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37

  第437章 好disciple

  玄天法会,既然说是法会,当然要比法论道。

  每个修者都有自己的Cultivation 体系,Cultivation 中的种种关节都是sect unspread secret 。

  所谓论道,其实只是泛泛而谈,大家坐下来吹牛逼。

  论道是嘴炮,自然也分不出什么高低。

  修者么,最终还是要靠cultivation base 法力来说话。嘴上分不出高低,一动手就知道高低了。

  Four Sects 举办玄武法会,主要目的是加深了解,名义上组建一个Four Sects 联盟。

  所以,法会要避免出现伤亡,这就需要提前布置array 。

  同时,various sects 也要拿出部分奖励,奖赏那些胜利者。

  苏溟和其他sect 商量了一天,才确定了法会的种种规则。

  为此,苏溟把规则给众人解释一番,最后要求众人全力争胜,不能给sect 丢脸。

  至于联姻这种事情,他也impossible 当众去说。

  要联姻,至少也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级别,最好是Golden Core Level ,这才够分量,这才有一点意义。

  苏溟把众多Qi Refinement 修者都打发回去,留下了众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和Golden Core 。

  对于sect 这些核心,他也就没必要瞒着了。

  “这次法会,出战的人要注意分寸,绝不能把人打死了。

  “遇到投契有眼缘的,你们也尽可以多交交朋友。”

  苏溟说:“等所有人比试过后,还有七天的论道。那时候所有人自由交流,大家要注意身份,不要给sect 丢脸……”

  最后,苏溟又确定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和Golden Core 出战的名单。

  傅清泠、苏清风,包括卫清薇,卫滨,都在出战名单之中。

  Gao Qian 、风子君和另一位女Golden Core 叶青青,要代表Golden Core 出战。

  这个安排,让风子君很不满意。她也知道苏溟厌恶Gao Qian ,她和Gao Qian 走的太近,肯定会被牵连。

  不过,她可不想默默忍了。

  风子君扬声问道:“苏daoist ,为什么要派我和Gao Qian 出战?”

  苏溟indifferently said :“你们都是Golden Core Early-Stage ,派你们出战有什么问题?”

  “伱不说此次法会重在交流联络,我和Gao Qian 是Dao Companion ,不适合出战。”风子君反驳道。

  “只有你们三个是最年轻Golden Core ,你们不去,难道让我去?”

  苏溟vagueness 的说道:“不要想太多,Four Sects 交流,又不是给你们安排Dao Companion 。上去切磋交流,也对你们cultivation base 大有益处。

  “这是sect 对你们的重视。”

  作为golden light Peak Master ,苏溟在三十六峰中能稳稳排进前五。

  他又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sect 的foreign affairs 几乎都是他出面。

  苏溟何等老练,他打起官腔来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风子君明知道苏溟言不由衷,别有用心,却又没什么证据。

  Gao Qian 握了握风子君的手,示意她不用激动。

  他对苏溟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苏daoist 原来是一番好意,倒是我们想差了。

  “此次法会,我们must 为sect 争光,不辜负苏daoist 好意。”

  苏溟轻轻摆摆手,一副毫不计较的样子:“就等两位好消息。”

  散会之后,风子君和Gao Qian return to house 间后,风子君还是很生气,“苏溟就是欺负我们!”

  “这是他的职权,代表了sect 。”

  Gao Qian 柔声安抚:“这等手段,无关痛痒,不必和他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

  风子君气哼哼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他using public office to avenge private wrongs 的样子。”

  “等你当了Sect Master ,再去拿捏他。”Gao Qian 笑着安慰。

  “等我当Sect Master 的,也不是impossible !”

  风子君真的有点生气,“只要证道Nascent Soul 就行了!”

  “那你可要努力了。”

  Gao Qian 笑着伸手揽住风子君肩膀:“不如我们现在就cultivation 吧……”

  风子君拍开Gao Qian 的手,“这时候了别乱来!”

  虽然舱室内有防护array ,可这么多Golden Core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同处在一艘船上,她在心理上就觉得不安全。

  要是Dual Cultivation 被谁发现了,那就太羞耻了!

  Gao Qian 也只开个玩笑,苏溟是有点厌恶。但是,对方在规则之内玩弄一点权术,其实算不上什么。

  至少,不足以就因此弄死苏溟。

  这些小手段,也就随他去吧。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第sixth layer realm ,让Gao Qian 能容忍苏溟的小手段。

  这是他资本雄厚,才不会在意一点得失。

  a small sect ,必然有好有坏。大家团结一致,绝无私心,这样的团体过去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加入sect 获得好处,同时,就要接受sect 的弊端。

  人和人在一起要是不勾心斗角,那不成了幼儿园了!

  苏溟这一笔笔账,Gao Qian 都给他记着呢,只等有机会给他算总账。

  与此同时,苏清风也正在和Master 苏溟讲Gao Qian 。

  “Master ,Gao Qian 突然冒出来个disciple ,还那么明艳漂亮,这很诡异!”

  “你别一天到晚就盯着女人。”

  苏溟有些不高兴,这个disciple 盯着Gao Qian 使劲就算了,现在还盯上了Gao Qian disciple ,这未免有些无聊。

  被训斥的苏清风也有些委屈,Gao Qian 那女disciple 就是有点可疑。

  他还和傅清泠讨论过,傅清泠也说这个唐红英非同一般。

  只是苏溟板着脸,他也不敢辩解什么。

  苏溟又说:“Gao Qian 不是一个disciple ,他还有两个disciple 也进了sect 。

  “你可以看不惯Gao Qian ,但你不要小看他!他活了几百年,做事非常有分寸。”

  他又缓和了语气说道:“Gao Qian 现在是Golden Core ,和你不在一个realm ,你不要去撩拨他。好好cultivation ,早日成就Golden Core ,再找Gao Qian 不迟。”

  苏清风连连应是,他最后忍不住提议:“Master ,Gao Qian 的Disciple 也是sect 修者,理应为sect 出力。不如给她安排几个适合的对象……”

  苏溟不禁笑了,这话说的还义正词严,已经有了两分他的风采。

  他nodded :“为sect 效力,这是每个修者的责任。我会做出相应安排。”

  听到这话,苏清风也笑了,Master 对他真好……

  second day ,玄武法会正式召开。

  Five Elements Sect 在玄Martial Mountain 上方设了一座半环形高台。

  苏溟等几位主持人都在中心落座,其他sect 的Golden Core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沿着环回廊排开,自行选择观战位置。

  这个环形回廊,一根根立柱划分出一块块空间,前方有栏杆扶手,上有琉璃青瓦铺顶,遮阳挡雨。

  巨大环形回廊,把半个玄Martial Mountain 都包在里面,足以容纳数千人。

  各Great Sect 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Golden Core ,都在回廊上观战。

  不过,various sects 的修者基本上都是分开的。只有一些脸皮厚的修者,才敢四处乱窜。

  傅清泠打量了一圈,大多数人她都不认识,认识的几个人又面目可憎,言语无趣。

  她目光扫到Gao Qian ,很自然就凑到Gao Qian 身边。

  Gao Qian 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位美女,正是风子君和唐红英。

  唐红英脸蒙着轻纱,五官faintly discernible ,又多了两分mysterious 。

  这样两位美女,自然吸引了众多目光。

  只是风子君高冷,Gao Qian 又是外来的,也没谁和他们熟悉。

  等到傅清泠走过去,更是引得众人侧目。

  as everyone knows ,傅清泠虽然只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却是Nascent Soul 种子,更是sect number one beauty 。

  这样的人物,在sect 中自然有着极高地位。

  就是苏清风这样狂傲的人物,也自觉输给傅清泠一头。

  他远远看到傅清泠主动去找Gao Qian ,心里一阵不舒服。

  他和傅清泠也算是朋友,怎么傅清泠不来找他!

  傅清泠可不知道苏清风在想什么,她也从不在意别人想法。

  “风daoist 、Fellow Daoist Gao ,打扰了。”

  傅清泠客imposing manner 施礼招呼,她来找Gao Qian ,更多是对唐红英好奇。

  风子君自然认识这位sect 奇才,她可不知道傅清泠和Gao Qian 这么熟悉。

  她忍不住瞥了Gao Qian 一眼,这old fellow 这么受欢迎么?怎么身边都是美女!

  好在Gao Qian 并没有和傅清泠表现的很亲近,双方客气礼貌,却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疏远。

  发现傅清泠和Gao Qian 没什么私情,风子君也放下心。她和傅清泠聊了几句,意外发现这个看着如同水中冰的女子,居然还很会聊天,还很有见识。

  以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层次来说,傅清泠的见识就非常高妙了。

  风子君和傅清泠聊了几句,居然还颇有点投契的感觉。

  唐红英没在意身边两个女子,她注意力都在下方的战斗上。

  虽然只是Qi Refinement 级别的修者,能上场也是各个sect 精英。

  这种无限制的循环战斗,非常考验修者的综合能力。

  如果只是专修一门,最多两三局,就会被别的修者淘汰。

  一个全面均衡的修者,如果擅长战斗,往往能连胜七八局。直到力竭。

  对于Qi Refinement 修者来说,这样战斗强度太高了,能坚持七八局已经非常brilliant 的expert 。

  Qi Refinement 修者的层次很低,可他们呈现的spell 却多种多样。

  又都是sect 精英,他们对于spell 都有着一定理解,打起来也就更热闹。

  各种Five Elements spell ,阴阳变化,在众多修者手里得到了全面展示。

  正因为他们层次很低,唐红英能一眼就看透,和她所学的理论印证,让她真正理解了spell 体系。

  所以,唐红英看的非常认真。

  傅清泠默默旁观,却对此颇有些不解。

  Qi Refinement 修者打的热闹,可和唐红英层次差的很大,有必要看的那么认真么……

  不论在哪个sect ,Qi Refinement 修者都是最多的。

  这种宝贵的机会,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不想错过。连赢几场,不但能替sect 扬威,还能扬名立万,还能收获奖励。

  good luck 的话,还能俘获美人芳心。

  故此人人奋勇争先,打的异常热闹。

  等到夜深时分,天上明月高悬,Myriad Beasts Sect 更是summon 来了大片golden light 虫,在玄Martial Mountain 上方densely packed 布成大片光网,把战场照耀的亮如白昼。

  Qi Refinement 修者们打的热闹,回廊上观战的众多Golden Core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却早看腻了。

  回廊在光网之外,清冷月色被jade green 琉璃瓦遮盖,内就多了两分幽暗。

  对于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Golden Core 来说,这点幽暗当然不足以遮挡视线。只是从心理上都跟着放松了几分。

  various sects 修者在一些人带领下,开始主动和其他sect 修者招呼客套。

  Four Great Sects 本来entirely different ,这会人群流动起来,sect 的无形隔阂就被打破了。

  Gao Qian 没兴趣交朋友,风子君她们就更没兴趣。

  本来风子君想提议回紫枫号休息,可唐红英看的那么认真,她又不好多说。

  傅清泠则是无可无不可,要是Gao Qian 他们回去,她自然不会多待。

  Gao Qian 他们不走,她多看看也挺好。

  虽然是Qi Refinement 修者,却总有innate talent 不凡的修者,有出人意表的惊艳表现。

  “几位Fellow Daoist ,叨扰了。”

  一个年轻修者走过来稽首招呼,这人身材高大浓眉虎目。他言行举止显得很有教养,可眉宇间有种狂放不羁的野性。

  Gao Qian 还礼:“在下Heavenly Spirit Sect Gao Qian ,不知Fellow Daoist 是?”

  “Five Elements Sect 孙无忌。”

  年轻修者说着很有些impudent 的laughed ,他对着的傅清泠说道:“你一定是傅清泠傅Fellow Daoist ,久闻大名。”

  傅清泠回礼:“见过Fellow Daoist Sun 。”

  “果然美貌不凡,不愧是Heavenly Spirit Sect number one beauty !”

  孙无忌大为赞叹,他看到美女,性格中狂放不羁的一面很自然就显露出来。

  他转又looked towards 唐红英:“不知这位又如何称呼?”

  唐红英看了眼孙无忌,“这却不方便告诉你。”

  “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还戴着面纱!”

  孙无忌也不生气,他突然伸手去抓唐红英的面纱,“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周围的人都想不到孙无忌会突然出手,他和唐红英又近在咫尺。

  他出手之际催发了秘术,动作快如电光。

  眼看着孙无忌手要碰到面纱了,他突然胸口一阵剧痛,一身凝聚的法力就被那剧痛forcibly 打碎了。

  孙无忌一低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柄连鞘long sword 正点在他心口上。

  顺着剑鞘看过去,才发现是唐红英的素手握着剑柄给他来了一下。

  唐红英随手收了剑柄,她对孙无忌说道:“你太无礼了。”

  说完,唐红英转身looked towards 下方擂台,再没理会孙无忌。

  孙无忌捂着胸口想说话,可一身精纯法力都被捣散了,这会连气都缓不过来,更无法说话。

  他很是羞恼,却不敢乱来了,捂着胸口有些狼狈踉跄离开。

  傅清泠看着远去孙无忌,她眼中露出几分同情,这人cultivation base 不逊于他,可一招失手,连Magical Artifact 都没能催发出来,就差点被打死……

  Gao Qian 这个disciple 好生厉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