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11

  第411章 Fellow Daoist

  风子君成就Golden Core 以来,还从没遇到过如此危险的局面。

  动手之前,她怎么也想不到,小小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会如此厉害。

  凭着Martial Arts 硬抗纯阳千丝剑。

  更想不到的是,小小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居然有Golden Core Level 的Humanoid Puppet !

  这人一身华美威严的盔甲,赤红cloak ,法力强横有spirituality 却没有神soul energy 息。

  很显然,就是很常见的spell 傀儡、黄巾力士。

  Golden Core 级的Magical Artifact 多不胜数,Gao Qian 手里有几件高阶Magical Artifact 很正常。

  但是,这个Humanoid Puppet 却能驾驭Golden Core 力量,甚至有着强大战斗spirituality 。

  这样的Humanoid Puppet ,已经称得上法宝了。

  风子君非常震惊,但她cultivation 几百年,战斗经验丰富。

  越是危急时刻,她反而越能冷静下来。

  她眉心深处一颗faintly discernable 的golden 光团,在她催发下猛然爆发出无尽divine light 。

  凝炼的Golden Core ,in this brief moment 完全爆发出所有力量。

  风子君body protection 的碧霞元光法袍第一个被激发,blue daoist robe 瞬间生出jade-green 霞光,如同重重jade-green 帘幕把她护在中间。

  她手腕是龙雀双环,第二个被激发。

  两个手环一只化作azure 龙形,一只化作赤红雀形。

  龙雀双环,象征着Azure Dragon 、Vermilion Bird 。一攻一守,都是异常精妙的seventh rank Magical Artifact 。

  碧霞元光法袍,加上龙雀双环,形成一重重保护。

  风子君Golden Core 之力化作的无暇golden light ,也是一重保护。

  直刺而至的Dualbladed Halberd ,先被环绕的Azure Dragon 挡住。

  吕布手腕一抖,神速无双的力量加持下,他手中Dualbladed Halberd 瞬间高速震荡。

  飞舞的Azure Dragon 才一碰到戟刃,就被戟刃绞了个粉碎。

  如同帘幕般的重重jade-green 霞光,绵软而tenacious 、光滑,又如同汹涌水流般激荡流淌。

  凶厉的Dualbladed Halberd 刺在jade-green 霞光上,都免不了被jade-green 霞光带的向外偏飞出去。

  Gao Qian 也有点意外,这等body protection Supreme Treasure ,他在Good Fortune Sect 、Skywood Sect 都没见过。

  Heavenly Spirit Sect 真是底蕴深厚,一个真传Golden Core 身上,就有如此等阶Magical Artifact 。

  好在吕布有钧天轮作为核心,其力量之强,比起Nascent Soul 都不差。

  只是对于力量驾驭层次太低,无法和Nascent Soul 真君相比。

  面对一个Golden Core ,Gao Qian 还是能游刃有余。

  他驾驭着吕布再次神速无双,Dualbladed Halberd 上lightning 闪耀,速度骤然提升到极致。

  明锐戟刃一转,连续刺穿3rd-layer 碧霞灵光护罩,戟刃距离风子君眉心不过两寸。

  风子君还有一层碧霞元光护体,但她心却异常冰冷。

  对方的Dualbladed Halberd 太霸道太凌厉,这一层碧霞元光只怕是挡不住对方。

  现在这种局面,完全是Gao Qian 主动收手。

  风子君也不敢乱动,她还有两门秘术,还能催发纯阳千丝剑。

  可是,这些只怕都无法立即解决这个terrifying 傀儡。

  就在风子君苦苦思索破局之法时,这个异常强大的傀儡突然消失了。

  Gao Qian 远远对风子君稽首施礼:“Fellow Daoist Feng ,我一时鲁莽,还请见谅。”

  风子君苦笑稽首还礼:“Fellow Daoist brilliant ,佩服佩服。”

  她输给Gao Qian ,自然是满心不服气。

  但她活了几百年,可不会因为一时不服气,就act recklessly 的要和Gao Qian 硬钢。

  非常明显,刚才Gao Qian show mercy 了。

  双方真要死战,她未必会输。但是,没有这个必要。

  Gao Qian 已经表明实力,不是她能掌控的,这就足够了。

  另外,Gao Qian 暴露了强大傀儡,却没有杀她灭口的意思。

  也证明了Gao Qian 并没有什么歹意。

  风子君只能在心里感叹,Gao Qian 这个修者真是妖孽,不过是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就有这等手段。

  非常的terrifying !

  她还要主动解释:“Fellow Daoist ,我并无恶意。万绝Earth Palace Yin Qi 浓重,邪祟变化无常,总要小心提防才是。”

  “我知道Fellow Daoist Feng 一番好意,都是我冒昧失礼,还请Fellow Daoist Feng 不要见怪。”

  风子君很客气,Gao Qian 更客气。

  Gao Qian 本就不想和风子君结仇,更没有杀她的想法。

  对方做事比较强硬,却说不上什么恶意。

  以Pure Yang Power 检查别人,主要是为了自己安全,也是为了别人安全。

  这里面不存在故意欺辱之类的问题。

  Gao Qian 又说道:“对了,我这个黄巾力士也是机缘巧合得来的。还请Fellow Daoist 帮我保密。”

  “这是自然。”

  风子君急忙说道:“我一定守口如瓶,Fellow Daoist 只管放心。”

  对于Gao Qian 保密的要求,风子君也非常理解。

  毕竟是非常强大的法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Gao Qian 又只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

  还有,这种强大法宝有着巨huge might ,能够完全扭转战局。

  要是敌人有所准备,这个强大傀儡就很难发挥作用。

  “谢谢Fellow Daoist 。”

  Gao Qian 再次对风子君表达了诚恳感谢。

  这种谦逊礼貌的态度,也让风子君很感慨。

  不知道的人,还会以往刚才的战斗是Gao Qian 输了。事实上,却是她差点被杀。

  关键是Gao Qian 之前也是这副姿态,事后还是如此,前后如一,这样做派就显得非常诚恳。

  风子君对Gao Qian 当然非常警惕,这家伙强大到足以威胁她生命。

  也正是Gao Qian 的强大,激发了风子君对他的兴趣。

  再看Gao Qian 谦逊低调的姿态,也就多了几分欣赏。

  Gao Qian looked towards 角落,那里本应该躺着一个人,现在就空无一物。

  空中还飘散着一点点的black 灰烬,是那个卫左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

  Gao Qian 想了下什么都没说,一个入邪的修者被纯阳sword light 化作飞灰,这个结果其实很不错。

  他和卫左不过一面之缘,也没什么可说的。

  Gao Qian 对风子君nodded :“Fellow Daoist Feng ,我精神不济,先去休息。先行告退。”

  稽首施礼,Gao Qian 飘然离去。

  等到Gao Qian 走出great hall ,风子君才relaxed 。

  要是Gao Qian 不走,她就必须小心提防。幸好,对方很识趣的离开了。

  风子君回到椅子上瞑目静坐,回想着刚才战斗。

  Golden Core 修者,所见所闻都会留在记忆里,永远不会忘记。

  通过对回忆,风子君可以把刚才战斗反复观看,而且,还能发现许多刚才没注意的细节。

  在记忆中反复回味了几十次战斗,风子君不由sighed then said ,就算她早有准备,也很难战胜Gao Qian 。

  那个Battle Puppet ,实在是太强大了。

  她除非是self-destruct Golden Core ,才有可能在力量上碾压那个Battle Puppet 。

  简单来说,任何正常情况下她都赢不了。

  风子君一点沮丧,她堂堂Golden Core ,居然打不过一个Battle Puppet 。

  就是Gao Qian 本人,也非常难缠。精纯强大的Martial Arts ,甚至能和纯阳千丝剑对抗。

  风子君为了防止意外,还是发了一张传讯金符。

  把万绝Earth Palace 内的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强调了Gao Qian 的强大。

  在万绝Earth Palace 历练期间,真传是不能离开Earth Palace 的。真有紧急情况,可以发金符求助。

  风子君不是求助,只是把情况说明白。万一她出意外,外面的人也知道找谁算账。

  让风子君意外的是,此后几年的时间,她都没见过Gao Qian 。

  为此,她甚至深入到了32th-layer 去查探,还是没找到Gao Qian 的踪迹。

  33rd-layer 的邪祟就有些太厉害了,在这个Yin Qi 无尽的环境中,风子君也不敢再深入。

  这次冒险,风子君恢复了一年才调整过来。

  万绝Earth Palace 太特殊了,Yin Qi 浓重之极。在这里吸纳一口Spiritual Qi ,就要吸纳九十九口Yin Qi 。

  普通修者在这里待不了几天,就会被Yin Qi 腐蚀成灰。

  进入Earth Palace 的修者,必然都有祛除、转化Yin Qi 的Magical Artifact 、medicine pill ,这才能在Earth Palace 里生存。

  风子君虽然是Golden Core ,在这个Spiritual Qi 匮乏的环境里,也只能依靠纯阳千丝剑纯化Yin Qi ,转化为Spiritual Qi 。

  这种转化可没那么简单,一次激烈战斗,就要调整许久。

  也正是严苛到残酷的环境,让修者只能更精微运转法力。

  所以,每名Golden Core 真传都要在万绝Earth Palace 历练三十年。正是为了磨炼Golden Core 对于力量的精微掌控。

  浓烈的Yin Qi ,也会让修者的Golden Core 更纯粹。

  风子君在这待了十年,自觉在cultivation base 上大有进步。

  万绝Earth Palace 的修者,都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只有Gao Qian ,才是最好的对手。

  可惜,Gao Qian 就像消失了一样。

  又过了两年,风子君才再次见到Gao Qian 。

  this time Gao Qian 情况还是有些糟糕,他looked pale ,头发灰白,身上带着一种破败气息。

  那种状态,就像命不久矣的老人。

  两个老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紧张的用Magical Artifact 指着Gao Qian ,“别动,再动我们动手了!”

  看到风子君出现,两个老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大喜:“daoist ,这家伙很不对劲,应该是被邪祟附体了!”

  风子君对两名老修者摆摆手,她走到近前很好奇问道:“Fellow Daoist ,你好像不太好?”

  这种熟稔有亲近的语气,让两名老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大为惊讶。

  啥情况,风子君啥时候这么平易近人了?

  再说,大家都知道风子君做派,看到人就用纯阳Magical Artifact 扫过来,没有一点客气。

  Gao Qian 稽首施礼:“还好还好,就是在Earth Palace 深处待久了,沾染了一些死气……”

  他对风子君laughed :“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对于这种话,风子君是半信半疑。

  风子君很想找Gao Qian 再动手试试,可看Gao Qian 这种状态,她反而不敢动手了。

  万一Gao Qian 真被邪祟污染了,这么强烈刺激对方,她就危险了。

  Gao Qian 没多解释,稽首施礼后洒然离去。

  风子君看着Gao Qian 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她觉得Gao Qian 情况不妙,只怕下次见到Gao Qian ,这位就变成邪祟了……

  这次分别后,Gao Qian 就又失踪了。

  对于修者来说,二十年弹指既过。

  对于万绝Earth Palace Cultivation 的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风子君开始的时候,几乎是每天扳着手指计算时间。

  和Gao Qian 一战后,她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也意识到了Gao Qian 的危险,这让她变得异常警惕。

  也就没心思再去关注the ebbing of time ,她所有精力都用来cultivation 、战斗、感悟。

  三十年间,风子君看到一个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死去、化灰。

  万绝Earth Palace 中的生死,变得如此简单,又如此残酷。

  三十年的时限到了,风子君反而没了那种急迫离开的心情。

  她决定再次深入地下,去寻找Gao Qian 。

  this time ,风子君一直杀到34th-layer ,却被邪祟所逼迫,只能退回来。

  修养了一年,风子君再次杀了回去。

  她就不信了,Gao Qian 都能进去,她凭什么进不去。

  this time ,止步于三15 layers 。

  又修养了两年,风子君cultivation base 愈发精纯,this time 她in a spurt of energy 杀到了36th-layer 。

  在36th-layer 深处,风子君看到了对着Divine Idol 静坐的Gao Qian 。

  浓重如墨的Yin Qi 中,静坐的Gao Qian 神色平静淡然,头发已经尽数变为白发,皮肤也是一片惨白,看起来如同冰封的尸体。

  可在Gao Qian 身上,却有种飘然物外的清净纯粹。

  风子君看到这一幕,心里就突然想到一句话:“惟精惟一,道外无我。“

  她若有所悟,对Gao Qian 也多了几分由衷敬佩。

  沉默了许久,风子君才喊了一声:“Fellow Daoist ?”

  (还是一更~陷入一种低迷状态难以自拔~)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