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38

  第438章 可疑

  一招打伤孙无忌,唐红英却恍若没事人一般。

  在她几百年的生命中,这件事简直insignificant ,根本不值得去在意。

  她甚至没有多看孙无忌一眼。

  反倒是傅清泠露出thoughtful expression 。

  这人是她Master 特意提过,是Five Elements Sect 是天才,也号称是未来Nascent Soul 种子。

  在a small sect 中,天才有很多,被冠以Nascent Soul 种子的天才却不会很多。

  孙无忌行事有些狂放,这是他性格问题,并不能说明他cultivation base 不行。

  相反,如此肆无忌惮正说明此人cultivation base brilliant 。

  可惜,遇到了Gao Qian 的Disciple !

  傅清泠本来还有些怀疑唐红英的来历,Gao Qian 这个Disciple 突然就冒出来,又是在这种特殊时刻,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直到唐红英出手,简洁迅疾,直指要害,一击破敌。

  这种强烈的Martial Arts 风格,和Gao Qian 如出一辙。

  风子君没注意唐红英的战斗风格,她刚才还想帮唐红英解围来着。

  她不太喜欢唐红英和Gao Qian 的亲昵,可到底是Gao Qian 的Disciple ,她不能看着唐红英被人欺负。

  结果,没等她说话,孙无忌已经被打了。

  看起来没受什么伤,只是整张脸已经痛的有些扭曲,甚至有些丑陋。

  speak frankly ,孙无忌不算多英俊,却majestic appearance 颇有豪气,一副大好男儿的架势。

  被唐红英casually 的打了一下,看起来就要哭出来了。

  风子君有些不屑,Five Elements Sect 的Nascent Soul 种子,merely this 。

  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引发两派纠纷。

  她persuaded :“红英,别动手。”

  当然,这句劝说完全是礼仪性的。

  风子君转又对孙无忌说道:“你也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行事为何如此浪荡轻浮!”

  孙无忌心里很是不忿,他不过想撩开面纱,这算什么罪过?

  didn’t expect 对方反应如此激烈,更didn’t expect 对方下手这么狠。

  剑是没出鞘,可剑鞘上蕴含锋锐sword qi ,简直把他Divine Soul 都要刺穿了。

  一身的防护Magical Artifact ,甚至都没能激发出来。

  孙无忌修道一百多年了,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剧痛让他难以掌控自己表情,更难以掌控自己的情绪。

  他现在异常愤怒,偏偏风子君还要指责他!

  孙无忌袖子里的手握紧六星轮,这件Magical Artifact 握在手里就如同玩物,放出来却能变得大如车轮。

  一击下去,轰杀这个嚣张青衣女人绝没问题!

  风子君注意到孙无忌体内法力如沸。她slightly frowned :“我们不和你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你速速离开。”

  说完一拂袖,一片纯阳golden light 卷着孙无忌推到several feet 之外。

  直到风子君动手,孙无忌才意识到风子君居然是一名Golden Core daoist 。

  孙无忌顿时冷静下来,和一名Golden Core daoist 叫板绝对是自找苦吃。

  孙无忌fiercely 瞪了眼唐红英,让他更为愤怒的是,唐红英根本没看他,而是在看着下方的战斗。

  这种轻蔑无视,差点把孙无忌气炸了。

  这口气他暂时忍了,可这件事却不算完。

  孙无忌远远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赐教,他日必有一报。”

  唐红英没理会孙无忌,Gao Qian 对孙无忌laughed ,“小Fellow Daoist 不用客气,慢走,if fated will meet again 。”

  标准的客套话,只是这时候说出来怎么听着就特别古怪。

  孙无忌也有点懵,一时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意思,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合适。

  他只能snorted ,悻悻转身离开。

  等到孙无忌离开,傅清泠提醒Gao Qian :“Fellow Daoist ,此人是Five Elements Sect 的Nascent Soul 种子,还是要小心一些。”

  “谢谢Fellow Daoist 。”

  Gao Qian 说道:“不过是小小的误会,也没什么。想来不至于因此影响two sects 的交情。”

  傅清泠轻轻一笑,“那是自然。我久闻孙无忌大名,今天一看,却是名不符实。

  “这人一副张扬狂放之姿,却心胸狭窄,输了就变颜变色,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真是可笑……”

  风子君nodded :“Fellow Daoist 说的好,我就看此人怎么都不顺眼。

  “要说还是红英的手法凌厉,一击制敌,让他都没脸胡搅蛮缠。”

  “Martial Uncle overpraised 了,不过是侥幸得手。”

  风子君是Gao Qian Dao Companion ,算是半个师母,唐红英还是客气了一句。

  这件事风子君也对她颇为维护,这让唐红英对风子君也多了两分认可。

  傅清泠虽然有些稚嫩,却也很有眼光,人也算有趣。

  经过这件小小的冲突,三个女人反倒拉近了关系。

  Gao Qian 对此也很欣慰,他和三个Disciple 的感情,非常亲密也非常特殊。

  这一点又很难和风子君解释清楚,他还是希望三个Disciple 能和风子君把关系处好。

  至少维持表面上的融洽。

  现在大家就处的不错,talking and laughing ,不远不近,正是他希望的状态。

  刚才发生的冲突,因为过程很短暂,又没有什么动静,几乎没人注意。

  不过,苏清风却看到了。

  他本来就站在不远的地方,一直观察傅清泠、唐红英她们。

  看到孙无忌动手,苏清风差点笑出声。

  结果,孙无忌一招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都没敢炸刺。

  苏清风非常失望,Five Elements Sect 这个天才也太废物了,没有ability 就算了,连脾气都没有!

  他悄悄去找的Master 苏溟,因为是Qi Refinement 级别战斗,苏溟这些great character 都会spaceship 休息了。

  苏溟耐心听苏清风说完这件事,他问道:“伱想说什么?”

  “Master ,唐红英殴打孙无忌,严重损坏了我们和Five Elements Sect 的交情。

  “只是这件事,就可以处罚Gao Qian 。”

  苏清风有些兴奋说道:“还可以把唐红英许给孙无忌!”

  苏溟神色有些阴沉:“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啊?”

  苏清风被问的有点懵,他想了下说:“至少可以恶心Gao Qian ,让他难受。”

  苏溟没说话,就是冷冷看着自己这个Disciple 。

  Master 的冰冷目光,让苏清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可他想来想去,也不知哪错了。

  Gao Qian 这个家伙,怎么看都碍眼,找个名目趁机整整Gao Qian ,不是挺好的?

  只是苏清风也不敢多说,他乖乖低下头摆出乖巧样子。

  沉默了好一会,苏溟才问道:“你做坏事不打紧,可损人不利己,这就很蠢。

  “其次,借助外力给自己人施压,更蠢。

  “Gao Qian 怎么说也是sect 真传,因为他和Five Elements Sect 一点小矛盾,我就帮着Five Elements Sect 欺负Gao Qian ,sect 上下怎么看我?”

  苏溟对这个disciple 真是有些无奈,坏都坏不到点子上,就搞些小child 恶作剧一样破坏,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既解决不了敌人,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别人看清楚自己的坏!

  对此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愚蠢!

  苏清风被训斥的满脸冷汗,他是个聪明人,teacher 一说他就懂了。

  在这件事上,他的想法简直是又坏又蠢……关键是没有任何意义。

  苏溟有些无奈摇头:“你也一百多岁了,别活的那么天真。

  “这world 很残酷,如果你总是犯这种低级错误,你是走不远的……”

  修者这条大道上,大家嘴里都喊着要is a path that goes against the Heavens 。

  实际上,修者最大竞争者就是同类。

  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就那么多,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就那么多,secret technique Divine Art 就那么多……

  每一样的资源都是有限的,想要更进一步,修者就要踩着同辈的脑袋向上。

  所以,修者First Layer 要就是学会竞争,知道敌人是谁!

  苏清风享受的资源太多了,生活的也太轻松自在。

  和Gao Qian 一比,苏清风更是幼稚的像个没长大brat 。

  作为Master ,苏溟是非常心累。

  他对苏清风摆手:“你回去好好休息调整,等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下场,你要有个好的表现,别给sect 丢脸。”

  “是,我一定不给Master 丢脸!”苏清风高声答道。

  “行了行了,别搞出一堆烂事让我来擦屁股就行了!”

  苏溟把苏清风打发走,他沉吟了半晌,还是忍不住深深叹气。

  现在sect 情况非常不妙,当然,其他Three Sects 也是一样。

  临时抱团,想法挺好,实际意义却不大。

  作为主事人,整天和几个sect Golden Core 勾心斗角,他都觉得特别累。

  大家完全没有共同利益,搞个联盟屁用没有,只能是壮壮声势。

  Heavenly Astral Sect 也不傻,人一看就知道你联盟是什么成色。

  只是到了this step ,大家也没别的招了,只能死马且当活马医。

  这种情况了,disciple 还在和Gao Qian Battle Qi ,他都要气笑了……

  与此同时,孙无忌也正在找Master 孙谷神哭诉。

  “Master ,那女人bully intolerably !”

  孙无忌说着的解开daoist robe 、中衣,把胸口伤势亮出来。

  这一剑鞘sword qi 贯穿他心口,前后都留下了一个深紫的印记。

  直到现在,他heartbeat 还不规律,明显受了很重的伤。

  孙谷神个头不高,稀疏白发勉强挽成道髻,却该盖不住油亮头皮。

  他脸上也都是褶子,好在脸色红润,一对眸子冷森森放光,一派expert 气象。

  作为Five Elements Sect 最老的Golden Core 之一,他已经活了快三千岁,接近了Golden Core 上限。

  也正是如此,孙谷神cultivation base 也达到Golden Core Peak 。

  和Nascent Soul 真君是比不了,在Golden Core 之中却算得上top powerhouse 。

  这个年纪,自然早就没有了任何火气。

  孙谷神对disciple 挨打,也并没有多在意。

  他瞄了一眼,却发觉有点不对。又伸手给disciple 检查,这才发现那一股sword intent 如同实质横亘在Disciple 心口,阻绝法力流转。

  孙谷神坐不住,他站起来施展Rejuvenation Technique 给Disciple 化解sword qi 。

  one after another 淡绿rays of light 落在孙无忌心口上,如此连续施展了几十次Rejuvenation Technique ,心口上那深紫印记才散去。

  “好精纯的sword intent 。”

  孙谷神摸着胡子,脸色凝重沉吟着,“打伤你的是个Heavenly Spirit Sect 修者?”

  孙无忌其实也就是来撒个娇,告个状,didn’t expect Master 这么认真。

  他急忙说:“我打听过,那女人叫唐红英,Heavenly Spirit Sect Gao Qian 的Disciple 。Gao Qian 也是several decades 前才投入Heavenly Spirit Sect ,得到卫道玄赏识,拿到真传身份……”

  孙无忌交游广阔,Gao Qian 的过往更不是秘密。他找到Heavenly Spirit Sect 的人一打听就全都知道了。

  他有些紧张的问:“Master ,这女人有什么不对?”

  “is it possible that 是是Demon Sect 的修者?!”

  中天sect 众多,有一些sect 就专门鼓捣邪祟,cultivation 的secret technique 都血腥残酷。

  这样的sect 都统称Demon Sect 。

  十九个超级Great Sect 的严厉打击下,这些Demon Sect sect 早就被打没了。

  只有一些零星的Demon Sect 修者,到处游荡。

  孙无忌看teacher 认真样子,以为抓到了Demon Sect 修者的痕迹,他大为兴奋。

  要是Gao Qian 和唐红英是Demon Sect 修者,他只要振臂一呼,不用他打手,大家就会一起合力灭了这对master and disciple 。

  孙谷神突然伸手fiercely 敲了下disciple 脑袋,“你长点脑子行不行,卫道玄何and the others 物,真要是Demon Sect 修者怎么能瞒得过他的眼!

  “退一万步来说,卫道玄看走眼了,我就是看出来也不能明说。那不是打卫道玄的脸。”

  他说着摇头:“你身上这一缕sword qi ,人家根本没用力。却差点戳死你!

  “这是因为你和对方差距太大了。那女人是个Golden Core !”

  孙谷神瞥了眼自己disciple ,“你也够蠢的,惹上了Golden Core 都不知道。”

  “啊?!”

  孙无忌大惊,“这怎么可能,我听说Gao Qian 也是才结成Golden Core 不久……”

  “这样啊,的确有点蹊跷。”

  孙谷神想了下说道:“这件事我们要和Heavenly Astral Sect 说一声。”

  他意味深长的laughed :“要是good luck ,Heavenly Astral Sect 觉得这家伙可疑,你这个仇就有人帮你报了!”

  他们Sect Master 可是聪明人,其他几个sect 惶惶不安的时候,Sect Master 就亲自跑去Heavenly Astral Sect 拜访。

  Five Elements Sect 参加玄天法会,主要就是帮Heavenly Astral Sect 探查消息。

  李东阳、吴镝被杀,让Heavenly Astral Sect 怀疑凶手可能是此地的修者。

  这个此地,当然是指Azure Cloud Mountain Range 周围大片区域,这里一共有几十个large and small sect 。

  想要在这些sect 中筛选出凶手,可没那么容易。

  Heavenly Astral Sect 没有仓促动手,而是选择暗中查探,Five Elements Sect 就是Heavenly Astral Sect 的帮手。

  孙谷神觉得Sect Master this move 很妙,悄悄抱住了Heavenly Astral Sect 大腿,外人却一无所知。

  关键是那凶手并不知道,谁都不得罪。

  当然,大腿也不能白报,总要汇报一些信息情报。

  孙谷神提笔在书简上写了一行字:Gao Qian 及其Disciple cultivation base brilliant 却来历不明,颇为可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