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933

  天下同春。

  抵心城,春雨初霁。

  这座建立在长夜mountain range 上的边陲城市,一下子就清爽干净了许多。

  对于这座城市中的人来说,战斗在他们眼里,已经是成为了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

  二十年wind and rain 飘摇。

  前十年,Sword Sect 举半宗之力让Human Race 在此站稳了脚跟。

  后十年,则是在Torch Dragon 殿的带领下,与Demon Race 不断拉扯的拉锯战。

  战斗,从未停止过,而且也看不见尽头,似乎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

  Mo Yan 站在抵心城头,眺望长夜mountain range 以西的地域。

  自长生火复燃之后,他的cultivation base 就如那长生火般,熊熊燃烧,以不可理解之速度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焚体配合一身的Arcane Fire ,他的battle strength 变得deep and unmeasurable ,早就打出了自己的名气,这十年期间多次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把Demon Race 数座大城打得满身窟窿。

  战绩如此显赫,天资又是如此出众,而且师从王道德,因而在五年之前,Torch Dragon 殿就已经正式立他为Torch Dragon 殿少宗。

  虽为少宗,但实际上如今的Torch Dragon 殿对于Mo Yan 十分信任,放权给他,在很多人眼里,他已经是与Sect Master 无异。

  Mo Yan ,正在走一条与Lu Qingshan 极为相似的道路。

  “少宗!”便在这时,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

  Torch Dragon 殿cultivator 步伐匆匆地赶了过来。

  Mo Yan 回头看他,那人只是艰难地对着Mo Yan nodded ,“王Ancestor Master 想要见你……”

  他顿时了然一切,心头一酸。

  恰适时,抵心城再度下起蒙蒙细雨。

  Mo Yan 快步走在街道上。

  阴沉的雨幕中,他衣袍上那用大red 针线绣出的Torch Dragon 图案愈发鲜艳,好似要燃烧起来。

  不多时,Torch Dragon 殿于抵心城中的驻地印入眼帘。

  来往cultivator 许多,大多面色都十分沉重。

  Mo Yan 默默无言,再次加快脚步,穿过诸多庭院,最后到达最内部的一间small courtyard 前。

  small courtyard 内屋的门被推开,Torch Dragon 殿三大Ancestor Master 之一的赵jade cauldron Ancestor Master 从中走出,双眼泛红。

  他看了匆匆赶来的Mo Yan 一眼,“你来了,快进去吧,他.时间不多了。”

  Mo Yan 不再迟疑,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推开了房门。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张骷髅似的枯槁脸,因为这几年王道德就已经尽显死态,死气沉沉,面上看不见半点血色。

  可如今王道德呈现出来的气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好,虽躺在床上,但面色无比红澜。

  听闻脚步声,他睁开眼睛,黑漆漆的眸子看着Mo Yan 。

  “来了。”

  “Master 。”Mo Yan 看着Old Daoist Priest ,心中mixed feelings 。

  “为师气色还不错吧。”Old Daoist Priest 竭力压下咳嗽,said with a smile 。

  Mo Yan 一瞬间就红了眼睛,脑袋低垂。

  对于Master 的好气色,他心中没有任何喜悦。

  因为天下从没有起死回生的道理,本已经死气尽显的王道德之所以会有如此好的气色,有且只有一个原因。…

  回光返照。

  王道德用手撑着床板坐了起来,他已经很老了,有抬头纹,嘴角松弛。

  “我这次恐怕是撑不过去了。”

  Old Daoist Priest 说完这话,两个人一时都无言。

  “不过没什么遗憾的,为师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了,”王道德said with a smile :“我前半辈子,受father 荫庇,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眼睁睁看着father striving to the utmost ,最终带着遗憾死去,后半辈子,自封于mountainside 之上,attempt nothing and accomplish nothing ,我这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过去了,唯一值得称道的,或许也就是我是王普贤的儿子吧。”

  “其实我是无所谓的,本就是个庸人,庸庸碌碌的来,悄无声息地走就是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舍不得死的呢?大概是在你进宗之后吧,人啊,大概最怕的不是看不到希望,反而最怕是看到希望。”

  “有了希望,就开始怕这怕那,担心这担心那了,反而是活得不自在,处处受拘束了。”

  “为师知道,你不喜欢听那些絮絮叨叨的大道理,你虽然不爱说话,但其实是个心里有自己主意的人,说实在的,你这个Master 什么都不太行,讲道理也同样不太行。

  可是有些话,我不说,不说完,就无法安心地走啊。”

  “为师对不住你.”老道的眼神灰暗。

  “我之所以收你为徒,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没有怀着好心,不过是因为你是Torch Dragon 殿晋升Dao Sect 之希望,实际上不论你是Mo Yan 还是陆炎亦或者夏炎,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太大差别。”

  “我一意孤行,在最为飘摇之时,将你送到了中灵域,在你羽翼未丰之时,给你sect 之责,我也知道,这重担稍不小心就有可能压垮你可是,我不得不赌这一把啊。”

  “为了赌这一把,我也就顾不得你了。”

  Old Daoist Priest 面上的红澜之色正在淡去,说话越来越慢,总是被艰难的咳嗽声打断。

  “长安年前,Demon Race 入侵,father 他在前线作战,我在西域普天州,带着sect cultivator 死守孤峰,待援军赶到的时候,整城cultivator 已只剩我一人。

  我浑身Essence Power 一滴不剩,本源亏损”

  王道德的言语断断续续起来,时不时需要大喘气。

  他艰难地扯开自己胸口的衣服,露出胸口那一条条狰狞如蛆虫的伤疤,“这种伤势,几乎是certain death situation ,回天乏力,但我forcibly 是靠着自己的willpower 挺了下来,还活到了现在,你说我这命硬不硬啊.”

  “长安年,father 他陨落,长生火骤然熄灭,我以点灯之法,将长生火种纳进我身,灯油即我之精气,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我都在承受烈焰灼身之痛。”王道德喉头涌动,眼神开始涣散。

  Old Daoist Priest 很瘦很瘦,甚至显着有些佝偻,满是伤痕的身体上甚至能看到嶙峋的骨头。

  就是这样一幅残破的身躯,却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烈焰灼身之痛万年。…

  “我不知我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但是我心中隐隐有个念头,这是father 他毕生的追求,如今他走了,但是长生火不能就这么熄灭了啊.”

  Mo Yan 没有言语,只是上前一步,握住了床榻上Old Daoist Priest 的手。

  时至如今,老人Essence, Qi, and Spirit 早已如灯油枯竭。

  “还好,你来了.长生火种给你了,也在你身上复燃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

  “赵jade cauldron 和余阎那两小子,让我在西域等着,不要跟着来中灵域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来啊.”

  “Master ,”Mo Yan 握紧老人的手,“别说了,歇一歇吧。”

  “歇一歇,是啊,也该歇一歇了。”王道德喃喃自语道。

  “Torch Dragon 殿mountainside 气脉上的柑橘树,我爹他伺候了一辈子,我也伺候了一辈子,一直没能等到它结果,以后要是结果了,记得摘下一些放在坟头.”

  “也好让我尝一尝这柑橘树结出的果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我Wang Family 两代人的期望,Torch Dragon 殿,Torch Dragon 殿数十万cultivator ,还有中灵域,中灵域亿亿万百姓就都交给你了。”

  “别怪为师让你扛下这么多,为师.为师实在撑不住了。”

  Old Daoist Priest 的手一松,手指从Mo Yan 的掌心一点点滑落。

  王道德闭上了眼。

  Mo Yan 垂头不语。

  “那我去歇了啊。”Old Daoist Priest 闭眼之前最后说道。

  天下同春,但有人重逢,有人离别。

  焚月域。

  如果将战事开启后的一座座city 比作人体的一个个器官,那剑罗王城就是心脏。

  当下这颗心脏就表现出了足以让人动容的强大力量。

  赤尊、命尊以及Battle Venerable 悬在剑罗王城之上,看着从剑罗王城离开,向着关外运输的队伍。

  无数的兵马与物资,就像是血液一般,正从心脏处流向焚月域这个巨人的四肢五骸,为其提供力量。

  三位Venerable 神情各异。

  自他们Jade Sect 关邀战已过去二十年的时间。

  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他们才缓过劲来,伤势恢复了个bits and pieces 。

  赤尊回过头来,转头看着身旁的Battle Venerable ,jokingly said :“Battle Venerable ,当年你输了余沧海一合,成就了他以下克上的Legendary ,这回有没有信心找回场子。”

  “当日若不是你让拦我,战到最后,那余沧海必死无疑。”Battle Venerable 面无表情道。

  “毕竟当日我也不确定那青云Sword Immortal true or false .”赤尊轻声说道:“总得小心些才是。”

  “你别笑,我只是输了一合,你可是一合即败!”Battle Venerable 见一旁的命尊嘴角微微挑起,立刻点名道。

  命尊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他平生最为耻辱的一战。

  面对一个cultivation base 远不如自己的Human Race cultivator ,他堂堂命尊竟然不是其一合之敌。

  “那是意外.”命尊in a low, muffled voice 道:“再说,我们不也搞清楚了,那薛无鞘也就这一剑了,不足为虑。”…

  赤尊un’ed ,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事实上,这二十年,他们除了养伤,还干了许多的事情,比如是搞清楚了薛无鞘的底细。

  “照理说,谢青云一走,Jade Sect 关没了主心骨,几乎是成为了我们囊中之物,我们只要徐徐图之便可。”

  “而且其它圣Demon Race 还未动作,我们便是先动,难免陷入众矢之的.”

  赤尊说到这,忍不住咬牙道:“狗日的Sword Sect ,运气真是好,走了个谢青云,又顶上了个Lu Qingshan !”

  “哪怕换一个人,我们也不用这么着急!”

  一个不到三十年,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cultivator 走到Sword Sect Lord 的sword cultivator ,谁敢再给他三十年时间?

  六十年出一个Sword Immortal ?

  谁敢想?

  但放在Lu Qingshan 身上,却是未尝impossible 。

  所以,他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在Lu Qingshan 成就Sword Immortal 之前,拿下Jade Sect 关,即使是当第二次道魔之战的先头军也是在所不惜。

  “牺牲大些也就大些,哪怕是在Jade Sect 关折损我族千万大军,但是只要打下Jade Sect 关,拿下东域,我们就能养出第二支千万大军!”

  赤尊looked towards 东方。

  日出Ancient Mulberry 一丈高。

  绝灵域。

  庞大且至暗的地底空间,绝灵的气息在弥漫。

  那座沉寂多年的Cave Mansion ,封闭的白玉大门缓缓打开。

  一个高大扭曲的silhouette 从中走出。

  “到最后,还是我罗t走到了this step 。”那高大silhouette 站在Cave Mansion 前,凝视着这座隐藏在地底两万年的Cave Mansion 。

  自镇江之乱后就一直如幽灵般游曳在人域中的罗t。

  如锦衣夜行,处处有他的痕迹,但又始终不足为外人道也。

  此刻,他那狰狞凶恶的眼瞳,如今却仿佛是深邃的黑洞,让人看不见尽头,而且只要是看一眼,心中就会不自觉生出一种来自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畏惧。

  那眼瞳,仿佛不是人间之物的眼瞳,目光所及之处,Heaven and Earth 都仿佛是在微微颤抖,不堪其重。

  这是来自位格的oppression 。

  “Saint Realm 近在咫尺,就差一具足以Saint Realm 力量的fleshy body 了.”

  罗tmuttered ,right hand 猛地握紧。

  bang!

  顷刻间,大地开始震动起来,一道巨大的裂缝,突然自Cave Mansion 上蔓延而开。

  不多时,那Cave Mansion 直接裂开,碎成两半,这片地底空间更是碎石轰轰而下,尘埃飞舞,很快就将这座残破的洞窟彻底掩埋。

  一切痕迹都被毁灭。

  那道高大的silhouette ,也悄无声息间从地底空间中消失,不知去往何处。

  Central Heavenly Region ,长安。

  一道倩影从Imperial Palace 走出。

  沿路的great hall 屋脊上立着诸多走兽。

  Vermilion Bird 、蚩鱼、重兽、吻兽、龙、凤、狮子、pegasus 、海马、狻猊.依次排开,so noble that words cannot explain ,就如那道倩影一般。

  她纤细而窈窕的身姿在漫步轻移间,动人而冷冽。

  视线上移,一张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面孔印入眼帘。…

  眉目如山河。

  那是Lu Qingshan 无比熟悉的绝色。

  夏道韫。

  只是,如今的夏道韫又与Lu Qingshan 所熟悉的那个夏道韫有所区别。

  以往的她,虽然清冷,但却绝没有如今这般so noble that words cannot explain 到aloof and remote ,仿佛拥有掌控一切的权柄。

  而且,夏道韫如今所着不再是淡雅的azure clothes ,而是一袭golden 的长袍。

  Imperial Palace 的大门开启,夏道韫默默走出。

  她已经习惯用双脚踏遍这座城。

  走过湿漉漉的街道,一路经过开远门、Golden Light Sect 、延平门、安华门再过光明门,直到玄武门。

  当年被李求败一剑贯穿长安,轰开的诸多宫门,如今都已经修好了。

  那一道名为牛耳,可开天门的剑,如今已被她所持。

  夏道韫行走在春雨初过的街道上,脚步无声,不知觉间,就已经来到长安之外。

  她回头而望,长安尽在眼中。

  高耸的city wall 上,同样是一个女子,一个身姿纤细的女子,  在默默看着她。

  两人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无尽的Time and Space 。

  “且放心,”最后,夏道韫收回目光,轻声道:“长安,有我。”

  与此同时,一条golden 的Flood Dragon ,似有形又仿佛无形,隐隐约约,盘踞在夏道韫的身后,蛟首猛然高高抬起,向着aloof and remote 的苍天,发出a long whistle 。

  响彻Heaven on Earth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网手机版: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