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31

  第431章 小诗

  九嶽剑不说别的,只是那如山般的分量,就足以摧毁所有Nascent Soul 真君。

  更别说九嶽剑上汇聚的无尽baleful aura 。

  吴镝以Primordial Spirit 紧紧锁住Gao Qian 气息,驾驭九嶽剑猛斩Gao Qian ,根本不怕Gao Qian 逃脱。

  哪怕Gao Qian 有神妙的空间spell ,可在sword intent 牵引下,Gao Qian 逃的越快,死的就越快。

  空间spell 一旦被破坏,对sorcerer 也会造成极大伤害。

  何况,在十方sword array 范围内,Gao Qian 可以辗转腾挪,却没办法直接穿透array 逃遁。

  吴镝很清楚,这一剑的formidable power 有多大。别说Gao Qian 就是个Nascent Soul ,哪怕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当场,只怕也不敢硬接。

  当然,这样全力一剑斩下去固然能杀了Gao Qian ,却也不可避免会对sect 造成巨大破坏。

  吴镝现在可不会管那么多,他不杀Gao Qian 就会被Gao Qian 所杀。

  这个时候,其他人死活算得了什么。

  这一剑不止针对Gao Qian ,甚至把李东阳也包含进去。

  没错,吴镝拼着折损cultivation base 拔出九嶽剑,他就知道这条路走到头了。

  Heavenly Astral Sect 这么贪婪,绝impossible 让他保留九嶽剑。

  之前,Heavenly Astral Sect 把Heavenly Fiend Sect 变成下院,却保留了他Heavenly Fiend Sect 主的位置。

  这当然也是一种安抚策略。

  毕竟吴镝是Nascent Soul 真君,在sect 有着巨大威望。只要安抚住吴镝,就能轻易拿捏Heavenly Fiend Sect 。

  a trifling Heavenly Fiend Sect ,也不值得他们翻脸杀人Sect extermination 。这样做能最大限度保证Heavenly Astral Sect 的利益,省去无数麻烦。

  吴镝出于种种考虑,还是低头了。

  可他差点被Gao Qian 所杀,李东阳居然在一旁看热闹。

  吴镝气坏了,李东阳可不是傻,他是真坏。

  反正也藏不住了,把李东阳一并杀了,带着九嶽剑远遁他方。

  太皇天如此广阔,Heavenly Astral Sect 虽强,也只能在中天称霸。

  只要逃离中天,Heavenly Astral Sect 也不算什么。

  吴镝in the bones 既自私又狂妄暴烈,被逼到拔出九嶽剑,他就什么都不管了。

  什么sect inheritance ,什么百万门人的生死,那算个屁。

  老子今天就要出了这口恶气!

  吴镝sword edge 所指,把Gao Qian 和李东阳就一并覆盖。

  直到九嶽剑落下,李东阳才发觉不妙。他是大为震惊,吴镝是疯了么?还想杀他?

  李东阳目光和吴镝交汇,就看到吴镝眼神中满是疯狂的killing intent 。

  很显然,这位就是要杀他!

  他也愤怒,吴镝还想造反!

  只是九嶽剑too terrifying 了,别说正面抵抗,只是被九嶽剑的sword qi 扫到,他老命就没了。

  好在吴镝以sword intent 锁定Gao Qian ,他只是被九嶽剑波及。

  李东阳本想看看九嶽剑到底有多强大,可被九嶽剑所指,他可就没兴趣再看下去。

  他催发了手里Universe Token ,这场热闹再好看,也没自己命重要。

  情况危急,只能先走一步。

  Universe Token 上灵光闪耀,已经和sect Transmission Great Array 建立连接。

  next moment ,李东阳就能跟着Universe Token 返回sect 。

  吴镝如同金属铸造般的冷硬面容上却露出了一丝狞笑,他shouted :“想走、你走的了么!”

  巨大如山岳的九嶽剑突然发出嗡嗡sword cry ,this time sword cry 声和获得了十方sword array 的共鸣。

  十方sword array 也在空中显露出原形,十把巨大光剑镇压十方。

  Universe Token 激发的mysterious 灵光,被十方sword array forcibly 切断。

  李东阳手里Universe Token 受到sword qi 干扰,无法和sect Transmission Great Array 共鸣,无声爆成了一团碎渣。

  李东阳手掌都被炸烂了,他脸色异常难看,却无计可施。

  主要是他受伤太严重了,无力驾驭Universe Token ,被十方sword array 封锁也难以及时调整。

  而且,吴镝能把十方sword array 驾驭的如此精微,精准锁定他周围空间,切断Universe Token 变化,也大大超乎他的预料。

  “吴镝,你是真想死!等sect 来人,让你和Heavenly Fiend Sect 一起化作飞灰!”

  眼看着九嶽剑落下,李东阳满是怨恨用Divine Sense 对吴镝大叫。

  “斩!”

  回答李东阳的是无尽baleful aura 汇聚的厉喝,这一个字就如同一柄无形giant sword 斩在李东阳Primordial Spirit 上。

  李东阳身上daoist robe 化作一朵白云,重重护住他。

  就是如此,李东阳也被sword intent 所伤,震的七窍再次流血。

  驾驭九嶽剑的吴镝,真有斩破一切的威势。

  别说李东阳先受了重伤,就是他状态正好,也没办法在这里和吴镝一较高低。

  李东阳意识到情况不妙,他忍不住看了眼Gao Qian 。

  眼下只有和这人联手对抗吴镝,才能活命。

  侄子的仇,嗯,可以先放下。

  九嶽剑太过巨大,就算速度很快,斩落下来其实也需要一些时间。

  要不是困在sword array 内,打不过想逃远点还不太难。

  李东阳犹豫了一下,却总归没和Gao Qian 说什么。吴镝第一个要杀Gao Qian ,对方肯定要竭尽全力。

  他没必要凑过去和对方联手。

  现在只希望这人有点ability ,至少能抗一下,只要sword array 露出空隙他就能趁机脱身。

  Gao Qian 也注意到了李东阳微妙眼神,他有些好笑,这人还真没什么节操。

  不过,九嶽剑是真的厉害。

  Gao Qian 有几种应对之策,却都非常危险。

  与其如此,不如放手一战。

  吴镝都不怕,他有什么terrifying 的。

  this move ,本来就是准备应变的。现在用出来也正合适。

  Gao Qian 左手对着从天落下九嶽剑虚握,他五指微屈若爪。

  在他左臂上盘绕的Azure Dragon 纹身被激发,Azure Dragon 猛然张开眼眸。

  经过几年时间,Gao Qian 胳膊上这条Azure Dragon 已经完全转化成black 。

  Azure Dragon 早就和Gao Qian 说过,一旦接触Spiritual Qi ,它很快就会转为Nine Nether 冥龙,这个过程无法逆转。

  Gao Qian 跑到下界待了几年,哪怕在source power 环境下,Azure Dragon 还是转化为了Nine Nether 冥龙。

  好在source power 层次太低了,Nine Nether 冥龙完成转化却也无法醒过来。

  Gao Qian 回来之前已经想好了,真遇到Divine Transformation 就把Nine Nether 冥龙扔出去。

  对方要是有ability 降服Nine Nether 冥龙,那就解决了他最大麻烦。

  解决不了Nine Nether 冥龙,就被Nine Nether 冥龙解决,那也挺好。

  反正Nine Nether 冥龙暂时还需要在他身上寄生,不会立即失控。

  当然,Nine Nether 冥龙吞噬的力量越多,就会变得愈发强大,对他来说也就越危险。

  九嶽剑太强横了,Gao Qian 觉得还是用Nine Nether 冥龙靠谱。

  另一方面,九嶽剑又非常独特。Nine Nether 冥龙只怕很难吞下这个大家伙。

  最好的both sides suffer ,他再收拾残局。

  被激活的Nine Nether 冥龙,几乎没什么智慧,它只有吞噬生灵和力量的本能。

  从天而降的九嶽剑,其力厚重无尽,其威浩然磅礴,其锋能分天裂地。

  换做任何正常生灵,哪怕力量强大,也impossible 冲上去和九嶽剑硬钢。

  Nine Nether 冥龙却没什么智慧,它只有吞噬的本能。

  对着威不可当的九嶽剑,Nine Nether 冥龙化作一道巨大black 龙影,迎着九嶽剑张开巨嘴猛咬过去。

  突然浮现出来的Nine Nether 冥龙,也把吴镝吓一跳,这是什么东西?

  Nine Nether 冥龙是至阴至虚中蕴生出的spirituality ,本质上可以算是一种强大之极的邪祟。

  不同的是,这个邪祟的spirituality 源自Azure Dragon ,也就让它转化成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unique and unmatched 的Nine Nether 冥龙。

  Nine Nether 冥龙没有Azure Dragon 驾驭水火风雷的能力,却有着Dragon Clan 吞噬一切的Divine Ability 。

  它的身体就像一片阴影,虚实难分,无法消灭。

  当它浮现出来是,巨大black 龙影如同黑夜降临。

  漆黑如同浓墨的黑暗,把一切都遮盖住。

  从天而降威不可当的九嶽剑,赤golden sword 锋闪耀的sword light 比天上烈阳还辉煌璀璨。

  九嶽剑斩进这片浓烈黑暗中,就像把一片巨大黑幕撕裂。

  可Nine Nether 冥龙所化的黑暗,却一重重没有穷尽。

  九嶽剑撕裂开一重重黑幕,sword light 却在不断黯淡消散。

  御剑的吴镝也感觉到了不妙,随着九嶽剑斩落,他感觉自己就像陷入了泥潭。

  御剑的力量越强,他沉的越快,消耗也越多。

  甚至,他的Primordial Spirit 都要被那浓重黑暗浸染。

  本来有着必胜之心吴镝,这会也动摇了。

  对方的手段太诡异了,完全看不透。

  正常来说,九嶽剑所指,不论虚幻真实,都要应剑而破。

  结果却是九嶽剑上的力量不断衰弱,他的Primordial Spirit 都要被对方吞掉了。

  “撑不住了……”

  这样僵持不过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吴镝就做出判断,他赢不了。

  九嶽剑是强,只是他力量太差,难以真正驾驭。

  仓促之间,只能抡剑硬砍。遇到这种奇异妖物,以至阴至虚克制至强至锐,他就没别的办法了。

  吴镝其实还能坚持,但他要趁着还有余力立即离开。

  吴镝当机立断再次催发了九嶽剑:“斩!”

  一声厉喝,九嶽剑被他sword intent 激发,sword light 再次强盛起来。

  笼罩Heaven and Earth 的浓厚黑暗,再一次被撕裂开巨大裂缝。

  趁着这个机会,吴镝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放弃了九嶽剑转身就走。

  吴镝化作一点电光穿透黑暗,瞬间远遁而去。

  留在黑暗中的李东阳,也看到了远去的电光。他知道那是吴镝,对方跑了……

  李东阳心里也有些绝望,这黑暗浓厚又冰冷,他的Primordial Spirit 都抗不住这等Yin Qi 侵袭。

  body protection 的凌云法袍,原本是提炼的白云精华炼制,其绵柔tenacious ,能抵御万法。

  可在黑暗侵蚀下,一团团白云已经变成黑云。

  李东阳手里还有几件很好的Magical Artifact ,但他知道,这些Magical Artifact 都不足以抵抗黑暗。

  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被黑暗吞噬。

  李东阳急忙大叫:“Fellow Daoist 、Fellow Daoist 、我们可以谈谈……什么都可以谈……”

  “不必了,还请Fellow Daoist 尽快上路。”

  黑暗中传来Gao Qian 的声音,态度依旧那么礼貌客气,说的话却非常冷酷。

  李东阳还要说话,他突然心生警觉把生死书催发出来。

  生死书在他头顶高悬,一页页书页迅速翻开。

  一只修长手掌穿透黑暗,轻轻按在李东阳背心。

  一页页翻开生死书猛然停滞住,李东阳身体无声无息崩成了一团blood mist 。

  他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的Nascent Soul 还想逃,被无形palm force 一碾,Primordial Spirit 无声粉碎。

  Gao Qian 催发的Nirvana Divine Palm ,专克各种Primordial Spirit 、spirituality 。

  哪怕李东阳Primordial Spirit 很强大,可没有了躯体,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又被压制,他根本受不住这一掌。

  其实Gao Qian 不出手,李东阳也必死。

  Nine Nether 冥龙连九嶽剑都能forcibly 吞掉,别说一个李东阳了。

  只是李东阳是Nascent Soul 真君,cultivation base 精深醇厚。要是被Nine Nether 冥龙吞了,会大大增加Nine Nether 冥龙spirituality 。

  Gao Qian 出手摧毁李东阳Primordial Spirit ,也是为了压制Nine Nether 冥龙。

  包括吴镝远遁,也是他故意放水。

  没有人驾驭的九嶽剑,其spirituality 还远不如Nine Nether 冥龙,就这么forcibly 被Nine Nether 冥龙吞掉。

  九嶽剑重若山岳,Nine Nether 冥龙吞下去也难以消化,它化作一条black 龙影重新回到Gao Qian 手臂上。

  不同的是,Nine Nether 冥龙原本是盘在Gao Qian 手臂上,this time 变成了一条笔直的black 龙影。

  Nine Nether 冥龙的身体前尖后宽,完全变形了,能明显看出身体已经变成九嶽剑的形状……

  Gao Qian 都觉得有些好笑,这种状态的Nine Nether 冥龙,感觉就是个憨憨,甚至有点呆萌。

  当然,这件事其实一点都不好笑。

  thousand zhang 长的九嶽剑,就这么被Nine Nether 冥龙吞掉了,可想而知,这家伙有多terrifying 。

  也幸好Nine Nether 冥龙被撑住了,Heavenly Fiend Sect 其他修者才保住了小命。

  否则,Nine Nether 冥龙肯定要把这些修者全部吞掉。

  Nine Nether 冥龙消失,黑暗也随之消散,天上烈阳重新照耀Heaven and Earth 。

  天上大战的几位,也都消失无踪,只留下了一地的狼藉。

  尤其是金山下方,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深地穴。

  剧烈的地层变化,对周围环境也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

  包括周围的山峰,不少山峰都崩塌变形。

  Heavenly Fiend Sect 修者现在都是一片惊慌,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是众多Golden Core ,也都是满脸不安。他们隐隐知道吴镝好像败了……

  Gao Qian 没管这些惊慌的修者,他先把唐红英他三人送出Heavenly Fiend Sect ,然后才一拂袖跨越空间追上了吴镝。

  这位是个麻烦,必须解决掉。

  吴镝跑的很快,却怎么也快不过无相Divine Palm 。

  在吴镝身上,还有着浓烈的Nine Nether 冥Dragon Qi 息,只要在Gao Qian 感应范围内,他就怎么也跑不掉。

  突然出现的Gao Qian ,正挡住吴镝的去路。

  吴镝愤怒之极,他都跑了,Gao Qian 还要追杀,真是一点活路都不给他!

  他也没说话,催发天煞剑胎直击Gao Qian 。

  一道赤金sword light 如同长虹一般横跨天空,等到赤金golden light 刺到Gao Qian 面前时,sword light 尽数凝炼在天煞剑胎上。

  Gao Qian 左手轻拂,精准按在天煞剑胎上。

  这一掌借用了Nine Nether 冥Power of Dragon ,吴镝蕴含无尽怨气killing intent 的天煞剑胎,就被至阴至虚的Nine Nether 冥龙吞掉。

  吴镝一剑如同刺在虚空上,甚至是他的Primordial Spirit ,都被虚空吞掉。

  他就如同突然失足落入深渊,上下左右空空荡荡,一片黑暗,不知身在何方。

  不等吴镝挣扎,Gao Qian 右掌按在吴镝胸口。

  Nirvana Divine Palm 落下,吴镝身躯化灰,Primordial Spirit 寂灭。瞬间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死的不能再死。

  吴镝人死了,留下了一柄天煞剑胎和储物手镯,护movement method 袍诸多item 。

  Great Firmament 乾坤轮,就在储物手镯里,此外还有众多high grade Spirit Stone ,两件Eighth Rank Magical Artifact ,天煞剑经等物。

  这些颇有价值,Gao Qian 都先收入Grand One Palace 。

  其中天煞剑胎这也是吴镝数千年cultivation 而成,也算是吴镝Primordial Spirit 的一部分。

  Gao Qian 想了下还是把天煞剑胎收起来,这东西神妙,可是别人用不了。

  一个不好,甚至会让吴镝借着天煞剑胎重生。

  他其实也没什么大用,不过有混元鼎,练个什么剑器也还能用。

  Gao Qian 看着远方天空,那里天蓝云清,看着一片平静。

  实际上,Heavenly Fiend Sect 的根基被破坏,汇聚的Spiritual Qi 异常混乱。

  若没有人梳理整顿,用不了half a month ,inheritance 十多万年的Heavenly Fiend Sect 就会彻底崩溃。

  这片灵地,也就毁了。

  对于修者来说,First Layer 要有灵地Cultivation 。

  也只有Heavenly Fiend Sect 这样的sect ,通过array 调整Heaven and Earth 气机汇聚Spiritual Qi ,才能培养出Nascent Soul 真君。

  换做别的地方,没有足够Spiritual Qi 滋养,怎么都impossible 凭空生出Nascent Soul 真君。

  就像Heavenly Spirit Sect 也是一样,别看sect 有三十六峰,Spiritual Qi 无尽,其实很难同时养得起两位Nascent Soul 真君。

  他能晋级第sixth layer ,是因为Martial Arts 和修者不一样,对于Spiritual Qi 等foreign object 没有那么高的需求。

  唐红英她们三个,在这方面也有巨大优势,所需要资源相对非常少。

  不过,带着三个Disciple 去Heavenly Spirit Sect 总归有些不便。

  要是能占据Heavenly Fiend Sect ,却是能节省很多麻烦。

  可惜,有Heavenly Astral Sect 在,占据Heavenly Fiend Sect 完全是courting death 。

  this time 和吴镝大战,Gao Qian 也见识到了Nascent Soul 真君的ability 。

  要不是有Nine Nether 冥龙,Gao Qian 真不敢说能战胜吴镝。

  Nascent Soul 真君只要能掌控sect array ,battle strength 直线提升,绝不能小觑。

  可以想象,Heavenly Astral Sect 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powerhouse 必然更terrifying 。

  这也是修者的优势!

  李东阳、吴镝一死,Heavenly Astral Sect 肯定要了追查凶手。

  这个时候,也不方便乱动。

  Gao Qian 回来之前,已经想过怎么安排几个disciple 。

  只是吴镝出乎预料的难缠,这也让他生出了几分警惕。

  现在远走高飞也容易,可撇下Heavenly Spirit Sect 总归不太好。

  Heavenly Spirit Sect 对他不错,就算不帮Heavenly Spirit Sect 做什么,也不能牵连对方。

  这也是Gao Qian 做事的底线。

  所以,还是先在Heavenly Spirit Sect 在待一段时间,等Heavenly Astral Sect 的事情解决了,再看看去哪。

  Gao Qian 带着三个Disciple 先去了灵云城,这也是Heavenly Spirit Sect 的一个对outer sect 户,规模比Azure Cloud City 还要大许多。

  这里人员流动性很高,只要不乱来,也没人管伱是什么身份。

  唐红英她们三个都equivalent to Golden Core ,实战经验又强。只要不碰上Nascent Soul ,基本可以walk unhindered 。

  Gao Qian 给她们几十万Spirit Stone ,让她们暂时灵云城安家。

  三人初来this world ,也有许多方面需要适应调整。

  Gao Qian 把三个Disciple 安顿好,他悄无声息回到飞霞峰。

  之前他对外宣称闭关,也没人知道他出去过。

  有吕布在,真有人闯进来,他能立即知道。

  Gao Qian 从密室出来,立即就有侍者迎过来,“老爷出关了……”

  ”en. ”

  Gao Qian 随口问道:“这几年可有客人过来?”

  “卫首座隔两三个月就来一趟。碧霞峰的风daoist 也来过两次。”

  Gao Qian 摆摆手,“我知道了,下去吧。”

  把侍者打发走,Gao Qian 来到书房,窗外杏花正在盛开,花香盈鼻。

  坐在椅子上,Gao Qian 默默发呆。

  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突然回到安逸宁静的环境里,他也需要调整一下。

  这一战赢的真的有点艰难。

  Gao Qian 撸起袖子看着左臂上Nine Nether 冥龙,这东西真是厉害,只是以后该怎么解决?

  要不趁着Nine Nether 冥龙还能控制,斩断左臂把它炼了?

  经过这一战,Gao Qian 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青云道尊堂堂Divine Transformation 道尊,要是能这么容易解决Nine Nether 冥龙,也不至于把它留下来祸害众生。

  另一方面,Nine Nether 冥龙也有用处,只是看要怎么用!

  最好是找个厉害的敌人,和Nine Nether 冥龙perish together 。

  Gao Qian 不由想到了Heavenly Astral Sect 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这个办法还真可以尝试一下。

  只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太危险了!

  Gao Qian 坐在窗前看着杏花,脑子里放飞思维,不刻意想什么,也不刻意不想什么。

  他很喜欢这种无忧无惧的状态,喜欢默默这种享受岁月的悠然平静。

  至于种种烦恼,都轻飘飘如同尘埃,not worth mentioning 。

  不知过了多久,Gao Qian 听到窗外春雨淅沥,他才猛然想到,应该见见风子君了。

  自从上次一睡,双方正在情热之际,他就把人扔下不管了。speaking of which 似乎有点不对。

  他提笔写了一封便笺,折叠成一张纸鹤flicks with the finger ,纸鹤化光翩然而去。

  碧霞峰上,风子君也坐在窗前观雨,突然接到飞鹤传书,她又有些惊喜,又有些气恼,这人匆匆忙去闭关,一句话都没多说,这会又想起她来了。

  她总归不是少女,哪怕has several points of 气恼也不会乱发脾气。

  风子君打开纸鹤,就看到上面写着一首小诗:“南风轻挽云,雨酥杏花润。临窗数几支,朵朵都是君。”

  小诗清新隽永,却自有一片深情。

  风子君默读了两遍,心中气恼全消,喜悦很自然从眼睛溢到嘴角……

  (中旬了求下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