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ier Providence, Secretly Cultivate for a Thousand Years Chapter 1141

  第1141章 时空势力,暗流涌动

  穿过black vortex ,Han Yu 来到时空乱流之中,身为Great Dao 至上的Han Yu 没有被时空幻象迷惑,迅速追踪到韩良的silhouette 。

  韩良被一名戴着面具的gray robe 人抱着,无法挣脱。

  这gray robe 人的面具明显是混沌supreme treasure ,Han Yu 无法窥探其真容,甚至连其气息都觉得虚无。

  若非亲眼所见,恐怕还以为是韩良独自穿梭时空乱流。

  Han Yu 快速逼近,韩良见到这位小子孙,眼睛瞪大,流露出惊喜之色。

  gray robe 人转身挥袖,无尽血风淹没Han Yu ,Han Yu 也没有慌乱,以一记divine might 大天掌震散血风,连带着这段时空乱流都被断绝。

  Han Yu 探手,spiritual power 隔空包住韩良,想要将他摄过来,但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驱散他的spiritual power ,甚至还震伤他的divine soul 。

  Han Yu 皱眉,心中不安,这一交手,他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他没有退缩,必须救下韩良。

  韩良出生就带有对其他clansman 的bloodline suppress ,这等aptitude 乃是Han Family 之幸,不能丢失。

  Han Yu 再次take action 。

  gray robe 人忽然停下来,抵消Han Yu 的divine abilit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Han Yu Sage ,你不该阻止吾。”

  Han Yu 对他的声音感到陌生,solemnly asked :“你想与Han Family 为敌?”

  gray robe 人道:“恰恰相反,吾是救Han Family ,this child 断不可留。”

  Han Yu 皱眉。

  gray robe 人抬起right hand ,往身前画了一个半圆,刹那间,一个血色半月凝聚而现,Han Yu 的目光subconsciously 落在血色半月上,跟着意识恍惚。

  Han Yu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来到一片血色虚空,远方能看到许多残破的Heaven and Earth ,all directions 全是尸骸。

  这里是空白领域,之所以是血色,是杀业太多。

  Han Yu 看到一form ,正是韩良。

  这个韩良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披着一件血纹black robe ,criss-crossed 的血纹不断逸散出blood mist ,这件black robe 略显宽大,他长发披散,英俊的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

  Han Yu 看到这位韩良并没有震惊,他意识到这里是幻境,所见所闻并不重要,他要做的是早点脱离幻境。

  当韩良冲到他面前时,他仍不在意。

  bang!
  韩良一掌击穿Han Yu 的胸膛,极度真实的剧痛令Han Yu 动容。

  他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韩良在吸收他的spiritual power !
  这并非虚假的幻境!

  怎么可能!

  ……

  第三dao field 内。

  Han Jue 睁开眼睛,道观外,Han Yu 、韩云瑾正在等待求见。

  Han Jue 让他们入观。

  韩云瑾行礼后,anxiously said :“father ,我儿韩良被抓走了!”

  Han Yu 跟着将自己追踪gray robe 人的情况说出来,他隐瞒了自己所见到的韩良未来。

  Han Jue 并没有感到意外,calmly said :“此事我already 知晓。”

  见Han Jue 反应如此平淡,韩云瑾忍不住追问道:“father ,此事怎么办?”

  韩云瑾儿女无数,他对韩良自然没有特别喜欢,at first 他还很警惕,所以他现在担心的更多是韩良会成为隐患。

  话音落下,一個小脑袋从Han Jue 背后探出,不是韩良又是谁。

  这座道观内会屏蔽他人的感官,所以韩云瑾、Han Yu 进来后都没有察觉到韩良的存在,在Han Jue 面前,他们也不敢乱看。

  “良儿!”

  韩云瑾惊喜叫道,Han Yu 也sighed in relief 。

  韩良没有扑向father ,而是趴在Han Jue 的肩膀上,对father hehe 直笑。

  看到他的笑容,Han Yu 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Han Jue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回去吧,良儿先留在我这里。”

  韩云瑾欲言又止,看到小儿子压根不想跟自己走,他sighed 便离去。

  Han Yu 也想说什么,不过看到Han Jue 的眼神,他突然释然。

  或许始祖知晓,他可是最powerful existence ,无所不知。

  Han Yu 也跟着离开,但韩云瑾没有立即离开dao field ,而是前去拜访mother Li Yao 。

  Han Jue 将韩良抱入怀中,said with a smile :“little fellow ,以后可别乱跑,很多人想抓你,包括你自己。”

  韩良歪着头问道:“grandfather ,我为什么要抓自己?”

  Han Jue 笑而不语,揉了揉他的头。

  隔壁道观。

  韩云瑾面对Li Yao ,说出了own 担忧。

  两人面对面坐,不像母子,更像siblings 。

  Li Yao 那清冷的pretty face 露出一抹笑容,道:“别担心了,现在良儿在你father 身边,这便是你father 对你的关心。”

  韩云瑾愣了愣,恍然大悟。

  若是连father 都掌控不了韩良,那世上再无人可庇护韩良。

  Li Yao 继续道:“子孙辈分already 够多,你倒是不用再生儿育女。”

  韩云瑾难得脸红,有些窘迫,连忙告辞。

  Li Yao laughed ,然后闭目,继续cultivation 。

  在Han Jue 的dao companion 中,最有希望成就创造Daoist 的便是她,她也一直以此目标而努力,未曾松懈。

  ……

  三千年后。

  dao field 内,韩良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时而变成鲲鹏,时而变成Azure Dragon ,引得地面上的Disciples 时不时惊呼、鼓掌。

  这些Disciple 的cultivation base 都远超韩良,他们之所以frightened and flustered ,除了讨好,更多是为韩良的aptitude 而惊叹。

  这小子already 是Divine Realm cultivation base ,成looks 太快了!
  韩良的外形一直是少年模样,temperament 也永远长不大,所以深受Disciples 喜爱。

  “良儿,三姑来了!”

  韩青儿飞来,一把抱住韩良。

  韩良一脸嫌弃,努力挣扎,叫道:“你走开啊,我不想跟你玩!”

  最开始韩良还挺喜欢韩青儿的,可每次韩青儿来,都会蹂躏他,导致他越来越反感。

  任凭韩良如何挣扎,就是无法摆脱韩青儿。

  另一边,姜绝世前去拜访Han Jue 。

  Han Jue 无敌后,就没有再刻意seclusion ,而且平时很少有人敢来打扰他。

  入观后,姜绝世恭敬的磕头。

  他抬头looked towards Han Jue ,道:“Master ,我在Samsara 之中,发现一件事,有一支mysterious 势力在时空之中蓄势,甚至提及Darkness Forbidden Lord ,恐怕不是好事。”

  他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出来,Han Jue 表示知晓后,他便离去,他来就是为了提个醒。

  Han Jue 的目光looked towards 韩良。

  “didn’t expect 你、Immortal God Ji 、寻圣尊能搅和到一起,真是有意思。”

  Han Jue 喃喃自语,寻圣尊便是之前Great Dao measuring tribulation 中来自未来的创造Daoist ,也是Han Jue 的一位子孙,但并非是韩良,只是与韩良有渊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