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932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回不来了,”李拾遗说到一半,又摆了摆手,“啊,先坐。”

  他示意两人落座,但Ji Chuan 与秋诗音却是未动。

  “坐下说话吧。”Lu Qingshan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主动解场。

  Ji Chuan 犹豫了一下,最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这才收起大礼,带着妻子入座,只是却还带着拘谨。

  “当年你种下的桃花如今越长越好了,酿出的酒也越来越有滋味了,我甚是喜欢。”

  李拾遗好像一点都不好奇Ji Chuan 这二十来年的经历,端起桌上酒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酒。

  Ji Chuan 会心一笑,关Yu Haoran 峰的回忆瞬间是被浮现于脑海。

  他没有推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旁的秋诗音见此,跟着Ji Chuan 抬起酒杯cautiously 地抿了一口,随后眼睛微微放光。

  显然,李拾遗说的“有滋味”是确有其事。

  李拾遗面上带笑,端详着Ji Chuan 身旁一直不敢抬头与他对视的秋诗音,端详许久后,轻声道:“挺好的。”

  本来因为李拾遗的注视心一直紧提着的秋诗音,听闻此话,整个人顿时是放松了不少。

  “这么远,要回来不容易吧。”李拾遗又悠悠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Lu Qingshan 其实也同样心存好奇。

  相隔两界的回归,即使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还是在他身具龙雀以及Yellow Springs 堪舆图两大treasure 的前提下。

  那Ji Chuan 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这边Ji Chuan 已经是苦涩一笑,replied :“是啊,不容易,不然也不至于耽搁了整整五百年的时间,甚至没能赶上中灵之战”

  Ji Chuan 简略介绍了一番大荒的cultivate Fate 体系以及秋诗音的天命,“要不是good luck ,诗音她觉醒了溯源之天命,恐怕我要想回来,再五百年时间都不一定够”

  “五百年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Sword Sect 已然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当年刚入宗的Little Junior Brother 转眼间就已经是执掌Sword Sect 了,”说到这,Ji Chuan 颇为唏嘘感慨,“再五百年会变成什么样,我不敢想。”

  但是,他却发现在场的两人,此时正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他.

  world 与world 之间存在Time Flow Speed 的差异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特别是Firmament 天与荒界还相隔如此之远。

  只是Ji Chuan 在回到Firmament 天之后,因为骤然听到Sword Sect 大变的消息,心情急切之下,也就没有特地去关注Firmament 天的年号。

  而且在他看来,Lu Qingshan 都已经是从当年的Little Junior Brother 成长为了如今的Sword Sect Lord ,就算两界在Time Flow Speed 上有所差异,再怎么着,Firmament 天也应该是过去了数百年了。

  这是Ji Chuan 基于常理得出的结论,基于Lu Qingshan 荒谬的成长速度得出的错误结论。

  “五百年”李拾遗in the heart 一算,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看来荒界的Time Flow Speed 大约是我们这里的二十倍.”

  “怪不得才这些年不见,你的气息就变得如此雄厚了,这进境速度都快与Sect Master 有的一拼。”

  此话一出,Ji Chuan 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反应过来李拾遗的话中之意,旋即不敢置信地问道:“如今的年号是.”

  “天元二十七年,”Lu Qingshan 同样是给Ji Chuan 倒了一杯酒,然后举起酒杯,对着Ji Chuan 道:“欢迎回来。”

  “天元二十七年.”Ji Chuan subconsciously 地举起酒杯回敬Lu Qingshan ,心中还在不断喃喃着。

  天元二十七年的Jade Sect 关,发生了很多事。

  其实在这个时间点,像Jade Sect 关这种地方,有事发生那不叫事,不发生事端那才叫做事。

  不过在那么多large and small 的事情当中,有一件事,却是怎么都不可忽视的。

  中灵一战中,失去了三位main peak Peak Master 的Sword Sect ,又出了一位新Peak Master 。

  荒Sword Peak ——Ji Chuan !

  对于许多Jade Sect 关cultivator 来说,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代表着即使经历了中灵战役,即使失去了青云Sword Immortal ,Sword Sect 也不会倒,正在恢复元气。

  对于东域,对于Jade Sect 关来说,Sword Sect 就是一面旗帜,只要这旗帜不倒,他们的信念就能一直坚定。

  main peak Peak Master 的地位在Sword Sect 中非同小可,而且极为特殊,不仅仅是个称号。

  要知道,就连谢青云都一直是Sword Sect 的main peak Peak Master 。

  而Lu Qingshan ,如今虽为Sword Sect Lord ,却并不是main peak Peak Master 。

  当然,并不是说他没有这个能力,只是正常来说,Lu Qingshan 的“晋升”路线,应当是先main peak Peak Master 再Sword Sect Sect Master 的。

  但因为中灵之战的突然与谢青云的陨落,Lu Qingshan 不过是七境,就被抬上了Sect Master 的位置——而除了李拾遗这个特殊情况,Sword Sect 的main peak Peak Master 向来都得是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cultivator 的。

  Sword Sect 的main peak Peak Master 肩负着传道的重责,理论上,Sword Sect 所有cultivator 都出自各大main peak 。

  main peak 兴,Sword Sect 兴,不外如是。

  Sword Sect 由于人数稀少,整体架构也不同于其它Dao Sect 。

  在Sword Sect ,并没有所谓的Elder ,Sect Master 便是绝对的主事人。

  而除去Sect Master 外,就属main peak Peak Master 的威权最重,宗内所有的major event 决定,也都是Sect Master 与诸位main peak Peak Master 一起商议决定的。

  在这种前提下,main peak Peak Master 之位就显得无比重要起来,绝impossible 擅自给出。

  Ji Chuan 之所以有资格登上这个位置,一是实力到了。

  荒界五百年的cultivation ,让Ji Chuan 已经拥有了main peak Peak Master 的实力,只是具体battle strength ,即使Lu Qingshan 一时也无法给出定数。

  因为,Ji Chuan 现在所走的道路,是前所未有的崭新体系。

  荒剑流。

  荒剑流的根子是大荒的cultivate Fate 体系,所以cultivation base 的衡量也与Human Race cultivation 体系completely different 。

  Ji Chuan 如今的cultivation realm ,在大荒被称为——无量。

  无量境大致equivalent to cultivator 的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但是它并不像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那般细致地分为一到九劫,仅仅只有无量这一个大的realm division 。

  ——这也很符合大荒粗犷的气质。

  这也是Ji Chuan 能成为Sect Master Jian 峰Peak Master 的第二个原因。

  他就如他的Master 李拾遗开辟浩然sword dao 一般,开辟出了新的sword technique 体系。

  并且荒Sword Sect 的存在也证明这个cultivation 体系绝非偶然,而是足以称为inheritance 的完整体系。

  就这两点,Ji Chuan 这个main peak Peak Master 之位就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起来。

  即使时局紧张,但Sword Sect 新增main peak Peak Master 这样的事情,依然是受到了足够的重视。

  东域之内但凡觉得自己还够得上档次的Sect ,就没有一个人不是道贺送礼的。

  就连其它六域中,Dao Sect 以及一些顶级Great Sect ,也都派出人手,不远万里送来贺礼。

  青山宫。

  敕封main peak Peak Master 之事按理来说应当是在Sword Sect 中过礼,但是如今情况不同,再加上sword cultivator 本就不是受繁缛礼仪禁锢之辈,因而也就选择就地过礼,而且一切从简。

  Lu Qingshan 坐在主座上,身穿Sect Master 服。

  除剑来峰Peak Master 夏道韫外,剩余三位Peak Master ,浩然Peak Master 李拾遗、沧海Peak Master 余沧海以及无鞘Peak Master 薛无鞘分坐Lu Qingshan 两侧。

  此外,还有数十名Sword Sect sword cultivator 肃立两旁。

  Ji Chuan 站在最中心,看着主座上那位穿着黑底绣有暗golden Azure Dragon 长袍的Lu Qingshan ,不知怎的,眼神开始恍惚起来。

  他曾经模糊的记忆在恍惚间变得清晰起来。

  他记起了一些对于他来说是五百年前的回忆,记起了当年在青崖峰上斗剑的日子。

  那些刚刚踏入sword dao 的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apprentice sisters 们,在青崖坪上一起交流,持续着数千数万年来都如是的场景。

  那是Ji Chuan 心中最美好的一段时日。

  如今,Sword Sect 因为中灵之战显得有些萧条,人气散了许多,再不见当年之热闹景色。

  他熟悉的Peak Master 与Martial Uncle 师伯们,已经有许多再也见不到了,就说七位main peak Peak Master ,如今竟然已经去了一小半,甚至是那位他无比尊敬的老Sect Master ,也埋于异乡。

  但是

  Ji Chuan 收回心绪,目光凝聚,重新落在他曾经的Junior Brother ,此时的Sword Sect Sect Master Lu Qingshan 身上。

  Big Dipper Turns and Stars Move ,日月不断更迭,山海也会交替,人员的变动其实不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吗?

  只要Sword Sect 还在,那就一切都好。

  Lu Qingshan 目光环视全场,最后落在Ji Chuan 身上,缓缓开口,said solemnly :

  “Ji Chuan ,入宗五百余载,修剑五百余载,机缘巧合之下,流落他界,历经百折千回,才得以重返Sword Sect ,足见对sect 之忠诚;

  流落他界期间,开创新剑Dao Body 系:荒剑流,如今cultivation base 无量,足见sword dao 造诣之深。”

  “以上种种,我欲晋升Ji Chuan 为main peak Peak Master ,峰名:荒Sword Peak ,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哪会有异议?

  晋升Ji Chuan 为main peak Peak Master 之议就这么顺理成章地一致通过。

  Sword Sect 的main peak Peak Master 之数,在一连减少三位之后,终于迎来了一次增长。

  在大战来临之前。

  不真正亲身到Jade Sect 关外走一趟,是很难体会到关外那种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壮阔intent domain 的。

  成为荒Sword Peak Peak Master 后不过一日,Ji Chuan 就是悄无声息地陪着Lu Qingshan 出Jade Sect 关。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深入平原,Lu Qingshan 才停了下来。

  关外之地十分贫瘠,即使是春分时节,也依然是满地枯草。

  “关外之地如此辽阔,却是很适合我们sword cultivator 作战。”Lu Qingshan 纵览一望无际的关外平原,平淡道。

  法修是天生的阵地战行家,所以守关like a fish back in water ,极为擅长。

  sword cultivator 却是善战于野,给予他们纵横捭阖的空间越大,他们所能发挥出的battle strength 也就越大。

  在Jade Sect 关守城,不能说不好发挥,毕竟Flying Sword 也就equivalent to 是远程spell 了,但终归是没有那种“in one go ”的感觉。

  准确来说,应该是无法最大程度发挥sword cultivator 的优势。

  “Sect Master 这是想要在关外拉出一条新的战线?”Ji Chuan 立即是looked towards Lu Qingshan ,顿时明白了Lu Qingshan unspoken implication 。

  Lu Qingshan slightly nodded 。

  “很大胆的想法,”Ji Chuan 思索了片刻后,称赞道:“不愧是你。”

  在Human Race 与Demon Race 总体实力明显有很大差距的时候,Lu Qingshan 想的竟然不是如何占据地利,据守Jade Sect 关,而是想要主动出关,开出一条新的战线。

  这想法何止是大胆,简直是疯狂。

  看上去这就像是striking a stone with an egg ,但Ji Chuan 却知道有可行之处。

  只是同样,风险也很大,做出这个决定是需要看决策者魄力的。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领军人物的能力与性格往往就决定了一支军队的能力高低与风格。

  sect 也同样如此。

  谢青云时代的Sword Sect 严整端方。

  Lu Qingshan 时代的Sword Sect 又将是如何?

  这可是仅仅用二十来年时间,就取得了胜过他五百年时间成就的绝顶sword cultivator 。

  Ji Chuan 看着Lu Qingshan 出神想到。

  这边,Lu Qingshan 轻声道:“一味被动挨打,那永远都只是死局。”

  若是选择全体Jade Sect 关cultivator 龟缩Jade Sect 关,地利毋庸置疑,以城之固抗强敌也确实是不会错的选择。

  问题在于,这也就等于将战场上的所有主动权双手奉送给了Demon Race 。

  是打是退,什么时候打,规模多大,几天打一次.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交由Demon Race 决定,Human Race 只能被动迎战,

  久守必失,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守,最多只能做到不败,但永远impossible 胜利。

  “安排人手在关外潜伏,Demon Race 若是兵临城下,这潜伏在关外的人手也就能绕出一个弧线,直接插入Demon Race 后方,顺势攻城,得城不守,只求给他们制造混乱。”Lu Qingshan 心中早有战略。

  以劣势兵力对敌,通过长奔袭,大转移的方式,反而是能在劣势方取得局部战场上对敌的碾压性battle strength 优势,让Demon Race 顾此失彼。

  “如此以来,我们就也拥有主动权,虽然只有一线.”

  但只要是制造出一线主动权,那就是留有一线胜机。

  Lu Qingshan 突然转头望向Ji Chuan ,问道:“假若Demon Race 三尊出手,借助Jade Sect 关地利,你有信心在Demon Race 三尊手下撑上多久?”

  Ji Chu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道:“五天,若是必要,可以是八天。”

  若是必要,可以命也不要。

  “五天.”Lu Qingshan 心中盘算了一下,然后道:“那行了,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刻,就需要你出手了。”

  Ji Chuan 眼中rays of light 一闪,恍然大悟,“Sect Master ,你是要做那出关之人?”

  Lu Qingshan said with a smile :“出关之人本就是实力越强,能力越为全面越好。”

  “这么看,最合适的人就是我了。”

  敌后作战,这就equivalent to 是“特种兵”,越是全能,才越能应对纷乱的局势。

  而在sword cultivator 之中,又有何人是能比Lu Qingshan 还要全能?

  潜藏、远程打击、群攻、极速、追踪、destructive power

  在一身的技能与六柄Life Source 剑的加持下,Lu Qingshan 的能力之繁杂与全面,是任何一个sword cultivator 都从未有过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