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25

   Gao Qian 笑的亲**和,全无一丝戾气,更没有斩杀仇敌后的那种快意。

  就好像是朋友之间随意的玩笑,并没有什么特别意义。

  风子君却愈发怀疑,她记得非常清楚,她提到鬼十九的时候,Gao Qian 突然说有事要出去,还让她保密。

  一转眼,Yellow Springs 号就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按照卫坚的说法,Yellow Springs 号上的修者只怕都被杀光了。

  这也正常。

  毕竟是Nascent Soul 真君动手,引得Celestial Phenomenon mutation ,何等神威。

  trifling 一群Golden Core ,怎么可能在Nascent Soul 真君手下逃生。

  风子君想到这里,又生出几分不解。

  Gao Qian 在万绝Earth Palace 还只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出来之后结成Golden Core 。

  整个cultivation progress 的过程,非常清楚明白。

  动手灭杀Heavenly Ghost Sect 的是Nascent Soul 真君,怎么也impossible 是Gao Qian 、吧?

  风子君又上下打量Gao Qian ,还是看不出什么来。

  从Golden Core 到Nascent Soul ,这个跨度太大了。

  就算天资绝世的修者,至少也需要几百年的积累打磨,才有可能练到至精至纯之境,进而丹破婴成。

  Gao Qian 知道风子君的疑惑,他有些好笑patted 风子君素手,“别想太多了。”

  他不是故作mysterious ,只是没必要让风子君知道这些。

  这样对风子君有百害无一利。

  而且,风子君知道他这么厉害,也会影响双方的关系。

  大家本来是好朋友,互相身份平等,谁也不需要看谁的脸色。相处的非常自在。

  要是风子君知道他有Nascent Soul 威能,双方身份就不可避免产生巨变。

  Gao Qian 还是喜欢现在这种状态,大家平等随意交流,没有什么顾忌,也不会有多少利益得失的计算。

  风子君忍不住娇媚瞥了眼Gao Qian ,“我才没想太多。”

  她现在也觉得自己想太多了,Gao Qian 怎么能和这些事情扯上关系。

  前方的苏溟和其他几位Golden Core 简短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战场看看。

  反正该死的都死了,该走也都走了。

  大多数Golden Core 都赞同苏溟,对于突然冒出的这位Nascent Soul 真君,他们是太好奇了。

  而且,这位上来就灭了Yellow Springs 号,手段相当的凶残。

  这样一位powerhouse ,非常有必要多了解了解。

  紫枫号飞了到战场中心,天色已经暗下来。

  不过,众人还是能清晰看到散落在群山间的白骨残骸。

  看到那崩塌的一座座山峰,还有被Thunder Fire 引燃的大片山林。

  树木燃烧的黑烟,在风中弥漫飘散,到处都是一股刺鼻的烟气味道。

  众多Golden Core 都下了spaceship ,到处巡视,搜寻战斗留下的痕迹。

  Heavenly Ghost Sect 众多修者死的不能再死,甚至他们的Divine Soul 都被狂暴之极thunder 彻底摧毁。

  好在Nascent Soul 真君威能太过强横,空中留下各种spiritual power 变化痕迹。

  这些spiritual power 痕迹,就如同刀痕剑痕一般,深深烙印在虚空上。

  通过这些深刻spiritual power 痕迹,众多Golden Core 完全能逆推出刚才部分战斗场景。…

  Gao Qian 陪着风子君四处溜达,以另一种身份审视战场留下的痕迹,他觉得还挺有趣。

  青云天相经,力量过于粗犷豪放。

  他施展的时候,也少了几分精细控制,施展的力量就有些夸张。

  事实上,他的力量差不多有八成都浪费掉了。

  从战场上来看,battle strength 量爆发的级别有些过于夸张了。

  对于众多Golden Core 来说,当然是异常震撼。

  如果从Nascent Soul 真君层次来看,一定会觉得动手这人水平不太高……

  有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就好比是用火炮打蚊子。

  Heavenly Ghost Sect 一群Golden Core 修者加上Yellow Springs 号,要说是蚊子也有点不对,大概就是狼的级别。

  不管怎么样,双方的力量级别都有着非常巨大差距。

  风子君看过战场,只是虚空中留下的spiritual power 烙印,就让她感到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这种极致强大的力量,比让精妙变化更能震慑人心,更能让她意识的双方在Life Level 上的巨大差距。

  也正是这种差距,排除了Gao Qian 的嫌疑。

  毫无疑问,半年前还和她evenly matched 的Gao Qian ,绝无可能有如此恐怖威能。

  Heavenly Spirit Sect 检查战场的时候,Heavenly Fiend Sect 的铁剑spaceship 也到了。

  Heavenly Fiend Sect 是第一个离开的sect ,他们在Azure Cloud City 短暂停留,买了一些补给物资。

  结果,刚才大战把Heavenly Fiend Sect 也惊动了。

  一群Heavenly Fiend Sect 的Golden Core ,也在远处偷瞄了许久。看到Heavenly Spirit Sect 在战场上转悠,他们也忍不住跑过来凑个热闹。

  Heavenly Fiend Sect 的铁剑spaceship ,外形就像是一柄巨大的铁剑,其全封闭spaceship 造型,非常的特殊,也非常有辨识度。

  巨Great Iron Sword spaceship 在several dozen li 外就停下了,对于flying warship 来说,这是一个安全距离。

  Heavenly Fiend Sect 的几名Golden Core 从铁剑spaceship 上飞出来,为首的金dantian 无伤远远拱手:“苏溟Fellow Daoist ,我们也来凑个热闹,Fellow Daoist 不会介意吧。”

  田无伤嘴上说的客气,说着话却已经带人进入了战场。

  他也只是招呼一声,并不是征求苏溟的意见。

  苏溟也没有阻止的意思,战场这么大,他既没有这个能力阻止,也没这个必要阻止。

  “Fellow Daoist 客气了,只管自便。”

  田无伤nodded ,也就没在说话。他外形彪悍,性格暴烈,也不喜欢聊天客套。

  对于苏溟,他更是看不上。这个Heavenly Spirit Sect Golden Core ,阴沉有之,却没什么胆略才干。

  说来说去,也就勉强占一个沉稳吧。

  田无伤带着Heavenly Fiend Sect 一众Golden Core ,在战场上转了一圈,他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

  Heavenly Fiend Sect 的修者,汲取庚金baleful aura 入体凝炼sword intent ,cultivation base 越深,皮肤颜色越趋近于golden 。

  田无伤就是暗golden 皮肤,没有头发眉毛,看上去就像摸了一身的金粉。

  他全身肌肤已经被庚金baleful aura 同化,呈现一种近乎金属的特性,已经很难做出细微表情。…

  在这样的cultivation 中,修者的性情其实也在逐渐改变,丧失了很多正常人的情感。

  田无伤就很难生出譬如喜悦、惊骇这些情绪。

  当然,这不是他没有情绪,只是需要极其强烈的刺激,他才会生出情绪波动。

  虚空中留下的spiritual power 烙印,就让田无伤感到看恐惧。

  对方力量强大到超乎想象,要是他们遇到,也不会有任何侥幸。

  幸好,对方不知什么原因找了Heavenly Ghost Sect 动手。

  田无伤越看越心惊,他不想再看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青云道尊Cave Mansion 也是同样的问题,他就怕Heavenly Astral Sect 的powerhouse 跑过来,拿他们发泄。

  总而言之,离这群Nascent Soul 真君越远越好。

  田无伤正要招呼same sect 离开,却看到远方一点赤光闪耀。

  昏暗的天空,那赤光细微之极,看起来就像是跳跃的一点fire star 。

  田无伤却立即察觉到不妙,他急忙招呼same sect 布阵。

  几名Heavenly Fiend Sect Golden Core 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反应的非常快,都立即汇聚到田无伤身边摆下sword array 。

  苏溟也察觉到了不对,他招呼所有人立即返回紫枫号。

  只是那一点赤光太快了,闪耀之间,赤光已经到了众人面前。

  一个穿着middle-aged man ,在赤光中走出来。

  middle-aged man 面目英俊,五官和失踪的Li Xuanyang 颇为神似。

  男子saber around waist ,身上white daoist robe 就如同白云所化,绵密却轻柔灵动。

  middle-aged man 神色冷肃,目光明锐若剑。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本能低头避开和对方对视。

  田无伤这等桀骜暴烈之辈,也没敢和对方对视。

  不用任何介绍,他就知道对方必然是位Nascent Soul 真君。

  也唯有Nascent Soul 真君,才有这般号令天下的赫赫威势。

  很显然,这位是Li Xuanyang 的长辈,来自Heavenly Astral Sect 的Nascent Soul powerhouse 。

  这个时候表现的太桀骜,那真是活腻了!

  一众修者之中,只有Gao Qian 微笑nodded 致意,态度礼貌、客气、谦逊,却没有任何卑微胆怯。

  middle-aged man 有些意外的又多看了眼Gao Qian ,灵光内敛Perfection ,不过是名Golden Core ,居然有这般胆色!

  这等荒僻之所在,也还是有一些人才的。

  middle-aged man 也并没太在意,Gao Qian 是很出色,却也不过是个Golden Core ,算不上什么。

  他目光落在苏溟和田无伤身上,these two people 显然是领头的。

  “我叫李东阳,Heavenly Astral Sect 修者,Li Xuanyang 的长辈。”

  middle-aged man 简单介绍了自己身份,苏溟and the others 虽然早有预料,还都是露出惊色。他们急忙整齐向李东阳稽首施礼。

  “Junior Heavenly Spirit Sect 苏溟,携same sect 见过senior 。”

  “Junior Heavenly Fiend Sect 田无伤,见过senior 。”

  李东阳没理会两名Golden Core ,他目光扫过虚空中留下的spiritual power 印记,脸上露出几分不屑,几分怒色。

  就是这人没错了!

  通过玄阳Immortal Cloth ,他虽然没看到对方样子,却感受到了对方身上强烈spiritual power 气息,和虚空中spiritual power 印记如出一辙。…

  只恨他来晚了一步,没能读到对方。

  李东阳目光何等锐利,一看在场这些Golden Core ,就知道战斗和他们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一群家伙,不过是跑来凑热闹的。

  李东阳心里有些烦躁,真想随手灭了他们。转念一想,这群人还有用,就这么杀了反而不好。

  他冷然问道:“你等可知道那人来历?”

  苏溟looked pale ,他cautiously 说道:“senior ,我们没见过那人,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田无伤深深鞠躬施礼:“Junior 无能,对此一无所知。”

  “一群废物!”

  李东阳cursed ,他转又问道:“青云Cave Mansion 何在?”

  苏溟急忙一指西方:“向西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有一天坑,就是青云Cave Mansion 所在。”

  李东阳急着去看青云道尊Cave Mansion 的情况,没心思和苏溟他们废话。

  他indifferently said :“突然冒出的这位Nascent Soul ,敢杀我家后辈,是我们Heavenly Astral Sect 的死敌!”

  “你等get involved ,却没能阻止此人行凶,可谓共犯。”

  听到李东阳这么说,苏溟face deathly pale ,田无伤也是满脸惊骇,两人却又没胆子辩解。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五个sect 在五十年内查出那人身份,此事一笔勾销。

  “查不出来,you all person 就给玄阳陪葬……”

  李东阳说完一拂袖,人化作一点赤红飞星瞬间远去无踪。

  留在原地的众多Golden Core daoist ,一个个都是满脸震骇。

  Li Xuanyang 已经很蛮横了,didn’t expect 这个Nascent Soul 真君李东阳更是霸道!18167/1090844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