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26

  第426章 major event

  李东阳走的非常痛快,因为他知道,the monk can run away, but the temple won’t run with him 。

  Azure Yang Sect 、Heavenly Fiend Sect 、Heavenly Ghost Sect 、Heavenly Spirit Sect 、Five Elements Sect ,五个sect 都参与了此事。

  找到那名杀人的Nascent Soul 真君还好说,找不到,这几个sect 都别想好过。

  以他strength of oneself ,当然没可能灭掉五个sect 。

  可是,他身后是Heavenly Astral Sect ,站着Divine Transformation 道尊,数十名Nascent Soul 真君。

  如此雄厚势力,都不必亲自动手,只要派几位Nascent Soul 真君过来,振臂一呼,自然能号召周围众多sect 听从命令。

  甚至不需要真去动手攻击Five Great Sects ,一纸飞书过去,就让Five Great Sects 分崩离析。

  when the time comes 再灭他们,易如反掌。

  做这种事情不难,只是有些麻烦。这些中small sect ,虽然有些family property ,却也不算什么。

  一般情况下,Heavenly Astral Sect 也不会做这种事。

  可一名sect 真传死了,这些sect 总要有个交代。

  不然,谁还会敬畏他们Heavenly Astral Sect !

  李东阳给几个sect 留下五十年时间,也是考虑到这件事有些复杂,很难在短时间内查探清楚。

  另一方面,Heavenly Astral Sect 距离这里太远了。他也需要时间去做准备。

  李东阳潇洒离去,苏溟、田无伤等一众Golden Core 都是默然无语。

  众人震惊之余,又非常的愤慨。

  这件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怎么李东阳一张嘴就要他们负责!

  田无伤也没和苏溟招呼,带着人急匆匆走了。

  事关sect 存亡,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他必须立即赶回去和Ancestor Master 吴镝汇报,请Ancestor Master 定夺。

  巨Great Iron Sword spaceship ,有些仓惶的调头飞走了。

  苏溟带人回到紫枫号上,众多Golden Core 也都没了声音。

  李东阳的威胁,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所有人心口上,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行了,这个消息不要外传。回去之后请Ancestor Master 定夺。”

  苏溟命令道:“全速飞行,我们必须尽快赶回sect 。”

  对此,众多Golden Core 是毫无异议。

  Gao Qian 本来还想去看看white jade 花,看到这种情况,也不方便出去。索性就等下次再说。

  return to house 间,风子君迫不及待的大骂起来,“什么东西,太欺负人了!这就是Great Sect 的做派?真让人齿冷……”

  Gao Qian 也没安慰,李东阳这番做派是很蛮横无理,却很符合Great Sect 的作风。

  如果天下人都讲道理,那修者还拼命cultivation 干什么?

  风子君自幼修道,will not 骂人,翻来覆去不过就是那几句。

  骂了一通,她自己都觉得没意思。

  “Gao Qian ,你怎么不说话?”

  Gao Qian laughed :“你火气这么盛,我也不敢说话呀。”

  风子君没好气瞥了眼Gao Qian :“你怎么一点不生气?”

  “颐指气使,予取予夺,这本就是powerhouse 的权力。”

  Gao Qian 慢悠悠说道:“指望powerhouse 讲道理讲仁义,就像指望着猛兽不吃肉一样。

  “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努力cultivation 。等伱成了powerhouse ,想怎么样都可以。”

  “就你大道理多。”

  风子君叹气,她也知道Gao Qian 说的对,可心里这口气却怎么都咽不下去。

  再说,李东阳堂堂Nascent Soul 真君,他可不会虚言恐吓。

  这位说得出,就能做得到。

  sect 虽有Ancestor Master 卫道玄,却如何敌得住Heavenly Astral Sect 。

  一想到这些,风子君就特别压抑。

  再看Gao Qian ,还是那副轻松平和的样子,似乎对李东阳的威胁毫不在意。

  风子君忍不住问Gao Qian :“你就不怕么?”

  “生死有命。”

  Gao Qian 柔声安慰:“也不必想太多。这等事情,也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就放松心态去接受好了。”

  “你还真看得开!”风子君半是玩笑半是讥讽。

  “也不是看的开,我是学会了享受现在。”

  Gao Qian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对着红颜Fellow Daoist 谈心,这是美事,怎么能愁眉苦脸。”

  “你真会说话。”风子君脸色slightly red ,语气也多了些复杂。

  Gao Qian 握住风子君的素手,他在风子君耳边低声说道:“我有一门玄女secret technique ,愿和Fellow Daoist 同修。”

  风子君脸更红了,明眸转动欲语还休。

  Gao Qian 立即就明白了,女子羞涩,这种事情本不必是说的太明白。

  他slightly smiled 揽住风子君,“子君别怕,我来教你……”

  风子君修道几百年,还没见过这种阵仗。

  好在Gao Qian 是此道expert ,很快引领风子君上路,共赴极乐。

  孤阳不生,独阴不长。

  风子君cultivation 数百年,才从Innate 真阴中养出一点纯阳,成就Golden Core 。

  到了this step ,不论是男女,其实都可以通过Dual Cultivation 弥补Innate 的缺陷。

  当然,Dual Cultivation 对于Dao Companion 的要求非常高,必须Divine Soul 、身体、气息各方面都契合。

  最重要是还需要心意相合,这非常困难。

  风子君和Gao Qian 认识也不过several decades ,只是见识了Gao Qian 修道的坚忍,对Gao Qian 也就多了几分敬佩。

  在Gao Qian 身上,她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更难得是两人性情相投,趣味相投,在一起相处的非常好。

  因为Azure Cloud Mountain Range 的事情,风子君对Gao Qian 还有些疑虑。

  李东阳放出的狠话,却让风子君意识到命运无常,谁也不确定明天会如何。这种无常,反而让她放下顾虑。

  Gao Qian 说的对,要学会享受现在,享受生命之美。

  此刻的Dual Cultivation ,也就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

  几番云雨,风子君受Pure Yang Qi 滋润,一颗Golden Core 愈发活泼灵动,cultivation base 明显更上一层。

  身体和Divine Soul 都获得极大满足后,风子君也自然进入了沉睡。

  Gao Qian 也是精神振奋,Divine Soul 层面进入一种很mysterious 的安定状态。

  阴阳共生,本就是Heavenly Dao 。顺天而行,顺神而行,顺心而行,顺体而行。

  过程无需赘言,结果自然是舒适欢悦,余韵悠长。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到了第sixth layer ,已经有了几分至坚至强的意味。

  Gao Qian 到了this step ,他其实也不知该如何cultivation 。

  当然,按部就班cultivation 这个容易。他不知道是怎么尽快cultivation 。

  就像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Fifth Layer ,需要不断淬火磨砺,就像Hundred Refinements steel essence 一样。

  到了第sixth layer ,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能磨砺自身的力量。

  而且,Gao Qian 也有种感觉,第sixth layer realm 又是一个层次,不能再靠着艰苦磨砺来提高cultivation base 。

  this time Dual Cultivation ,Gao Qian 大有收获,这也让他有所领悟。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第sixth layer ,不需要那种破坏性的磨砺,却需要更精微细致的打磨棱角。

  Dual Cultivation 就是一种cultivation 途径,至阳至强在阴阳和谐中变得更加Perfection ,也磨去了几分燥气。

  当然,并不是要Dual Cultivation 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任何让身心愉悦的方式,都可以用来打磨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

  简单来说,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到了this step ,已经由外而内,更多需要打磨心灵。

  心灵上的Perfection 强大,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才能愈发强大。

  这种状态下,Gao Qian 精神空明,对于青云天相经、Azure Lotus 降魔冠、Azure Dragon 令三件法宝,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远古inheritance 虽然有些简单,和经历了几十万年发展的spell 体系有着极大差距。

  但是,这些远古inheritance 下来的法宝毕竟层次极高,直指大道。

  那些繁复spell 体系里,会让人迷失其中。

  青云天相经,却能看到大道要义。

  Gao Qian 凝神冥思,对于太皇天,对于Nascent Soul Realm ,甚至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层次,都有了新的认识。

  在这种状态下,Gao Qian 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他没必要找卫道玄合作。

  卫道玄这人不错,也有Nascent Soul 真君的器量,却未必能容忍他突然冒出来。

  这样做会破坏双方的关系,也会让卫道玄对他生出深深的忌惮。

  李东阳又发出了威胁,这种情况下暴露身份和卫道玄合作,简直是在逼迫卫道玄放弃sect ……

  卫道玄不论从哪方面想,都肯定会选择Heavenly Astral Sect 合作,impossible 选择他。

  与其如此,还不如找other sects 。

  譬如Heavenly Fiend Sect ,听说那位吴镝Old Ancestor 专Heart Sword Dao ,为了炼成剑煞,还亲手杀过百万众生。

  如此very ruthless 的人物,才适合合作。

  对方就是翻脸,他动起手来也心安理得。

  还可以把锅甩给Heavenly Fiend Sect ,也算拉一把Heavenly Spirit Sect 。

  说实话,Gao Qian 不怕李东阳。但是,他解决不了Heavenly Astral Sect 。

  所以,把矛头引到Heavenly Fiend Sect 那,事情就好办了。

  这个死扣,也就解开了。

  至于怎么和吴镝合作,这很简单,直接用那化身过去就行。

  还有五十年的时间,足够他把几个disciple 捞上来,再顺手坑Heavenly Fiend Sect 一把。

  Gao Qian 想了许久,研究了许多细节,最终确定了整个行动计划。

  十多天后,紫枫号回到天元峰。

  苏溟、卫坚and the others 早就先一步出发去见卫道玄,其他随船回来的Golden Core daoist ,各自回家。

  风子君这些天和Gao Qian 黏在一起,根本不想分开。

  只是Gao Qian 说要闭关一段时间,她也只能先回自己Cave Mansion 。

  Gao Qian 回到明霞峰,先和Peak Master 卫真见了面,把事情经过做了简单汇报。

  卫真也早听到消息,她也没多说什么,就是让Gao Qian 先安心休息。

  Gao Qian 又和卫清光、卫清薇打了招呼,这才回转飞霞峰。

  休息了一天,Gao Qian 封闭密室通道,摆出闭关的架势。

  实际上,只是把吕布留在此处作为坐标,他本体施展无相Divine Palm 悄然离开飞霞峰。

  Gao Qian 站在数ten thousand zhang 高空,在这里俯览下方三十六峰。

  如此遥远的距离,Gao Qian 也能通过九识Divine Palm 感应到卫道玄的气息。

  这位Nascent Soul 真君,正坐在庭院里发呆出神。

  Gao Qian 已经观察卫道玄几天了,很显然,李东阳威胁让卫道玄很不安。

  对此,Gao Qian 也很理解。

  只是李东阳一个人,凭着sect 之力,总能一战。问题是李东阳背后的Heavenly Astral Sect 是无解的。

  看到卫道玄这种状态,Gao Qian 更确定了想法,只有找Heavenly Fiend Sect 才靠谱。

  Heavenly Fiend Sect 在Heavenly Spirit Sect Southwest ,two sects 距离足有几hundred thousand li 之遥。

  正是这样遥远的空间距离,让相邻的Two Great Sects 能和谐相处。

  Gao Qian 现在无相Divine Palm 异常强大,能在瞬间跨越million li 路途。

  Heavenly Fiend Sect 所在太白群山,Qi of Metal Essence 浓烈,Earth Fiendish Qi 更是直入云霄。

  加Upper Sect 大阵引导,八方Spiritual Qi 汇聚。

  在Gao Qian 眼中,这就是一个异常巨大的空间坐标。就如同黑夜中喷发的火山,beyond a thousand li 都清晰可见。

  next moment ,Gao Qian 就横跨数hundred thousand li 之遥来到太白群山上空。

  这等穿越空间的瞬移Divine Ability ,其实已经胜过this world overwhelming majority Flying Magical Treasure 。

  强如李东阳这样的Nascent Soul 真君,在这方面也远远无法和Gao Qian 相比。

  这也是无相Divine Palm 掌握Power of Space ,有着无限神威。

  Gao Qian 对此也很满意,就凭无相Divine Palm ,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

  就算遇到Divine Transformation 道尊,都有极大机会脱身。加上吕布这个空间坐标,想跑就更容易了。

  站在太白群山上空,Gao Qian 一待就是十天。

  通过九识Divine Palm ,Gao Qian 观察太白群山上的种种变化。

  最外围当然protected the Sect 的大阵,下连Earth Fiendish Qi ,中连群山金精,上通Nine Heavens 之上Seventh Metal Qi 。

  如此high, middle and low 连接,组成一覆盖数hundred thousand li 方圆的庞Great Sword Formation 。

  sword array 的中枢,无疑是那座金山。

  金山并不高,也就千zhang or so ,却通体如金,阳光照耀下闪着刺眼golden light 。

  对于Heavenly Fiend Sect 这样sect 来说,一座金子堆砌山峰也显得过于夸张了。

  Gao Qian 观察了几天,确定这座山应该是聚集太多Seventh Metal Qi ,经过十多万年的沉淀,才在山峰表面凝结出一层金精。

  准确的说,改变了山体表面岩石结构。

  不管怎么说,能化虚为实,这都是了不起的ability 。

  这座golden light 闪闪的金山,很自然就成为群山中枢,吸引到更多的Seventh Metal Qi ,转化更多的地煞。

  金山其实更像是一柄巨大golden sword ,其厚重有锋锐的sword qi ,让Gao Qian 都心生警惕。

  Heavenly Fiend Sect 那位Nascent Soul Old Ancestor 吴镝,就住在山顶上。

  不管这位如何收敛身上的剑煞之气,他强大力量都是那么的刺眼。

  比闪光的金山更刺眼!

  吴镝可比卫道玄勤奋多了,他everyday all 坐在山顶上吐纳Seventh Metal Qi ,日夜不休。

  Gao Qian 来了十天,这位就没休息过。

  可能对吴镝来说,吐纳cultivation 就算是休息。

  从cultivation base 来说,吴镝其实和卫道玄差不多。但是,吴镝一身sword intent 凌厉强横,imposing manner 上却比卫道玄强很多。

  这个cultivation 狂人,性格应该也异常强硬。这种人肯定是没办法说服的……

  Gao Qian 观察了十天,对吴镝也有了初步判断。

  这人强硬又自大,反而更容易合作。

  Gao Qian 想到这里从天空飘然落下。

  金Sword Peak 上瞑目打坐的吴镝,突然生出感应,他抬眼看过去,就看到一个青衣道人如同幻影般穿透十方庚金sword array 防护,飘落在他身前。

  吴镝双眉一扬,眼中golden light 凝聚如刃直刺对方,“哪来的鼠辈,敢擅闯金建峰!”

  吴镝在天煞庚golden sword 上cultivated 六千年,sword intent 何等凌厉强横。

  虽然只是用目击之法催发sword intent ,却比顶级Flying Sword 更锋锐。

  Gao Qian 静立不动,任凭吴镝蕴含天煞庚golden sword 意的目光落在身上。

  他头顶Azure Lotus 降魔冠垂落的清光微微荡漾,把吴镝的目光完全挡在外面。

  Azure Lotus 降魔冠可是ninth rank 法宝,不论如何粗糙,力量却摆在那里。绝不是吴镝用目光就能穿透的。

  吴镝露出unexpected expression ,他知道来人厉害,是一位Nascent Soul 真君。

  可对方光凭着Magical Artifact ,就挡住他的目光,这份ability 可不一般。

  吴镝冷然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擅闯进来?”

  吴镝身量不足五尺,四肢短小,又没有头发眉毛,加上眼睛很小,皮肤又如同金子一般,坐在那如同黄金铸造成的人偶。

  形象看着有些滑稽,又有些恐怖。他说话声音更是有种奇异金铁之声,那感觉就像双剑交锋摩擦,有种说不出的刺耳。

  Gao Qian slightly smiled 稽首施礼:“擅自登门拜访,Fellow Daoist 勿要见怪。”

  “hehe ……”

  吴镝反而笑了,只是他笑容僵硬,一口黄牙锋利闪光,笑容看起来异常的诡异危险。

  “我听闻Heavenly Astral Sect 正在找杀死Li Xuanyang 的凶手,看你的样子,应该就是了。”

  吴镝虽然专cultivate the sword way ,可堂堂Nascent Soul 真君,眼光见识自然不凡。

  只看Gao Qian 头上Azure Lotus 降魔冠,他就知道这是件远古inheritance 下来的强大Magical Artifact 。

  联系田无伤所说,眼前这人的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

  吴镝脸上笑容诡异,心里却颇有些惊奇。

  对方杀了Li Xuanyang 还不赶紧跑,却跑来找他,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脸色猛然一沉:“你还真有胆子,我这就把你擒下交给Heavenly Astral Sect !”

  “Fellow Daoist 别急。”

  Gao Qian 从容说道:“我此来是有major event 和Fellow Daoist 商议……”

  (一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