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78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09 作者: 暴走叉烧包

  第782章 在Dragon City 道未来(下)

  谢青云目标无比明确,Lu Qingshan 心中则是大震。

  “Sect Master 是要去Dragon City 关?”

  “Heart Demon 本体如此重要,必然藏身在最为隐秘且安全的地方。”

  谢青云颔首,解释道:“对于Demon Race 而言,只要是人域,不论何地都算不上安全。

  以魂尊与驭尊的谨慎,他们本体定然是留在深渊,绝不敢贸然前来我们人域。”

  Lu Qingshan 默默nodded 。

  他的判断与谢青云如出一辙。

  所以要想找到魂尊以及驭尊的本体,就必须进入深渊,进入Heart Demon 族所在的无间域。

  而要想进入无间域,唯一的通道,就是Dragon City 关外的Space Crack 。

  但目前的问题是,Dragon City 关如今已经成为了Demon Race city ,daofather 所设的明月大阵同样是被demonic cultivator 所掌控。

  怎么过Dragon City 关就成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毕竟,Human Race 修士当初曾经是倚靠Dragon City 关与明月大阵拦Demon Race 大军于城外两万年。

  只是一转眼,Human Race 最坚实的壁垒,就变成了拦在谢青云面前的天堑。

  “你说你曾经看到过Heart Demon 诞生之地?”谢青云没有多纠结于Dragon City 关,而是转头问道。

  “对。”Lu Qingshan nodded ,然后详细描述了一遍当初他在敕天的inheritance 空间中所看到的景象。

  “Black Lotus 是孕育Heart Demon 之物,按照你所言,你在血洗魔巢的时候,那些Heart Demon 本体已经开始逃窜,却并未带上Black Lotus 一起逃遁,这说明,Black Lotus 是不可轻易移动之物。”

  事实上,植物类生命由于根系的原因,大多都难以移动,当初的Mountain Lord Qing Qiu 便是如此。

  “这般看来,那Heart Demon 诞生之地,此时应当便是Heart Demon 本体的栖身之地。”谢青云继续道。

  “你与我详细说说那Heart Demon 诞生之地的地理特征,好方便我到时寻找。”谢青云停下了御剑之术。

  显然,接下来的路,他并没准备带上Lu Qingshan 。

  因为不论是闯Dragon City 关,还是入无间域,都是件危险至极的事情。

  虽然Lu Qingshan 的实力已经不比往日,不可小觑,但在这两件事上并不能提供太多的帮助,只能是拖后腿。

  至少在谢青云看来是如此。

  “Sect Master 准备如何进无间域?”Lu Qingshan 看出了谢青云的独行之意,他并没有立刻说什么,只是这般问道。

  “走Dragon City 关。”谢青云言简意赅。

  “Dragon City 关如今沦陷,明月大阵落于Demon Race 之手,Sect Master 准备如何过?”

  Lu Qingshan 脸色肃穆,“Heart Demon 族可不像其他Demon Race ,他们化作Human Race 修士潜伏我Human Race 如此多年时间,早已掌握了Formation 这项skill 。”

  若是换做其他Demon Race ,Dragon City 关丢了也就丢了,daofather 所设大阵,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掌控。

  但Heart Demon 族,完全是有能力接手daofather 大阵——事实上,Dragon City 关的明月大阵,在此之前,就一直都是由浣Spirit Sect 高层修士,也就是Heart Demon 分魂所执掌。

  “Demon Race 实力胜过我Human Race 那般多,都同样被daofather 大阵所拦,最后从内部才得以攻破。”

  “Sect Master 你如今仅孤身一人,真有办法闯过明月阵?”

  “既然没有其它办法,也只能是试一试硬闯了。

  好在我只是想过Dragon City 关,并不是要破阵,难度会低上不少。”谢青云helplessly said ,语气中又透露着自信。

  虽然不是破阵,但强闯daofather 大阵也绝对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整个Human Race 又有几人能做到?

  “就算Sect Master 真能强闯明月大阵,那般大的动作,必然会引起Heart Demon 族的警觉,并不利于Sect Master 之后的行事。”Lu Qingshan 神情一凛,said solemnly   谢青云这般竭尽全力只为入无间域,魂尊与驭尊只要收到消息,用屁股想都知道谢青云图谋甚大。

  一旦他们有所戒备,所谓的“偷家”计划,就凭空增添了不少风险。

  “你说了这么多,所以你是有更好的办法?”谢青云brows slightly wrinkle ,看出了Lu Qingshan 的unspoken implication 。

  Lu Qingshan nodded ,calmly said :“我有办法是能让Sect Master 无声无息过Dragon City 关。”

  “en? ”饶是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如谢青云,听得Lu Qingshan 此话,都是一惊,瞳孔微缩。

  他视线在Lu Qingshan 年轻且平静的脸庞上来回扫了几遍,最后放声大笑起来,说道:“我倒是要看看我Sword Sect 的少宗,究竟是要使出什么样的天人手段来。”

  话罢,谢青云sword light 一拢,接着把Lu Qingshan 笼罩在内,化作快到不可见的残影,向着西方急速掠去。

  …………

  高耸入云的山岭映入眼帘。

  羡天岭,正对着Dragon City 关的第一mountain range 。

  越过this mountain ,便能看到Dragon City 关了。

  此时正值冬季,大雪皑皑,覆盖了羡天岭所有的景色。

  一眼看过去,都是white mist 的一片。

  biting cold wind 肆虐,吹起大片雪芒,在阳光穿透下,变幻出multi-colored 的奇景。

  既然Lu Qingshan 说了可以无声无息过Dragon City 关,所以谢青云的动作就隐蔽了许多。

  他御剑沿着羡天岭靠近贺兰mountain range 的一侧入山,紧贴山峰表面一路上升,最后贴着峰顶的一块巨石掠入贺兰mountain range 。

  不多时,Dragon City 关的高耸city wall 便在眼前。

  谢青云带着Lu Qingshan 沿一路兜转,不停躲避city wall 上的巡城demonic cultivator ,最后寻了一个距离city wall 还有一段距离的拐角停下。

  City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的有效范围总是比city 面积大一些,这是常识。

  Dragon City 关city gate 紧闭,city wall 上demonic cultivator 来来回回巡视,气氛看上去颇为紧张。

  就算是谢青云有剑immortal cultivator 为,想要过此城,也绝非易事。

  但对于Lu Qingshan 而言,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难。

  因为,他有……

  龙雀!

  Lu Qingshan extend the hand ,正欲从虚空中取出龙雀,谢青云却是没来由的先开口了。

  他笑容收敛,好似预见到了什么,看着Lu Qingshan 突然说道:“我已经老了,生死之忧多徒劳,但偌大的Sword Sect 在那,身后之事需要提前安排。”

  “Lu Qingshan ,我若是死在无间域,Sword Sect 的下一Sect Master 便是你,Sword Sect 是没落还是延续辉煌,也是取决于你。”

  “我才Integration Realm ,Sect Master 与我说这个,会不会太早了。”Lu Qingshan 先是一愣,随即声音微涩replied 。

  “而且,世间可从没有让一个合body cultivator 士执掌道宗的说法。”

  “余Peak Master 还在,薛Peak Master 还在,我Master 也在,我哪有那个资格决定Sword Sect 的辉煌于否?”

  “还有,Sword Immortal 是不会老的。”Lu Qingshan 最后道。

  Sword Immortal 的lifespan 近乎无穷,谢青云更是潇洒不羁,身上完全看不出半点老态。

  老了这两字似乎与他搭不上边。

  谢青云shook the head ,明显还有下半截话未说,却也没准备说。

  他只是继续道:

  “掌扶摇者掌Sword Sect ,这是Sword Sect 的规则。”

  “我若身陨,届时扶摇便是你的Life Source 剑。”

  “凭借扶摇,你就有资格执掌Sword Sect 。”

  谢青云看着Lu Qingshan 道:“我只问一句,你Lu Qingshan 可敢执剑?”

  Lu Qingshan 怔了怔,沉默不言,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后,他从虚空中取出龙雀,对着前方一挥。

  “why not dare ?”他道。

  next moment ,一阵虚无的spiritual power 扭曲,明月阵如羊油般被融化出一个小口,没有激起任何其它的反应……

  龙雀:lawbreaker !   Lu Qingshan 指着这出现的可容一人通过的入口。

  “Sect Master ,请。”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