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66

  第366章 惟精惟一

  天井关生存环境恶劣,九箴虽然是名义上manager ,对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却没有多强约束力。

  另一方面,修者们都要外出执行任务。

  外面的环境更危险,异兽邪魔到处潜伏,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当场。

  这种环境下,只有一种规则,那就是powerhouse 为王。

  就算最底层的修者,也会竭力表现出强硬的一面,避免被人欺辱。

  苏十熙就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她推崇powerhouse ,厌恶软弱。

  Gao Qian 的彬彬有礼,在她看来就是软弱。这让她更看不上Gao Qian 。

  严横也是如此,在天井关待久了,没人会在意礼仪客套。

  这些正常的人际交往准则,在这里都会被视作无能。

  看到新来的Gao Qian 如此软弱,严横愈发嚣张,他上下打量了眼Gao Qian ,一眼看到了Gao Qian 腰后别着的Rain Dragon 刀。

  五尺长的Rain Dragon 刀,black 刀鞘青铜色装具,看着古朴大气,很是不凡。

  严横对Gao Qian 勾勾手指说道:“看你是个新人,给你个机会,把刀献出来,这次就放过你。”

  不等Gao Qian 说话,苏十熙就怒了,“严横,跑到我这敲诈勒索,你真有胆啊!”

  “你别急,等到床上了你再叫唤不迟。”

  严横哪会在意苏十熙,他chuckled 道:“when the time comes 让你叫个够!”

  苏十熙气的Face is red 了,她又不是小child ,当然知道严横在说什么。

  可她再生气也知道强弱高低,真要动手她在严横手下走不过三招。

  “对女士这么讲话太没礼貌了。”Gao Qian 很客气提醒了严横一句。

  严横有点意外,新来这家伙脑子莫不是有问题,还敢管他闲事。

  他said with a sneer :“你是要courting death 么?”

  Gao Qian 很平静说道:“不过是几句言语冲突,归根结底是Fellow Daoist 没有涵养缺少礼数。我也只是提醒一句,不至于为此动手分个生死。Fellow Daoist 太夸张了。”

  Gao Qian speaks in a gentle tone ,没有半分的火气,居然是认真在讲道理。

  这让严横有点不会了,Gao Qian 是什么意思?

  “Fellow Daoist 想要我的刀,不知有什么说法?”Gao Qian 又客客气气的问道。

  严横更是被问的张口结舌,他就是看中了Rain Dragon 刀想强夺,能有什么说法。

  他呆了下才反应过来,“你他么的戏耍老子、courting death !”

  严横感觉很丢面子,他也不想和Gao Qian 废话了,手上灵光闪耀已经催发golden light 烈阳术。

  没来天井关之前,严横就四处横行,经常劫掠烧杀。

  他不但spell 强大,更精通martial skill ,把spell 和martial skill 结合的非常好。

  在天井关内,严横能如此蛮横,就是因为他battle strength 超强,其他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也没人愿意招惹他。

  就是九箴,对于严横也是turn a blind eye 。

  严横的是剿灭异兽、邪魔的主力。不好得罪,更不好治罪。

  反正倒霉都是底层cultivator ,在天井关,弱小就是罪过,就只能被欺凌。

  严横脾气暴躁,说翻脸就翻脸。

  苏十熙十分紧张拔出long sword 指着严横,“严横,这里是地窟,你想干什么!”

  地窟里公然杀人,是对sect 秩序的公开挑衅。

  苏十熙的话,也让严横冷静了一些,要杀一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也没那么容易。还有苏十熙在,除非把两人全部灭口。

  严横正犹豫的时候,通道里又来了一群人。

  为首cultivator 身材不高,皮肤黝黑,眼睛很小,却非常明亮有神。

  严横看到这名cultivator ,更不想动手了。

  他对Gao Qian snorted ,“小子,等着瞧。”

  严横说完带着一群手下大摇大摆的走了,Gao Qian 对着严横背影slightly nodded 示意:“Fellow Daoist 再见。”

  听到Gao Qian 的礼貌招呼,严横不知怎么越发生气,他暗自发狠:别让老子在外面堵到你!

  严横一群人才走,矮小黑瘦cultivator 已经带着人到了。

  苏十熙急忙给Gao Qian 低声介绍:“张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严横的对头之一。”

  当着张印的面,苏十熙也不敢说太多。

  别看张印和严横不对付,其实张印比严横更坏。

  背地里大家都叫严横为狼,把张印叫做poisonous snake 。

  张印主动停下脚步,他笑吟吟招呼:“小熙,这位Fellow Daoist 是新来的?”

  苏十熙有些紧张nodded ,“Gao Qian Mister Gao ,才从sect 过来。”

  “Good Fortune Sect 的人?”

  张印对Gao Qian 多了几分兴趣,“你得罪谁了,这里可是死地,没几个人能活着离开。”

  “涉及隐私,不方便多说。”

  Gao Qian 拱拱手:“还请Fellow Daoist 见谅。”

  张印有点意外,在天井关已经太久没见到这么彬彬有礼的人了。

  他laughed :“哪里的话,是我冒昧了。我看Fellow Daoist 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器宇不凡。不由的就想和Fellow Daoist 亲近亲近。”

  张印一拱手:“我叫张印,Fellow Daoist 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不瞒Fellow Daoist ,我在天井关还有点面子。”

  “要是严横找你麻烦,你说一声,我肯定帮你出头!”

  “Fellow Daoist 高义,感激不尽。”Gao Qian 再次拱手致谢。

  “我还急着出去巡逻,等我回来咱们好好聊聊Fellow Daoist 再见……”

  “Fellow Daoist 再见。”

  张印laughed 带着一群人走了,苏十熙一直等张印他们出了通道,她才有些紧张的说:“张印这人阴险恶毒,比严横更危险。你可要离他远点。”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Gao Qian 对苏十熙表达了感谢,苏十熙却忍不住提醒Gao Qian :“Mister Gao ,在天井关must 表现的强硬。你这样客气礼貌,别人肯定以为你好欺负。”

  “抱歉,从小就这样,已经成了习惯。”

  “唉……”

  苏十熙深深叹气,Gao Qian 这个样子,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几天接触下来,她的确觉得Gao Qian 人非常好,什么时候都客客气气,做事也很有条理。

  可就是这副不愠不火的性格,真的让她发愁。

  两人在半路分开,Gao Qian 径自回了自己房间,苏十熙则去找了九箴。

  “六叔,Gao Qian 今天碰到严横和张印了……”

  苏十熙把今天情况详细说了一遍,她有些担忧的说:“Gao Qian 这么软弱,严横肯定要找机会动手。张印更是惦记上了Gao Qian 。”

  九箴无奈看了眼苏十熙:“你和我说有什么用,难道让我给Gao Qian 当保姆?”

  不等苏十熙说话,九箴又说道:“你也别小看Gao Qian 。说不定他有ability 收拾严横他们。

  “你要注意的是自己安全,不要操心他们的事。真要出事,你能做的就是有多远跑多远,不要被波及了……”

  “啊、”

  苏十熙还是有些正义感的,她觉得这样做太自私了。

  九箴瞪着苏十熙训斥道:“啊什么啊,你也不掂量下自己分量。收起你那点不值钱的善良正义,别把你小命赔上。

  “你爸可就指着你光耀门庭,替他洗刷罪名。”

  “哦,我知道了。”

  听到九箴提起逝去的father ,苏十熙老实了。

  从房间出来,苏十熙忍不住又去找了Gao Qian 。

  Gao Qian 把苏十熙迎进房间,他请苏十熙在客厅坐下,苏十熙又提醒了一遍Gao Qian 。

  this time ,她给Gao Qian 介绍了张印、严横擅长的spell 。

  Gao Qian 安静等苏十熙说完,他诚恳致谢。

  苏十熙觉得两人在一个房间待着,a male and a female together alone 的也不太好。她说完就要起身离开。

  “Fellow Daoist Su ,感谢你这么热心。”

  Gao Qian 说:“我也有个小小建议想说,不知道合不合适?”

  苏十熙有点意外,她不知道Gao Qian 要讲什么。

  “Mister Gao 请讲。”

  “我看Fellow Daoist spirituality 不凡,在Cultivation 上极有innate talent 。只是分心太多,拖累了进境。”

  Gao Qian 正色说道:“惟精惟一,Qi Refinement 也好,Nascent Soul 也罢,都在这四字之中。”

  苏十熙迷迷糊糊从Gao Qian 房间出来,惟精惟一,这四个字她早就知道。

  今天从Gao Qian 嘴里说出来,却不知怎么的,让她特别触动。

  这两年cultivation base 没有进境,她心思也开始用在别的方面。

  一天到晚的不知道忙乎什么。

  回到家里,苏十熙决定放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专心cultivation 。

  苏十熙一口气cultivation 三十六周天,虽然周围Spiritual Qi 稀薄,可她精神却旺盛活泼,又空明纯粹。

  她似想不想,似空不空,任凭心念自发流转。

  at this time ,她脑子里突然闪过a single thought :Gao Qian 对她说惟精惟一,其实是说她想太多了,来来回回瞎忙乎……

  “这个人真是……”

  苏十熙想通了这一点,不禁有点生气,这个Gao Qian ,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啊!

  但是,Gao Qian 应付严横、张印的礼貌样子又浮现出来。

  在这种空明纯粹状态下,苏十熙隐隐有所领悟,Gao Qian 应付两人都是表明上客套,既不在意更不入心。

  “清清如风,明明若月,近在咫尺,远在Nine Heavens 。”

  苏十熙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这十六个字。

  这个Gao Qian ,难道真是expert !

  苏十熙想到这里,诸般杂念纷纷涌上来,再无法保持平静空明的心境。

  她想要再Breathing Technique 力运转周天,Divine Soul 却有些疲惫了。

  苏十熙不禁叹气,Spiritual Qi 如此稀薄,再怎么用功也没用,反而徒耗心神。

  惟精惟一,speaking of which 容易,想要做到可太难了。

  苏十熙用功的同时,Gao Qian 也在Grand One Palace 用功。

  他花费Spirit Stone 拿到诸般Magical Artifact 、Magic Talisman ,经过这段时间研究,也颇有收获。

  按照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Gao Qian 用一块玄铁作为材料,镌刻rune 。

  about one inch 大小的玄铁,被Gao Qian 用神Soul Power 量镌刻了几千个rune 。

  这些rune 内外勾连组成一个非常复杂的图案。

  等到最后一个rune 完成,Gao Qian 以神Soul Power 量贯通rune ,玄铁上灵光闪耀,化作了一个古朴的戒指。

  在这个戒指上,Gao Qian 镌刻的Scarlet Flame True Fire 。算是一个低阶Magical Artifact ,只是胜在array 精妙,formidable power 不小。

  这枚戒指成功,代表着他在spell rune 上已经有了一定造诣。

  按照this world 等级来说,这样炼器水准也达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水平了。

  能有这样的成果,也得益于Gao Qian 强大神Soul Power 量。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tempering 至坚至强Divine Soul ,其实已经胜过this world 普通Golden Core 修者。

  只是Golden Core 修者cultivation spell 强大,更有多种Magical Artifact ,能把Spiritual Qi 力量完全释放出来。

  Gao Qian 在这方面就吃点亏,对上Golden Core 修者很难占到便宜。

  那次对战邪魔,让Gao Qian 找到了尽快提高Cultivation 的道路。

  strictly speaking ,这不是捷径,而是他必须走这条危险的道路,才能不断tempering 打磨Divine Soul 身体,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才能晋级。

  就算想找邪魔拼命,也不是想碰就能碰到。

  天井关这种地方,一年到头也碰不到几次邪魔。

  Gao Qian 在学习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Supreme Unity spirit refinement 经的时候,突然生出一个想法,他完全可以把个吕布重新祭炼,转化成Golden Core 级化身。

  吕布这个身体,本来就是用Ancient Ruins 里的Divine Item 打造而成。

  吕布的cloak 里融合了相位周天光盾、高能粒子炮,别看称呼很有未来感,实际上都属于高阶spell 。

  钧天轮,更是契合this world Spiritual Qi 。

  现在这具吕布化身,battle strength 比他本体更强。只是来到this world ,他一直也没遇到过真正的强敌。

  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其实就是把人体Magical Artifact 化。

  现在有一个现成的Magical Artifact 化躯体,其实非常契合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的理念。

  从一些细微处调整,就能让吕布达到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高阶realm 。

  最关键的是,Supreme Unity spirit refinement 经可以把人的Divine Soul Magical Artifact 化。

  按照Gao Qian 的理解,就是把Divine Soul 格式成一个复杂spell 矩阵,从而让Divine Soul 拥有难以摧毁的特性。

  到了this step ,Divine Soul 自然和Magical Artifact 身体统合成一体,凝成Golden Core 。

  吕布拥有独特战魂,这让他具有一定spirituality 。也就具备了Divine Soul 格式化的基础。

  钧天轮内还存储了庞大信仰愿力。

  Gao Qian 不会使用这些信仰source power ,以免污染自身Divine Soul 。

  但是,这些信仰source power 却给吕布使用。

  格式Divine Transformation 魂最难一点,就是要有足够强大神Soul Power 量。

  唯有如此,才能撑过Divine Soul 分解重组这一关。

  Gao Qian 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目前就是有几点难关需要克服。

  第一就是Supreme Unity spirit refinement 经极其复杂,他还需要时间学习掌握。

  第二,Divine Soul 重组非常危险。很容易把吕布的战魂彻底摧毁。

  信仰愿力再强,也终究是外力。

  想要保持Divine Soul 不灭,必须要有一个强大核心保护Divine Soul 。

  按照Supreme Unity spirit refinement 经记载,有两种spiritual object 最适合作为核心,一是强大的邪魔Relic ,一是龙Soul Jade 。

  强大邪魔被杀死后,会留下芝麻粒大小的Relic 。这种Relic 纯粹之极,又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正是用来寄生Divine Soul 最好treasure 。

  龙Soul Jade ,就是Divine Dragon Divine Soul 破灭后自然凝结的结晶,状若jade stone ,故名龙Soul Jade 。

  这两样treasure ,Gao Qian 可没处淘换去。

  就算能买到,凭他手里十几万Spirit Stone ,那是想都不用想。

  至于亲手斩杀强大邪魔,Gao Qian 可不敢有这种妄想。

  太危险了!

  能凝结是邪魔Relic 的邪魔,怎么说也是Nascent Soul 级别。不是他能碰的。

  好在他也不着急,先慢慢cultivation spell ,先把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Supreme Unity spirit refinement 经两步secret technique 搞明白。

  Good Fortune Sect 的确是Great Sect ,这两部白给的secret technique 也称得上wide-ranging and profound 。

  尤其涉及到各种Magical Artifact 、Magic Talisman 的基本层面,都讲的异常透彻。

  只是两部secret technique 都比较偏门,虽然上限都能达到Golden Core Realm ,可自从Spiritual Qi 衰落,就再没人能炼成。

  Gao Qian 觉得这也是他能拿到这两门secret technique 的根本原因。

  天井关Spiritual Qi 稀薄,却不影响Gao Qian 研究spell 、Magical Artifact 。

  有Grand One Palace 在,就算有什么损耗,second day 也会恢复如新。

  Gao Qian 购买的这些东西本来是消耗品,凭着Grand One Palace 的神妙,这些消耗品可以不断复制。

  只是这一点,天下间已经没几个修者能和Gao Qian 相比。

  就是Nascent Soul 级别修者,拥有的资源也是有限的,也不能无限制消耗。

  Gao Qian 有了这样的资本,试错成本低的可以忽略不计。

  在天井关日子很无聊,Gao Qian 却乐在其中。

  七天一次的巡逻,也很简单,毕竟一号区很小,又在最上层,相对来说很安全。

  用不了半天的时间,就能完成一次巡逻。

  可能是苏十熙故意安排,Gao Qian 出去巡逻两次,也没遇到过张印和严横。

  these two people 也没找过Gao Qian ,那天的小skirmish ,似乎就此过去了。

  Gao Qian 对此就更不在意了,对方记得也好,忘了也吧,都not worth mentioning 。

  在他心里,这些人就如同空中浮尘,哪里都会有,却根本不值得在意。

  包括苏十熙、九箴这些人在内,其实也和浮尘差差不了多少。

  漫长cultivation 过程中,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是过客。

  Gao Qian 最多只是偶尔想起杨云瑾,想起三个disciple 。在他几百年的生命中,其他人虽然在他记忆里留下印记,却已经很难再去回味什么……

  有一天张印突然到访,打破了Gao Qian 的平静生活。

  Gao Qian 不知道张印要干什么,但是,张印就像是投入心湖里一枚石子,荡漾起了层层波纹。

  看着张印黝黑枯瘦的脸上虚伪笑容,Gao Qian 由衷的笑了,“Fellow Daoist Zhang ,快请坐。”

  张印才一落座,就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说道:“Fellow Daoist ,我有好事找你!”

  “哦,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Gao Qian 露出几分期待。

  “我们在是九号区发现了一株earth fire Golden Lotus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