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397

  第397章 真坏

  “Gao Qian !”

  Gao Qian 站在那慢悠悠开口问好,两个female cultivator 者立即认出了Gao Qian 的身份。

  就是Gao Qian 作梗,她们下毒的计划才失败了。

  不然的话,一群Heavenly Spirit Sect 护法堂修者都已经成了他们网中之鱼。

  那他们的玄铁之精也许就炼成了,局面就完全不同。

  Gao Qian 现在居然敢主动送上门!

  两名female cultivator 者震惊过后,又有些兴奋,Gao Qian 这是courting death !

  中间的男修者更冷静,他展开Divine Sense 搜索四方,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所以,Gao Qian 一个人就跑过来了?!

  男修者轻蔑的笑了,Gao Qian 挫败了他两个Junior Sister 下毒的计划,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真是可笑。

  Gao Qian 注意到男修者的轻蔑笑容,他客气询问道:“还没请教Fellow Daoist 如何称呼?”

  “阴不虚。”

  男修者没什么忌讳,直接报上名字。

  对他们来说,名字也不过是个称号。Gao Qian 就是知道他的名字,也没办法做什么。

  他们的一切,都由真空老祖保佑庇护。

  Gao Qian 又looked towards 两名female cultivator 者:“前天和两位Fellow Daoist 见过,两位走的仓促,也没来得及请教名号。”

  “阴素云。”

  “阴素雨。”

  两名female cultivator 者没犹豫,都报上了自己名字。

  “我见识浅薄,不知这是何物,看上去金铁之气浓烈,肃杀中又带着诡异的生机,有若胎儿。”

  Gao Qian 并不急着动手,他对暗金石头很有兴趣,一本正经向三位修者请教,“不知三位能否给我解惑一二?”

  阴素云snorted 正要说话,却被阴不虚用眼神制止。

  阴不虚柔声说道:“来的是客,不要那么粗鲁。”

  他对Gao Qian laughed ,只是笑容里Yin Qi 森森,没有一点友好的意味。

  Gao Qian 也不在意,他拱手施礼:“还请Fellow Daoist 指教。”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玄铁之精。”

  阴不虚说道:“此地天生的亿万玄铁,日夜承受了Spiritual Qi ,经过百万千万年才蕴养出这块玄铁之精。”

  他说着又意味复杂laughed :“这可是Supreme Treasure 。”

  Gao Qian 不知道玄铁之精有什么用,按照阴不虚的说法,这东西的确很珍贵。

  不过,玄铁之精有着一股邪气,这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阴不虚their three people 在这折腾,应该是用什么邪法祭炼玄铁之精。反正没好事。

  Gao Qian 是不懂就问,“Fellow Daoist ,我观此物邪气浓烈,似乎是被邪祟所染?”

  “呵呵,你还真有点眼光。”

  阴不虚又露出诡异笑容,他很耐心的给Gao Qian 解释道:“玄铁本是死物,想要蕴养出spirituality 非常困难。也是这里环境特殊,经过千万年终于生出一丝spirituality 。

  “偏偏这时候被Heavenly Spirit Sect 发现此地有玄铁,在这里疯狂挖掘。这也对玄铁之精造成了一点点的影响。

  “本来这也没什么,还不足以破坏玄铁之精的spirituality 。只是这些人总往矿坑里扔婴儿。”

  阴不虚说到这里,脸上诡异笑容中更多了几分讥讽,“才出生的婴儿,没染Acquired Qi ,其灵纯净之极。

  “偏偏被扔到矿井深处,不是在伤痛中死亡就是活生生饥渴而死。

  “这些死婴生出的强烈怨念又异常纯粹,和玄铁之精慢慢就生出感应。

  “结果,千百年下来,玄铁之精的spirituality 就变得异常怨毒,憎恶一切生灵。

  “玄铁之精蕴养了千万年,spirituality 单纯却强大。它生出怨念,就引动了地下Yin Qi 。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阴不虚一指玄铁之精,“玄铁之精现在已经变成强大邪祟,一旦出世必然loss of life 。

  “我等不忍苍生受this tribulation 难,故此设阵,准备refining 玄铁之精,为世间除此大害!”

  Gao Qian 拱手称赞:“Fellow Daoist 心怀天下众生,为降服邪祟不惜己身,真让我敬佩。”

  阴不虚有点意外,他随口说说,Gao Qian 就这么配合?

  关键是Gao Qian 一副诚恳认真的样子,并不像是戏耍讥讽他。

  问题是Gao Qian 有这么幼稚么?对方怎么说也是堂堂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至少或了一二百年。

  别人随口一说,Gao Qian 就信了?他要这么蠢只怕也活不到现在。

  双方本来是敌对关系,Gao Qian 却绝口不提他们暗算护法堂众多修者的事情。

  反而很有兴趣和他们聊玄铁之精,然后,Gao Qian 还热情的恭维称赞。这也让气氛变得非常古怪。

  阴素云、阴素雨两个female cultivator 者也是神色古怪,这Gao Qian 说话做事总是出人意表,让她们都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Gao Qian 称赞了一番转又虚心请教:“几位设立的array ,不知要如何破解玄铁之精所化邪祟?”

  他又满脸认真说道:“如此盛举,我也愿意尽绵薄之力。”

  阴不虚指了Finger Technique 阵中的一处方位,“Fellow Daoist 既然愿意帮忙,那是再好不过。那里是array 的生门。

  “我们运转array 禁锢邪祟,邪祟必然向着生门逃脱。Fellow Daoist 站在那可以封死生门,防止邪祟逃走。”

  “这里是生门,好。我就待在这。”

  Gao Qian 都没有任何犹豫,按照阴不虚指着的方位站上去。

  看到Gao Qian 这么配合,阴不虚大为意外,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阴素雨、阴素云也都很不解,她们都不明白Gao Qian 是什么意思?

  三个真空宗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三人迅速达成统一。

  不管Gao Qian 玩什么花样,他敢进入焚灵大阵,就让他blood essence 神魂化作Nine Nether Abyss Fire 的燃料。

  这座array 其实已经设立了许久,一直通过杀戮来获取神魂blood essence 作为燃料。

  this time 使用剧毒,本想把护法堂一网打尽,都作为燃料来推动array 。

  却被Gao Qian 破坏了他们计划。

  没有办法,阴不虚他们只能勉强催发array 。力量上差一些,可经过他们多年unnoticeable influence 影响,其实已经能对邪祟进行引导。

  所谓邪祟,其实就是玄铁之精被婴儿wraith 同化,进而吸收了Yin Qi 。

  玄铁之精本质是异常纯粹Qi of Metal Essence ,吸收了婴儿wraith 也异常纯粹。

  所以,哪怕转化为邪祟,玄铁之精还是保留纯粹的特性。

  经过array 的引导,玄铁之精会unconsciously 跟随array 去运转。

  这也是焚灵大阵最精妙之处。

  焚灵大阵专门针对的玄铁之精,array formidable power 虽强,却无法用来对付外敌。

  Gao Qian 表现的过于配合,阴不虚就忍不住想试试引Gao Qian 入阵。

  didn’t expect Gao Qian 这么配合,居然自己就走到了array 的Death Gate 位置。

  array 从外面汲取的blood essence 神魂,都会汇入Death Gate 转为Nine Nether Abyss Fire 。

  Gao Qian 主动站在Death Gate 里,运转array 就会被困在里面,成为Nine Nether Abyss Fire 的燃料。

  与此同时,玄铁之精也会被引入Death Gate 。

  阴不虚他们不管Gao Qian 有什么计划,看到Gao Qian 入阵,三人一起捏诀颂咒,全力催发array 。

  为了防止Gao Qian 脱离array ,阴素雨、阴素云都施展了秘术,疯狂燃烧自己神魂blood essence 。

  瞬间爆发的法力增强了五六倍之多。

  这种狂暴的法力,已经完全超乎了两人的力量极限,也不是她们能驾驭的。

  如果是在战斗情况下,这样狂暴的secret technique 只能用来self-destruct 。

  有着焚灵大阵在,两人狂暴的法力都会被array 吸收,推动array voluntary revolving 。

  爆发的法力,也就没有了失控的危险。

  阴不虚作为array 主持者,需要保持最冷静的状态。

  他并没有使用secret technique ,而是用手中大如意法杖,引导array 运转。

  地下的array rune 闪耀生辉,运转起来的array 把空间分割成一块块区域。

  Gao Qian 所在的Death Gate ,完全化作一片漆黑幽暗的空间。

  Gao Qian 能感觉到array 建立起的强大空间阻隔,从all directions 把他封闭在里面。

  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和整座array 对抗。

  这个时候,Gao Qian 也看到了array 的真正形态。

  在他第七识观察下,层层叠叠array 排列开,一直延伸到地下several dozen li 的深处,和某处地下Yin Qi 连接在一起。

  generally speaking ,array 都是以Spiritual Qi 来推动。

  这座array 就比较诡异,引动地下Yin Qi 转化为了一种特殊火焰绿色火焰。

  绿色火焰没有高温,反而有种冻彻神魂的寒意。

  Gao Qian 不认识这种火焰,想来应该是某种Yin Fire 。

  绿色火焰以Yin Qi 和死气为燃料,火焰越来越盛,颜色越趋于纯青。

  所谓brought to the point of perfection ,大概就是这种颜色。

  冰冷的火焰,开始侵蚀Gao Qian 身体和神魂。

  Gao Qian 感觉到不对,立即收了身上的daoist robe 。这件daoist robe 没什么用,却很好看。

  就这么烧毁了,想找第二件还真不太容易。

  Nine Nether Abyss Fire 专克一切Spiritual Qi 、spirituality ,Gao Qian 身上的普通衣物反而不受任何影响。

  转眼之间,Gao Qian 身上就染上一层纯azure ,甚至他眼眸里都变得一片纯青。

  Gao Qian 并没有挣扎抵抗,他主动进入这座array ,就是想体验一下array 的formidable power 。

  当然,他也是早看明白了array 的formidable power 上限,最多也就是个Golden Core Level 。

  那个变成邪祟的玄铁之精,也就是这个层次。

  对他来说,这种层次的array 刚好在他承受范围之内。

  保险起见,他还在外面放置了吕布。

  真要抗不住,他还能通过Grand One Token 转移到吕布身边。

  经过测试,Grand One Token 的转移几乎不受任何限制。Nascent Soul 真君不行,Ancient Mulberry Divine Tree 转化的大阵也不行。

  有这张底牌在手,Gao Qian 才敢弄险。

  不得不说,几个修者ability 不咋样,这座array 却真的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纯青火焰没有温度,却能焚血燃魂,把人的生机Spiritual Qi 尽数燃烧。

  Gao Qian 在Heavenly Spirit Sect 待了三年,巡游三十六峰,和很多修者都切磋过。

  Heavenly Spirit Sect 毕竟是Upright Sect ,修者也许会cultivation 一些特殊method ,却没人会cultivation 这种明显邪门的spell 。

  这也让Gao Qian 承受了巨大压力,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锁住的气血神魂,居然隐隐有了些动摇。

  长此以往,也许纯青火焰真能把他burn to ashes 。

  不过,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也不是假的。

  纯青火焰越是强盛,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就能自发做出调整。

  在这种tempering 中,Gao Qian 能清晰感觉到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的进步。

  Gao Qian 待的很舒服,操控array 的三名修者就有些急了。

  阴素云、阴素雨是用了特殊secret technique 爆发力量,想要一举refining Gao Qian 。

  Gao Qian 在Nine Nether Abyss Fire 中岿然不动,两个female cultivator 者可就有点支撑不住了。

  用secret technique 爆发的力量固然强大,却无法持久。

  再坚持下去,势必会损伤到神魂本源。

  阴素云、阴素雨都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可舍不得为了自己的老命。

  阴不虚也看出来了,阴素云、阴素雨要退。

  可到了this step ,哪里容得她们姐妹后退。

  阴不虚眼神一冷,他手里大如意法杖突然横扫。

  全力运转array 的阴素雨、阴素云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对此毫无防备。

  两人虽然本能的催发defensive magical artifact ,可大如意法杖却是真空宗的treasure ,不是她们身上Magical Artifact 能抵御的。

  横扫的法杖下,两个female cultivator 者脑袋被当场打爆。

  两人的神魂还来不及逃避,就被大如意法杖轰碎。

  阴不虚杀了阴素云、阴素雨后,就把两人尸体和残破神魂一起扔进array 。

  Death Gate 内的Nine Nether Abyss Fire 有了新的燃料,火焰再次强盛起来。

  隔着array ,Gao Qian 也看到了阴不虚的所为。

  对方的阴狠,让Gao Qian 都有点惊讶。

  杀自己人这还算正常操作,可是,阴不虚显然是临时起意。

  这位心思一动就立即动手,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如此的very ruthless 绝情,真的很罕见。

  两名female cultivator 者的身体神魂进入Death Gate 后,立即化作纯青火焰,一点灰都没留下。

  可见,纯青火焰的霸道。

  Gao Qian 凭着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不断主动调整应对之法,却愈发的从容。

  他对阴不虚说道:“Fellow Daoist 为了天下苍生,把两名same sect 都牺牲了。如此壮举,真是可敬可佩。”

  阴不虚脸色阴沉,他可没心情回应Gao Qian 。

  眼看着Gao Qian 一身的Nine Nether Abyss Fire ,就是毫发无损,这让他很是急躁。

  两个Junior Sister 都被他打死扔进array ,还是奈何不了Gao Qian 。

  这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真他么的怪异!

  阴不虚现在还可以转身逃走,但他舍不得玄铁之精。

  如果只是玄铁之精还没什么,类似的treasure 也有不少。

  这块玄铁之精却不一样,先是吸收了婴儿纯净wraith ,变的怨气冲天。

  偏偏因为玄铁之精的特性,又无比的纯粹。

  如此特殊的玄铁之精,就具有了极其特殊的力量。

  不止如此,玄铁之精又吸收了Yin Qi ,转为强大又纯净的邪祟。

  经历了两次变化,玄铁之精的spirituality 固然被扭曲的不成样子,却也变得无比强大。

  只要用Nine Nether Abyss Fire refining 其中邪祟,这块玄铁之精不论用来铸造什么,都具有斩杀神魂、邪祟的神妙力量。

  用来做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更是可以有着护持神魂的Supreme 妙用。

  真空宗cultivation 的secret technique 都很诡异,力量越强,神魂受到伤害越大。

  另一方面,又和真空老祖建立了紧密联系。

  真空宗的修者,生死都是Sect Master 一念之间。

  如果能拿到这块玄铁之精,阴不虚就能切断和真空老祖的联系。

  when the time comes 天下之大,随便找一处灵地closed-door cultivation ,炼成Golden Core 还不是易如反掌。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计划,阴不虚杀起same sect 是毫不迟疑。

  就是Gao Qian 的强横,远远超乎了阴不虚的预料。

  眼看着再撑下去就要被Gao Qian 耗死了,阴不虚clenched the teeth ,运转array 把玄铁之精转入Death Gate 。

  玄铁之精虽然转化为邪祟,却纯净之极。加上array 的封锁,显得异常稳定。

  被转入Death Gate 之后,玄铁之精被Nine Nether Abyss Fire 一烤,顿时就发出了尖利的惨叫。

  并不是真实的声音,而是神魂层面的尖利震荡。

  Nine Nether Abyss Fire ,最克制一切spirituality 。

  邪祟虽然厉害,本身却也是spirituality 的一种。被Nine Nether Abyss Fire 一烤,邪祟的强大spirituality 迅速燃烧起来。

  在Gao Qian 看来,这块暗金石头一下变成一团jade green 火焰。

  玄铁之精受到这种刺激,猛的扑向了Gao Qian 。

  邪祟憎恶生命,at this time ,它更想毁灭一切生命。

  封闭的array 内,Gao Qian 是邪祟唯一能接触到的生命。

  Gao Qian 也没抵抗,任凭玄铁之精落在他身上。

  玄铁之精这个邪祟可就厉害多了,让Gao Qian 想起了六合老祖所化的邪祟。

  在力量层次上还是差了很多,可玄铁之精更纯粹,更契合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mysterious 的Law Power 。

  简单比较一下,六合老祖所化邪祟强是强,却到了极限。

  玄铁之精虽弱,却有着无限潜力。

  可惜,玄铁之精遇到了他,再没有机会成长了。

  Gao Qian 突然一伸手攥住了玄铁之精,催发出Nirvana Divine Palm 。

  被Nine Nether Abyss Fire 燃烧的邪祟,所有spirituality 力量都在疯狂爆发,完全的显露出来。

  Nirvana Divine Palm Supreme 寂灭真意落下,立即把邪祟送入无尽寂灭。

  化作一团碧火的玄铁之精,重新化作一块暗golden 金属。

  array 外的阴不虚看呆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玄铁之精的强大邪祟力量一下消失了?

  Gao Qian 把玩着玄铁之精,他对array 外面的阴不虚说道:“多亏了Fellow Daoist 主持大阵,才能灭此邪祟。”

  他说着又sighed then said :“为了消灭邪祟,阴素云、阴素雨两位Fellow Daoist 都牺牲了。可叹可叹……”

  “你他么的可真坏、”

  阴不虚这么阴沉的人都忍不住破口大骂,但他没勇气和Gao Qian 动手,cursed 转身就跑。

  “诶,Fellow Daoist 要去哪?”

  array 内的Gao Qian 微笑说道:“有急事啊,我送送Fellow Daoist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