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881

  第881章 天河海灵

  “不要再说了。”见此景,楚牧神显得有些心烦意乱,对齐补Heavenly Dao 。

  他活了很久很久的时间,久到如今world 上已经不剩几个他当年的熟人了。

  楚牧神认识齐补天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齐补天那与林洞明近乎如出一辙的性子以及气质,却总会让楚牧神想起林洞明。

  林洞明,是楚牧神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按理来说,两人都还有很长很长的岁月可活。

  但是林洞明对剑没兴趣,对鱼也没多大兴趣,偏偏是对那天机充满兴趣。

  而不论是窥探天机,还是divulge the will of heaven ,都是损耗性命的行为。

  所以林洞明就死了。

  越强大的人越孤单,镇守Heavenly River City 更是Human World 最艰难的任务与最重大的责任,他好不容易遇到个志同道合的Fellow Daoist ,结果却并没有并肩而战的机会。

  一想到这里,楚牧神就觉得心中十分恼怒。

  Lu Qingshan 并不懂楚牧神的人生经历以及恼怒缘由,但却能体察到楚牧神此时的情绪。

  齐补天laughed ,对Lu Qingshan 道:“我就说到这,该提醒的我也都提醒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还有一个猜测,”似乎是注意到了楚牧神投来的目光,齐补天强调了一下,“只是猜测,或者说是推论,并不是天机,真相如何,还得慢慢看。”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Lu Qingshan 能感受到,齐补天将要说的猜测并not simple 。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齐补天用的是最casually 的语气,“因为人类总是不断强大不断向前的,Heavenly Dao Will 会害怕我们繁衍生息强大,所以在人类发展无数万年,强大到达了某个临界值的时候,它便会降下大灾难来一次清洗。”

  科技体系的world ,上下不过五千年时间,人类便可以从衣不蔽体到进入太空。

  Cultivation 体系的world ,cultivator 们又岂会在原地踏步呢?

  Lu Qingshan 沉默。

  “所以,Demon Race ?”他问道。

  “应当就是你所想的那样,”齐补天说道:“Demon Race 便是Heavenly Dao 带来的灾难,只是上一次被夏祖给阻止了,直到如今return in a swirl of dust 。”

  “有实据吗?”Lu Qingshan 又问道。

  一个推论,必须要有实据支持,哪怕不是那么有力,但总不能是空穴来风的。

  齐补天看着楚牧神说道:“这还是让Sword Immortal Chu 给你介绍吧。”

  楚牧神想了想,似乎在思考如何开口。

  他突然问道:“伱的那个world 也是圆的?”

  Lu Qingshan 看着楚牧Divine Eyes 中的深意,不知该怎么说,但也明白到了现在确实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是的.在那里,world 其实是一个球,所有人都活在球上。”

  “不会掉下去吗?”楚牧神难得产生了兴趣。

  “有一种被称为万有引力的力量存在,”Lu Qingshan 想了想,确定道:“事实上,万有引力在Firmament 天也同样存在。”

  “这样.”楚牧神nodded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与你那个world 不同的是,我们现在所处的world ,并不是一个球体。”

  “从Firmament 天的任何一个地方一直朝北方走,最终都会看见一片一望无际的海。”

  “界海。”

  “也叫.天河海。”

  “它处于Firmament 天与深渊之间,分隔两界。”

  “天河海的海水是溺水,溺水三千。”

  楚牧神叹道:“since ancient times ,界海不可渡,因为界海溺水拥有镇压之力,会将上方一切生灵卷入溺水之中,磨灭一切,就此沉沦。

  虽偶有一些人因为某些机遇或巧合去往它界,但两界之间的大规模接触,因为界海的存在,一直都是impossible 发生的,更别说是两界之战。”

  他指着下方一望无垠,浩瀚莫测的天河海道:“但是,在两万年前,没有任何原因与预兆,天河海之灵散去了那磨灭一切的镇压之力。”

  “自此,天河海不再相隔两界。”

  “随后,深渊Demon Race 便是带着大军,远渡茫茫界海而来,掀起了道魔之战。”

  “天河有灵?”Lu Qingshan 的目光顺着楚牧神的手指向天河看去。

  如此庞大的一片海,那它的灵又该有多么强大?

  “since ancient times ,天河海就一直拥有着自己的意志。”

  “天河海之灵是中立的?”Lu Qingshan 忍不住又问道。

  既然有灵,那就有可能有偏向。

  “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的,”楚牧神nodded ,“若是天河海之灵真的偏向于Demon Race ,Firmament 天早就一败涂地了。”

  “林洞明当年曾试图求见天河海之灵,询问镇压之力消逝的原因以及请求它恢复镇压之力,隔绝两界。

  但它并没有回应,甚至都没有现身.如此大的一片海,它只要不愿现身,就没有人能找到它。”

  “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对Demon Race 来说也是如此。”

  “那就好。”Lu Qingshan sighed in relief 。

  天河海之灵,正面battle strength 或许比不过楚牧神。

  但可以想见,道魔之战一旦爆发,最激烈的战斗必然是在天河海上进行的。

  道魔双方无论是哪一方若是能得到天河海灵的相助,那所能带来的主场优势都将是无比恐怖的。

  “虽然是中立,但散去镇压之力这一行为,以道魔双方的实力对比而言,算作是偏向Demon Race 也是没问题的。”齐补天leisurely said 。

  在两方实力不对等情况下的中立,何尝不是一种偏向呢?

  “界海分隔两界,这本是它的使命与职责。”

  “但是它偏偏是散去了镇压之力,违反了自己的职责。”

  “它是界海之灵,没有人可以让它这么做,甚至都没有人可以找到它,除了.”Lu Qingshan muttered ,已然反应过来。

  “这就是实据。”齐补天patted Lu Qingshan 的肩膀道。

  Lu Qingshan 苦涩一笑,“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们,可能永远都想不到,他们天天挂在嘴边的God ,却是在想着要让他们死吧。”

  “无知,何尝不是一种幸福?”齐补天说道:“一旦知道天是敌人,又有几人还会有斗志呢?”

  “他例外。”齐补天看了眼并没太当一回事的楚牧神,curl one’s lip ,补充道。

  “敌人虽然是天,但说到底不还是打架吗?”楚牧神淡定的缘由也很简单。

  他平生最擅长的两件事,也是做的最多两件事:

  吃鱼,打架。

  “与天斗,其乐无穷。”Lu Qingshan 像是在回应楚牧神,又像是在向天宣战。

  bang!

  就在这时,Heavenly River City 中,传来一声突如其来的rumbling sound ,打断了此处即将结束的谈话。

  Lu Qingshan 转头闻声望去,看见在极其繁华的城central area ,有一尊silhouette ,无比磅礴,猛地升起。

  “那是?”Lu Qingshan 皱frowned 。

  “天河海上长生族的人,”齐补天脸色也不大好看,回应道:“我先过去处理一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