhang 多长。

  巨大狐狸浑身都散发出强大Spiritual Qi 波动,虽然没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的身心完美,可散发出的气息波动却已经超过普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

  更terrifying 的是,冰火两种矛盾的Spiritual Qi 在它身上呈现完美的平衡。

  叶飞星知道最后一场必定非常艰难,可看到双尾妖狐出现,他心里也有些崩溃。

  别说战斗,只是对方散逸出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就足以让他失去battle strength 。

  好在叶飞星in the bones 还有股狠劲,这会还能勉强站得稳。

  周围几万观众,当然有识货的。不知谁喊了一声:“冰火鬼狐!”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场人就都知道这玩意是冰火鬼狐。

  能坐在这看热闹的就算不是cultivator ,对这里面的门道也知道一二。

  冰火鬼狐最近两年声名极大,在场的人几乎都听说过。

  现场一下就热闹起来。不知有多少人为了能看到冰火鬼狐而cheering excitedly 。

  不知有多少人愤怒骂娘,这些人都是想反其cultivation 之,在叶飞星身上下了重注。

  赌徒么,总是喜欢以小博大。

  何况,this time 庄家给的赔率太诱人了。哪怕有一点点机会,赌徒们都想试试。

  冰火鬼狐一出现,众人都绝望了。

  这个时候,冰火鬼狐身上one after another Magic Talisman 灵光消散,一直处在安静状态冰火鬼狐浑身黑毛猛然炸开,它一对碧眼如火焰般闪动。

  冰火两种强大spiritual power 在它体内剧烈震荡,鬼狐突然一张嘴喷出了漫天scarlet red flame ,把前方的叶飞星瞬间淹没。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