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word Cultivator Is Too Steady Chapter 934

  Flood Dragon 蟠踞,即使是天,也敢仰天而啸,气象何其雄伟?

  可蛟终究是蛟,不Dragon Transformation 终究无逆天之能。

  “我能帮的,都已经帮了,这最后一步,到头来还是要看你自己。”city wall 之上,Great Xia 女尊夏曌muttered 。

  夏曌平静地环顾all around ,长安这座雄城虽然人潮喧嚣,但在她眼中,此刻却是空空荡荡,一无所有。

  夏氏Imperial Family 在长安积攒了万年的那股气,没了。

  这天大的气运,如今尽归于一人。

  “纵数千古,有史以来,first 女Sword Immortal ”夏曌轻声一笑,觉得有趣极了,无比期待,“你的剑选择了她,那她就一定能做到的。”

  “一定。”女尊无比自信。

  夏道韫这五百年cultivation ,一直都是顺风顺水。

  对in the world 大多数cultivator 而言的坎,对她而言,不能说是轻而易举跨过,而应该说是根本不存在。

  ——猛虎眼中无沟壑,凡人眼前才全是坎。

  但即使才情如夏道韫,到了Sword Immortal 的大门之前,也不可避免的进步越来越缓慢,遇到了坎,无法领悟到更高的层次。

  就像是前方的道路蒙上了一层乌云。

  只有拨开云雾,才能见到光明。

  sword cultivator 开道。

  这是一条几乎没有经验可谈的道路。

  当世Sword Immortal 仅剩一位,而这仅有的一位Sword Immortal ,在Lu Qingshan 询问时,给出的答案也只是“吃着鱼,打着架,就成了Sword Immortal ”。

  这是成为Sword Immortal 的道路吗?

  确实是,因为楚牧神就是这么成为的Sword Immortal 。

  但也确实不是。

  因为除了楚牧神以外的世间任何人,这么做的话,都绝对成不了Sword Immortal 。

  Sword Immortal 的道路,只适合他们自己,绝对无法复刻。

  夏道韫收起落在city wall 上的目光,回头转身,视线中仅剩下脚底的出城之路。

  当年,那位以长安为名的Sword Immortal ,出长安走的便是这条路。

  平坦宽阔的大道通向不可望见的远方,仿佛没有尽头。

  “他与我说过,要想走出无敌的道路,首先就得是先走过无数的路,你既然继承了他的剑,那就去走一走他当年走过的路吧,或许对你会有所启发。”

  她所苦苦思索的问题,还未得到答案,但夏曌给她提供了一个解法,一个思路,供她印证。

  夏曌说得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夏道韫却是要想得更明白一些。

  “养意,明心。”

  她知道自己少了什么。

  cultivation 讲究一个出世入世。

  夏道韫回望自己的cultivation 经历,出世是有了,心如赤子,意如钢铁。

  但似乎,少了入世。

  她自cultivation 起,就从未入世过。

  这般想着,夏道韫深吸了一口空气。

  春雨初霁。

  雨水流过的泥土,味道很浓厚,空气中的青草香弥漫。

  这是她往日御剑纵横,横贯长空时绝对闻不到的味道。

  这一刻,夏道韫彻底明确了自己的方向。

  她要徒步追溯长安年李求败走过的那条求Dao Path ,在一步步的行走中,踏遍山川河流,最终完成最后一步的Flood Dragon change to Dragon 。

  不论是Sword Sect ,亦或者是兵魔一族,都认为第二次道魔大战之始,会是发生在Jade Sect 关外。

  但令所有人都didn’t expect 的是,在兵魔三尊正在调兵遣将,为开启大战做前期准备工作的时候,来自黑甲域的Asura 一族,却是没有缘由,近乎违反常理地先行一步对论Martial Hall 所镇守的广陵关发动了攻势。

  黑甲域对应的Human Race 地域是中武域。

  中武域的Dao Sect 是论Martial Hall 。

  Human Race 七Great Dao Sect ,最没有存在感的Two Great Sects 便是甲楼与论Martial Hall 。

  当然,可以说甲楼生意遍布天下,是天下最有钱的sect ,富甲Firmament 天,只是习惯性低调。

  也可以说论Martial Hall 是underworld cultivator sect ,cultivation 体系决定了他们更适合低调而行,故导致这两Great Dao Sect 存在感不显。

  但不论怎么说,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在七Great Dao Sect 之中,论Martial Hall 与甲楼是排名最末的两个,综合实力也最弱——真正的强大是再怎么低调,也绝对impossible 缺乏存在感的。

  甲楼那边还好一些,虽然sect cultivator 实力不显,但胜在“装备精良”。

  在野战或者life and death battle 时,“装备”自然比不过cultivator 本身的实力与战斗素养,因为强的cultivator ,可以让你一movement method 宝无用武之地。

  但在守关的时候,这个问题却是不复存在。

  不管the actual situation ,各种法宝往下扔就是了。

  所以,甲楼这边,反而是不用让人太过担心。

  这般算下来,守关最弱的就成了论Martial Hall 。

  underworld cultivator 是强在life and death battle 的cultivation 体系,他们有着极为强大的潜伏能力以及精妙到可以与sword cultivator 相比拟的martial skill 。

  这两者叠加,让underworld cultivator 谋划得当的话,往往可以击杀强过自己的敌人。

  但.underworld cultivator 并不擅长群战,甚至可以说这是他们的弱项。

  一对一,underworld cultivator 很强,多对多,underworld cultivator 就显得一般般了。

  而道魔之战甚至不是多对多,而是Human Race 的少对多。

  如果说七大雄关真的被逐一攻破,那第一个被破关,大概率是广陵关。

  这是论Martial Hall cultivator 都默认的共识。

  无穷无尽的Demon Race 大军,如洪流般穿过Space Crack ,从黑甲域来到广陵关外,然后涌向广陵关。

  那一幕,就像是大潮。

  魔潮前进路途上存在着一些Human Race 建立在关外的city ,本是作为桥头堡,但此刻就像是大潮中insignificant 的礁石,瞬间被冲毁,一点浪花都没激起。

  真正的考验,来了。

  Asura 族,Demon Race 八Great Saint Demon Race 之一,以骁勇善战闻名,bloodline innate talent 为极致力量,拥有通Power of Heaven 。

  这是一个好战且善战的种族。

  此刻,Asura 族就表现出了足以让人动容的fighting intent 。

  Space Crack 口,四尊庞大的存在aloof and remote ,一起看着不断从Space Crack 中有序飞出的Demon Race 大军。

  四人面色各异,唯一相同的是面容都极为丑陋。

  他们四人是Asura 族的四great cultivator 罗王。

  兵魔一族Leader 乃是赤尊、Battle Venerable 、命尊三位顶级Demon Venerable 。

  Asura 一族却是拥有四位Asura 王。

  婆雅,罗骞驮,毗摩质多罗以及Rahu 。

  四great cultivator 罗王,个个都拥有三十五倍Grade 9 之上的battle strength 。

  婆雅眼中充满了得意。

  因为黑甲域名义上的治理者是他,正是在他得当的治理下,Asura 族才壮大至此。

  “Rahu ,广陵关在Human Race 七关中是最弱的一关,缓缓图之是必胜策略,为何要急于这一时?”罗骞驮皱着眉头道,显然对于进攻的决议持反对意见。

  “第一个出头之人,稍不甚就会落入众矢之的,Heart Demon 一族就是急着出头,结果落得如今的悲惨结局。”不止罗骞驮,毗摩质多罗同样是不理解这个决定,目光looked towards 微微领先他们半个身位的Rahu 。

  明明有前车之鉴在前,为何还要如此做?

  Asura 族虽说是四great cultivator 罗王,但Rahu 却是最早成为Asura 王的,也是cultivation 年月最久的。

  更重要的是,其它三great cultivator 罗王都曾挑战过他,然后都被Rahu 正面击败了。

  所以,他在Asura 一族中拥有无比霸道的决议权。

  如今发动全面进攻的决定,便是他提出的,并且力排众议,最终推动决策化为攻势。

  “Heart Demon 族的前车之鉴不是告诉我们了,即使是面临一域沦落的结局,Human Race 也顶多就那么几个sect 会是伸出援手?”Rahu calmly said 。

  “中灵一战,Sword Sect 折了一半的人手,this time is it possible that 他们还能派出剩下一半的人手支援广陵关?他们Jade Sect 关还守不守了?”

  “Sword Sect 不来,其它的小鱼小虾,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后方呢?”罗骞驮hesitantly said 。

  所谓的众矢之的,不但指Human Race 这个外敌,也指Demon Race 内部。

  谁也不知道,其它圣Demon Race 会不会见缝插针。

  “若是其它Demon Race 真的见缝插针,那就多线作战。”

  “我们Asura 族自出生便是天生的warrior ,又何惧战争?”

  “后方的战争用性命去耗就是了,五十万够不够?不够,那就一百万!他们is it possible that 还能把所有兵力都拿来内耗?”Rahu 面无表情。

  “哪怕耗掉我们百万大军,只要前方打下广陵关,损失就not worth mentioning 。”

  “这代价会不会太大了”毗摩质多罗欲言又止,还是无法理解,明明可以有更稳妥的方式,为何Rahu 要执意如此冲动。

  若是婆雅动了这个念头,他还不会觉得奇怪,那本就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可Rahu 分明是他们四人中心思最为深沉之人,让人难以看透,为何会做出这种“下下策”的决定?

  Rahu 却没有再解释,只是一直看着魔潮涌向的方向,目光向北。

  那是人域。

  然后,他狰狞一笑。

  人域之中,同样是有一“人”,恰适时抬头,目光向南。

  似有所感般,他同样笑了出来。

  同样的狰狞。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