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87

  第387章 啥情况

  sword cultivator ,以剑证道,Human and Sword Unity ,做事做人都如剑一般。最是好战!

  哪怕是demonic path 修者,在这方面也要甘拜下风。

  太皇天有一种说法,修者只有两种,一种是sword cultivator ,一种是其他修者。

  这种说法固然偏颇,却能看出sword cultivator 的极端。

  卫滨远远就感应到几名修者身上锋锐sword qi ,知道对方一定是sword cultivator 。

  在这种荒野之地遇到sword cultivator ,可不是什么好事。

  胡凯和吕杨也都有点慌,他们的计划里可没有sword cultivator 。

  这是什么情况?意外?还是老大做了别的安排?

  卫清薇也握住灵音玉笛,护体的spell 灵光闪耀而出。

  sword cultivator 御剑的速度极快,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对方快疾无匹sword light 所斩。

  面对sword cultivator ,卫清薇也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Gao Qian 看的更清楚,对方一共三个人,都是穿着青衣,腰佩long sword 。

  这三个人看着就是a small sect 修者,衣着打扮都一样。

  Gao Qian 以前没见过真正sword cultivator ,对sword cultivator 还是很好奇。

  三名sword cultivator 飞行之际都是催发sword qi 破空直进,绝不是踩在剑上。

  sword cultivator 号称身剑合一Divine Sword 合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Gao Qian 一直很好奇,sword cultivator 如果把剑踩在脚下飞行,战斗的时候又该如何。

  看到这几名sword cultivator ,他明白过来,踩剑飞行,都是影视化的结果。

  修者御剑而行,迎风破云,出入青冥,何等潇洒。踩着一柄剑那算怎么回事。

  Gao Qian 对几名sword cultivator 只有好奇,却不觉得他们有威胁。

  只是为了配合众人,Gao Qian 也使用了一张灵光护盾Magic Talisman 。

  这种Magic Talisman formidable power 不错,对各种spell 、Magical Artifact 都有很好防御效果。

  前面的吕杨、胡凯,都很自觉退到了后面,让Gao Qian 、卫清薇顶在前面。

  前方飞过来三名sword cultivator ,也在数十丈外停下。

  荒山野岭突然遇到别的修者,冒然靠近肯定会引发攻击。

  三名sword cultivator 不怕动手,却也不想引发误会。

  为首一名中年sword cultivator 扬声说道:“赤Sword Sect 办事,请你们立即离开。”

  这人是说了个“请”字,可语气极其霸道,一张嘴就要让众人离开。

  卫清薇看了眼Gao Qian ,“Fellow Daoist 可曾听过赤Sword Sect ?”

  Gao Qian 摇头,中天的large and small sect 难以计数,他一个外人,对Azure Cloud City 的情况都没太搞明白。

  对于这些sect ,更是摸不到头脑。

  躲在后面的胡凯突然来了一句:“我听说过赤Sword Sect ,别人都叫他们Blood Sword Sect 。据说这个sect 做事风格很是凶残,一旦发生冲突,就会irreconcilable ……”

  “Blood Sword Sect ?”

  卫清薇沉吟了一下,赤Sword Sect 她不知道,Blood Sword Sect 却是听说过。

  这个sect 不大,行事却很疯狂,喜欢杀人祭剑。几百年前引其了众怒,sect 被破。

  血Sect Master Jian 要首脑都死了,却有一批中层修者逃走了。

  几百年来,Blood Sword Sect sword cultivator 四处流窜。只是这群sword cultivator 数量不多,cultivation base 也不高,没能造成多大破坏。

  他们也学聪明了,很少招惹其他sect 修者。其他sect 也就没有再去刻意捕杀Blood Sword Sect 的sword cultivator 。

  didn’t expect 在Azure Cloud Mountain Range 深处,遇到了Blood Sword Sect 的人。

  卫清薇知道Blood Sword Sect 没什么expert ,她也就不太想退让。

  两极元磁飞鱼,是一种非常奇异的生灵。

  这种鱼力量不强,却非常罕见。它们脑子里会生出一颗Spirit Bead ,能驾驭两极Magnetic-Essence Force 。

  她cultivation 的是两极磁光剑,必须要用这种Spirit Bead 作为中枢,才能驾驭两极Magnetic-Essence Force 。

  两极磁光剑,并不是剑器,而是一种强大spell ,也是她成道的根本。

  炼成两极磁光剑,和她主修的secret technique 互相印证,就可以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的结成Golden Core 。

  甚至有机会证道Nascent Soul 。

  就因为此事如此的重要,卫清薇明知道胡凯、吕杨不太靠谱,还是跟着他们进山了。

  结果,才到的地方,就突然冒出Blood Sword Sect 的sword cultivator 。

  卫清薇看了眼山谷中平静无波湛蓝湖面,她主cultivate two extremes 磁光剑,对两极元磁非常敏感。

  她很确定,湖水里蕴藏着浓厚两极元磁。

  胡凯、吕杨没骗她,湖水里很可能藏着两极元磁飞鱼。

  “看两人样子,Blood Sword Sect sword cultivator 并不是他们叫来的……”

  卫清薇心思转动,还是不想退让。

  修者cultivation ,是is a path that goes against the Heavens 。每进一步都extremely difficult 。

  在这个退让一步,很可能就会错过两极元磁飞鱼。

  没有两极元磁飞鱼,她只怕很难结成Golden Core 。

  卫清薇扬声说道:“我们是天Spirit Sect 修者,来此寻找一个spiritual object 。”

  “我们很尊重Blood Sword Sect ,无意和贵方发生摩擦。我们找到spiritual object 立即离开。”

  三名Blood Sword Sect 修者都露出不悦之色,为首那人用手指随意比划了一下:“以这座湖为中心,方圆万里都是禁地。

  “你们必须立即离开!”

  卫清薇complexion changed ,对方的目标居然也是这座山谷。

  如此一来,她就更不想让了。

  Blood Sword Sect 一群到处流窜的sword cultivator ,最强不过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凭什么让她退让。

  卫清薇said solemnly :“Azure Cloud Mountain Range 不是谁家的,你们办伱们的事,我们做我们的事。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何必与我们为难。”

  这话软中带硬,语气很平和,却表达了不肯退让的意思。

  几名sword cultivator 更恼怒了,为首sword cultivator 大叫:“你们可以不退,只是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卫清薇coldly smiled :“your sect 既然不讲道理,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不讲道理的ability 。”

  站在后面的卫滨欲言又止,他其实不太想和Blood Sword Sect 冲突。

  this time 他是陪着卫清薇过来的,他觉得让一步也没什么。

  didn’t expect 卫清薇这么刚硬。

  卫滨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这会说软话只会让旁人笑话,也会影响他和卫清薇的关系。

  两人同出一宗,在外敌面前肯定要团结起来。有什么矛盾也要等回去再说。

  卫滨也从袖子里取出一枚玉印,这是他祖传强大Magical Artifact :厚土印。

  感应着厚土印厚重雄浑法力,卫滨也多了两分自信。

  sword cultivator 如何,能挡得住他厚土印一击么?

  对面三个sword cultivator 也发现不对,卫滨和卫清薇不但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身上似乎带着强大Magical Artifact 。

  三名sword cultivator 也不说话了,驾驭sword qi 转身就跑。

  卫清薇本想把对方留下,可师出无名,因为几句口角就动手杀人,可不是她的风格。

  稍微犹豫了一下,三个sword cultivator 就已经跑远了。

  卫清薇sighed then said 对Gao Qian 说道:“这三人一走,必会引来expert 。此事和Fellow Daoist 无关,Fellow Daoist 先回去吧。”

  她不是故作姿态,这件事本来就和Gao Qian 无关,也不能强拉着Gao Qian 帮她打架。

  另一方面,卫清薇对Gao Qian 也不是很放心。

  先把Gao Qian 打发走,也能避免意外。

  不等Gao Qian 说话,胡凯抢先说道:“Fellow Daoist ,两极元磁飞鱼就在这里。剩下的事情,只恨我们cultivation base 太低,也帮不上忙。”

  胡凯和吕杨他们把人引到地方,已经完成任务。

  Blood Sword Sect 的sword cultivator 冒出来,他们也有点心虚,急忙趁机告辞。

  不过,两人并不希望Gao Qian 离开。

  胡凯神色有些古怪对Gao Qian 说道:“高哥、我们还要去一处地方采药,不方便和你同行。你看?”

  他说着话还对Gao Qian 使眼色,示意这是Gao Qian 表现的机会,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Gao Qian 一笑:“你们不用管我。Blood Sword Sect 强横霸道,让人气愤。我留在这助两位Fellow Daoist 一臂之力。”

  “高哥仗义,我们brother 惭愧。”

  胡凯心中大喜,Gao Qian 还真不走,计划很顺利。

  他不敢多说,带着吕杨急匆匆先走了。

  两人走了没多远,就用了匿影符返回了山谷。

  this time ,两人直奔事前约定的一座山洞。

  到了山洞里面,就看到于铁龙正盘坐在那,他面前有一面巨大copper mirror 。

  Gao Qian 、卫清薇、卫滨三人都在copper mirror 上面,虽然copper mirror 没声音,可看三人表情等细微动作,大概也能猜到他们在说什么。

  胡凯和吕杨急忙恭敬施礼,胡凯又有些不安问道:“Gang Lord ,Blood Sword Sect 是您的朋友?”

  于铁龙摇头:“我可不认识这群疯子。”

  “那怎么办?”

  “Blood Sword Sect 突然冒出来,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于铁龙不以为意:“怕个屁,大阵一启动,稳定的两极元磁灵光就会紊乱。Golden Core daoist 在里面也和凡人没区别。

  “Blood Sword Sect 来的正好,来多少都一起杀了。”

  三人说话的时候,巨大copper mirror 上几道赤红sword light 闪耀而至。

  this time 来的sword cultivator ,imposing manner 都明显不一样了。

  而且,这几名sword cultivator 一言不发上来就催发sword light 直斩卫清薇他们。

  于铁dragon’s mouth 上说的轻松,可看到copper mirror 上一幕也是一脸愕然,“真他么的是一群疯子……”

  他很庆幸,可以躲在旁边看热闹。真要碰上这群Blood Sword Sect sword cultivator ,只怕他老命都难保。

  copper mirror 上的卫滨突然raised hand ,他手里小小玉印猛然放大了千万倍,化作一个巨大方正如山的earth-yellow 光影。

  四道激射如电的赤红sword light ,被那earth-yellow 光影一照,顿时凝固在半空。

  卫清薇手中玉笛轻挥,齐鸣七音化作七色虹光,扫在四名sword cultivator 身上。

  四名sword cultivator 身上同时爆发出一团浓烈blood light ,earth-yellow 光影无声崩碎,七色虹光也随之碎裂。

  挣脱了束缚的四名sword cultivator 分别扑向卫清薇and the others 。

  观战的于铁龙,都看的手心冒汗。卫清薇、卫滨手里Magical Artifact 好生强横,不愧是天Spirit Sect expert 。

  Blood Sword Sect 的sword cultivator 更terrifying ,瞬间凭着secret technique 爆发打破Magical Artifact 束缚,凭着一口戾气非要斩杀卫清薇他们。

  看热闹的还能从容考虑,分析利弊。

  卫清薇、卫滨这会却都有点乱,几个sword cultivator 太过凶猛疯狂。远远超出他们预料。

  平时应对敌人的手段,在这会就显得过于软弱。

  无奈之下,卫清薇和卫滨都向后退开,同时不断催发各种Magic Talisman 。

  流光幻镜,寒冰箭,赤炎飞轮,青木wyvern 枪,诸般spell 不要钱一般扔出去。

  spell 灵光漫天飞舞,看上去异常绚丽。

  追击的sword cultivator 不躲不让,不论什么spell 都是御剑硬斩。

  如虹般血色sword light ,不断击破各种spell ,在身后留下漫天光雨。

  卫滨和卫清薇都是咬紧牙关,他们知道转身逃走只会死的更快。

  他们出身名门,根基扎实。越是紧急时刻,反而都能冷静下来,用各种spell 应变。

  和不断后退避让卫清薇、卫滨相比,Gao Qian 却completely motionless 。

  因此有两名sword cultivator 交错着向Gao Qian 斩过去。

  让两名sword cultivator 不解的是,面对快若电光的sword light ,Gao Qian 居然是先稽首施礼,然后才一捏secret art 。

  Gao Qian 手上的戒指被催发,一只只赤炎化作的飞鸦猛的涌出来。

  copper mirror 前观战的于铁龙face revealed disdain ,凭着这手spell 还敢死战不退,这个Gao Qian 真是傻子!

  两名sword cultivator 更是心里冷笑,不过是一种低级spell ,还敢如此猖狂。

  他们御剑左右分开,两道血色剑虹划着精妙弧线向Gao Qian 交错汇聚。

  就在两道剑虹汇聚之际,位于剑虹中心的Gao Qian 却不知怎么消失了。

  飞舞的千百只Fire Crow ,却精准落在两名sword cultivator 身上。

  两名sword cultivator 各自催发sword light 爆发要强破Fire Crow ,他们didn’t expect Fire Crow 看似spell ,却暗藏的Gao Qian 的Martial Arts 神意。

  飞舞Fire Crow 如同one after another 炽烈blade light ,循着sword cultivator 身上Spiritual Qi 波动直刺入内。

  刹那间Fire Crow 闪耀爆发,两名sword cultivator 当场被炸成齑粉。

  copper mirror 前观战的于铁龙非常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这啥spell ,两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word cultivator 就这么死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