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70

  苏十熙又确认了一遍,并不是Gao Qian suddenly have a thought ,而是他早就想好了。

  这件事很重要,苏十熙回来之后立即去找了九箴。

  “六叔,也不知Gao Qian 想干什么,执意要去底层巡逻。”

  苏十熙非常的不解,底层Yin Qi 太过浓郁,cultivator 在里面待久了,Divine Soul 都会被Yin Qi 腐蚀。

  更别说底层更容易遇到异兽、邪魔,非常的危险。

  张印、王云帆他们是被乾坤锁控制,不得不去底层区域巡逻。

  另一方面,底层巡逻都会奖励Spirit Stone 、纯阳Evil Warding Talisman ,福利也相对更好。更容易积累功勋。

  Gao Qian 却是固定的十年期限,他积累功勋也没用。

  九箴对此也很想不通,面对着苏十熙的疑惑目光,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关照Gao Qian ,主要也是有人帮Gao Qian 说话。不然非亲非故,他没必要对Gao Qian 这么好。

  现在死了两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人手方面立即变得捉襟见肘。

  这次本来要开会共议,商讨如何重新划分巡逻区域。

  九箴掌控着乾坤锁,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再强势,也不敢和他硬顶。

  只是这些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各有ability ,九箴也不敢太过得罪。

  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Gao Qian 既然主动出来承担责任,这很好解决了问题。

  也避免了他和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正面冲突。

  而且,这是Gao Qian 主动提出来的。可不是他不关照Gao Qian 。

  九箴权衡了一下说道:“Gao Qian 既然自己愿意,那就随他吧。以后一号区你带队就行了,反正也没什么major event 。”

  second day 开会,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一个个gloomy face 色。

  尤其是严横,本来就一脸横肉,这会眼珠子都满是凶光。

  严横知道九箴厌恶他,这次九号区、十号区没人,他肯定要被调过去。

  严横心里憋屈,恨不能动手大干一场,只是终究还没活够,只能forcibly 忍着这口气。

  其他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不管怎么想,也都竭力表现出凶横样子。

  怎么也不能让九箴觉得好欺负!这样九箴选人的时候就要多想想……

  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是一脸murderous aura ,房间里气氛显得特别压抑。

  只有Gao Qian 神色平和,坐在那温文尔雅,和一众murderous-looking 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显得格格不入。

  严横瞥了Gao Qian 一眼,对方笃定从容的样子,让他心火猛的蹿上来。

  这小子能这么潇洒,还不是这次重新分配和他每关系。

  严横心里打定主意,要是九箴硬让他去十号区,他说什么也要收拾Gao Qian 一顿。

  不弄死他也要打断他狗腿!

  面对着满眼凶光的严横,Gao Qian 还微笑nodded 致意,这让严横更生气了。

  站在Gao Qian 身边的苏十熙都有些不安,她低声提醒Gao Qian :“严横要气疯了,小心一些。”

  Gao Qian slightly nodded ,他不在乎严横怎么想,nodded 致意不过是基本礼貌。

  至于对方怎么想,那他可管不了。

  九箴看到气氛不对,他敲了敲桌子说道:“今天召集大家过来,是为了说一件事。

  “张印、王云帆等修者惨死,九号区、十号区无人巡视。”

  说到这里,九箴特意环顾一周,众多ninth rank 都是又紧张又愤怒的样子。

  严横更是对他怒目相视。

  这让九箴觉得很好笑,他沉默了一会才又说道:“本来是开会重新划分巡视区域。现在,Mister Gao 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以后由他巡视九号、十号区域。

  “其他人巡视区域不变。”

  听到九箴这么说,众人都不由looked towards 了Gao Qian 。

  一群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的目光,有震惊有疑惑,也有审视和好奇

  Gao Qian 的这个反常决定,让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无法理解。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主动承担责任。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好处?

  按照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的经验,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只是当着九箴的面,谁也没敢乱说话。

  万一这是九箴的圈套,故意这么安排,谁表现出了有兴趣,可能谁就中套了。

  九箴有些好笑,他能猜到众人的想法,他问道:“大家有什么想说的?”

  众人都摇头。

  严横大眼珠子乱转,却终归没说什么。

  “既然大家都没异议,就这么决定了。Gao Qian 承担了最危险两片区域,这两片区域的资源奖励也都归Gao Qian 。”

  九箴说完一敲桌子,“近期大家都小心一点,可能有强大邪魔出没。”

  他环顾一周说道:“诸位没事的话,就散会。”

  众人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没吭声,九箴一摆手,“行了,都出去吧。”

  一群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起身离开,严横最后走的时候瞥了眼Gao Qian ,却也没说什么。

  严横从房间里出来就叫出了前面两个人,“老铁,马三合,等等。”

  老铁、马三合都是天井关很出名的恶人,他们和严横都是everyone minds their own business ,互相之间非常的戒备。

  听到严横喊他们,两人都有点意外。

  “你要干啥?”马三合长了一张长长的马脸,肤色发红,看着比严横还丑陋凶恶。

  他说话带着一种地方口音,带着一股风沙般的粗犷。

  老铁中等个头,光着个脑袋,肤色呈现黄铜状,看着就异常孔martial strength 壮。

  他是body cultivator 入道,非常擅长战斗。别人都叫他铁Arhat 。

  在天井关也是很强横霸道的人物。

  老铁不喜欢说话,就阴沉打量严横,猜测严横喊住他们的用意。

  严横转身看了眼关闭的房门,Gao Qian 留在里面还没出来。

  他转过身对两人说道:“走,去我房间谈。”

  带着两个人return to house 间,严横才说道:“两位,这个Gao Qian 为什么主动去九号区十号去巡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马三合不屑嗤笑:“还用你说。谁也不是傻子!”

  严横被笑的有点恼怒,“你不是傻子,那你知道为什么?”

  一句话把马三合问住了,他有些不服气的反问:“难道你知道?”

  “我不知道。”

  这句话严横说的理直气壮,马三合可气坏了,这他么的不是消遣他么!

  不等马三合翻脸,严横又说道:“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找Gao Qian 问啊。”

  “Gao Qian 能告诉我们?”马三合冷笑,要是真有秘密,Gao Qian 肯定不说。

  Gao Qian 要是能说,那这件事就不值得问。

  “他敢不说。”

  严横握紧拳头,“我为什么叫住你们,就是想咱们哥仨合力收拾这小子。

  “他要不说,皮给他剥下来!”

  马三合大为意动,三人要是能联手,收拾Gao Qian 还不是易如反掌。

  就算Gao Qian 拼死不说,at worst 弄死他。

  严横和马三合都looked towards 了铁Arhat ,现在就差这家伙nodded 了。

  严横所以叫上铁Arhat ,也是怕马三合的plot against 他。三个人互相制衡,更安全一些。

  再说,做坏事总要多叫一些人。真出了事情,三人一起也能扛过去。

  铁Arhat 沉默了一下nodded :“行。”

  “好,那就说定了。”

  严横说道:“我们等Gao Qian 去巡视,在九号区把他堵住。

  “问清楚就弄死他,反正张印他们都死了,推说邪魔干的就行了。”

  这个提议获得了两个人赞同。

  这件事要么不做,做了就不能留活口,不然it will cause no end of trouble 。

  三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很凶狠,就是出于好奇,就想要弄死Gao Qian 。

  对此,三人都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修者道路上,能进一分一毫都是好的。至于杀死几个修者,那根本不算事。

  他们派了人盯着通道出口,就看Gao Qian 什么时候出去。

  second day 中午,Gao Qian 就出去巡视了。

  Gao Qian 并没有带任何随从,他是去地下cultivation 磨砺,别的修者跟他去那是courting death 。

  严横他们接到消息,三人就在四号区一处通道等着。

  下面的人只要上来,就必然要走这条通道。

  三人等到天黑,Gao Qian 也没上来。这让三人都有点不耐烦了。

  九号区、十号区都非常宽广,加起来足有几百里方圆。

  正常来说,巡视队伍先也就是下去转一圈,做个样子就会立即回来。

  Gao Qian 又是一个人,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马三合不耐烦的说:“要不这次算了,我们先回去。反正也不是什么major event 。”

  严横却不同意,“九箴、Gao Qian 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肯定有major event 。我们下去看看。”

  他说道:“我猜张印他们的死必定there is a saying ,没准有什么treasure !”

  这一句话,让马三合和铁Arhat 都动心了。

  在天井关的日子太难混了,竭尽全力也难以保持cultivation base 不退步。

  他们每天就想着怎么脱离这个鬼地方!

  可惜,他们cultivation base 都不够,无法解开脖子上乾坤锁。

  对他们来说,任何转机都值得尝试。

  三人本来就凶横,又自恃cultivation base ,并不太怕异兽。

  至于邪魔,哪有那么巧就遇到。以their three people 的实力,就算真遇到了,跑总没问题。

  严横、马三合、铁Arhat 三人一路向下,一直来到九号区。

  黑烟滚滚,夜色如墨,三人转了一会,也没看到Gao Qian 踪迹。

  马三合说:“要不算了吧。”

  严横没好气说道:“你他么的别总想着回去玩女人,咱们干点正事行不行。”

  “我是怕不安全,扯女人干什么!”马三合气坏了,他就是好色一点,可哪个男人不好色!

  “去那个地缝看看。”铁Arhat 提议道。

  虽然铁Arhat 说的很简略,严横和马三合却听明白了。

  张印、王云帆死在地缝里,所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的跑过去看了。

  从现场情况,的确死的很惨……因为一点血肉都没留下,大家一致觉得是邪魔干的。

  严横和马三合都有点犹豫,大半夜跑去那个凶地,这也太冒险了。

  铁Arhat 一撇嘴,“怕个屁,我看哪里Yin Qi 虽重,却没有邪魔的污秽气息,不像是邪魔杀的人。”

  “那就看一眼。”严横也是胆子大,来都来了,总要看个究竟。

  铁Arhat 催发一盏莲花驱魔灯,纯净golden 灯光驱散大片Yin Qi ,把周围照耀的一片通明。

  这盏莲花驱魔灯,没什么战斗能力,却最能护持心神祛除邪demonic energy 息。

  在天井关简直是self-protection Supreme Treasure 。

  严横和马三合都看的一formation eye 热,只是这等treasure 需要特殊secret technique 催发,给他们也难以发挥formidable power 。

  再者,铁Arhat 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两人心里痒痒,也不想为此动手。

  三人很快到了那处地缝,凭着refining 驱魔灯的灵光,驱散了大片浓稠Yin Qi ,露出了坐在地上盘膝瞑目的Gao Qian 。

  三人都有些愕然,Yin Qi 如此浓稠,对修者身体伤害太大了,Gao Qian 坐在这cultivation ?

  这人是脑子不好?还是被邪魔附体了?

  Gao Qian 慢慢睁开眼睛,他看着严横三人slightly smiled :“三位深夜至此,不知有什么指教?”

  其实不需要问,三人一个个murderous-looking ,肯定是来找事的。

  Gao Qian 就是有点不明白,双方无仇无怨的,大半夜跑到这来找他麻烦,这又是为的什么?

  严横sneered :“Gao Qian ,你别装傻。你深更半夜待在这里不走,到底是为什么?”

  “今天你要把事情说清楚了,several brothers 还能饶你一命。”

  “你们来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Gao Qian 哑然失笑,这三人还真的有探究精神,以为他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Gao Qian 想了下说:“不瞒三位,我在此磨炼身心。这也是我的path of cultivation 。”

  “骗鬼呢!”

  严横不屑,“这时候还不说实话,我看你是courting death !”

  他自觉问不出来什么,就打算直接动手。

  就在这时,Yin Qi 喷涌如泉的地穴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严横神色顿时大变,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像张印?!

  马三合和铁Arhat 也露出戒备之色,两人同时拿出纯阳破邪符。

  铁Arhat 更是一招手,飞旋在他头上的莲花驱魔灯化作一个光轮落在他后脑上,莲花驱魔灯的rays of light 也黯淡了许多,铁Arhat 身上却多出神圣明光。

  喷涌如泉的Yin Qi 突然停了,跟着两道赤红silhouette 从地穴中飞了出来。

  两个赤红silhouette 虽然虚幻,面目却依稀可辨,正是死去的张印和王云帆。

  Gao Qian 也有点意外,these two people 一点Remnant Soul 不灭居然transformed into 邪魔!

  而且,两个邪魔邪气冲天,力量很强大!

  严横吓的后退几步,他咽了口吐沫说道:“两位brother ,咱们可是好朋友,你们别乱来……”

  两道赤红silhouette 可不管严横说什么,向着严横、马三合就扑过去。

  两人大惊,都急忙催发纯阳破邪符,纯阳golden light 闪耀着落在赤红silhouette 上,却没能阻止对方。

  两道赤红silhouette 一闪,就落严横、马三合两人身上。

  任凭两人身上Magical Artifact 、Magic Talisman 如何闪耀,两人在瞬间就失去所有表情,眼睛瞳孔变成针尖般的一点赤红。

  刹那间,两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就被邪魔附体了。

  铁Arhat 在一旁看着,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转身就跑。

  两个邪魔却没追铁Arhat ,他们都直勾勾看着Gao Qian ,眼中满是killing intent ……

  (the past few days 高考啊,祝所有考生都有好的发挥~往年还想着装装嫩,今年再说永远十八自己都有点心虚……)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