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75

  第375章 惊变

  时间一天天过去,寂灭死气化作老人的面孔越越来越清晰。

  那一团浓郁黑气,甚至把老人眼神中强烈的不甘都呈现出来。

  Gao Qian 站在天台上,仰望着巨大老人面孔,有时候他甚至感觉那张面孔在呢喃着什么。

  也许那面孔并没有说话,散发出的强大怨念却如同实质。

  到了this step ,就是ordinary person 都能看到天上那张老人面孔。

  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人了,所有人都藏在家里不敢出门。

  the past few days 的时间,Gao Qian 就看到有数百人当街发疯,用各种方式自残自杀。

  ordinary person 感应不断邪气也就算了,一旦感受到了邪气,就和邪气建立了联系。

  这种交互,对于ordinary person 的伤害太大了。

  一旦被Yin Qi 侵入Divine Soul ,必死无疑。就算当时阻止对方发疯,也无法挽救他的Divine Soul 。

  Gao Qian 对此也无能为力。

  凌云宫的大阵已经完全运转起来,把寂灭死气隔绝在凌云宫内。

  寂灭死气只凭着一张幻化的老人面孔,已经足以让看到它的人发狂。

  Good Fortune Sect 上下都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虽然想尽办法,也无法避免人员的伤亡。

  Evil Warding Talisman 、破邪符都已经卖脱销了。

  造化城两千多万人,就算Good Fortune Sect 修者众多,也impossible 有几千万张Evil Warding Talisman 、破邪符。

  事实上,大多数人根本买不到Evil Warding Talisman 破邪符。

  趁着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修者大量批发各种低劣Magical Artifact ,号称能驱邪辟邪。

  就是这种毫无作用的Magical Artifact ,都卖的脱销。

  Good Fortune Sect 现在只能约束所有人待在家里,不要看天空上那张面孔。

  靠着sect 的强势,加上大批人发疯死亡,现在ordinary person 到蜷缩家里obediently and honestly ,没人敢出门。

  整个城市,也进入了一种停摆的状态。

  空荡荡的街道,让整座城市都失去了活力。

  Gao Qian 隐隐觉得这座城市也藏着什么问题,有种让他不安的气息。

  可惜,寂灭死气太浓重了,九识Divine Palm 都受到强烈干扰。

  这个时候感知越是敏锐,越容易和寂灭死气建立联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Gao Qian 只希望Good Fortune Sect 高层能给点力,做好应对突发巨变的预案。

  只看Good Fortune Sect 现在的狼狈情况,只怕他们也没余力去做应变预案。

  这不是智力问题,而是没这份力量。

  五名Golden Core 应对一名垂死的Nascent Soul 真君,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吧?

  日落时分,一抹如血残阳映照在天际。

  天空上巨大老人面孔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哀嚎,那声音直上Nine Heavens ,引得天上云气震荡。

  哀嚎声越来越尖利,最后直至无声。

  Gao Qian 因为全神观察那寂灭死气,已经和对方建立了一种联系。

  尖利到极致的哀嚎声,已经完全超过了人能捕捉的极限,但是,那声音却如一根尖利钢针般直刺入Gao Qian Divine Soul 。

  Gao Qian 眉心深处的Life Source Star 猛然闪耀,这才切断了哀嚎声。

  受此重击,Gao Qian involuntarily 退了几步,双眼、双耳流出的鲜血在他脸上拖出四条淡淡血痕。

  “好厉害……”

  Gao Qian 知dao essence 婴真君的强横,可隔着array 尚且有如此威能,让他也很是惊讶。

  哀嚎声没有别的,就是Nascent Soul Old Ancestor 最后的怨念爆发。

  凌云宫上一座gigantic formation 都被激发出来。

  这座array 由千百个golden 齿轮组成,就像是一个异常复杂的机械。

  Gao Qian 还是第一次看到凌云宫array 真面目,虽然呈现出的光影不过是array spiritual power 的折射projection ,却也能看到array 大概情况。

  整座array 看起来异常精密,又有种经历无数时光的沧桑厚重。

  Gao Qian 虽然吃透了Supreme Unity spirit refinement 经、Supreme Unity Golden Body Art ,对于各种基本spell rune 也都有很深刻理解。

  对于眼前gigantic formation ,却还是看不明白。

  Gao Qian 心里也是感叹,几万年底蕴Great Sect ,还真是有点family property 。

  一个个golden light 齿轮转动,整座gigantic formation 不断收缩,形成一个巨大golden 方形空间,把寂灭死气所化人脸困在其中。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无尽的Spiritual Qi 都被array 强行抽走了,Gao Qian 哪怕对Spiritual Qi 不太依赖,这会也觉得很不舒服。

  那感觉就好像从凉快舒适空调房跑到了炎热的沙漠里,他还能忍受,却哪哪都不对劲。

  Spiritual Qi 遍布八方,无穷无尽。

  凌云宫大阵,却把方圆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范围内Spiritual Qi 瞬间抽干,形成了一个近乎Spiritual Qi 真空的环境。

  all around 无尽元气虽然在迅速填补这个巨大空洞,短时间内却impossible 让环境恢复如初。

  Gao Qian 有些不解,array 如此狂暴抽取Spiritual Qi ,对于造化城内的修者影响极大。

  对于array 本身,都未必是件好事。

  但他转即想明白了,Good Fortune Sect 正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强行改变Spiritual Qi 环境,杜绝一切可能出现的意外。

  手段很粗暴,却非常有效,称得上brilliant 。

  凌云宫内,三位Golden Core 正在全力控制中枢Golden Cauldron ,操控Heavenly Net Formation 运转。

  死去的六合Old Ancestor ,已经化作一团飞灰。他临死是不甘的怨念却被寂灭死气吸收,转化为强大邪魔。

  众人虽然早有准备,看到这一幕却都是心有戚戚。

  六合Old Ancestor 活了三千多岁,是sect 的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

  结果,死的时候如此凄惨。还引来寂灭死气化作邪魔。

  这个邪魔并不是六合Old Ancestor ,却因而得到六合Old Ancestor 怨念,具有了Nascent Soul 真君的威能。

  好在邪魔并无智慧,都是靠着本能行事。

  凭着Heavenly Net Formation ,足以把邪魔困住。

  邪魔力量极其诡异,想要彻底灭掉邪魔非常困难。

  众人需要研究邪魔特性,才能针对性的使用secret technique 。

  眼看着Heavenly Net Formation 不断收缩,邪魔已经被压缩成一团。

  Good Fortune Sect 主八风却还是紧紧frowned ,一直盯着遍照八方的回光镜。

  回光镜是Good Fortune Sect 镇守sect 的Supreme Treasure ,formidable power 巨大,却只有Nascent Soul 真君才能如意驾驭。

  此刻,为了镇压一切异动,八风还把回光镜搬出来。

  九澄就站在师父八风身边,一手按在回光镜上。

  作为新晋的Golden Core ,她虽然结成了Grade 3 Golden Core ,其Golden Core 层次远超在座四位Golden Core 。

  可她对Golden Core 的力量还不熟悉,更无法自如运转Golden Core 力量。

  这会只能靠着精纯的Golden Core 力量催发回光镜。

  九澄眼看着邪魔被镇压,一切顺利,她也relaxed 。

  她对师父八风说道:“师父,Skywood Sect 的人应该没来。”

  八风瞥了眼天真的disciple :“你不了解Skywood Sect ,他们都是嗜血的wild beast 。闻到了血腥味,他们一定会来!”

  九澄正要说话,主持array 的周八荒突然loudly shouted :“不对,造化城有变,他们来了!”

  Heavenly Net Formation 笼罩方圆several thousands li 范围,在这范围内,任何剧烈Spiritual Qi 波动都瞒不过Heavenly Net Formation 。

  所以,主持大阵的李八荒第一个发现不对。

  就在李八荒示警的同时,造化城central area 内一颗大树猛然拔地而起。

  八风也察觉到了mutation ,她神色异常cold and severe ,“你Tree Demon ,果然是他们的手段,好、好、好……”

  她一伸手按在回光镜上,开始调动庞大spiritual power 催发Supreme Treasure 。

  这颗赤红大树见风就长,转眼间就已经穿破云天。

  四面蔓延伸张的树干,就像千万条恐怖触手,接触到的一切都撕裂。

  造化城非常繁荣,尤其是中心其余,高楼大厦stand in great numbers 。

  疯狂生长的巨大树干,把一座座大楼穿透撕裂,住在大楼里的人只要碰到树干,就会被瞬间吸成干尸。

  一个聚居了两千万的超级大城,因为其独有的现代规划,人口异常密集。

  疯狂生长的赤红大树,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把市central area 完全摧毁。

  Gao Qian 远远也看到了这里的mutation ,他拔刀飞掠而至,一刀斩在一条粗大树枝上。

  Rain Dragon 刀闪过,这条树枝应刀而断。

  一个满身鲜血的婴儿从树枝断裂出爬出来,露出异常丑陋的头颅,对着Gao Qian 呲牙尖叫。

  Gao Qian 一刀下去,这条蔓延数十米的树枝从中间破开,露出里面一个个满身鲜血婴儿。

  这些婴儿一起疯狂尖叫。

  以Gao Qian 的沉稳,此刻脸色也变了。这玩意不但邪门,还异常强大。

  力量等级已经达到了Nascent Soul 层次,能吸收blood essence 转化为自身力量,所以,根本不怕Spiritual Qi 缺失。

  Gao Qian 猜到了这是Skywood Sect 的手段,只是对方一上来就把目标对准了ordinary person ,这手段真是恶毒之极。

  但是,不得不说,这手段非常有效。

  Gao Qian 抬头看了眼天上大阵,这颗大树成长的太快了,现在已经是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

  他斩断这一条树枝,对大树来说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

  Gao Qian 正要再尝试,却突然心生警兆,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施展无相Divine Palm 。

  next moment ,Gao Qian 已经到了造化城外。

  一道煌煌divine light 从天而降,正轰在覆盖了大半个造化城的赤红大树上。

  轰的一声巨震,divine light 闪耀中千万树枝断裂崩碎,遮天蔽地的大树被齐腰轰断。

  如此divine might ,Gao Qian 都是头皮发麻,他刚才要是没走,这一下don’t die also seriously injured ……

  只是Skywood Sect 就这样败了?Gao Qian 又觉得impossible ,就凭对方狠毒手段,一定还有后续。

  果然,断裂的大树突然化作一只巨大手掌,千万根系不断伸展蔓延,瞬间拔地而起一把攥住了被array 禁锢的邪魔。

  就听轰然一声巨响,结构精密大阵猛然震荡了一下,散发出的磅礴力量把血色giant palm 震了个粉碎。

  邪魔在array 中摇晃震荡,却没能脱困。

  Gao Qian 刚要松口起,却发现不对。困住邪魔的golden 空间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血色浸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