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71

  第371章 讲道理

  严横、马三合两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被邪魔附体后,他们面部、身体就在不断扭曲变化。

  转眼之间,严横就变成了张印的样子,马三合则变成了王云帆。

  只是两个人瞳孔都变成赤红一点,脸色灰黄干枯,如同死人一般。

  改变skeleton 肌肉形态,对修者来说不算太难。只是these two people 改变是由内而外,完全改变了生命形态。

  两个邪魔看上去像张印、王云帆,只是身材相貌上略有相似。

  实际上,两个邪Demon God 魂邪恶、黑暗、强大,比张印、王云帆可强太多了。

  更准确的说,这其实是一个邪魔分化成两个人的模样。

  所以有这些变化,应该是邪魔获得了王云帆、张印两人的一丝Remnant Soul ,保留了对他的怨恨。

  两个邪魔就这么直勾勾看着Gao Qian ,他们身上的戾气却在不断提升。

  Gao Qian 也不急着动手,通过九识Divine Palm ,他能从九个不同维度观察两个邪魔。

  观察维度进入第七识后,两个邪魔就只剩下两团漂浮不定的红影。

  两团红影之间,还能通过千万条细微之极是红线连接,表明两者实为一体。

  两团红影后面还有一缕faintly discernable 红影,和地下那个洞穴紧密连接。

  这两团红影,就像Yin Qi 结成的果实。其根须都深藏在地下。

  Gao Qian 在第七识层面,根本看不到邪魔的根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凭着第七识,他只能勉强看清楚邪魔的核心中有两缕Remnant Soul ,Remnant Soul 里波动气息正是张印、王云帆。

  这也完全符合他的猜测。

  两个邪魔没有真正智慧,而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某种特殊法则具现,本能的喜欢吞噬强大生命。

  修者具有的强大spiritual power cultivation base ,成为了邪魔最喜欢的食物。

  Gao Qian 也只能看到这一层,至于邪魔的真正状态、根基,他就看不懂了。

  九识Divine Palm ,他也只练到这种层次。

  后面的第八识、第九识,Gao Qian 都没有真正掌握。用来观测邪魔,不但没有好处,反而可能会把邪魔引入第八识、第九识层面。

  两个邪魔终究没什么智慧,盯了Gao Qian 一会,就被张印、王云帆留下怨恨驱动着直扑Gao Qian 。

  冷冽blade light 闪过,两个飞扑过的邪魔就变成了四段。

  但是,邪魔裂开的身体一片铁azure ,整个身体结构似乎变成了某种干肉,没有流出一滴血。

  这样的伤害,对邪魔也没有造成实质影响。

  四段邪魔身体一起又扑向了Gao Qian 。

  Gao Qian 手中Rain Dragon 刀再闪,四段邪Demon Transformation 成了八段,跟着又变成了十六段。

  变成一块块的邪魔并没有死,而是在空中自行拼凑重组。

  邪魔这种拼凑重组没有次序,手和脸、腿和胸这么胡乱凑在一起,造型极为的惊悚。

  Gao Qian remain unmoved ,也许是邪魔故意如此,想要震慑人心。也许是邪魔智力不高,才弄是一塌糊涂。

  这些都不重要,Gao Qian 手握Rain Dragon 刀,再次催发Blade Intent 。

  锋锐无匹Blade Intent 斩在拼凑成一团的邪魔上,邪魔当场爆成一团齑粉。

  两团红影飘飞出来,在空中融合成了一团。

  没有了身体限制,红影随意变化形状,一会变成张印的样子,一会变成王云帆的样子,一会又变成严横的样子……

  几张面孔来回变化,最终就只剩下一双赤红眼瞳,鼻子嘴巴耳朵都不见了。

  Gao Qian 只是看一眼,就身上发凉。

  他并不是畏惧,而是邪魔这种形态异常强大,释放的气息足以影响他身体状态。

  到了this step ,Gao Qian 也不禁slightly frowned ,邪魔比他预料的要麻烦许多许多。

  以他的Blade Intent ,足以斩杀任何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级别修者,绝无例外。

  Blade Intent 斩在邪魔身上,却只破坏了它附体的身体。

  没有了身体限制,邪魔反而更厉害了。

  Gao Qian 拿出一张纯阳破邪符,用spiritual power 激发后直轰在邪魔身上。

  纯阳golden light 照耀下,赤红illusory shadow 的邪魔只是扭曲了一下,几乎不受任何影响。

  赤红illusory shadow 跟着飞扑过来,Gao Qian 随手一掌按在赤红illusory shadow 上。

  这一掌是Buddha’s Palm 中无相Divine Palm ,不论有形无形,远近内外,都是轻易破之。

  赤红illusory shadow 存在形态诡异,正好以无相Divine Palm 应对。

  无相Divine Palm 的palm force 遍及八方洞穿虚实,一掌下去赤红illusory shadow 无声碎裂成千万点流光。

  这些流光如雨飘散,可在地下Yin Qi 滋养下又迅速凝结成型。

  Gao Qian 又一记无相Divine Palm 落下,赤红illusory shadow 扭曲,在空中形成了一个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掌印。

  “邪门……”

  这一击居然没能击溃赤红illusory shadow ,反而被它硬撑过去。

  Gao Qian 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敌人,以往就是遇到打不过的强敌,至少知道差在哪里。

  面对这个邪魔,Gao Qian 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Divine Prajna Palm 是至高Martial Arts 智慧,蕴藏无尽变化。显然不适合对付邪魔。

  唯有Nirvana Divine Palm ,能把所有生命存在送入终极寂灭,才能轰灭这只邪魔。

  Gao Qian 权衡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催发Nirvana Divine Palm 。

  他不是来除魔的,他是来磨砺cultivation base 。

  这个邪魔足够强大,又没强大到无法应对。正是最合适的目标。

  这会邪魔已经恢复原状,它猛然直扑Gao Qian 。

  Gao Qian 还是催发了各种防御spell ,赤红血影轻易穿透spell 灵光扑在Gao Qian 身上。

  Gao Qian 感觉就像被迎头泼了一桶冷水,全身一下就凉透了。

  这股森冷寒意迅速穿透身体,进入他Sea of Consciousness 。

  他以九识Divine Palm 内视,就看到那一缕血影已经遍布他全身内外,把他Life Source golden 星辰都包裹住。

  血影就像是长着无数细微触手的Blood Sucking Insect ,疯狂吸收Gao Qian 全身blood essence 。

  刚才的严横、马三合,就是一个照面被邪魔吸收blood essence Divine Soul ,彻底魔化。

  this move 对Gao Qian 却没那么好用,他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可比普通修者强大太多了。

  尤其是身体Divine Soul 混元一体,近乎Perfection 无缺。

  Gao Qian 眉心Life Source Star 微微闪耀,自然紧紧锁住周身内外。

  邪魔的力量虽强,一时居然找不到breakthrough 口,只能在Gao Qian 体内不断变化。

  邪魔本身的存在,就会不断侵蚀人的life force 。

  Gao Qian 和邪魔折腾了一会,Life Source Star 都开始黯淡下去。

  他知道时候差不多了,打开Grand One Token 把邪魔收了进去。

  完全依附在Gao Qian 身体Divine Soul 上的邪魔,对此毫无抵抗力。

  Ling’er 在Grand One Palace 内summon 混元镜,把邪魔封锁住。

  没有了邪魔纠缠,Gao Qian 也觉得浑身轻松。再次以九识Divine Palm 内视,就能看到从Life Source Star 到身体,有多处细微破损。

  这种效果正是Gao Qian 追求的。

  without destruction there can be no construction !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达到这种realm ,就需要这种不断破坏重生,才能变得愈发强大。

  有了Grand One Token ,这只邪魔就能反复利用。

  Gao Qian 决定就用九九六,让邪魔也有一天休息的时间。

  嗯,能帮他cultivation ,还能获得休息时间,也是这只邪魔的福报!

  Gao Qian 甚至生出了一些想法,譬如用邪魔发电,或者拉磨什么的!

  邪魔号称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如果有一个合理的利用模式,那就是永动机啊!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

  邪魔也impossible 真的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能驾驭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Gao Qian 觉得今天练到这就可以了,他该回去了。

  跑回去的铁Arhat ,还不知道怎么编排他!

  果然,等Gao Qian 回到天井关地窟,在通道入口就被两个神色紧张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拦住。

  “Gao Qian ,你不能进来。”

  “有人说你被邪魔附体了,你必须接受检查。”

  两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不是怕Gao Qian ,而是怕有可能藏在Gao Qian 体内的邪魔。

  this thing 一旦沾染上,就绝没好结果。

  Gao Qian 能理解these two people 感受,他nodded :“没问题,接受检查是应该的。”

  看到Gao Qian 态度温和,又如此的配合,两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也relaxed 。

  被邪魔附体的修者,最基本特征就是变得很狂躁。Gao Qian 如此理智平静,怎么看也不像是被附体了。

  自然有人去通风报信,没过一会功夫,九箴带着一大群人都赶到了。

  苏十熙跟在九箴身边,她满脸忧色看着Gao Qian ,半天情况对Gao Qian 太不利了!也不知Gao Qian 能不能过关……

  this time 天井关所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到了,还有一些Qi Refinement 高层的修者。

  一群人都站在通道入口内,隔着array 的灵光小心谨慎打量着Gao Qian 。

  铁Arhat 站在最前面,他指着Gao Qian 说道:“Fellow Daoists ,这人已经被邪魔附体了!”

  他说的异常坚定:“我亲眼所见,绝不会有错!”

  “Fellow Daoist 这话就过分了,邪魔出现后伱转身就跑,如何看到我被附体了?”Gao Qian 反问道。

  “我就问你,严横、马三合是不是被邪魔杀了?”铁Arhat 问道。

  “嗯,两位Fellow Daoist 运气比较差,被邪魔附体,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

  Gao Qian 没什么可隐瞒的,这两货纯粹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铁Arhat coldly snorted :“他们两个都被邪魔所杀,你为什么没死?这不是明白着么!”

  铁Arhat 虽然不喜欢说话,说起话来却颇有条理。

  他的this remark ,也得到了众人的赞同。

  Gao Qian 有些好笑:“Fellow Daoist 此言差矣,我们一起遇到邪魔,你不是也没事,为什么我就要有事。”

  “我是仗着teacher 给的Supreme Treasure 莲花驱魔灯,才能驱除邪魔,侥幸逃命。”铁Arhat 说道。

  就算Gao Qian 没被邪魔附体,他们三个去找Gao Qian ,已经和Gao Qian 结了仇。

  只有弄死Gao Qian ,他才能放心。

  “Fellow Daoist 有teacher 的法宝,我有我在秘术。”

  Gao Qian 也看明白了铁Arhat 的打算,知道和他讲理没有意义。

  他对九箴说道:“九箴道长,有没有被邪魔附体我说了不算,Fellow Daoist Tie 说了个不算。我们还是用array 检查,这样才公道。”

  九箴一直在观察Gao Qian ,他看Gao Qian 神清气正,眼眸中纯净明亮,毫无中邪的征兆。

  基本可以确定,Gao Qian 没事。

  他nodded 说道:“好,为了大家安心,还是用array 检查。”

  天井关的修者天天和异兽邪魔打交道,地窟内设置了各种array ,其中有一门纯阳照魂array ,就是专门针对Divine Soul 的高阶array 。

  据说是Golden Core daoist 的手笔,array 极其复杂精妙。

  九箴道人手握玉印,这也是天井关地窟array 中枢。

  他口中默诵法咒,催发的纯阳照魂array 。

  大阵默默运转,众多修者都能感受到array 汇聚运转spiritual power 的巨大动静。

  过了一hundred breaths 的时间,就听到一声震鸣,一面golden 纯阳golden light 所化巨大镜子出现在Gao Qian 周围。

  巨大光镜折叠变形,化作六面体把Gao Qian 笼罩其中。

  纯粹golden light 从all directions 照射在Gao Qian 身上,也把他影像投射在周围的镜面上。

  九箴and the others 站在外面,都能看到镜面上的影像。

  映射出来的Gao Qian 影像,没有任何形变,也没有任何污秽Yin Qi 。

  九箴和苏十熙都relaxed ,纯阳照魂阵都照不出问题,就是没问题。

  其他修者表情也明显缓和了许多,他们不管对Gao Qian 个人观感如何,都不希望Gao Qian 被邪魔附体,那会变得非常麻烦。

  只有铁Arhat 脸色难看,他didn’t expect Gao Qian 居然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这太不合理了!

  那两个邪魔何等terrifying ,严横、马三合照面就死了。Gao Qian 凭什么没事?

  大阵足足维持了六ten breaths 的时间,九箴才停止了array 运转。

  他对铁Arhat 等众多修者说道:“Gao Qian 没事,大家不必惊疑。”

  不等九箴话说完,铁Arhat yelled :“impossible ,absolutely impossible! Gao Qian 一定被邪魔附体了!”

  他强调说:“那邪魔等级非常高,严横和马三合照面就被杀死了。”

  九箴皱眉,铁Arhat 这是执意和Gao Qian 过不去啊!

  铁Arhat 又对众多修者说道:“让Gao Qian 进来,我们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

  众多修者将信将疑,铁Arhat 说的也太夸张了。不过,涉及到个人安危,众人都是宁愿小心一些。

  不少人都nodded 对铁Arhat 的话表示了赞同。

  铁Arhat 又对Gao Qian 说道:“不管你有没有被邪魔附体,你都不能进入地窟。”

  Gao Qian 也不生气,他平静问道:“Fellow Daoist ,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凭什么呢?”

  铁Arhat 握紧手里横刀,“凭我手里的刀,凭我们所有人的反对!”

  九箴觉得太过分了,他正要说话,Gao Qian 先说话了,“Fellow Daoist Tie ,你们三人结伴来杀我,这事我还没和你计较,你又刻意和为为难,这太欺负人了。”

  “我就是欺负你又如何!”

  铁Arhat 知道他没道理,索性直接耍横,“为了大家伙的安全,你不服气也只能忍着。”

  “好吧,Fellow Daoist 喜欢用刀说话,那我就用刀和你聊。”

  Gao Qian 慢悠悠握住Rain Dragon 刀柄,“Fellow Daoist ,准备好了么?”

  铁Arhat 不屑哼了声,“凭你?你有那个胆子么!”

  隔着防护array ,Gao Qian 还想和他动手,开什么玩笑。

  这座防护array ,足以把强大邪魔、异兽挡在外面。Gao Qian 再怎么叫嚷也没用。

  Gao Qian 要是敢动手,不用他出手,只是array 的反击力量就不是Gao Qian 能承受的!

  苏十熙怕Gao Qian 不知道array 厉害,她正要出言提醒,明若秋水blade light 已经深深映入众人眼眸。

  嗡的一声,防护array 被blade light 激发出来,发出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rumbling sound 。

  array 磅礴source power 轰然激荡出去,环形的蓝光如一重重浪潮席卷而出。

  Gao Qian 面对array 重重法力冲击岿然不动,破碎的Wind and Thunder Power 在他身边形成无数飘散光雨。

  众人见状都是骇然,Gao Qian 居然能硬抗风雷Great Demon Subduing Formation ,这是什么Divine Ability ?!

  这个整天温和微笑的家伙,居然如此terrifying 。真是you can’t judge a person by appearance !

  铁Arhat 可挑了个terrifying 的对手!

  惊骇的众人再看铁Arhat ,却看到铁Arhat 呆立不动,一道红色血痕从他眉心一直蔓延到小腹位置。

  铁Arhat 目光中也满是惊骇和绝望,他眨了眨眼睛刚要说什么,身体就局中裂成两半。

  包括铁Arhat 脑后旋转的莲花驱魔灯,也一并裂成了两半,再没有任何spell 灵光。

  血噗的喷撒出来,众人惊慌四散退开。

  Gao Qian 从外面一步迈了进来,风thunder technique 阵化作one after another 深蓝lightning ,却没能挡住Gao Qian 的步伐。

  Gao Qian 看着尸横当场的铁Arhat ,“我进来了,Fellow Daoist 可有话说?”

  铁Arhat 生机强盛,这种状态也一时还没气绝,他甚至能听到Gao Qian 说的话。

  他突然很愤怒的抽搐了一下,却无力做出任何回应,Divine Soul 很快归于黑暗。

  “看来Fellow Daoist Tie 是不反对了。”

  Gao Qian looked towards 其他修者,他客气询问道:“不知道Fellow Daoists 可有意见?”

  几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低着脑袋摇头,没人再敢吭一声。

  九箴神色异常凝重,他个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是不是对Gao Qian 太过轻慢了。

  苏十熙已经完全呆住了,她傻傻看着Gao Qian ,脑子里就一个想法:这是一定是被邪魔附体了吧!一定是……

  (月票低迷呀,恳请有票的筒子支持一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