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19

  第419章 玄阳Immortal Cloth

  一道灵光直冲星空,和中天满月交相辉映。

  几艘flying warship 缓缓靠近这道灵光,Five Great Sects flying warship 默契的各自占据一方。

  经过几个月的折腾,大家都明白了一个道理,array 灵光有用,却没什么大用。

  不值得为此大动干戈。

  大家和平围观,就看谁能解析出其中秘密。

  当然,也是各家实力相差不多。谁也没能力把其他四家驱逐出去。

  Five Great Sects 是牢牢占据了位置,来Azure Cloud Mountain Range 捡便宜的中small sect ,各路loose cultivator ,在这期间却不知死了多少。

  哪怕是Upright Sect Heavenly Spirit Sect ,对于不服从命令的各路修者也是绝不客气。

  几个月下来,除了少数不怕死的loose cultivator 潜伏在mountain range 深处。其他中small sect 早就退出了争夺。

  Gao Qian 站在甲板上,他打量着冲天灵光,目光却有些飘忽空茫。

  Formation 大家都无法解读灵光中的Dragon Mark ,Gao Qian 更是摸不着头绪。

  不过,此处array 灵光闪动,肯定和formation eye 有所联系,彼此关联互动。

  冲天灵光引动的方圆万里Spiritual Qi 震荡,如同海啸一般。

  灵光和formation eye 的气息交互却异常隐秘mysterious ,如同海啸中一朵浪花。

  Gao Qian 就是事前知道,才能站在源头处发现两者了联系。

  其他修者就是如何brilliant ,想要从万千Spiritual Qi 震荡中找到线索也是extremely difficult 。

  就Gao Qian 来看,整座大阵其实都在震荡。

  外围array 一共有三十六处灵光,以这些灵光为柱,和formation eye 交织成一座gigantic formation 。

  外围array 灵光逐一爆发,很可能是因为array 禁制接近失效。无法再有效控制Spiritual Qi ,一处处灵光才泄露出去。

  三十六处灵光全部倾泻后,整座大阵就会崩溃。

  when the time comes ,formation eye 会完全打开。

  但是,Gao Qian 又觉得情况没这么简单。

  formation eye 里面似乎藏着什么,总让他心里有些不安。

  可不管怎么样,宝藏摆在面前,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Gao Qian 却没什么好办法提前打开formation eye 。这也是最让他郁闷的地方。

  好在还有时间……

  Gao Qian 作为Golden Core daoist ,对于sect 解析array 的进度非常了解。

  照目前情况来看,短时间内绝无可能破解array ,他还有时间。

  “想什么呢?”

  风子君凑过来,她看到Gao Qian looked thoughtful ,随口问了一句。

  这段时间两人经常待在一起,虽然没有那种男女间的亲昵,关系却已经非常亲密。

  风子君和Gao Qian 说话也很随意,完全不需要考虑太多。

  Gao Qian laughed :“没什么,就是觉得array 难破,我们都要一直待在这。”

  “也没什么,最多不过三两年,这array 总能破了。”

  风子君擅长是rune ,在破解array 方面也算是expert 。

  这段时间跟下来,她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Gao Qian 突然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他向着东方看过去。

  风子君没有Gao Qian 的敏锐感知,她顺着Gao Qian 目光看过去,却什么都发现。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Gao Qian 想了下说道:“三两年太久了,我就怕夜长梦多。”

  “反正就我们几个sect ,谁也别想独吞。真发现了青云道尊Cave Mansion ,at worst 做一场,就看谁的剑更利……”

  风子君作为Golden Core daoist ,早就明白一个道理。

  修者之间讲道理是没用的,只有讲cultivation base 才是王道。

  “要是十Nine Great Sects 听到消息,跑来凑热闹怎么办?”Gao Qian 问道。

  风子君一下迟疑了,“十Nine Great Sects ,底蕴何等深厚,没必要来青云山争这点东西吧?”

  话是这么说,风子君却很没底气。

  十九个超级Great Sect ,每一个都是太皇天的霸主。

  这些sect 所以能成为霸主,不止是因为祖辈牛逼,更因为他们会不断扩张,垄断Cultivation 资源。

  青云道尊怎么也是位远古Divine Transformation ,要说来也不算差了。

  那些超级Great Sect 为此动心,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青云山位于中天边缘,距离十九个超级Great Sect 距离非常非常遥远。

  正常来说,传个消息过去,至少也需要十年八年。

  Heavenly Spirit Sect 上下根本没有考虑过超级Great Sect 的问题。

  风子君安慰Gao Qian :“距离太远了,等他们听到消息,这里早就完事了。”

  Gao Qian nodded :“那样最好。”

  “你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风子君有点好奇,好端端怎么说起超级Great Sect 。

  “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

  Gao Qian 说着伸手一指东方,“子君,你看那是什么?”

  风子君顺着Gao Qian 手指方向看过去,就能看到一点faintly discernable 的golden light 。

  漫天starlight 中,要不是Gao Qian 特意指点,风子君绝不会注意这点golden light 。

  她也看不出那是什么,正要问Gao Qian 。

  那一点golden light 却闪耀间已经来到五家sect flying warship 中间。

  各家sect 都发现了不对,一众Golden Core looked towards 突然冒出来的golden light 。

  是谁这么大胆,敢直接冲进来,这是完全不把五家sect 放在眼里啊。

  golden light 在空中流转,如同盛开的莲花一般,一片片golden 花瓣展开,露出了里面的车辇。

  车辇前方是十六匹white pegasus ,一个个身姿矫健。

  从golden 莲花中出来,pegasus 一个个仰首嘶鸣,鬓毛飞扬,显得异常灵动。

  车辇上披着金黄绸缎,四面围拢,只能看到里面silhouette 绰绰,还有阵阵悠扬乐声传出来。

  Five Great Sects 的Golden Core daoist 们都看呆了,他们出手Great Sect ,又是Golden Core daoist ,用度上已经非常奢侈。

  可和这个车辇主人比起来,他们简直就如同乡野村夫。

  就是various sects 的Nascent Soul 真君,也没有如此排场。

  所谓先声夺人,这位一出场,就已经把众多Golden Core 都震住了。

  风子君也是满脸震惊,“这家伙干什么的,这么Great Sect 头!”

  Gao Qian 没吭声,他不认识对方,只是远远就感应到对方Magical Artifact 的厉害。

  说是Thousand Miles in A Moment ,绝不夸张。

  这不是飞行,而是一种space teleportation 之法。

  更夸张的是,这件Magical Artifact 居然带着一辆carriage 瞬移。

  站在甲板上众多Golden Core ,都是discuss spiritedly ,谁也拿不准这家伙的来历。

  资历最老的卫坚突然说道:“是Heavenly Astral Sect 的人。”

  听到Heavenly Astral Sect 三个字,众多Golden Core 都是turned pale in fright 。

  Heavenly Astral Sect 可是十九个超级Great Sect 之一。

  风子君不由看了眼Gao Qian ,Gao Qian 刚说十Nine Great Sects 有可能会来,就真来人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乌鸦嘴,要么是提前察觉到了什么,要么就是有是未卜先知的能力。

  不论是哪种,都非常厉害。

  Gao Qian 一本正经对风子君低声说道:“注意保密,让他们知道要骂死我。”

  风子君用力nodded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乱说。

  站在最前面的苏溟,这会可没心思关注风子君Gao Qian 的悄悄话。

  他一脸严肃问卫坚:“Senior Brother 此言,可有什么根据?”

  不认识就算了,要是认错了,那就太尴尬了。

  卫坚一指车辇,“你看车辕上有个golden 圆盾徽记,里面那个字是李,代表着Heavenly Astral Sect Li Family 。没错了。”

  苏溟脸色更凝重了,他知道Heavenly Astral Sect Li Family ,是Heavenly Astral Sect 的七Great 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一。

  要说地位,equivalent to sect 的Peak Master 。

  只是Heavenly Astral Sect 势力何等庞大,超过Heavenly Spirit Sect 百倍。随便出来一个人,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更别说是Li Family 的人。

  看对方这种排场,也必然是Li Family 的核心人物。

  苏溟正考虑着要不要上前搭话,Azure Yang Sect 的王胜鹏已经从飞到车辇前方稽首施礼。

  “可是Heavenly Astral Sect Li Family expert 在前,Azure Yang Sect 王胜鹏拜见。”

  车辇里传出一个lazily 声音,“先停了吧。”

  悠扬乐声戛然而止。

  跟着,golden 帘幕被两个美丽侍女掀开,一个穿着大红daoist robe 青年赤足走出来,他容貌英俊,发髻略歪,举止间带着几分散漫随意。

  青年很随意对王胜鹏nodded ,“我是Li Xuanyang ,Heavenly Astral Sect Li Xuanyang 。”

  “见过Fellow Daoist Li 。”王胜鹏急忙再次施礼。

  青年一摆手:“不必如此,咱们也can’t be called Fellow Daoist 。伱喊我一声Young Master Li 就行了。”

  王胜鹏颇为尴尬,Fellow Daoist 这个称呼,可以说是全天下修者共用。

  不论cultivation base 高低,都是Cultivation 大道上的伙伴,故此称之为Fellow Daoist 。

  Li Xuanyang 这么说,摆明了是看不起他王胜鹏。

  当着众多sect 的面,他面子可是丢没了。

  王胜鹏也不敢生气,Heavenly Astral Sect 的人,不是他能招惹的。

  他按下心中怒气,脸上赔said with a smile :“Heavenly Astral Sect 当世大宗,我等无比仰慕。也不知Young Master Li 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

  Li Xuanyang 突然笑了:“你们来这里不都是为了青云道尊的Cave Mansion 。恰好,我也有点兴趣。”

  Li Xuanyang 看着周围几艘flying warship ,“人还不少,挺热闹呀。”

  王胜鹏在旁边欲言又止,却终究没说什么。

  这个Young Master Li ,性情乖张,temperamental ,他虽然想抱对方大腿,看对方样子,却也没了兴趣。

  Li Xuanyang 也不在乎王胜鹏,a trifling Golden Core ,算得了什么。

  要是Nascent Soul 真君在这,他多少还要给三分面子。

  他目光落在旋转的jade-green 灵光上,里面无数Dragon Mark faintly discernible 。

  Li Xuanyang 看了一会,到是看懂了一些。

  只是这里面rune 亿absolutely ,他看懂这一点也没什么大用。

  Li Xuanyang 本想把五个sect 的赶走,可看到array 状态,又不是他一个人能搞定的。

  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扬声说道:“你们几家能做主的人过来,我有事交代。”

  这话说的趾高气昂,众多Golden Core 都觉得异常刺耳。

  苏溟也是脸色阴沉,他真不愿意和Li Xuanyang 这样的人打交道。

  可是,作为带头人,关键时刻,他也不好让别人代替。

  苏溟sighed then said ,飞到Li Xuanyang 面前恭敬稽首paid respect ,报上自己身份。

  various sects 带头的,也没人敢抗拒Li Xuanyang 的命令,乖乖赶过来。

  Li Xuanyang 大模大样说道:“array 繁复,你们various sects 一起合力破解大阵,不得冲突。

  “等找到青云道尊Cave Mansion ,我自会给你们合理分配。”

  顿了一下,Li Xuanyang indifferently said :“谁若懈怠偷懒,别怪我手下无情!”

  众人虽然心中不满,却也只能nodded 应是。

  苏溟回到紫枫号,把Li Xuanyang 的话重复了一遍。

  卫坚皱眉眉头:“这人还真霸道,不但要占据青云道尊Cave Mansion ,还要让我们给他当苦力!”

  “如之奈何!”

  苏溟gloomy face ,“他可是Heavenly Astral Sect Li Family 的人。我们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别说他们一群人cannot afford to offend ,就是Ancestor Master 卫道玄在这,也不敢对Li Xuanyang 如何。

  杀Li Xuanyang 不难,可Li Xuanyang 身后的Heavenly Astral Sect ,却没人惹得起。

  苏溟对卫坚说:“只能辛苦几位,尽快破解array 。希望这人言而有信吧……”

  苏溟也不指望着能分到什么了,只希望能安全脱身。

  回到车辇上的Li Xuanyang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他转身扬声说道:“长夜无聊,诚邀various sects female cultivator 共研大道……”

  紫枫号上的风子君听到这话,也是气的双眉高扬,“这家伙好嚣张。”

  说什么共研大道,摆明了就是找female cultivator 一起玩乐。这种做派,真让风子君看不惯。

  Gao Qian 安慰:“你别管他就行了。”

  风子君这样有脾气的female cultivator 不少,想要抱Heavenly Astral Sect 大腿的female cultivator 却更多。

  修者,最讲机缘运气。

  在sect 中按部就班的cultivation ,对overwhelming majority 修者来说,这条路都能一眼看到尽头。

  攀上Li Xuanyang 这条大腿,哪怕只是一点点机缘运气,都有可能改变命运。

  就算什么都没有,最多也就给Li Xuanyang 白玩。

  何况,Li Xuanyang 是Li Family 的公子,谁玩谁还不一定。

  Li Xuanyang 话音才落,就有几十个female cultivator 者飞到他车辇上。

  Li Xuanyang 目光扫了一圈,他有些不高兴骂道:“什么臭鱼烂虾都敢上席,你们家里没镜子么!”

  他一拂袖,靠近的数十名female cultivator 都被雄浑法力轰飞出去。

  众多female cultivator 惊叫着翻滚出去,一时间是人仰马翻,好不狼狈。

  风子君看着有些好笑,“这群slut ,也是inviting humiliation to oneself 。”

  Gao Qian 轻轻推了下风子君,“你先回去吧,别被Li Xuanyang 看上了,那才麻烦。”

  “en? ”

  风子君先是有些惊讶,跟着又神色复杂看着Gao Qian ,“我有那么好看么?”

  “好看。”

  Gao Qian 知道,赞美女人的时候不要犹豫。

  任何的犹豫,都是对人的不尊重。

  风子君眼波流转,欲言又止,却又微微垂眸转身轻步离开。

  走了没多远,风子君回头看了眼Gao Qian ,她温婉一笑:“走啊、”

  “哦,好。”

  Gao Qian 也没犹豫,很快跟上了风子君。

  两人return to house 间,照例还是喝茶、下棋,并没有做任何事情。

  可两人之间,却似乎多了些不明不白的东西。

  原本只是朋友间的消遣,这会做起来居然有了几分暧昧几分亲昵,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说不清的欢喜。

  到底都是几百岁的Golden Core 修者,也不会真的和世俗男女一般,突然就要发情睡觉。

  风子君不是那样的人,Gao Qian 也不是。

  两人都觉得这样气氛很好,也很舒服。至于进一步的关系,反而没那么重要。

  对于Golden Core daoist 来说,身体上的接触,远不及Divine Soul 心灵上的投契重要。

  这种奇妙的状态,也激发了Gao Qian 的灵感。

  万里之外的地下深处,站在azure light 幕外吕布,取出了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

  这个如同戒指一般的Magical Artifact ,落在Gao Qian 手里后,就一直没使用过。

  知道Gao Qian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晋级第sixth layer realm ,这才拿出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来试了试。

  结果是他能勉强催动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却无法稳定运转。

  这等Magical Artifact ,必须借助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才能稳定运转。

  Gao Qian 所以在Heavenly Spirit Sect 混着,就是想借助Heavenly Spirit Sect 之力运转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

  Gao Qian 从没想过,要用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来破开array 。

  这件法宝也不是这么用的!

  不过,Gao Qian 和风子君默契相处,两神相投,这种奇妙的状态,让他突然生出灵感。

  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是不能breaking the formation ,但是,这法宝能吸收Spiritual Qi 。

  封闭azure 巨船的灵光,本身就是一种强大力量。

  Gao Qian 无法打破这种力量,却可以借用这种力量。

  吕布身上的钧天轮,就能转化各种Spiritual Qi 、source power ,甚至是愿力。

  通过钧天轮抽取array 力量,转化给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

  这样就能形成一个闭环,不至于让array 力量回流。

  如此不断消耗下去,总能打开array 。

  Gao Qian 想到就做,他一手按在azure light 幕上。

  azure divine light 散发出强great magic power ,通过钧天轮引导转入他左手握着的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上。

  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闪耀起一点点的灵光,azure light 幕也开始不断震荡变化。

  远古array 非常强大,却也非常简单,远不及现在array 的精密。

  而且,array 明显没有spirituality 。没办法根据外力变化做出调整。

  Gao Qian 通过吕布转化array 力量,这个方法居然非常有效。

  不到二十天的时间,azure light 幕明显黯淡了一些。

  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吸取了那么多array 力量,却非常的稳定,并没有任何特殊变化。

  Gao Qian 推断,不用一百天的时间,他就能强行breaking the formation 而入。

  另一方面,Gao Qian 整天和风子君待在房间里,偶尔还加上卫清薇、卫清光。

  因为Li Xuanyang 喜欢玩弄female cultivator ,要求还特别高。一般送上门的都瞧不上。

  最后,Li Xuanyang 甚至勒令various sects 进献修女。

  这个命令,也着实激怒了几个sect ,却终究没人敢反抗。

  Heavenly Spirit Sect 内,苏溟也找了众多female cultivator ,要求她们去陪Li Xuanyang 。

  当然,苏溟也不敢强行命令female cultivator 。他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

  总归有female cultivator 受不住诱惑,去陪Li Xuanyang 了。

  卫清薇、卫清光都觉得此事过于羞辱,两人索性就天天跟着风子君Gao Qian 混在一起,避免麻烦。

  Li Xuanyang 做事虽然霸道嚣张,却还不至于到various sects 强抢女人。

  五个sect 虽然沦为苦力,又不断被Li Xuanyang 压榨,时间长了,却也都习惯了。

  Li Xuanyang 待了几个月,玩了上百female cultivator ,却有些厌烦了。

  有一天他冷着脸一拂袖:“一群庸脂俗粉,都滚吧。”

  把周围众多female cultivator 吓的looked pale ,一个个急忙忙狼狈逃出车辇。

  Li Xuanyang 觉得非常无聊,他披上大红法袍从车辇中飞出来。

  他一眼看到紫枫号,心中一动,就径直上了船。

  紫枫号上保护array 灵光被激发,却没能挡住Li Xuanyang 。

  他身上的玄阳Immortal Cloth ,可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道君留下的法宝,何等强大。

  Li Xuanyang 身上玄阳焰光流转,轻易穿透了防护array 来到紫枫号。

  他依稀记得,刚来那一天,在紫枫号上有个容貌清丽female cultivator ,眉宇间带着一股Pure Yang Qi ,颇为高妙。

  Li Xuanyang 一闯进来,立即惊动了的苏溟。

  苏溟急匆匆迎出来,“不知Young Master Li 驾临,未能远迎,还请Young Master Li 恕罪。”

  Li Xuanyang 扫了眼苏溟,“苏溟,我记得你们sect 有个female cultivator 容貌清丽,一身Pure Yang Qi ,却不知是哪位?”

  他laughed :“我对纯阳之道也颇有了解,不如把这位Fellow Daoist 请出来,我们好好切磋交流……”

  (只有一更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