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859

  第859章 天有千算
  “Heavenly Dao 想要将道源界Human Race 彻底灭族,”Daofather Xia 又重复了一遍,“这就是它的自保方式。”

  很极端的自保方式,不枉苍天无情的说法Lu Qingshan 默默想道,然后抬起头,问道:“异鬼,便是Heavenly Dao 的手段?”

  “对, ”Daofather Xia 接话道:“Heavenly Dao 想要灭绝Human Race ,但问题是,Heavenly Dao 并非一个cultivator ,它是world 的意志,也只是意志。

  它虽有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伟力,可它必须尊重world 运行秩序,无法破坏规则,更不能去伤害生灵。

  所以它无法直接对Human Race 出手, 这你能明白吗?”

  这很好理解, 就像是科幻片中强大且对人类怀有敌意的智能机器人,但因为在出厂的时候程序中就写入了绝不能伤害人类的定则,所以绝不能对人类下杀手.Lu Qingshan nodded ,表示接受良好。

  “Heavenly Dao 是绝不能干涉world 运转的,受限颇多,”Daofather Xia 接着道:“因此,它要想实现自己灭族的目的,所能采取的方式,只有是借力。”

  “比如影响Celestial Phenomenon ,让土地干旱,或者是暴雨连绵,形成洪水.这是最简单的借力途径,借助Celestial Phenomenon 之力。

  不过正如先前所说的, 它不能破坏规则,所以Heavenly Dao 所能做的也很有限——可下雨可不下雨的天气, 它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控制是否下雨。

  但本应该下雨的天气,它却是无法让其不下雨的。

  因为, 这违反了world 运转的规则。”

  所以这些年自己所行经之处虽常有thunder 轰鸣,但这thunder 却始终无法真的落下劈死我……Lu Qingshan 心中又一个疑惑得到了解答。

  这边,Daofather Xia 还在继续,“显然,通过影响Celestial Phenomenon 的确可以给Human Race 带来些许麻烦,但要想以此来灭绝Human Race 却是fantasy story 。”

  “Human Race 并没有这么脆弱。”

  “其它途径也大同小异,仅仅只是能给Human Race 带来一些麻烦,离Heavenly Dao 灭族的目标差了million miles apart 。”

  “Human Race ,本来就是所有生灵中最为tenacious 的一个种族。”Daofather Xia 感慨道。

  “可是……这本该是Heavenly Dao 束手无策的一個局面,却因为一个不知道怎么出现的意外,给了Heavenly Dao 以希望。”

  “意外?什么意外?”Lu Qingshan 问道,知道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轮回,也是world 运转的规则之一,人死后便会化作亡魂进入Yellow Springs ,经历reincarnation 重生。

  可在许久许久前的Ancient Era ,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亡魂进入轮回的指引之力,竟然是变得无比衰弱起来。”

  “有许多亡魂因此无法进入轮回,只能在世间漫无目的地游荡,道源界也是如此。

  Heavenly Dao 便抓住了这个契机,将那些游荡的亡魂全部牵引至这片湖中。”

  “这就是异鬼的起源。”

  古乙乙, 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Lu Qingshan 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别人不知道Samsara Power 为何在Ancient Era 变得衰弱,他作为Yellow Springs Divine Item ruler 还能不知道吗?
  说来离谱,道源界一切动乱的起源,竟然是因为某个忘川之灵偷懒睡了一个“大长觉”?
  Daofather Xia 的光影在这时微微晃动了一下,naked eye 可见的虚幻缥缈了一些。

  “我的时间不多了,”见Lu Qingshan 神情微异,Daofather Xia 也不掩饰自己当下的情况,继续道:“要抓紧时间了。”

  “正如你所见,Heavenly Dao 牵引未入轮回的亡魂,造就了这片Yellow Springs 之湖。

  然后再通过时间累积,让这些亡魂积累怨念,逐渐变成异鬼——这是符合World Rule 的。”

  Lu Qingshan 默然。

  在Firmament 天,游魂变成厉鬼的情况也屡见不鲜,确实是符合规则。

  “当这些亡魂的力量足够,它们便会破冰而出,从Yellow Springs 之湖中复苏,走出,然后以灭族为目标入侵人域。”

  “这就是所谓的异鬼复苏。”

  话至于此,道源界异鬼之秘已经尽数展示于Lu Qingshan 眼前。

  不过,显然这些并不是Daofather Xia 真正想要告知Lu Qingshan 的。

  “你之所以来到this world ,是因为karma 道法吧?”他声音一肃,终于提到正题。

  Lu Qingshan nodded 。

  “那你应该知道,在你之前,异鬼就曾复苏过一次。

  那一次道源界Human Race 已经处在灭族边缘,同样也是有人施展karma 道法才得以平息异鬼之患。”

  “senior 便是在那次karma 道法中来到的道源界?”话说到这个地步,对于眼前光影Daofather Xia 的身份,Lu Qingshan 也已经是信了七八成了。

  “不是,”Daofather Xia 竟然是出乎意料地shook the head 道:“那次来的是南安道主。”

  南安道主,Daofather Xia 崛起之前Human Race 最为强大的法修,后来才逐渐被Daofather Xia 超越……Lu Qingshan 脑海中闪过关于南安道主的一些资料信息。

  “术近乎于道,小子,以你在sword dao 上的造诣,你的cultivation base 想来也不低,”Daofather Xia 并不吝啬对于Lu Qingshan 的赞美,“那你应该知道,Cultivation 十境,九境为合道,十境为祖。”

  Lu Qingshan slightly nodded ,静待后续。

  “何为祖境?”

  “祖,就是道的源头,就是world 的本质。”

  “祖境,对于除sword cultivator 外的cultivator 而言,就是进入world 的核心,获取world 的力量”说到这,Daofather Xia 很有耐心地解释道:“sword cultivator 从ninth realm 起,走的就是与我们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开Dao Path 。

  所以我并不清楚你们sword cultivator 的祖境与我们是否还会相同,甚至不清楚你们sword cultivator 究竟有没有祖境。”

  这是李求败早已告知过的事情,所以Lu Qingshan 并不讶异。

  “南安道主很早开始,就在尝试破祖,虽然一直未能成功,但却是得以进入道源界……this world 的道法,说到底其实就是Three Thousand Great Daos 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

  “也就是说,comprehend 这些道法是有益于感悟大道的,因此南安道主在this world Cultivation 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中,南安道主和道源界土著产生了karma ,最后帮助道源界Human Race 平息了第一次异鬼之患。”

  “南安道主与我both teacher and friend ,在我cultivation base 渐高,有破祖希望之后,他便将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among which is included 他在道源界的经历。”

  Daofather Xia 继续道:“后来,我强破祖境,进入world 核心,先前与你说过,world 共分为三层,所以要想进入world 的最内层,我先来到了道源界。”

  “道源界,我是自己来的。”

  “如果说道源界Human Race 对于道源的消耗,在Heavenly Dao 看来是隐患的话,那我破祖境,获取world 力量的行为,则是直接威胁到了它。

  ——world 的力量是固定的,被我获取了部分,那Heavenly Dao 就会变得衰弱。”

  “事实上,由于某些原因,我破祖本身就已经属于是强破,十分勉强。

  所以,我被Heavenly Dao 抓住了weak spot ,虽然最后还是破祖成功,但也因此受Heavenly Dao backlash ,不得已之下只能是以割裂部分Primordial Spirit 为代价施展替身之法,才暂时是解决backlash 问题。”

  暂时?

  Lu Qingshan frowned 。

  “在我破祖之后,Heavenly Dao 衰弱,为了止损,它对于灭绝道源界Human Race 的渴望就愈发迫切起来。

  但是事实上,它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是发动了第二次异鬼复苏,可是那一次异鬼之患依然是由于karma 道法被平息了。”

  “被you brat 给平息了,”Daofather Xia 补充道:“还不是简单的平息,you brat 甚至直接将异鬼之源给摧毁了,绝了第三次异鬼复苏的可能。”

  “好小子,可真能啊……”他leisurely said 。

  也就是说,Daofather Xia 破祖的日子是在如今的时间段往后再推三千年既然如此,为何他会在这里见到自称daofather 的夏铭?
  Lu Qingshan 心中生出了新的疑惑,但立刻就得到了解惑。

  “不过,Heavenly Dao 很快就找到了弥补的方法,”Daofather Xia 所化光影变得更加稀薄,已经逐渐不成形,连带着声音也变得虚渺起来,“那就是我。”

  “我不得已割裂的部分Primordial Spirit ,反而成了Heavenly Dao 弥补这一切的希望。”

  “它借着karma 道法造就的时间回溯,将我割裂的Primordial Spirit 送回到了karma 道法生效的紊乱时间段中。

  然后以存在于Primordial Spirit 上的strength of Backlash 吞灭我的意识,再融合Yellow Springs 之湖中的亡者,造就了刚刚你所击败的恐怖异鬼。”

  “正如你所见,由于这dao essence 神只是割裂下来的部分残片,所以它异常脆弱,靠着死气才能勉强维持形态,一旦离开了这片Yellow Springs 之湖便会消散。

  因此,它能做的就只有守株待兔,在这里静待你的到来,命中注定的到来。”

  这就是外面的world 都“敢叫日月换新天”了,异鬼之王仍没有任何反应的原因所在……Lu Qingshan 情绪逐渐恢复平静。

  Heavenly Dao ,也就这样而已。

  “天有千算,但是它终究没算到伱比想象中的强大,也没算到我这dao essence 神上的意识并没有彻底被抹灭,还残留了一点灵光。”

  “你还有什么疑问吗?”点点光华正从Daofather Xia 的光影上逸散而出。

  他终究只是一点灵光,消散是必然结局。

  “senior ,Heavenly Dao backlash 究竟是多严重……”Lu Qingshan 犹豫了一下,直言道:“在我的时代,你销声匿迹已经足足两万年了。”

  Daofather Xia 是否尚在,这是Firmament 天与深渊两界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