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95

  第395章 夺魂

  second day 中午,City Lord 铁铮再次举行宴会宴请护法堂诸位修者。

  铁麟自然坐首座,Gao Qian 次坐,其他人按位次排开。

  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在来回上菜送酒,忙而不乱。

  修者吃饭,自然不用大酒大肉。上的都是各种奇珍异果,百年陈酿的灵酒,各种monster beast 、异兽好吃的部位等等。

  菜式看着简单,每一样都很贵。

  护法堂的几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都年纪不小了,也见过世面。

  对这些还并不太在意。

  一群年轻Qi Refinement 修者,在sect 能享受的配合资源有限,哪有钱享受这些。

  一个个都是吃的red light across the whole face ,毫无矜持。

  有的修者喝的有点上头了,看到周围漂亮侍女穿梭来往,就有些忘乎所以随手摸过去。

  侍女们自然不敢吭声,只是有一个被摸的侍女却complexion changed ,但她很快就收敛的脸上的怒色。

  这个修者到不以为意,有脾气的凡人女子,更有趣一些。

  坐在前面的Gao Qian 却注意到了这一幕,他突然对那侍女beckons with the hand :“清莲,过来。”

  这个侍女正是昨天晚上服侍他的,隔了一夜,侍女内在的气息味道都变了。

  Gao Qian 本来还没注意,毕竟人这么多,清莲又没有特殊表现。

  可刚才清莲变脸的刹那,却露出了一抹murderous aura 。

  一个毫无cultivation base 的清莲,绝无可能有这种凌厉的气息。

  Gao Qian 察觉不对,再看清莲和清菊就看出问题了。

  两个小侍女年纪不过十七八岁,长相delicate and pretty ,柔柔弱弱的样子很惹人怜爱。

  今天两个人表面没变,内里的神soul energy 息却有些深沉,和她们鲜嫩青春的躯体隐隐有着一丝不协调。

  Gao Qian 有了这个发现,展开九识Divine Palm ,就发现了更多的问题。

  两人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和great hall 里incense burner 里燃香香气有种微妙的契合性。

  只需要一定时间,两种香气结合,就会转化成剧毒……

  Gao Qian 所以才察觉到问题,实在是他身体强横,这种针对身体、神魂的medicine 对他没有效果。

  没有效果,自然也就不会感应到危险。

  直到刚才那小小的变故,清莲流露出不符合她身份的murderous aura ,让Gao Qian 看出了问题。

  这个计划本来也算不上精妙,不过就是趁机暗中下毒。

  Gao Qian 发现了这一点,立即就看穿了所有计划。

  看到Gao Qian 招手让侍女过来,席间交谈众人都looked towards 了Gao Qian 。

  那个手欠的修者,急的满脸通红,却不知该怎么解释。

  别看他是明霞峰Disciple ,在身份上和Gao Qian 差的太多了。

  Gao Qian 要追究他当众失礼,他以后在护法堂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City Lord 铁铮注意到那名Disciple 局促不安,他觉得这种小事,其实没必要较真。

  但他又不清楚Gao Qian 的脾气秉性,也不好开口劝说。只能looked towards 铁麟,希望他劝说一下。没必要为了个凡人惩罚修者。

  铁麟并没有理会铁铮的眼神,他知道Gao Qian ,谦虚温和,气度高华,却并不故作清高。

  Gao Qian 做事非常有分寸,就算觉得那Disciple 做的不妥也不会当着众人面说这件事。

  所以,Gao Qian 郑重其事把少女叫过来是为什么?

  铁麟不解,但他没问,他再等待Gao Qian 给出答案。

  清莲小脸上都是胆怯,她垂眸低头小步走到Gao Qian 面前,一副楚楚可怜的柔弱样子。

  Gao Qian 对清莲slightly smiled :“清莲,昨天你们姐妹虽身虚气弱,精神却很饱满,充满活力。

  “一夜不见,怎么精神如此疲惫。不知出了什么事?”

  清莲有些不安whispered :“reporting to 先生,昨天没伺候好先生,受了些责骂,整夜没能入睡。许是这个缘故……”

  清莲怯怯的样子也看不出什么问题,众人都looked towards Gao Qian 。

  有两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都露出不悦之色,Gao Qian 这两年声名鹊起,this time 铁麟又对Gao Qian 如此恭敬。

  这两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不爽。

  眼看着Gao Qian 为了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折腾,完全破坏了宴会的气氛,他们就更不高兴了。

  Artifact Refinement Master 韩修平扬声说道:“Fellow Daoist Gao ,不必在意这些小事,我们喝酒。”

  说着他还对侍女清莲一摆手:“下去吧。”

  清莲感激的对韩修平鞠躬,她一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Gao Qian 叫住了清莲,他又对韩修平歉意laughed ,“Fellow Daoist Han ,我并非故意生事。实在是此女有些可疑。”

  韩修平真的有点不高兴了,他沉着脸问道:“有什么可疑的,Fellow Daoist 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参详。”

  “我看清莲、清菊二人神不符体,应该是被人侵入了神魂。”Gao Qian 慢悠悠说道。

  “en? ”

  众人都是神色一变,被人夺魂附体,这可不是小事。

  尤其众多护法堂修者在此宴饮,两个侍女却被人夺魂附体,可想而知,对方绝对的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

  铁铮最是不安,他猛的站起来,“来人啊,把她们拿下。”

  清莲和清菊两个人都很老实,乖乖被侍卫擒下。只是两人神色惊慌,明显吓坏了。

  众人见状,又都有些怀疑Gao Qian 是不是看错了。

  两名侍女真要被夺魂附体,哪会这么乖乖obediently surrender 。

  this world 有很多种夺魂附体的秘术。相应的也有众多验证神魂的秘术。

  韩修平就自告奋勇的说道:“old man 对此道还略有研究,我了给她们检查。”

  众人对此自然没有异议。

  韩修平从乾坤囊中取出一面bronze ancient mirror ,“this treasure 名为定魂镜,专能定神安魂。若神魂和身体不契,被此镜一照就会神、体两分。”

  Azure Lotus 和清菊都低着头微微发抖,似乎是吓坏了。

  其他人都满脸好奇看着。

  韩修平口中低颂法咒,bronze ancient mirror 上灵光闪耀,他拿着ancient mirror 对着清莲、清菊两名少女照了下。

  清莲、清菊小脸上都露出几分茫然,却并没有任何失常的表现。

  再看ancient mirror ,两名少女样子映照在上面,也没有任何变化。

  韩修平摇摇头,“Fellow Daoist Gao ,今次是看走眼了。”

  他转又said with a smile :“神魂变化extremely subtle 。Fellow Daoist Gao 偶尔看错也不稀奇。”

  众人都听出韩修平的嘲讽,不少人都露出一抹心领神会的微笑。

  作为主人的铁铮,却有些尴尬。

  因为铁麟的缘故,他对Gao Qian 极其尊重,didn’t expect Gao Qian 当众出了个大纰漏。

  铁铮想帮着圆场,都不知该怎么说。他只能在心里叹气,Gao Qian 也许很善战,可对神魂之类spell 却并不精通。

  这本来也没什么。

  太Heavenly Emperor Sect 门千千万,每个spell 都有众多Sect 。一个修者能穷极一Life Power ,都未必专精一门spell 。

  就算是innate talent 绝顶的修者,也impossible 在每个spell 门类上都很精通。

  只是Gao Qian 偏巧看错了,偏巧韩修平有一件神魂类秘宝,跑出来打Gao Qian 的脸。

  搞的铁铮是左右为难。

  铁麟也想叹气,他也不知该怎么圆场。

  这件事更要怪韩修平不懂事,不论怎么样,Gao Qian 都说话了,他就不该站出来验证。

  有什么事情,等出去再说。

  Gao Qian 就是能打善战。韩修平当众打了Gao Qian 的脸,只会和Gao Qian 结怨,还能有什么别的作用?

  韩修平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做事这么不成熟。

  铁麟有些helplessly said :“Fellow Daoist Gao 也不必在意,神魂变化幽深mysterious 。偶尔看走了眼也正常。”

  他又摆手:“大家还是继续饮酒……”

  Gao Qian 对铁麟laughed :“Brother Tie ,我不是故意扫兴。实在是两个少女被人夺魂附体

  “按我来看,她们居心叵测,不可不防。”

  不等铁麟说话,韩修平有些不满意说道:“Fellow Daoist Gao 什么意思?信不过我?”

  “Fellow Daoist 言重了。”

  Gao Qian 平静说道:“事关我等安危,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韩修平冷笑:“你有什么秘术、法宝,只管施展。我们都在这看着。”

  “我对神魂类spell 还真是不擅长。”

  Gao Qian 说道:“不过,这类夺魂附体再如何契合,总归神魂是外来的。一旦身体生机溃灭,神魂无处依附,自然现形。”

  韩修平complexion changed ,“为了这点小事你就要杀人!”

  Gao Qian 没和韩修平解释,他长袖微微一扬,青霜剑就化作一抹azure light 闪耀而出。

  韩修平很不高兴,Gao Qian 这就要杀人,他正要催发spell 阻拦。

  可那azure sword light 太快了,韩修平spell 还没发出来,流转azure sword light 已经穿透了清莲眉心。

  嗤的一声,blood energy 如喷雾般顺着清莲眉心血痕喷出来。

  清莲明眸中迅速黯淡下去,她身体一摇扑倒当场。

  众人眼睁睁看着清莲被杀,脸上都露出惊色。

  一个凡人的死活,并没有多少人在意。众人真正震惊是Gao Qian 的Flying Sword 。

  刹那间sword light 闪耀,众人眼睁睁看着,都没能做出任何反应。

  这等迅疾Flying Sword ,真如同thunder 霹雳,凌厉无匹、挡无可挡。

  就是专门的sword cultivator ,只怕也达不到这种御剑realm 。

  众人正震惊Gao Qian Flying Sword 之际,就看到死去的清莲身上浮现出一道血影。

  这一下就算是普通凡人,也都看出不对。

  众多修者更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清莲居然真的被人夺魂附体。

  韩修平的法宝都没照出端倪!好生的terrifying !

  幸好、幸好Gao Qian 看出不对。

  众人正庆幸的时候,一旁的清菊身体猛然爆成一团blood mist ,一条血影中blood mist 中扑了出来。

  两条血影one after the other 向外飞射出去。

  Gao Qian flicks with the finger ,azure sword light 闪耀间已经追上两条血影。

  azure sword light 纵横闪耀,刹那间把血影斩成了数十碎片……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