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32

  第432章 系于一发

  “你闭关几年,学会写诗了……”

  风子君枕着Gao Qian 手臂随口调侃,只是语气里都是满足后的慵懒,又带着几分in the bones 溢出来的柔媚。

  Gao Qian 轻拂着风子君细腻顺滑如玉的脊背,嘴里低吟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更好。”

  风子君听得情动,忍不住揽着Gao Qian 献上香吻。

  这首却是Gao Qian 抄的,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博得美人一笑就足够了。

  男女投契,阴阳和合,水火相济,本就是极乐美事。

  两人情动,又是一番云雨,又是一番云雨,又是一番云雨……

  窗外春雨绵绵,窗内云雨连连。

  数日后才春雨才散,雨后的晴日分外明媚,草木清新,群山翠碧如洗。

  Gao Qian 和风子君携手在林间散步,飞霞峰不高,却颇为秀丽。

  这等景致其实也没什么,Heavenly Spirit Sect 三十六峰,峰峰不同。

  风子君从小看到大,一直看了几百年。再如何漂亮山色景致也看腻了。

  不过,和Gao Qian 在一起就完全不同了。

  这些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景致,因为身边的人就变得如同Immortal Realm 。

  风子君从没觉得山林景致能如此清逸,如此的灵妙,如在惬意。

  她心里也很清楚,一切不同都是因为身边有Gao Qian 。

  和Gao Qian 在一起,她很自然就能感觉满足、舒适、自在。

  前面几百年,似乎白过了一般。

  风子君cultivation 几百年,却从感觉到生命如此的美好。

  Dual Cultivation 的极乐浓烈,却转瞬即逝。

  两人气息相投,情意缱绻绵长,则让生命猛然鲜活起来,色彩明亮起来。

  风子君对世俗凡人的爱恨,原本是很不屑。

  男女间的情感飘忽难测,患得患失。修者却能自持Cultivation ,内心Perfection 具足,不假外求。

  等到成就Golden Core ,Life Level 跃升,再看凡人爱恨情仇,只需要trifling several decades 光阴就会一切尽付流水。

  直到和Gao Qian 在一起,风子君才知道真挚情感如此动人,如此美妙。

  风子君只希望一切能一直如此,每天和Gao Qian 牵牵手,he he 茶,修修道。

  哪怕不成Nascent Soul ,这一生也足矣。

  一封飞鹤传书,让沉浸在甜蜜中风子君回归了现实。

  不止是风子君,Gao Qian 也收到了飞鹤传书。

  这是天元峰发的紧急传书,纸鹤都是如血的赤红。

  能够收到传书,也是因为两人都有真传金牌。

  飞鹤传书循着真传金牌气息,能轻易锁定两人。

  传书内容也很简单,让他们立即去天元峰开会。

  所有真传,必须尽快赶到。

  风子君看着手里传书焚烧成灰,她忍不住sighed then said :“wind and rain 欲来,people were alarmed 。”

  “哦,出了什么事?”Gao Qian 知道是什么事情,只是按照道理他不应该知道。

  “Heavenly Fiend Sect 被灭了……”

  风子君摇头,“这sect 历史和我们差不多,Sect Master 吴镝据说非常厉害。

  “前一段时间又和Heavenly Astral Sect 搅和在一起,也不知出了什么事,sect 就突然被灭了!”

  Heavenly Fiend Sect 实力和Heavenly Spirit Sect 非常接近,两个sect strictly speaking 算是邻居,在南边有一块区域挨着。

  各Great Sect 其实都没有严格界域划分,其sect 掌控区域只有个大概。

  太皇天广阔无尽,a small sect 的根基在于大阵,在大阵范围内,才是sect 真正能管辖的区域。

  大阵之外,区域划分就非常的含糊。

  generally speaking ,两个sect 接壤的地方必然是穷山僻壤,毫无价值。

  谁will not 刻意去争夺这里管理权。

  所以,各Great Sect 之间都有大片的缓冲区域。

  Heavenly Fiend Sect 行事虽然霸道,却也不会主动挑衅Heavenly Spirit Sect 。

  这么多年来,双方偶尔有些小摩擦,大体上却相安无事。

  当然,Heavenly Spirit Sect 修者大都厌恶Heavenly Fiend Sect 的人。

  风子君也是如此,只是听到Heavenly Fiend Sect 突然被灭,她也是感同身受,心中戚戚。

  “世道如此。”

  Gao Qian 没那么多感慨,Heavenly Fiend Sect 的覆灭虽是因他而起,大半却还是吴镝自己作的。

  吴镝不那么积极动手,以大阵护持自己,他也不是非要杀吴镝。

  另外,Heavenly Fiend Sect 被摧毁,也是吴镝不顾一切拔出九嶽剑。

  九嶽剑从是Heavenly Fiend Sect 的根基,拔出九嶽剑,十方sword array 都难以保存。

  更别说九嶽剑本身对于Heavenly Fiend Sect 的巨大破坏。

  Gao Qian 和风子君来到天元great hall ,众多真传已经来了大半。

  看到Gao Qian 和风子君手牵手进来,众多真传也都是眼神闪动,不少人脸上都带出了几分情绪。

  有的是惊奇,有的是不屑,还有一些人是神色复杂。

  风子君才晋级Golden Core 没多少年,可她在Heavenly Spirit Sect 却是出了名的美人。

  这位性子有些孤高,虽然有不少Golden Core 都对她有意思,却从没有回应过任何人。

  修者无心男女之事,这也很正常。尤其是风子君天资极高,也是未来的Nascent Soul 种子。

  专心修道,准备证道Nascent Soul ,大家也都能理解。所以,众人虽然是被拒绝了,也并不气恼。

  可是,风子君把sect 内一众Golden Core 都拒绝了,却和个外来的修者手牵手,这就让很多Golden Core 不爽了。

  怎么,宁可便宜外人,也看不上他们?

  众多Golden Core 再看Gao Qian ,目中不免多了两分恶意。

  不过,真传之间严禁私斗。

  别看Gao Qian 是外来修者,有了真传身份,众人对他再有什么看法,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Heavenly Spirit Sect 主,天元Peak Master ,卫平阳也是面色不悦,他并不是对Gao Qian ,而是对众多Golden Core 真传。

  风子君和Gao Qian 愿意Dual Cultivation ,那是他们的事情。一群sect 真传Golden Core ,在sect critical moment ,还在这rival for love ,简直可笑!

  卫平阳很不满意的snorted ,众多Golden Core 真传这才察觉卫平阳的不满,一群人都急忙收回目光,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口,就像入定了一般。

  对于这些Golden Core 的敌意,风子君是毫不在乎。

  她是碧霞Peak Master 的Junior Sister ,就是碧霞Peak Master 也很难约束她。

  找谁Dual Cultivation ,更是要看个人意愿。

  就算Ancestor Master 卫道玄,也impossible 强行给指派。

  风子君都不在乎,Gao Qian 更不在意,他甚至对着众多Golden Core 真传露出友好客气微笑,不时nodded 致意。

  两人联袂到了Sect Master 卫平阳身前,一起稽首施礼后退到后方。

  真传之间,三十六Peak Master 自然aloof and remote 。

  其他真传,就没有一二三四这样的排位,只是generally speaking ,都要按照年龄、资序有一个默认排位。

  Gao Qian 和风子君都是才晋级Golden Core 没多久,不论怎么排都要站在最后。

  “你不要理会他们,免得他们借机生事。”

  风子君怕Gao Qian 不高兴,用Divine Sense 安慰Gao Qian 。

  Gao Qian 笑了,“这有什么好气的,美人是我的,我可是胜利者。只有败犬才喜欢哀嚎……”

  “你啊、别乱说话。”

  风子君有些好笑,又觉得Gao Qian 用词太难听,让人听到肯定要生出麻烦。

  “他们又听不到,再说,诸位真传何等身份,怎么都和败犬挂不上边……”

  Gao Qian 和风子君偷偷闲聊,其他众多真传也没闲着,大家都在用Divine Sense 互相沟通。

  本来一群人都在议论Heavenly Fiend Sect ,这会议论对象却改成了Gao Qian 和风子君。

  卫平阳是不高兴,却也挡不住众人的八卦之心。

  Heavenly Fiend Sect 有点远,风子君和Gao Qian 却很近。风子君又如此清丽动人,和Gao Qian 搞在一起,这种男女事情可比Heavenly Fiend Sect 有趣多了。

  “these two people 怎么搞到一起的?”

  “他们一起在万绝Earth Palace 闭关,也许那时候就搞上了。”

  “还以为多清高,原来就是做做样子。”

  “伱们这又何必,Fellow Daoist Feng 自己选的,有什么不妥。再说,我看Gao Qian 风姿气度,的确是不凡。两人听般配……”

  “看着是挺般配,就怕Gao Qian 不是个好东西。别看他总是笑吟吟的礼貌周到,我看他心思阴沉……”

  众人Divine Sense 交织,你一句我一句,说的也挺开心。

  卫平阳不知道众人说什么,却能感应到他们Divine Sense 起伏波动,他脸色就更阴沉了。

  他又不好说太多,总不能阻止别人私下议论。

  他只能心里叹气,sect 的戒律太宽松了,环境也太安逸了。

  到这个时候,哪怕是众多Golden Core 还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Heavenly Spirit Sect 太久没有经历过大战了。

  甚至是Ancestor Master 卫道玄,其实都没有经历过毁宗extinguish sect 的危机。

  自Ancestor Master 以下,众多Golden Core 更是活的舒服自在。

  除了在修道上会遇到一些困境,其他问题几乎不会对他们造成困扰。

  简单点说,都是一群没吃过苦的修者。哪怕见过血,杀过人,却还是难以理解战斗的残酷。

  卫平阳心里着急,却也没什么好办法。

  万年来养成的习惯,可不是他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终于等到sect 内所有Golden Core 真传到齐了,一共是一百一十二人。

  卫平阳高声说道:“肃静,诸位随我一起恭迎Ancestor Master 。”

  卫平阳带领下,众多真传一起稽首施礼。

  great hall 上方golden light 闪动,卫道玄appear out of thin air 座位上。

  卫道玄一拂袖,“免礼。”

  众人一起谢过Ancestor Master 后,再次有序站好。

  “今天叫诸位来,是有major event 和诸位商议。”

  卫平阳站在卫道玄身前,高声说道:“Heavenly Fiend Sect 以灭,Sect Master 吴镝已死,Heavenly Astral Sect 的李东阳也死了。Heavenly Fiend Sect 众多修者星散四方。”

  四散的Heavenly Fiend Sect 修者,有不少逃到了Heavenly Spirit Sect 境内,也带来了Heavenly Fiend Sect 覆灭的消息。

  对于Heavenly Spirit Sect 境内秩序,也造成了一定的破坏。

  众多真传听到了各种版本的消息,却not quite clear 具体情况。

  听到吴镝被杀,众人还不算意外。

  要是吴镝没死,Heavenly Fiend Sect 也不会就这么解散。可是,Heavenly Astral Sect 的李东阳也死了。这远远超乎众人的预料。

  李东阳本身就是Nascent Soul 真君,更代表着Heavenly Astral Sect 。

  这样的powerhouse ,怎么就死了?!

  Heavenly Astral Sect 何等强势,当初死了一个Golden Core ,就派人过来威逼Five Great Sects 。

  最后找了个理由,更是强占了Heavenly Fiend Sect 。

  现在连李东阳都死了,Heavenly Astral Sect 怎么能善罢甘休!

  众多真传都非常震惊,很多人都想到了这件事将会引发的严重后果,都是脸色大变。

  一时间,众人都是默然不语。

  卫道玄也有些失望,众多真传大都是一脸惶然,还没怎么样呢,他们就已经怕了。

  sect 似乎对他们有些very good !

  卫道玄目光扫过人群后方的Gao Qian ,几年没见,这位年轻的修者气息愈发圆融,显然是cultivation base 大有精进。

  更为难得的是,Gao Qian 眼神平静深邃,一派从容。和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众人有着鲜明对比。

  当然,也可能是Gao Qian 对sect 并没有多深感情,对此并不太在意。

  这人心思还真是深沉难测……

  卫道玄心中感慨,好在他还喜欢女色,和风子君到也搭配。

  一个修者如果只是专心修道,心无旁骛。那也未免太不正常了,不符合人性。

  这样的修者固然会有所成就,卫道玄却并不喜欢。

  因为这样修者完全没有人味,在对方心中,除了大道之外,再无别物。

  这样修者cultivation base 再高,对sect 也毫无益处。

  Gao Qian 注意到卫道玄的目光,他slightly nodded 示意,这old man 对他还不错。

  他待在Heavenly Spirit Sect 不走,simply 在于此。

  sect 上下对他都不错。

  他撒手离开容易,要是因此牵连Heavenly Spirit Sect 就大大不妥。

  至于怎么解决眼下的难题,Gao Qian 其实也没什么思路。

  主要是他不知道Heavenly Astral Sect 怎么想。

  一个超级庞大的sect ,内部肯定派系stand in great numbers 。对外的时候固然会保持一个声音,可这个声音由谁来发,却是完全不同的。

  他无法和Heavenly Astral Sect 正面硬钢,可他有躲在暗处的优势。

  看情况稍加引导,就能改变局势。

  这也是他唯一的优势……

  这个时候,卫平阳已经把事情经过简述了一遍。

  “那位Nascent Soul 真君拿到了青云道尊inheritance ,一身威能异常强大。在Heavenly Fiend Sect 内硬战两位Nascent Soul 真君,还把他们逐一斩杀。

  “根据Heavenly Fiend Sect 修者所言,吴镝拔出了一柄如山giant sword ,就是如此,都没能战胜对方……”

  有一名Golden Core 质疑道:“Sect Master ,这些都是Heavenly Fiend Sect 修者所言,只怕其中有许多问题。”

  卫道玄突然开口说道:“吴镝和李东阳战死,这一点绝对可靠。吴镝催发那柄如山giant sword ,formidable power 恐怖绝伦。

  “直到现在,天空上依旧有那giant sword 留下剑痕……”

  卫道玄长长sighed then said :“不论是那位mysterious Nascent Soul 真君,还是Heavenly Astral Sect ,都能破宗extinguish sect 。诸位,sect 生死已经系于一发!”

  众多Golden Core 真传们听到此话,都是凛然一惊,局势已经如此严峻了?!

  (这段时间有事,只能一更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