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497

  第497章 Blue Sea Moon, Bright Pearl and Tears

  长长如剑的草叶慢慢弯下去,挂在上面一滩血顺着草叶滴落到地面。

  随着血的滴落,草叶又慢慢恢复了挺直的状态。

  侯小毛正开心在旁边捡尸,根本没注意一根野草的小小变化。

  在这片野草丛中,至少有十五具妖怪尸体。

  老大的刀太快了,一刀下去必然是身体断裂,死状凄惨。

  侯小毛不是害怕,只是这样尸体翻找起来很是麻烦,总是沾了一手的血腥。

  另外,有些好东西都会被快刀斩断,很是可惜。

  他又没胆子劝说老大,总不能让老大动手的时候小心点别砍到好东西吧!

  侯小毛翻了半天,他听到了草丛里有甲叶摩擦的声音,知道老大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站起来了。

  这就意味着老大不想再等了。

  他急忙在血糊糊衣袋里掏了两把,摸出两团圆滚滚blood essence 。

  “穷妖!”侯小毛啐了口吐沫,他急匆匆把blood essence 收好,抓起旁边草叶擦了擦手上血污,就急匆匆去找Gao Qian 了。

  看到Gao Qian 还站在那没动,侯小毛松口气。

  他现在对Gao Qian 是崇拜的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也为自己当初选择了对方而庆幸不已。

  这样的expert ,居然能让他抱大腿,真是Luck That Goes Against Heaven’s Will 。

  而且,这个老大还特别大方。对于低阶blood essence 毫不在意,对于一些medicine pill 、spiritual object 也没都兴趣不大。

  跟着老大一路走过来,对方已经杀了六七十名妖怪,除了身上迸了一些血外,毫发无损。

  侯小毛就是远远看热闹,身上连血都没沾。只有捡尸的时候免不了弄了一手血污。

  大典还没两天,他已经捡了一袋子东西。

  他也知道背着一袋子东西多碍事,可是,他真舍不得扔啊。

  袋子里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他平时可望不可得的好东西。

  这两天他就疯狂的**血,两天下来,他身高forcibly 拔高了一寸多。

  因为blood essence 多的难以消化,他皮肤已经变成赤red ,还整天都是头昏脑胀,走路都有点不稳当。

  就是如此,侯小毛也觉得这日子是他最大胆的梦都不敢想的。

  侯小毛赔笑着凑到Gao Qian 身前,把袋子敞开给Gao Qian :“老大,东西都在这。”

  Gao Qian 随意扫了眼,他其实不用看,就凭着龙鳞刀的感应,就知道里面有没有好东西。

  在人界的时候,他就达到了以刀为眼观天视地的的层次。

  现在这个身体远不及他那时候,可是Blade Technique 纯凝之极。

  经过几次杀戮,居然生出Blade Intent ,达到了以刀为眼的层次。

  对此,Gao Qian 当然很惊喜。

  同样的已刀为眼,他以前是仗着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强横,Divine Soul 坚凝强大,以神御刀才达到这种realm 。

  这次却不一样,是他从根基入手练刀,渐渐由浅入深。

  到了this step ,证明他Blade Technique 已经reach a higher-level ,达到了a certain realm 。

  这样下去,以刀证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Gao Qian 在意的武道成就,对于妖怪身上那点零碎毫无兴趣。

  侯小毛层次太低,自然不能理解Gao Qian 的追求,只以为Gao Qian eyes high above the top ,看不上这些东西。

  “老大,我们接下来去哪?”侯小毛cautiously 的问道。

  “就在这吧。”

  这片jungle 离海边不太远,四通八达,不论是进是退都很方便。

  满地的野草比人还高,在这里藏起来也方便。

  距离大典的高台又不远,方便对付往来的妖怪。

  几天下来,妖怪们已经遍布双叶岛各处。想要凑够人头数,必须要主动一点。

  不过,Gao Qian 对此也没那么在意。一两百人头,总能凑够数量。

  接下来的几天,Gao Qian 再没遇到大群妖怪。

  有两个独行妖怪从林间穿过,可他们快疾如风,一发现不对就跑没影了。

  Gao Qian 带着五百斤长刀,凭着这个身体,很难追得上对方。

  要是距离近一些,凭着Blade Intent 对气息的交感,还能把对方留下。

  得了the past few days 的空隙,侯小毛也终于能安静cultivation ,把吞服blood essence 消化掉。

  不过,消停了几天,侯小毛又有些忍不住了。

  他喜欢看别的妖怪在森然冷冽blade light 中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更喜欢在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尸体上捡东西。

  “老大,距离大典结束没几天了,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

  侯小毛在Gao Qian 耳边低声叨咕,想劝说Gao Qian 继续动手。

  Gao Qian 瞥了眼侯小毛,“双叶岛这么小,五万Monster Race 散布各方,the past few days 过去,至少死了一半了。

  “现在各处都有Monster Race 团伙盘踞,我是不怕,你跟着我乱走,你能活么?”

  这个问题一下难住了侯小毛,他脸色连变,却speechless 。

  的确,Gao Qian 可以乱杀,可他遇到别的妖怪怎么办?

  侯小毛想了半天才forced a smile and said :“老大,我这不是为你着急么。”

  “管好伱自己。”

  Gao Qian 扔下一句话,自顾穿出jungle 来到海边。

  此时明月当空,如水月光下大海却异常幽深,只有沙滩上一重重白浪翻滚起伏。

  不知怎么的,Gao Qian 想到了一句诗:Blue Sea Moon, Bright Pearl and Tears 。

  这句蓝Old Xing 家古人诗句,意义晦涩难明,却又异常华美,美到直击人心。

  Gao Qian 望着深沉沧海,他忍不住回忆起蓝星上的种种。

  他在蓝星上生活不过三四十年,在他生命历程中,这三四十年占比非常小。

  但是,这三四十年却塑造了他的性格,塑造了他的三观,对他人生有着无比重要意义。

  穿越以来,他很少回忆蓝星上种种。因为他回不去,想这些不过是徒然伤感,甚至会引发自恋自伤。

  在人界的日子,他都忙着cultivation ,忙着战斗,忙着解决麻烦,忙着摆弄三个Disciple 。

  到了太皇天,更没时间去考虑这些。

  Monster Race 的blood sacrifice 大典上,周围都是残酷的血腥战斗,Gao Qian 反而生出的思乡之情。

  由这句唯美诗句,他想到了亲人,故友,还有女友……

  Gao Qian 默默看着起伏翻腾的浪潮,思绪也如这浪潮般起伏难定。

  躲在jungle 深处的侯小毛,正在偷偷观望Gao Qian 。

  老大是他活下去的根本,他怎么能不关注。

  这个位置看过去,只能看到老大的背影。

  侯小毛不知道老大在干什么,妖怪可没有悲春伤秋对月吟歌的习惯。

  他觉得老大可能是在comprehend Divine Ability ,也可能是在冥想。

  可在开阔的海滩上,several li 外都能轻易看到老大的silhouette 。在这地方comprehend secret technique ,可太不聪明了。

  另外,侯小毛总觉得老大这背影看起来很孤独,很是萧瑟……

  他也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老大这么牛逼,想杀谁就杀,有什么难过的!

  Gao Qian 这也是对于自己人生的一种审视。

  martial arts 到了他this step ,就是要明白本心,明照本我,这才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就在Gao Qian 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时候,一伙妖怪盯上了Gao Qian 。

  “这家伙看起来有两下子!”

  “他的刀好像不错……”

  “有点Dragon Clan 的味道,他的血肉一定很好吃!”

  一群妖怪聚在一起低声念叨,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弄死这家伙。

  不说别的,这妖怪身上的Dragon Clan Bloodline 就足够了。

  妖怪bloodline 也是分等级的,Dragon Clan Bloodline 永远都是最high level 的bloodline 。

  妖怪可以通过吞噬blood essence 提升力量。有着Dragon Clan Bloodline 的妖怪,自然最受欢迎。

  哪怕Gao Qian 看着有点厉害,可参加blood sacrifice 大典,大家就是要互相杀戮。

  不能因为对方厉害,就不动手了!

  再说,他们一群十多个妖怪,一路走过来不知杀戮了多少。

  看到肥肉在面前,他们当然要fiercely 咬过去。

  一群妖怪也不说话,都小心向着Gao Qian 快速靠近。

  等到了一定距离,众多妖怪一起施展innate talent spell 。

  Fireball ,冰箭,poison qi ,Poisonous Arrow ,还有绿光交织而成的大网,一股脑向着Gao Qian 扔过去。

  直到对方动手,Gao Qian 才猛然惊醒过来。

  他全身心沉浸在记忆中,对于妖怪的突袭没有任何准备。

  Gao Qian slightly frowned ,这些spell 攻击其实没什么,让他不高兴是被对方打断了他的沉思。

  他并没有comprehend 什么,只是单纯的回忆过去,感怀过去。

  被妖怪们sneak attack ,微妙的情绪顿时被破坏,这让Gao Qian 生出了几分killing intent 。

  Gao Qian 才要拔刀斩过去,却突然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又想到了那句诗:Blue Sea Moon, Bright Pearl and Tears 。

  这句诗原本是什么意思并不重要,重要是他对这句诗的理解,已经和手里龙鳞刀建立了精妙联系。

  Gao Qian 拔出长刀却没有扑击过去,而是长刀当胸竖立。

  冰Leng Ruxue 的刀刃,这时候却有种如水柔静悠远。

  刀刃上倒映着的圆月、白浪,就这么深深印入众多妖怪眼中。

  通过这种方式,Gao Qian 和众多妖怪Divine Soul 建立了微妙却稳定的联系。

  孤独寂寥的冷寂Blade Intent ,就如无形刀锋贯入每个妖怪Divine Soul 深处。

  众多妖怪都是身体一顿,就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没等众多妖怪想明白这种情绪,他们Divine Soul 已经被冷寂Blade Intent 斩灭。

  一群妖怪rustling sound 扑倒在地,瞬间失去了一切生息。

  落向Gao Qian 的各种spell ,也在冷寂如水blade light 中一切寂灭消失。

  Gao Qian 收刀入鞘,眼中露出疲惫之色。

  以这个身体来催发Blade Intent 击杀敌人Divine Soul ,其实还有些勉强。

  从效率上说,远不及他拔刀斩杀来的方便、快疾、省力。

  只是以Blade Intent 杀敌,看起来非常high level 。

  另一方面,也验证了他Blade Technique 的进步。

  树林中的侯小毛看到一群妖怪突然出来sneak attack 老大,他正要高声示警,却看到老大已经拔刀了。

  侯小毛也放心不少,他对老大Blade Technique 充满信心。

  结局却让他异常意外,老大根本没出刀,一群妖怪就无声无息死了。

  这种死法,可比被刀斩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恐怖百倍千倍,让侯小毛是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侯小毛呆了好一会,这才somewhat guilty 的凑到Gao Qian 身边,“老大、”

  Gao Qian 知道侯小毛被吓到了,他也没解释,只是对侯小毛侧头示意了一下。

  侯小毛也没敢多问,他cautiously 凑到那些死去妖怪身边。

  这些妖怪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一个个眼睛还都瞪得老大。

  在这些妖怪的眼睛中,侯小毛就看到一点凝聚不散的如水white light ……

  壮着胆子翻找了一圈,丰厚的收获让侯小毛很快忘记了恐惧。

  这些妖怪杀了很多妖怪,一个个兜里都有好东西。

  他甚至在一个妖怪胸口上找到了一片斗大的黑红鳞片。

  那鳞片沉甸甸很有分量,外表光滑如玉,看着就不一般。

  侯小毛多少有点眼光,他觉得这不龙鳞也是某种成了气候的大蛇鳞片。

  他知道老大有Dragon Clan Bloodline ,当即献宝一样把鳞片先献给Gao Qian 。

  Gao Qian 凭着龙鳞刀,其实已经看到这片特殊鳞片。

  拿到手里,Gao Qian 更能确定这是Flood Dragon 留下的鳞片,里面充满了风和水的气息。

  他这个身体也是Flood Dragon ,不过,和留下鳞片Flood Dragon 相比就差的很多了。

  从鳞片来看,这Flood Dragon 至少也是元婴层次,甚至更强一些。

  妖怪么,力量强大,就是智慧不高,只能使用Innate Ability 。

  同样的层次,妖怪对于力量的驾驭就比Human Race 修者差的非常多。

  受这身体限制,他不能使用混元鼎重新炼制这片鳞片。

  好在这东西不占地方,直接用气息refining 放在胸口,可以当mirror armor 用。

  鳞片对于水、风两种Spiritual Qi 的强大亲和力,让他也能借用一些力量。

  Black Flood Dragon 其实本身也会几种innate talent spell ,就是等级太低了,也没cultivation 的意义。

  Gao Qian 现在Blade Technique 纯凝,已经生出精妙Blade Intent ,能从容驾驭各种外力融入Blade Technique ,更不需要使用spell 了。

  这次战斗,也让侯小毛收获大量财富,把他乐的牙龈都呲出来了。

  此后的几天,Gao Qian 再没遇到过妖怪。

  侯小毛就有些不安了,计算杀敌数量,Gao Qian 也还不足八十。他作为跟班,一个妖怪都没杀。

  眼看着大典就要结束了,如果完不成目标,他们都要死……

  这后果太严重了,侯小毛壮着胆子和Gao Qian 说了这事。

  Gao Qian 却没理侯小毛,这小子还想用他当刀,不免想的太多了。

  侯小毛看Gao Qian 不以为意,急得满地乱转。但他离了Gao Qian ,必死无疑。

  再着急他也只能待在Gao Qian 身边。

  到了最后一天,祭台上响起了巨大鼓声。

  侯小毛脸色如土,“老大,大典要结束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