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30

  第430章 斩!

  Gao Qian 敢从Transmission Great Array 回来,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譬如,对方Divine Transformation Old Ancestor 就在array 这守着他。

  这种probability 微乎其微,却也不可不防。

  那样的话,他就只能卷起三个disciple 立即跑路。

  有吕布在外面当坐标,凭着Grand One Token 的神妙联系,Gao Qian 甚至能从下界直接回到飞霞峰。

  问题是this crossing 带不了人。

  三个Disciple cultivation base 虽然brilliant ,却也无法带入Grand One Palace 。

  所以,只能选择一个恰当时机从Transmission Formation 回来。

  现在看来,这个时机选的非常好,只有李东阳和吴镝在等他。

  要是李东阳凭着Force of Great Formation ,和他一招一式对战,Gao Qian 还真不敢说能轻取对方。

  李东阳却选择了取巧,用了件奇异法宝,被他破解后,李东阳受到力量backlash ,当场重伤。

  这只能说李东阳a clever person may become the victim of his own ingenuity 。

  现在就剩下一个吴镝了。

  只要解决吴镝,就能轻易breaking the formation 从容离开。

  最好还能把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拿回来。

  这件法宝,总归是有来历的。万一被谁认出来,也是个大麻烦。

  吴镝没兴趣和Gao Qian 搭话,他知道对方风格,看似客气,说话却tart and mean 。

  没看李东阳聊了几句,差点被气炸了。

  吴镝凝神驾驭Innate 剑胎,this sword 胎若虚若实,在他Sea of Consciousness 中就是一柄three chi long 赤金Divine Sword 。

  几千年来,吴镝一直引导十方sword array 的baleful aura tempering Innate 剑胎。

  这也让Innate 剑胎成为了sword array 实质上的中枢。

  以Innate 剑胎驾驭十方sword array ,称得上得心应手。

  Innate 剑胎的引导下,one after another 冲天而起的sword light 迅速收敛,再由无形rune 组成的通道,一起汇聚到Innate 剑胎上。

  刚才,十方sword array 不过是被惊动了。

  直到现在,十方sword array 才完全运转起来。

  遍布million li 方圆的大阵,真正运转起来何等庞大,何等威势。

  无穷无尽的天煞、Earth Fiendish Qi ,通过sword array 梳理纯化汇聚,最终聚集到Innate 剑胎上。

  这柄无形的Divine Sword ,已经成为方圆million li 的中枢。

  吴镝,就是掌握这个中枢的Sovereign 。

  李东阳这会也是默然,吴镝身上越来越强的天煞sword intent ,让他有些不安,更是极其的不爽。

  这个吴镝,比他预料的要更强大。以前却是有些小看他了。

  他心里也生出了几分忌惮,吴镝这个样子,距离Divine Transformation 自然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

  不过,作为Nascent Soul 真君,作为十方sword array 之主,吴镝却不能小觑。

  有吴镝在这里,Heavenly Fiend Sect 的人就不会真的对Heavenly Astral Sect 服气。

  此战过后,应该找个机会解决吴镝。

  不对,现在就是解决吴镝的最好时机。

  只等吴镝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再把两人一起弄死。

  李东阳心里转着狠毒的念头,脸上却不露一点声色,他还叮嘱吴镝:“对方狡诈,Fellow Daoist 务必小心。”

  吴镝不想搭理李东阳,却也不能不管,礼貌的nodded 。

  他驾驭眉心深处的Innate 剑胎,催发了十方sword array 。

  十道巨大赤金sword light 从虚空中浮现出来,从十个方向一起斩向Gao Qian 。

  十方,其实并不指任何具体方位,而是泛指上下八方虚空。

  赤金sword light 足有一百多丈,从十个方向交错斩落,已经封死了所有空间方位。

  唐红英and the others 的面甲,都被赤金sword light 浸染。

  带着无尽baleful aura 的sword light ,甚至已经浸入她们三人Divine Soul 。

  Nascent Soul 真君全力发威,施展的力量可比她们强太多了。

  面对这种绝对强大的力量,唐红英都不免动容。

  她专修九阳无极剑,在sword dao 上有着极high realm 。

  面对十方sword array 催发天煞sword light ,她能看出这其中的强横sword intent 和种种精妙变化。

  虽然对方sword intent 不纯,sword light 却过于强亢,反而少了几分锋锐。

  与其说对方sword intent 高妙,不如说对方力量太强大了。

  力量强大到的这种层次,随便怎么都能斩杀敌人,Sword Art 就没那么重要了。

  这也是对方最大的问题。

  从这个方面来看,对方又算不上是真正的sword cultivator 。

  唐红英觉得要是她更进一步,必然比那个矮Little Baldy 强很多很多……

  而且,要迈出this step 并不难。

  唐红英已经察觉到this world Spiritual Qi 的妙处,她们本就功行Perfection ,只是碍于环境没办法升级。

  在太皇天这种环境里,只要稍作调整适应了Spiritual Qi ,从新tempering 身体Divine Soul ,很快就能晋级第seven realms 。

  到那个时候,这个Sword Art 粗糙的old man 接不住她一剑!

  可惜,at this time 她就完全帮不上teacher 的忙。反而要让teacher 护着。

  Zhou Yuxiu 、秦凌就没这么多想法,她们早就明白处境。

  这种层次战斗,她们现在还没资格插手。

  Gao Qian 也没和几个Disciple 说话,现在disciple 们都成长起来,都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不需要他再指点。

  Gao Qian 一拂袖催发了青云天相经,吴镝要以力压人,他也没什么terrifying 的。

  十方sword array 是非常强大,但是,吴镝一个人又能用出几分力量?

  就算吴镝能用出三分力,也就和青云天相经一个档次。

  Gao Qian 展开的长袖释放出无尽azure light ,一重重azure light 如海,把十方汇聚斩落的赤金sword light 尽数卷起。

  azure light 掀起一重重怒潮,赤金sword light 虽锐虽强,遇到绵长厚重azure light 却难以破开。

  双方卷在一起,赤金sword light 很快就失去了锐气,被azure divine light 卷碎吞没。

  吴镝也不在意,他有十方sword array 在手,能调用无尽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

  对方却是凭借法宝。

  这样evenly matched 的僵持,只会不断消耗对方力量。

  另一方面,这里可是Heavenly Fiend Sect ,他还可以调集众多Golden Core 修者助阵。

  单个Golden Core 修者对Nascent Soul 没有任何威胁。

  众多Golden Core 修者一起驾驭大阵,其力量却远胜Nascent Soul 真君。

  再说,李东阳也不是傻子。

  如此僵持下去,李东阳肯定会找援兵。

  Heavenly Astral Sect 这样超级Great Sect ,必然有办法尽快赶过来。

  所以说,这样僵持反而是最好的局面。

  吴镝只求困住Gao Qian 就足够了,要是逼的太紧,对方拼命,那才麻烦。

  吴镝打定主意绝不冒进,就是不断催发天煞sword light 困住Gao Qian 。

  Gao Qian 也不着急,时间还早,Heavenly Astral Sect 就是来人也不会那么快。

  双方如此僵持,看似对他不利,他却能通过这种方式洞察十方sword array 虚实,洞察吴镝的Innate 剑胎之妙。

  这也得益于九识Divine Palm 的高妙,让他能掌握主动,洞察虚实。

  this world 修者虽然有众多观敌之法,却很难做到如此精微细密。

  双方你来我往,凭着法力对轰,场面固然是声势浩大,其实战斗并不激烈。

  就是如此,这样强度的战斗对于周围也造成的巨大破坏。

  广场上一切早就被轰烂了,不远处great hall 也在不断震颤抖动。

  要不是array 护持,这座great hall 早就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包括这座金山,其实都在不断震颤。

  山体表面已经裂开one after another 裂纹,无数碎石滚落。

  以金山为中心,方圆千里的群山都在震荡。

  双方哪怕没用全力,已经展现出Nascent Soul 真君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威能。

  这样僵持了差不多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的时间,Gao Qian 已经看透了大阵许多变化。

  十方sword array 经过十多万年的建造,繁复之极。

  以Gao Qian 之能,也impossible 在短时间内看透大阵所有变化。

  Gao Qian 真正看透是吴镝,这位走的是sword cultivator 路子,却偏偏sword intent 不纯,这是他的致命缺陷。

  当然,对于修者来说,不过是以sword cultivator 道,剑和Magical Artifact 一样,是foreign object ,是修道的途径,却不是根本。

  在这一点上,sword cultivator 和唐红英的九阳无极剑有着根本区别。

  Gao Qian 以前也掌握过九阳无极剑,他和唐红英切断了联系,无法再借用唐红英的力量。

  但是,他掌握的九阳无极剑不会消失。

  只是他的根基在于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又机缘巧合comprehended Buddha’s Palm ,就把以前所学都整理统合到Buddha’s Palm 里面。

  这其中就包括了九阳无极剑。

  凭着他对Martial Arts 的理解,哪怕不再cultivation Sword Art ,他在sword dao 上的realm 也远远超过吴镝。

  在双方力量层次相若的情况下,Gao Qian 更高层的Sword Dao Realm ,也就有了发挥的余地。

  吴镝再次催发赤金sword light 之际,Gao Qian 突然伸手虚按。

  青云天相经wind and rain 云雷四种力量汇聚成的宏大天相,如同深远无尽天空,把周围的array 、sword light 、甚至一旁天煞Ancestor Master great hall 都全部吞下去。

  Nascent Soul 真君吴镝,瞬间都感觉到自己掉进endless void ,下方是Sun, Moon and Stars ,上方是厚重无尽大地。

  Heaven and Earth 翻转,万物逆反。

  吴镝明知道对方是以法力演化而成natural phenomenon ,却找不到对方真身所在。

  一时之间,他和十方sword array 的联系似乎都被切断了。

  吴镝心中生出了异常强烈的警兆,他隐隐已经感应到Death Aura 。

  意识到了危险,吴镝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全力催发Innate 剑胎。

  不管是什么array ,还是什么幻象,只要力量够强都能强行破开。

  吴镝眉心中闪耀出赤金sword light ,翻转的Heaven and Earth 一下被斩裂。

  变幻的一切,就如同气泡般碎裂。

  凝炼了几千年的Innate 剑胎,在最危急的时刻展现出了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的绝世威能,一剑斩破青云天相。

  Gao Qian 对此并不意外,吴镝可是有志于Divine Transformation 的Nascent Soul 真君,虽然距离Divine Transformation 还有着异常遥远距离,其真实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Nascent Soul Late Stage 。

  只是这样强行爆发力量,其实节奏上已经乱了。

  Innate 剑胎的强横力量,有七成都被浪费掉。

  最重要的是,吴镝的heart in chaos 了。

  这位活了几千年的Nascent Soul 真君,大概从没有遇到过如此危险的局面,从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强敌,才会最关键时刻如此的惊慌。

  越是强大的力量,越需要去掌控。

  Gao Qian 施展无相Divine Palm ,循着狂暴sword light 的空隙流转挪动。

  in a flash ,他变化了千百次方位,每一次都精准的踩在sword light 变化最薄弱之处。

  横扫八方的Innate 剑胎就像是爆发的海啸,Gao Qian 并不和这股力量对抗,而是像一个冲浪者随着狂暴力量一起流转。

  能做到this step ,第一需要无相Divine Palm 穿越空间的神妙威能,第二需要对于敌方法力的精微掌控。

  全力御剑的吴镝,试图以神意锁定Gao Qian ,却总是慢那么一点。

  纵横闪耀的sword light ,只能把Gao Qian 留下的one after another illusory shadow 斩个粉碎。

  另一侧的李东阳看的更清楚,Gao Qian 踏着sword light 游走纵横,其翩然洒脱之姿,若immortal 御风而行,有不染一尘超然物外的高妙。

  吴镝sword light 虽盛,却大而无当。

  李东阳在cultivation base 上和吴镝相若,在spell 精微层面却胜过吴镝不知多少。

  他一眼就看到吴镝的问题,力量再强打不到人又有什么用,反而会消耗自身力量暴露weak spot 。

  “吴镝要输!”

  李东阳立即意识到吴镝坚持不了多久了,他身受重伤,虽说还有再战之力,他却没了斗志。

  再打下去,也未必能伤得了对方。相反,对方cultivation base 如此精妙profound ,一个不好,他可能都会死在这里。

  李东阳完全不需要任何权衡,吴镝、Heavenly Fiend Sect 就是都灭了,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手里握紧了Universe Token ,有此令在手,就能翻转乾坤立即回归sect 。

  Universe Token 极其mysterious ,能破各种array 、空间屏障。是Heavenly Astral Sect 极其重要的Magical Artifact 。

  也只有Nascent Soul 真君,才能拿到一枚Universe Token body protection 。

  Universe Token 如此珍贵,自然不能轻用。

  李东阳也不想就这么走了,他总要看看后续情况。

  这个吴镝虽然情况不妙,可在他自己地盘,怎么也该有两记杀招才对。

  真要不行了,再走不迟。

  吴镝也注意到李东阳袖手旁观,他心里愤怒,只是没时间和对方计较。

  当务之急,还是要斩杀敌人。

  十方sword array 不行,Innate 剑胎也不太行,吴镝也急了。

  他伸手握住Innate 剑胎,把Eight Directions Unhindered sword light 收敛起来。

  十方sword array 的力量转化为Invisible Sword 气,如同山岳般镇压四方。

  sword array 这种变化质朴却宏大,就是纯粹以力克敌。

  Gao Qian 可不想和sword array 角力,他退到一旁。

  在无尽Sword Mountain 压破下,山腹内这座空间根本承受不住,整座金山轰然震荡,由上而下裂开无数裂纹。

  这座山峰虽然经历十多万年tempering ,却也承受不住十方sword array 的摧残。

  好在Gao Qian 施展青云天相变化的时候,就把几个Disciple 送到beyond a thousand li 。

  吴镝再如何发威,也威胁不到唐红英他们。

  Gao Qian 有点不解的是,吴镝这么疯狂催发sword array 力量,对他并没有威胁,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哦,原来是这样……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气魄!”

  Gao Qian 催发九识Divine Palm ,立即察觉到问题的根源。

  金山虽然分崩离析,山峰下的一股绝世强横力量却正在向外浮现。

  那感觉、就像是一柄剑正在徐徐拔出鞘。

  九识Divine Palm 能纵观million li 方圆,在Gao Qian 的mysterious 感应中,这方Heaven and Earth 浓缩成一个圆形球状空间。

  具体而微的空间内,映射着外界所有的存在。

  一花一叶,一风一云,一沙一尘,这所有一切尽数在圆形空间形成细微projection 。

  宏大的world ,就通过这种精微mysterious 的方式投映在Gao Qian Sea of Consciousness 中。

  Gao Qian 以Life Source golden 九芒星为坐标,厘定这片时空尺度。

  在这个mysterious 观想world 内,Gao Qian 还能清楚看到自己,看到自己运转的Spiritual Qi ,看到青云天相经不断吐纳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看到青云天相经和十方sword array 的无形对抗。

  十方sword array 本来是这方Lord of Heaven and Earth ,管理约束所有Spiritual Qi 。

  这也是array 最强大之处,可以通过预先布设,和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结合成一体,形成强大领域。

  所有sect ,第一件事必然是设立array protected the Sect 。

  Heavenly Fiend Sect inheritance 了十多万年,布设的十方sword array 何等强大。

  正常情况下,主持sword array 的吴镝能压制所有同阶powerhouse 。

  吴镝不想和Li Xuanyang 、李元凤动手,不是怕这两位,而是怕他们身后的Heavenly Astral Sect 。

  对上Gao Qian ,吴镝可就没有这种顾忌。

  只是青云天相经太强了,其强大力量足以self-made world ,哪怕在array 内will not 被array 所约束。

  正因为青云天相经如此强大,Gao Qian 才能轻松压制吴镝。

  一招青云天相,把风云雨雷四种力量的转化为天相之力,差点就解决了吴镝。

  意识到情况不妙的吴镝,立即开启了狂暴模式。

  Gao Qian 也发现他小看吴镝了,他通过九识Divine Palm 洞察Heaven and Earth ,看到了十方sword array 最深层的变化。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无尽Spiritual Qi 经过十方sword array 梳理,有层次有顺序汇聚到金山下方。

  如此雄浑的Spiritual Qi 已经如同实质,完全破坏了Heaven and Earth 的正常平衡。

  厚重底层都被Spiritual Qi 贯穿,引动地下Yin Qi earth fire 爆发出来。

  异常暴烈的Spiritual Qi 反应,让地下瞬间就变成了一个terrifying 的Spiritual Qi 熔炉。

  在这座临时Spiritual Qi 熔炉内,是埋藏地下近十万年九嶽剑胚。

  这也是Heavenly Fiend Sect 一位化Divine Grade senior 留下的剑胚,他在九座神山上采集金精,最终铸成剑胎埋在金山下方,故名九嶽剑。

  原本预计用几万年的时间,tempering 出一柄ninth rank Divine Sword ,以此镇守sect 。

  结果,因为Spiritual Qi 不对减弱,直到十万年之后,九嶽剑还只是剑胎状态。

  吴镝所以敢幻想Divine Transformation ,就是因为九嶽剑在。

  以他天煞剑胎和九嶽剑合一,也许能转化为ninth rank 剑器。

  那时候,他Human and Sword Unity ,就能凭着this method 强行成就Divine Transformation 。

  this method 并不新鲜,只是对各方面要求都特别苛刻。

  直到吴镝和Gao Qian 照过面,又碰到了李东阳、李元凤。

  尤其是李元凤,一身力量完全压制住他。

  如此powerhouse 都没能成就Divine Transformation !

  这深深打击了吴镝,让他意识到凭着九嶽剑晋级Divine Transformation 的想法过于虚幻。

  面对残酷现实,吴镝选择了屈服。他不成Divine Transformation 就算了,总不能把sect inheritance 也毁了。

  结果,再次面对Gao Qian ,吴镝又意识了Gao Qian 的terrifying 。

  这个时候再留手,他老命都要搭上。

  吴镝也放下所有顾忌所有谋划,使用最粗暴的手段把九嶽剑取出来。

  九嶽剑实在是太巨大了,十万年Heaven and Earth baleful aura 不断tempering ,让this sword 胚浸润的一片赤金。

  吴镝Sea of Consciousness 中的Primordial Spirit 都显现出来,催发十方sword array 拔出九嶽剑。

  巨大的九嶽剑就像一座山般拔地而起,大地震颤裂开无数纹路。

  周围群山震荡,Heavenly Fiend Sect 众多修者都是满脸惊骇,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九嶽剑是Sect Master 才知道的秘密,Heavenly Fiend Sect 上下,也只有吴镝知道。

  仓促之间拔出九嶽剑,难免对周围环境造成巨大破坏。

  而且,九嶽剑其实是十方sword array 最重要的根基。根基动摇,影响了Heavenly Fiend Sect 上下。

  因为Heavenly Fiend Sect 修者在sword array 内Cultivation ,他们都和sword array 天然的契合。

  这会sword array 动荡,对他们的影响可就太大了。

  吴镝可不会管这些细节,驾驭巨大九嶽剑消耗了他所有精力。

  scarlet gold 九嶽剑被拔出来后,剑身长足有thousand zhang ,当真如一座倒立的山峰杵在大地上。

  九嶽剑厚heavy sword 身上,有着亿absolutely rune 灵光闪动。

  这把剑虽然还没真正炼成,只凭巨大剑身,已经有了横扫Heaven and Earth 的威风baleful aura 。

  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李东阳,都不禁为之侧目。

  他就在远古传说中,听说过如此巨大剑器。

  李东阳不知这把剑的formidable power ,只是从外形上来看,这把剑就不一般。

  九嶽剑太大了,御剑的吴镝相比之下渺小蝼蚁,毫无存在感。

  吴镝当然不能用手去握剑,他必须以Primordial Spirit 才能驾驭九嶽剑。

  几千年苦修的天煞剑胚,也在无声无息中投入九嶽剑,和九嶽剑合二为一。

  唯有如此,吴镝才能真正驾驭九嶽剑。

  轰隆隆……

  九嶽剑被举起来的时候,引发thunder 霹雳般的巨大轰鸣。

  要知道九嶽剑是金精所化,哪怕是一柄sword edge 外型,thousand zhang 长的金属giant sword ,可想而知这把剑有多大的分量。

  也就是在十方剑inside the formation ,不然,吴镝绝无可能把this sword 举起来。

  thousand zhang giant sword raised high ,刺穿云霄直指天上烈阳。

  被sword qi 排斥到several li 外的Gao Qian ,都被raised high 九嶽剑阴影所笼罩。

  包括唐红英、Zhou Yuxiu 、秦凌,都被巨大阴影所笼罩。

  三人也从没想过,世上能有如此巨大Divine Sword 。

  从重量上说,这把giant sword 至少是亿万吨的量级。简直是颠覆了她们对于力量的理解。

  三人都对Gao Qian 异常信任,这会却都生出了担忧。

  对方明显是使用某种secret technique 爆发力量,又举起了如此恐怖Divine Sword 。

  以teacher 之能,只怕也挡不住这样如山Divine Sword !

  Gao Qian 也在心里惊叹,好大的手笔!

  吴镝必然是借了祖宗的光,才能驾驭如此Divine Sword 。就是如此,驾驭Divine Sword 本身,已经足够威风。

  和这柄如山Divine Sword 相比,Brother Hou Golden Cudgel 就像个小孩玩具……

  当然,吴镝也是凭着sword array 之力才能把剑举起来。Gao Qian 估计,只怕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都没办法凭着自身力量驾驭这样巨大Divine Sword 。

  不管吴镝怎么做到的,对方都很强。

  Gao Qian 看不上吴镝,却也不得不称赞一句,的确厉害。

  吴镝对着Gao Qian 厉喝:“你可敢receive my sword ?”

  Gao Qian 笑了,他一拱手:“如此Divine Sword ,既然有缘相见当然要领教brilliant 。请!”

  “好!”

  吴镝手捏法印,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Primordial Spirit 化作一团炽烈divine light 。

  Primordial Spirit 和sword array 、九嶽剑在mysterious 共鸣,九嶽剑嗡嗡震荡。

  吴镝又是一声厉害:“斩!”

  thousand zhang 高的九嶽剑如同一道thunder 般向着Gao Qian 猛斩下去。

  刹那间,风静云碎,烈阳无光。

  九嶽剑所指,Heaven and Earth 似乎都要被斩裂开……

  (一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