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39

  第439章 sword intent

  玄天法会进行到third day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登场,战斗开始变得精彩起来。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是sect 中坚力量,到了this step ,每个修者都有自己的Absolute Art 。

  为了防止意外,也为了表示重视,几个宗sect master 持人再次登场。

  array 周围,也多了十多位Golden Core 看护。

  毕竟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出手formidable power 强大,一个不好就会闹出人命。

  array 又是临时布置的,为了防止意外,众多Golden Core 一起守护array ,能最大限度保护参赛者安全。

  四个sect 各有十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参加法会,为此,四sect 五人一组,混编成八组两队。

  每队四组对决,最终两队最powerhouse 决胜出第一名。

  这个比赛机制很简单,也非常考验运气。

  傅清泠就被编入了二队,卫清薇编入一队。

  两人要想碰头,就只有break through 才能在决赛碰头。

  此外,卫滨也代表Heavenly Spirit Sect 出战。

  因为Gao Qian 、风子君也要出战,所以要出战一群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也都和他们站在一起。

  这种站位,就让卫滨somewhat 尴尬。

  这位在Azure Cloud City 和Gao Qian 相遇的时候,还一脸矜持骄傲。

  时隔several decades ,Gao Qian 已经拿到真传身份,卫滨也还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

  双方也有许多年没走动,卫滨再次看到Gao Qian ,还多少有点sorry 。

  其实他和Gao Qian 也算有交情,只是因为Gao Qian 的出现,他和卫清薇的事也黄了。

  虽说他对卫清薇也不太上心,可终究对Gao Qian 有点看法。

  再次见面,他身份已经远远比不上Gao Qian 。这让他更不舒服。

  好在卫滨是个聪明人,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在礼节上做的很周全。

  Gao Qian 更是客气礼貌,也让卫滨心里舒服许多。

  卫滨也注意到了Gao Qian 身边的风子君,这位清丽美女,可是Heavenly Spirit Sect 大多数男修心中的女仙。

  didn’t expect ,居然和Gao Qian 走在了一起,看样子还特别恩爱。

  男的英俊洒脱,气质出尘。

  女的清丽明净,盈盈之姿恍若Fairy 。

  两人容貌、气质都非常搭配,还总是手牵手,谁看了都要羡慕嫉妒。

  不止是Heavenly Spirit Sect 的修者,其他sect 修者看到这对男女,不少人私下也要称一声Divine Immortal 眷侣。

  而且,傅清泠也站在Gao Qian 身边,就更吸引众人的注意。

  傅清泠可是号称Heavenly Spirit Sect number one beauty ,其他sect 修者也对这位number one beauty 颇为好奇。

  远远看过去,的确是peerless beauty 。容貌要比风子君更明艳。

  好在风子君有自己独特气质,和Gao Qian 搭配,却也输给傅清泠。

  修者也是分美丑的,而且非常在意美丑。

  一个修者cultivation 要是合乎大道,生命自然就会不断趋于完美。

  但是,这个完美又是建立在自身基础上的。

  像傅清泠this level 的美女,cultivation 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级别,已经有了冰肌玉骨之姿。

  Five Elements Sect 、Azure Yang Sect 、Myriad Beasts Sect 都有美女,和傅清泠一比,也是相形见绌。

  不止是男修者看着傅清泠眼热,那些female cultivator 者看的更认真更仔细。

  然后,一群人就注意到了Gao Qian 身边唐红英。

  低阶的azure daoist robe ,脸上还蒙着轻纱,却也盖不住唐红英那种独有的气韵。

  在傅清泠、风子君身边,蒙着脸的唐红英却似乎更胜一筹。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却又非常真实。

  唐红英并不是刻意彰显力量,只是她cultivation 的九阳无极剑,本来就至阳至锐,难以遮掩锋芒。

  现在她又到了breakthrough 的紧要关头,一身气息就不可避免流露出几分来。

  在这方面,唐红英的优势就太大了。

  人们往往也对mysterious 未知更有兴趣,傅清泠再好看,他们也看过了。

  唐红英蒙着面纱faintly discernible 的样子,更惹人遐想。

  好在像孙无忌那样的人不多,更没人会在大庭广众下impudent 无礼。

  随着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战斗的进行,众人的注意力也很快转到了擂台上。

  到了这个级别的战斗,唐红英看的更认真了。

  Qi Refinement 修者战斗all kinds ,非常有趣,却总归是力量层级太低了。

  在唐红英看来,就像幼儿园运动会,通过这种模式可以看到很多东西,但其本身的水平太低了。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修者,equivalent to 小学生。

  虽然对于力量驾驭都显得不够成熟,却已经有了自己体系,有了各种精彩变化。

  先出场的卫滨运气很差,遇到了Azure Yang Sect 一个expert ,双方斗法没几招,就被轰了出来。

  covered in dirt 的卫滨,也sorry 多待,急忙忙回了紫枫号。

  这个时候,也没人注意失败者。大家都在关注场上的战斗。

  卫清薇的运气就好很多,她苦练多年的两极元磁剑也别有profound mystery 。

  对方挣扎了一会,终究是看不透两极元磁剑的变化,被一剑斩破防护Magical Artifact ,直接送出擂台。

  过关后的卫清薇很是欢喜,她战斗经验不多,在这种重要场合赢得胜利,可是非常难得。

  回来之后,卫清薇乖巧站在Gao Qian 身后。

  其实她和Gao Qian 的关系非常亲近,远不是傅清泠能比。

  只是在这种场合,她也sorry 和Gao Qian 多说话。

  在傅清泠、风子君、唐红英三个大美女身边,她也感受到了极大压力。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三位美女太出色,都没人关注卫清薇。

  直到卫清薇赢得战斗胜利,众人才注意到,卫清薇也是个难得大美女。

  卫清薇不吭声,唐红英却主动说话了。

  “Fellow Daoist ,你御剑如用器,这不对。”

  唐红英知道卫清薇和Gao Qian 关系很好,她也愿意和卫清薇讨论剑器。

  卫清薇有些不解,她又不是sword cultivator ,两极元磁剑本就是当做Magical Artifact 来用。

  就是她teacher 卫真也没说过不对。怎么唐红英会这么说?

  她性子有点软,又和Gao Qian 关系好,当下客客气气问道:“我哪里不对,还请Fellow Daoist 指点。”

  唐红英摆摆手:“指点不敢当,就说一下我的体会。你的剑器Yin-Yang Two Extremes 转化,能克制Five Elements 变化,极其精妙。

  “只是剑器就要顺势而变,批亢捣虚,直接用剑器压砸,既费力又容易吃亏……”

  唐红英讲了一通后又问:“你两极元磁Sword Control Art ,我看还能还做元磁sword light ……”

  卫清薇都能听懂,只是唐红英所说这些,却是她从没想过的。

  并不是说唐红英说的有多巧妙,而是对方提供了一种驾驭Magical Artifact 思路,包括一些具体而微的技巧。

  她从没想过,驾驭剑器要如此繁复,如此讲究精微变化。

  天下spell 千千万,每种spell 又都自成体系,异常繁复。

  所以修者cultivation 都是提升自己cultivation base ,提升Magical Artifact 威能。

  根据不同修者调整Magical Artifact 变化,这个每个都会。可能针对不同修者进行精微调整,这一点可就没几个人能做到。

  唐红英说了这么多,卫清薇虽然颇有一些领悟,可这些领悟却需要时间实践,去Cultivation 。

  要说一下开窍了就战力暴增,非常不现实。

  而且,这种领悟往往会因为想法多了,身体和手却跟不上,反而更容易落败。

  唐红英也知道这一点,她comforted :“没事,经过这一轮战斗,我已经看到这些人ability 。等伱在遇到人,就能提前想出应对办法。”

  唐红英这么热心,也是她不能下场,只能借助卫清薇来的做一点试验。

  傅清泠太骄傲了,也不会听她的。而且,对方冰魄divine light 另走一路,和她sword dao 也并不契合。

  卫清薇性格有点软,服从性更好,更容易配合。

  的确,傅清泠在一旁看着唐红英pointing fingers ,她也是非常好奇。

  这些sword cultivator 的道理,听上去都非常高妙,也异常契合卫清薇的状态。

  只是Gao Qian 这个female disciple ,眼光怎么如brilliant 毒辣。这人真是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

  等到傅清泠下场,两招解决对手。

  Innate 冰魄divine light ,这可是绝世secret technique 。同样的cultivation base ,几乎没人能挡得住她的Innate 冰魄divine light 。

  傅清泠就在Gao Qian 手下吃过亏,此外,对敌是未尝一败。

  first round 结束,等到卫清薇再次登场的时候,唐红英提醒她说:“你的对手擅长厚土盾,很克制的两极元磁剑。所以你要抓住时机用两极转化。

  “对方一定会用厚土之力消耗你,所有见面就用是全力,两极元磁转化足以动摇他厚土盾,抓住机会全力御剑斩他脖子就行了……”

  唐红英看过这个修者上一场战斗,已经把这人完全看透了。

  她对spell 不算了解,可居高临下,看这些修者真如掌上观纹。

  卫清薇对此却半信半疑,等到了擂台,对方已经先一步拿出厚土盾。

  厚重yellow 重盾和大地相连,简直巍然如山,难以动摇。

  这种情况下,都应该谨慎游走消耗,寻找机会。

  卫清薇却觉得唐红英说的有道理,也许full strength attack 才能获得胜利!

  等到战斗开始,卫清薇全力催发两极元磁剑斩在厚土盾上。

  两极元磁剑上的Yin-Yang Two Extremes 翻转,厚土盾的厚重力量也被带着翻转变化。

  虽然不足以打翻厚土盾,却打破了厚土盾的法力平衡。

  yellow 厚土盾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缝隙。

  早就蓄势待发的卫清薇全力御剑,两极元磁剑化作元磁sword light 穿透缝隙,正斩在那修者脖子上。

  灵光闪动,那修者已经被传送到array 之外。

  卫清薇又惊又喜,居然真的行!

  周围观战众多修者,都是一片哗然。

  大家在赛前都看好那么男修,毕竟厚土盾专克轻Spirit Sword 器。

  谁也didn’t expect ,卫清薇一上来就全力爆发,这样的冒险出击居然轻松战胜对方。

  上一场战斗,众人都觉得卫清薇性格温柔,战斗也是绵里藏针。

  这么刚烈狠绝的打法,也改变了众人对她的看法。

  观战众多Golden Core ,却都看得出来,这是卫清薇有意调整战术。只能说赢的很巧妙,也很brilliant 。

  风子君也有点意外,她对唐红英说:“红英,还是你的眼睛毒,一下看透了对方弱点。”

  对方要不是打算死守,也不会这么迟钝,被卫清薇轻易抓住机会打败。

  唐红英laughed :“还是卫Fellow Daoist 果决勇猛。”

  能做到这一点,卫清薇还是需要些勇气。虽然还是有些迟疑,却已经做非常不错了。

  傅清泠也来了兴趣,“Fellow Daoist 不妨也给我一些指点……”

  唐红英想了下说:“好啊,我尽力。”

  接下来动战斗,卫清薇在唐红英指点下,连连克制强敌。

  直到遇到了Myriad Beasts Sect 的铁中玉,这位驾驭monster beast 是一只异种White Tiger ,能在虚实间转化,极为厉害。

  卫清薇挣扎了数十回合,终究被White Tiger 抓住机会,一爪子送出array 外。

  对此,卫清薇并不失望。她能走到this step ,都是靠着唐红英的指点。

  对她来说,这些对于御剑的思路、技巧,才是最有价值的。

  回去以后,她要好好和唐红英请教。

  卫清薇败后,傅清泠也遇到了孙无忌。

  孙无忌对傅清泠可有着极大怨念,要不是因为傅清泠,他怎么会过去搭讪,要没过去搭讪,他怎么会被唐红英捅了一下。

  抱着报仇雪恨的想法,孙无忌催发六星轮发起了狂攻。

  六星轮就像一颗巨大六角星,在天空呼啸往来,带起无数深蓝starlight 流转。

  傅清泠不断施展Innate 冰魄divine light ,重重divine light 如障,层层divine light 如海。

  随着战斗的进行,孙无忌就感觉驾驭六星轮越来越吃力。等他想要催发大Five Elements 逆转刀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这门秘术需要大量法力,孙无忌分心施法,就被傅清泠抓住机会,一记Innate 冰魄divine light 凝结的sword light ,把孙无忌送出array 。

  失败的孙无忌非常愤怒,他就差那么一点,输的非常不甘心。

  只是当着众多修者,他可没脸耍赖不认输。

  等孙无忌垂头丧气回到teacher 身边,却发现teacher 身边多了名修者。

  这个修者穿着大红daoist robe ,脸上带着golden 面具,看起来非常阴沉诡异。

  孙谷神对孙无忌招呼道:“快过来拜见真君。”

  孙无忌不知道那人是谁,可听到真君的称呼,就知道对方是位Nascent Soul 真君。

  他吓了一大跳,急忙屈膝大礼拜倒。

  那名修者都没看孙无忌,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免了。”

  这等无礼的姿态,要是换做别人,孙无忌肯定不能忍。这会去乖乖低头垂首站在teacher 身边,大气都不敢喘。

  孙谷神陪said with a smile :“真君,didn’t expect 把您惊动了。我本想继续探查,有了确切消息再向您禀报……”

  red robe 修者coldly said :“Four Sects 联合,也不是小事。我正好顺道看看情况。”

  她说着远远看了眼Gao Qian ,这男人还真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气度,算是个人才。

  不过,也就如此罢了……

  她目光转向唐红英,唐红英心生所觉抬头看过来。

  两人目光交汇,唐红英眼中明锐如Sword God 光骤然闪耀。

  red robe 修者这等cultivation base ,都觉得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她很是惊疑,“这女子好sharp 的sword intent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