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96

  第496章 快刀

  哪怕是继承了bloodline 中inheritance 的能力,妖怪也大都粗鄙不堪。

  少数妖怪机敏狡诈,却也难掩凶性。

  青枫虽是Monster Race ,却厌恶Monster Race 这种天生的凶残、暴戾,厌恶Monster Race 粗鄙、无知。

  她见过一些Human Race 修者,Human Race 修者大多仪表整洁,谈吐优雅。

  尤其是一些high-rank cultivator 者,那种矫矫不群飘逸超凡的气度,更是让她倾佩。

  青枫以为,Monster Race 都要化身成人形cultivation ,就是因为人形是最high level 的生命形态。

  Human Race 修者的spell 、文化、社会体系,也自然是最好的。

  就她所见,Human Race 显然更和谐更团结,不会整天互相战斗厮杀。

  至少,Human Race powerhouse 不会让Human Race 大规模战斗杀戮。

  Wisdom King Sect 虽然实力强大,还有Divine Transformation powerhouse ,却终究摆脱不了Monster Race 本性,这才有了六十年一次小型blood sacrifice ,三百年一次大型blood sacrifice 。

  青枫对此很不理解,很不赞同,甚至很厌恶。

  但是,她知道在Wisdom King Sect 内绝不能质疑blood sacrifice 。任何质疑者,都会被无情碾成齑粉。

  就是如此,也不能阻挡青枫对Human Race 的喜爱。

  她搜集Human Race 的spell ,搜集Human Race 的衣服饰品,搜集Human Race 的书籍等等。

  在衣着打扮言语谈吐上,她也尽量做到自己理解的优雅。

  可惜,在Monster Race 这里过于优雅含蓄,会被认为软弱可欺。

  青枫不得不保持一种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的姿态,防止不必要的麻烦。

  就是如此,石九峰之类的家伙还是觉得她好欺负,总想来站她便宜。

  青枫对此深恶痛绝,可石九峰cultivation base 比她还强不少,地位也比她高一些,她又不能真的为了点小事和石九峰翻脸死斗。

  这次blood sacrifice ,又被石九峰纠缠,她心里真是厌烦之极。

  突然间在众多喧嚣浮躁妖怪中看到气度沉凝的Gao Qian ,青枫就觉得眼前一亮。

  而且,Gao Qian 的沉凝是自然而然的平静内敛,并是不是那种狡诈阴险。

  青枫深深看了眼Gao Qian ,心里很是遗憾,为什么青叶岛就没有这样出色的妖怪,简直比Human Race 修者更有气质。

  其他妖怪可不会像青枫这么多想法,作为化形三次的妖怪,他们都有丰富阅历。

  一群妖怪都看出了Gao Qian 不一样,一看就是个能打的。

  只是到底有多能打,这就不好说了。

  别的妖怪blood essence 旺盛,气息炽热如火,看一眼就能估量个大概。

  Gao Qian 气息内敛,却是看不出具体的cultivation base 。

  马原比较会处理妖际关系,总是hehe haha ,这里大部分妖怪都和他处的不错。

  不过,涉及到blood sacrifice 旗手,却没有妖怪会让步。

  “就凭这小子,hahaha ……”

  “看着人模人样的,在咱们这可不行!”

  对于妖怪来说,人模人样可不是什么好词。

  马原不过随口吹牛,本意就是转移话题,可没真指望Gao Qian 能拿到旗手。

  旗手这拉风了,手举大旗的妖怪自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从以往的blood sacrifice 来看,第一拿到大旗的妖怪必死。

  石九峰趁着众多妖怪议论的时候,他用手指了指Gao Qian 。

  九峰岛的一些妖怪,都注意到石九峰的手势,一起looked towards Gao Qian 。

  众多妖怪中Gao Qian 还是非常特殊的,非常有识别度。

  九峰岛为首的几个妖怪,都是一身的鳞甲,狭长脸上满是凸起黑红疙瘩,在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妖怪中也丑的惊心动魄。

  这些都是石九峰的bloodline descendant ,他多年辛苦播种的结果。

  对于这些bloodline descendant ,石九峰完全是放养。只有在残酷的战斗中活下来的后裔,才会投入资源培养。

  这次带来九个后裔,是一母同胞。他们mother 是一只剧毒蟾蜍。

  这些后裔天生就能驾驭剧毒,又擅长吞气变化,身体天生鳞甲,筋骨强横,可以说兼具了父母双方的优点。

  因为是一母同胞,又从小一起长大,九个后裔

  对于这九个后裔,石九峰颇为看重,甚至破例让他们姓石,从石一到石九,都赐了名字。

  有了这九个后裔,石九峰自信能稳稳拿到旗手。

  旗手可不止是个荣誉,更代表着巨大利益。

  小小马原act recklessly ,还敢和他吹逼。就让几个child 撕碎那小子,看马原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日行中天,年纪最大的飞Island Lord Ye 熊强把Asura 明王大旗raised high ,然后用力投掷到高台下的地面上。

  所有叫嚷吵闹的妖怪们,都被大旗所吸引,一双双眸子里都是毫不掩饰的贪婪。

  熊强高声shouted :“我数一百个数,一百个数后,大典正式凯硕。。”

  有了熊强这句话,一些胆大无脑的家伙向着Asura 明王大旗围拢过去。

  拿到大旗就能获得Asura 明王加持,越战越强。

  一些妖怪自恃martial power ,总觉得拿到大旗就能所向无敌。

  这也是妖怪们头脑简单,很少会去想什么策略。

  既然是争夺大旗,当然要奋勇向前。

  当然,大部分Monster Race 还是没这么勇猛,他们目标是活下去。

  趁着大典还没开始,他们可以先跑远一点。

  Gao Qian 自然不会急着抢大旗,就是这个身体有这个能力,也没必要如此高调。

  这不符合他的人设。

  侯小毛紧紧跟着Gao Qian ,他机警四处打量,一面还给Gao Qian 提意见:“我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很隐蔽山洞,不如我们去里面躲两天……”

  按照侯小毛的想法,前几天大家都很有精力,战斗一定惨烈。

  最好是先躲的5-6 days ,都妖怪们都打累了再出来捡便宜。

  “不去。”

  Gao Qian 只说了两个字,山洞狭小,也不知里面情况。

  跑到山洞里,别的妖怪随便放个火施展个spell ,就只能硬挺着。

  那是死地,他可不会去。

  侯小毛有点小聪明,却也只是小聪明。他既不懂得战斗,又没有任何谋略。

  Gao Qian 也不会和他解释太多,没有这个必要。

  查数的熊强的中气充足,Gao Qian 带着侯小毛进入一片树林后,还能听清楚对方查数的声音。

  在这个位置,已经看不到高台了。只是周围还有一伙伙妖怪匆匆路过,他们也都急着找个安全地方。

  妖怪虽然粗鄙,可能transformed into 功,终究不会太傻。

  大多数妖怪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冒然加入血战是必死无疑。

  在这种规则下,找个地方隐藏自己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也有妖怪觉得Gao Qian 和侯小毛妖单势薄,看上去很好欺负。

  走着走着,就有一伙妖怪跟上了Gao Qian 和侯小毛。

  侯小毛吓的脸上绒毛都炸起来了,他不停回头打量,满脸的不安。

  这副畏惧胆小的样子,更激发了后面一伙妖怪的凶性。

  “老大、快点,后面家伙跟上来了……”

  侯小毛发现Gao Qian 越走越慢,他急得急忙去拽Gao Qian 手臂。

  Gao Qian 随手拍开对方毛茸茸爪子,他返身迎着后面一群妖怪走过去。

  这里本就是战场,要杀够一百妖怪才有资格活下去。光躲是没用的。

  既然对方主动送上门,这里妖怪又不多,那还客气什么。

  后面那群妖怪都有点意外,不明白Gao Qian 怎么有胆子自己跑过来。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为首的高Great Demon 怪举起手里铁棍高声大叫:“弄死他!”

  这妖怪身高九尺出头,满身黑毛,肌肉壮硕,看着就充满力量感。

  他叫嚷的声音非常高亢,却并没有真正动手。

  动手的反而是大汉身边的两个身材矮小妖怪,这两妖怪容貌丑陋猥琐,看着很像是两个老鼠。

  但是,他们身上却长着一些尖刺。

  两个小妖一抬手,身上尖刺就化作一片密集箭雨射向Gao Qian 。

  另外有几个小妖,对着Gao Qian 猛吐了几口惨绿poison qi ,还有喷出black 毒液,还有两个放出一片巨大火光。

  化形的妖怪,都能把原形的Innate Ability 转化为spell 。

  看着不怎么入流,其实都颇有formidable power 。

  一群妖怪normally 里经常的配合,虽说没什么具体阵势,动起手来还是有点默契。

  反正就是上来全力猛攻,争取一波灭了Gao Qian 。

  转眼之间,火光、poison qi 、毒液就把Gao Qian 淹没了。

  后面的侯小毛吓的仓惶后退,他觉得Gao Qian 情况不妙,现在赶紧有多远跑多远。

  就在这时,一抹雪色blade light 破空疾斩,分火破气,荡开了激射的毒刺,瞬间斩到了满身黑毛高Great Demon 族面前。

  这个高Great Demon 族也吓了一跳,他本能挥棍猛砸过去。

  雪色blade light 却先一步斩落,把高Great Demon 族斜着斩成两片。

  高Great Demon 族虽然身体坚硬如同磐石,在五百斤的龙鳞刀下,却脆弱的如同豆腐。

  刀锋过处,身体断裂的异常平滑。

  五尺长刀顺势一转,把发射毒刺两只小妖脑袋带飞。

  跟着长刀连斩,森Leng Ruxue blade light 如同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一般席卷而上,卷起血肉四方迸射。

  仓惶后退的侯小毛看到了这一幕,他张大嘴巴呆立在原地,完全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侯小毛知道Gao Qian 会用刀,Blade Technique 应该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但是,他对这个厉害其实没有什么概念。

  妖怪都会innate talent spell ,不过,大多数妖怪打架还是凭fleshy body 搏杀。

  所以体型巨大的妖怪,总能占据优势。

  妖怪们也会练习martial skill ,也就是搏杀技巧。

  侯小毛还学过一点sword technique ,以他来看,刀来剑往到最后就是比谁力气大,比谁更快更狠。

  Gao Qian 以刀破法,已经非常夸张了。blade light 如同滔滔大潮席卷一切,这已经超出侯小毛对martial skill 的理解。

  在他看来,这更像是某种Divine Ability spell !

  其实Gao Qian 只是随意连斩,都没真正发力。只是一刀连着一刀,在侯小毛这等低阶妖怪眼中,blade light 已经连绵成潮。

  两个呼吸间,一伙十几个妖怪已经被尽数被斩杀。

  Gao Qian 手挽刀花甩掉了刀刃上的血迹,这才收刀入鞘。

  刚才斩杀的众多Monster Race ,其blood essence 已经有一部分被刀柄上血龙布吸收。

  ordinary person 使用刀剑,其实都会在刀柄剑柄上缠上剑衣刀衣防滑。

  真正用来实战的剑器,都会如此。

  马原送的血龙布卷,就被Gao Qian 拿来缠在刀柄上作为刀衣。

  其实他力量强横,原本不需要刀衣。只是看上血龙布卷的吸血反哺能力。

  血龙布卷吸收的这一点点blood essence ,对龙鳞刀的影响微乎其微。

  不过,积少成多,刀衣这样不断吸收blood essence 反哺龙鳞刀,总有一天能提升龙鳞刀的品质。

  Gao Qian 对Monster Race 尸体毫不在意,侯小毛却不淡定了,他颠颠跑过来说道:“老大,我帮你收拾……”

  Gao Qian 虽然看不上这些妖怪,却也不会阻止侯小毛。

  妖怪都习惯了带上所有身家,就算这些小妖穷的要死,捡尸总能有些收获。

  侯小毛得到了默许,兴致勃勃在破碎血肉中挑挑拣拣。

  他经常当小偷,眼睛很毒,很擅长搜刮东西。

  没一会功夫,已经把尸体翻了个遍。

  “老大,这些都是blood essence ,还有medicine pill ……”

  侯小毛捧上一堆东西,其中赤红如枣的blood essence 最多。

  Gao Qian 随手挑了几个品质好收下,剩下的就不要了。

  这也大大超乎侯小毛的预料,他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老大、这些都给我了?”

  Gao Qian 没理会侯小毛,他提着刀转身就走。

  侯小毛却大喜过望,他毫不客气连吞了两团blood essence 。

  作为一个小妖,他日子过的非常艰难。这些blood essence 品质虽然不高,他也很少能吃到。

  两颗blood essence 下肚,侯小毛小脸涨的通红,青筋都蹦起老高,眼睛更是溢出血来。

  他cultivation base 太差了,猛然吞服两颗blood essence ,差点把他撑爆了。

  就是这么惨,侯小毛还是很高兴。有了这么多blood essence 吞服下去,cultivation base 怎么也能提升一两成。

  在blood sacrifice 大典上能提高一点cultivation base ,就增加一分活下去机会!

  Gao Qian 两个离开没多久,一伙妖怪就闻着血腥味赶到了。

  看着一地的散碎血肉,这伙妖怪也吓了一大跳。

  有个满身白毛形若Old Ape 的家伙凑在地上看了一会,他连连摇头:“都是被一个家伙杀的,好快的刀,是谁这么厉害!”

  Old Ape 看着树林深处,里面树荫蔽日野草丛生,只有惊鸟在天上哇哇乱叫。

  他犹豫了下说道:“这种expert 太危险了,我们换个地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