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858

  第858章 daofather
  百万大军在身后,Lu Qingshan 显得calm ,成竹在胸。

  立在众人之前的Lu Qingshan black 发丝舞动,sword edge 上red light 莹莹。

  他环视了一圈那些刚刚从湖面下复苏的异鬼,然后目光落在了异鬼之王上,最后向下一挥手。

  青山军便是涌动如黑潮,奔着异鬼杀来。

  “怎么可能?”异鬼之王看着涌来的青山军, 无法接受,“你们Human Race 怎会拥有这般强大的力量?”

  这超出了他的理解。

  “现在,”Lu Qingshan 自然不会与他解释太多,只是戏谑地问道:“你要怎么办?”

  “这样的情况,你还有招吗?”

  这两句话,正是上一回异鬼之王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后, 对他发出的挑衅。

  如今Lu Qingshan 一字不变的还了回去。

  刻在sword cultivator in the bones 的“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

  刚刚退去的顾天雁调转满头杀回。

  他raised high long sword ,借着战马的冲锋之势, 杀向复苏的异鬼大军。

  他身后的Vanguard Battalion 军士们与他同样动作。

  long sword 犹如山林一般耸立。

  短促的兵器碰撞声clang clang clang 铛不断响起。

  先前蜂巢平原上的一战, 并没有让青山军们感到疲惫,反而像是热身一般,让他们的血液沸腾起来,fighting intent 更加盎然。

  神机营扔出最后的存货。

  那是一个个不规则的块状物体,clang dong clang dong 地砸在异鬼的冰晶盔甲上,火药嗤地一声就是炸开。

  铁蒺藜就如暴雨梨花针一般呈一个扇形倾泻出去,笼罩异鬼的全身。

  顷刻,那些仗着冰晶盔甲之坚肆无忌惮的异鬼便是吃到了苦头,没有冰晶盔甲覆盖的fleshy body 被炸得鲜血四溅。

  喊杀沸腾,金铁高鸣,毒火喷出。

  各营盘各显Divine Ability ,悍将齐出,杀入异鬼大军之中。

  一杆山字大旗在中军遥遥而立,高高飘扬。

  这场浩大且壮丽的厮杀, 拉开了最后的序幕。

  drenched with blood ,浑身是伤的异鬼之王,看见自己与异鬼大军们陷入青山军的围杀之势,顿时是红了眼睛。

  他终于是被激怒了。

  下一瞬,异鬼之王拔出刚刚插入冰层中的大剑,然后挥动大剑,对着Lu Qingshan 扫去。

  风雪中,giant sword 横扫而出,啸啸。

  Lu Qingshan 见此,却是regretfully shook the head ,“本以为你还会有后手的,didn’t expect 却如此不堪。”

  对于异鬼之王骤然发起的攻势,他显得极其平静,不慌不忙,动静之间,身形移动犹如鬼魅。

  任凭giant sword 如何劈、扫、刺、撩、砍,却始终无法触及他一丝一毫。

  在力量方面,异鬼之王是胜过Power of Mountains and Seas 加持下的Lu Qingshan ,但他对于力量的掌控与使用实在太过粗糙。

  于是就显得笨拙,显得迟钝,显得无用。

  雪花、冰屑被冰晶giant sword 卷起,形成one after another 龙卷。

  Lu Qingshan 则仿佛是御风而行,极其潇洒。

  战斗所引起的声势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宛如神战, 让人瞠目结舌。

  这是这個world 最强的两个男人在战斗——假若异鬼有性别的话。

  轰隆隆!
  异鬼之王又一剑劈下,扯破空气的剑刃依然是落空,落于冰层上,将本就千疮百孔的冰层再次轰出一个窟窿。

  “你就知道躲吗?”异鬼之王怒道。

  Lu Qingshan 丝毫remain unmoved ,眼中却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他手中的龙雀被舞成一道Fire Crow ,刺向异鬼之王的胸口。

  没有了冰晶盔甲,异鬼之王也绝无法无视这样的攻击。

  冰晶giant sword 宛如怒龙抬头,向上一撩,挡住龙雀。

  但是Lu Qingshan 整个腰身前俯。Dragon Sparrow Sword 身顺势一侧,沿着giant sword 的剑刃就是滑下。

  pu chi 。

  一截剑尖,如切豆腐般抹过异鬼之王的胸口,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Lu Qingshan 面色冷硬,龙雀不断递出,刁钻且狠辣地划过异鬼之王脖颈、腹部、面庞等部位。

  异鬼之王不断躲闪,却没有哪怕一次能躲过龙雀的剑刃。

  “你就不知道躲的吗?”Lu Qingshan 笑问道。

  话落,Lu Qingshan 纵身一跃,龙雀上Dragon Phoenix 铭文亮如limpid autumn water ,sword shadow 恰似银瓶乍破,水浆般迸向异鬼之王,不断泼去。

  chi chi chi!
  peng peng peng!
  铛dang dang!
  兵器交击声、入肉声,还有异鬼之王手中giant sword 砸碎冰层的声音,急促地交织在一起,好似那月半小夜曲。

  不过十几息时间,Lu Qingshan 就不知道递出了多少剑。

  直到他的最后一剑递出,异鬼之王匆忙应对不及,脚步踉跄,竟然是自己把自己晃倒在地。

  Lu Qingshan 看着倒下的异鬼之王,没有再出剑,甚至不再看异鬼之王,而是背对着他,大氅猎猎作响。

  “这场游戏,就到此为止吧。”Lu Qingshan 感叹着,龙雀锵然一声归鞘。

  从头到尾,Lu Qingshan 都只将道源界的一切当做一场游戏,更是从未把异鬼之王当做一个真正的对手。

  最后,他打了一个响指。

  bang!
  爆炸。

  冲天的火光在异鬼之王的身上冲起。

  火焰洪流形成的冲击波狂风一般向all around 荡去,将无数异鬼掀翻。

  ”no! ”火光冲传来异鬼之王不甘到极致的哀嚎之声,却很快就是随风而散。

  “同样的招数,怎么就不长记性呢?”Lu Qingshan 叹息道。

  刚刚的爆炸与先前轰碎异鬼之王冰晶盔甲的爆炸如出一辙。

  异鬼之王与Lu Qingshan 相比,技的差距太大,力量上的那点优势并无法抹平这种差距。

  所以他败得毫无悬念。

  火光辉映中,Lu Qingshan calm 地走出。

  就如英雄凯旋归来。

  “将军威武!”顾天雁看见了这幕,砍翻眼前的异鬼,loudly roared 道。

  “将军威武!”

  顾天雁的这一声大吼,瞬间是触发了连锁反应,迅速蔓延至全军,所有人都跟着大吼起来。

  既有真心诚意的崇拜,也有对于多年异鬼之患终于要被解决的痛快。

  他们生来这个时代就不和平,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奋斗,让后代们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

  这就足够。

  火光逐渐散去。

  异鬼也在消弭当中。

  结束了吗?

  好像是结束了。

  但Lu Qingshan 却莫名觉得有些空虚。

  因为,其实还有很多事情他没有搞清楚缘由。

  天,到底在想什么?为何要针对他?

  这些亡者是如何而来?也是天造就的吗?

  异鬼之王的本质是什么?
  this world 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类似的疑问,还有很多……

  只是看样子这些疑问都将无法得到回答与解惑了。

  Lu Qingshan 有些遗憾。

  他正如此寻思着。

  忽然间,一股无名力量从背后用来,透过他的top of the head ,直达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仿佛将他包裹。

  world in this brief moment 好像破碎。

  纷乱的战场逐渐模糊虚幻起来。

  Lu Qingshan 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蓦地回头,发现火光散去后,异鬼之王那巨大的fleshy body 早已消散,但是在它倒下的位置,却是有一个朦胧的光影缓缓升起,正对着他看。

  “终于等到你了。”一道声音在Lu Qingshan 脑海中响起。

  那声音沙哑沧桑,像是一个饱经风霜且充满智慧的middle age person 。

  “这是!?”Lu Qingshan 骇然,感觉灵魂都在战栗。

  在那道光影上,他感受到了无尽的磅礴,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磅礴。

  Lu Qingshan 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未知,让人恐惧。

  他不至于恐惧,但警惕却是必然。

  “不用这么紧张,”那声音又响起,安抚道:“说来我还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算是老乡。”

  “同一个地方?”Lu Qingshan brows tightly knit ,“.Firmament 天?”

  “对,而且你和与我之间还有着不浅不深的karma 关联.”那声音显得有些疑惑,随即又释然道:“看来,你是与我的嫡系后代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karma 关联?”这下轮到Lu Qingshan 疑惑了。

  “哦,忘记自我介绍了,”他道:“我叫夏铭,一个法修。”

  很陌生也很普通的名字,他并没有听过.Lu Qingshan 搜索自己的记忆,确定并没有听闻过这号人物。

  但是法修这个名词的出现至少是证明眼前之人的确来自Firmament 天。

  也有可能不来自Firmament 天,但至少不是道源界之人。

  那声音还在继续道:“不过,旁人都不直呼我名字,他们一般称我为……Daofather Xia 。”

  仿若平地起惊雷。

  Lu Qingshan 感觉自己脑子里有thunder 炸响,瞬间发懵。

  迄今为止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十境cultivator ,Great Xia founder ,strength of oneself 挽天倾的Human Race savior ,消失了两万年的Daofather Xia ?

  怎么可能?!
  Lu Qingshan 第一反应是怀疑。

  不论是Daofather Xia 为何会出现在道源界,还是堂堂Daofather Xia 为何会以一道光影的形态存在,都让人无法相信。

  即使他身上传来的磅礴Lu Qingshan 从未感受过,即使Lu Qingshan 确实与Daofather Xia 的后代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他的Master 乃是夏道韫。

  “你有很多的怀疑与不解,我看的出来,”Daofather Xia slowly said ,有着他这样的人物应有的平静,“不过正好,我出现其实就是为了给你解惑。”

  “愿闻其详。”Lu Qingshan 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直视那道光影,目光锐利如剑。

  “首先你要明白道源界的本质,不过解释一切之前,我要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们所处的world 是怎样的吗?”Daofather Xia 问道。

  Lu Qingshan 想了想,然后shook the head 。

  “说复杂也复杂,但要是真勘破他的本质了,其实也很简单。”Daofather Xia leisurely said 。

  “world ,概括来讲不过就是一个木樨。”

  “木樨?”Lu Qingshan 陷入思索。

  这是鸡蛋的古称。

  “木樨分成三层,最外是一层卵壳,中间是一层清液,最内层是卵子。”

  “world 也是这样,分成三层。”

  “最外一层,最为坚硬也是面积最大的,是保护层,有着Spiritual Qi 散布,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讲的Firmament 天。”

  Lu Qingshan 心中一震,似乎在这一瞬间明白了道源界的本质。

  Daofather Xia 还在继续,有条不紊道:“world 中间的那一层,相比卵壳就要脆弱许多了。

  但同样的,它的价值也比卵壳来得珍贵许多,拥有着许多卵子存活所必须的“营养物质”。

  对于world 而言,这种营养物质被称作道源。”

  Daofather Xia 的光影虽然模糊朦胧,看不真切,但此刻Lu Qingshan 能清晰感受到那光影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才继续道:“看你的表情,想来你也猜到了。”

  “没错,world 的Second Layer ,便是道源界。”

  “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world 。”

  怪不得.
  怪不得this world 会与Firmament 天如此相似,甚至就连语言都相同。

  怪不得他从cultivation technique 中修出的Power of Mountains and Seas ,本不该是一个体系的力量,却会得到this world 的认可
  一切的不合理,in this brief moment 仿佛都得到了解答。

  Daofather Xia 还在继续,“至于最内层,是一个world 最脆弱也是最珍贵所在,在那里,蕴藏着一个world 的核心”

  他paused ,淡淡吐出了一个字:“道。”

  Lu Qingshan 抿着嘴唇,沉默不语。

  事实上,在得知道源界是world 的Second Layer 之后,他就已经明白了world 核心是什么了。

  “所以,道源界的本质,就是world 储存道源之地。”Lu Qingshan 说道。

  “对,”Daofather Xia nodded and said :“道源对于一个world 来说,就是Source of Life ,而且道源界at first 也只有道源,并没有任何生灵所存在。”

  “但是,道源界偏偏却又是拥有生灵诞生以及生存的所有必需条件。”

  “然后,随着时间流逝,第一个生灵就在道源界中诞生了,”Lu Qingsh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再加上道源界与Firmament 天只是内外层关系,本质相同,所以道源界中诞生的生灵与Firmament 天中极为相似,几乎一样。

  只是Firmament 天因为Spiritual Qi 的存在,许多物种得以拥有更强的力量与bloodline 。”

  “伱很聪明,”Daofather Xia 有些许诧异,接着Lu Qingshan 的话补充道:“道源界与Firmament 天本质相同,只是Firmament 天的力量是Spiritual Qi ,道源界乃是道源。”

  “就如你所见的,this world 的Human Race 可以通过道源施展道法。”

  “但问题也就出现在这里了,道源对于world 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东西。

  可随着道源界Human Race 数量的增多,掌握道法的人也就越来越多,对于道源的消耗也是与日俱增,直到入不敷出,道源就会开始枯竭。。”

  “出于world 意志保护自己的本能,它必须要解决这个隐患。”

  “world 意志是我的叫法,你们一般管它叫Heavenly Dao 。”

  Daofather Xia 陡然中断叙述,轻声解释了一句,继而said solemnly :“对于Heavenly Dao 而言,解决这个隐患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解决掉造就这些问题的人。”

  “它想将道源界所有的Human Race 杀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