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Ivan 坐在躺椅边,将闪烁着浓郁transcendent 灵光的乳液揉在掌心。

催动自身能够滋养万物的golden azure divine force 将之温润地化开,幽幽的香气甚至让头顶的紫藤萝都开始簌簌摇摆着,抽出了更多的花穗。

由Ivan 和Angie 这两位【Demi-God 】一起出手,精心调配的配方:玫瑰果、乳木果精油、薰衣草…

一共十几种原材料,无论哪一种都是由【中庭】内的妖精精心培育,等同于transcendent fourth rank 的无价珍品。

顺着【星月Goddess 】完美的腿部肌理,轻柔地一点点抹过大腿、小腿、脚背、亮silver 如月光般的晶莹趾尖。

乳液在祂刚刚泡过“生命精华”,白得发亮的莹润肌肤上缓缓晕开。

不一会儿奥丽维娅就开始鼻翼见汗,细喘微微,显然乳液的效果十分不错。

听到满脸都是母性光辉的妻子自言自语,Ivan 手上继续认真地帮祂按摩,同时shrugged 膀:

“两位【真理具象】生育后代这种事情,除了神话故事之外,没有任何现成的记录可供参考。

理论上,每一位【真理具象】都是一条transcendent 路径的mysterious 源头。

从根源上来讲,和人类都已经完全是两个物种,如果道路互相冲突,应该完全impossible 让双方的transcendent 特质融合。

也许【真理具象】跟凡人繁衍后代的probability 都比这更大,至于咱们俩这种情况,说不定是本纪元第一例呢。”

Ivan 的【真理具象·奇迹之冠冕】的核心权能是【创生】,【神职·万物丰穰之神】的核心权能之一是【万物并生】。

奥丽维娅的【真理具象·蔷薇Holy Mother 】的核心权能是【第五元素】,【神职·星月Goddess 】的核心权能之一是【点化】。

在奥丽维娅完成五阶晋升之后,两人的【权能】就发生了一系列微妙的化学反应,终于在某个羞羞的夜晚成功“结果”,最终这一孕就是三年时间。

表面看起来像是刚刚显怀,在少女的玲珑曲线中多了几分少妇的迷人韵味。

但在Ivan 权能的感知中,奥丽维娅肚子里的那个宝宝,虽然像【无形之子】那样形态还没有确定,肉体实际上却已经发育完成。

而且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就已经达到Rank 2 Peak 。

此时ta的力量等级还在不断增强,预估未来的上限,就算一路成长到【神性生物】级别再出生,都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可能。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神裔】,哪怕自带着inherited memories Ivan 也不会感到奇怪。

只不过…

将来有一天,会不会突然蹦出来一个身高八尺,宽也是八尺却顶着个可爱娃娃脸的肌肉小Vajra ,对自己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in a low, muffled voice 地叫道:“爹地,child 在此。”

一想到那个画面…Ivan 就不禁有些胃疼。

只是,对于将来可能会从自己身上分裂出去的,包含【神性】在内的transcendent 特质,Ivan 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祂们三位【真理具象】利用十几年的时间,已经将“破Star Fragmentation 海”内的“world 肿瘤”通通清除完毕。

现在连带最早的【中庭】,整个【wizard Secret Realm 】总共长出了5-Layer 新的树冠和五个Small World 。

分别是【中庭】、【约顿海姆】、【华纳海姆】、【赛文夫海姆】、【尼夫尔海姆】,面积一个比一个大。

Ivan 的【wizard Secret Realm 】已经是一个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庞Great World ,更是一座不破的“Void God 国”。

顺带着,祂体内的【神性】也因此暴涨到了八点,已经可以比肩当初月球上的那位“遗物看守者”了。

就算因为不具备【根源之钥】,还是打不过True God 的天使化身,但在Demi-God 层级中,祂需要顾忌的人也没有几个了。

正在这时。

飒——!

一个身穿black 长裙长发披肩的窈窕身影,忽然在两人身边from virtual became real ,提起裙摆轻盈地旋身坐在躺椅另一侧的小凳上。

看起来年龄不比奥丽维娅大上多少的宁芙,捉住女儿的一只小手,娴熟地帮祂涂抹着乳液。

此时,岳母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中,一圈golden 的光圈divine light 闪烁。

显然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成功从“噩梦之源”那里夺取到了【神性】,照这样下去,就算进一步夺取神职也指日可待。

如今郁金香一系在物质world 的【神性生物】以上人员已经有:

【万物丰穰之神】Ivan 、【真理具象·时钟塔】Milan 、【星月Goddess 】奥丽维娅、【丰收Goddess 】Angie 、【龙王·wind and rain Goddess 】Anita ;

【圣天使】贝勒努斯、【胜利天使】阿德拉斯特、【黑海Goddess 】希波诺厄、【蒸汽和机械之神】瓦特、【真理具象·Demon God 柱】所罗门;

【大洋Goddess 】忒提斯、【天空Goddess 】库鲁忒娜、【海怪之王】克拉肯、“真理之门学派”翠鸟、“梦报神”宁芙、“玫瑰王冠”Livina 。

共计十六位,就算只计【Demi-God 】也有十二位。

再加上不能离开【Ming Sect 】的“漆黑之龙”尼德霍格,倒也显得十分兵强马壮,至少不比Evil God 集团on the surface 的成员逊色太多了。

“mother ,今天的‘梦报神’的工作结束这么早吗?金棕榈上一次的金融危机才过了trifling 两个月,应该还有很多的怨念没有处理吧?”

不过,却见母上大人轻轻shook the head ,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Ivan 和奥丽维娅身体忽然一滞。

“虽然正式的官方通告,应该很快就会出炉,但我想you two 应该不介意提前知道这个消息。

我早就在‘梦境world ’中发现,金棕榈联邦已经被一片锈红色的狂热气氛彻底笼罩。

而就在刚刚,【梦报神权能】告诉我,Sark Empire 的两代皇帝外加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王储。

正带着无边的怨恨在world 的夹缝中哀嚎,渴望着有人能为他们复仇。

换句话说,Sark Imperial Family 嫡系成员…已经绝嗣了。”

Ivan 默默做完手上的活计,轻lightly sighed :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全联盟动员,备战吧。”

……

之后,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出他们的预料。

原本Sark Empire 是【君主之盾】和【国际民主联盟】之外,实力最强的第三方,也是双方都想争取的对象。

可是当Sark Imperial Family 嫡系绝嗣,而一切表面上的“证据”都指向Sirius 帝国和【君主之盾】的时候,事情就开始失去控制。

虽然Sark Empire 内拥有两位fourth rank 的“封号Knight ”,却都不是Sark 王室出身,在严苛的契约约束下,对皇位归属并没有决定权。

这个时候。

却有早就不姓“Sark ”,已经失去了继承权的Imperial Family 分支看到了机会,immediately 登上前台振臂一呼:“复仇!复仇!”

确实,这个时候绝对没有比为Imperial Family 复仇,更政治正确的事情了。

至于帝国的民众也impossible 去穷究刺杀背后的真相,在某些带路党的刻意挑动下,同样群情激奋。

但在【君主之盾】的眼中,要说跳出来的这些人背后没有外部的势力支持,实在是难以让人信服。

海元历220年9月23日刺杀事件发生;

10月3日Sark Empire 成立了由宰相、各行政长官、Imperial Family 旁支组成的临时最高决策机构。

同日,他们正式向还不明所以的Sirius 帝国发出外交照会,责令Sirius 交出幕后主使。

而仅仅是在三天之后的10月6日,作为一个武德过分充沛的民族,Sark Empire 正式对Sirius 帝国宣战。

在白天鹅堡中接到消息的Ivan 眼神深邃,心中再次浮现出了“漆黑之龙”曾经说过的话:

想要更多泉水,除了“world 意识”主动开放权限之外。

只有大规模的死亡!

无数智慧生物的灵魂重归spirituality 的循环,会让三口spring 涌出更多泉水,如果是transcender 甚至是神明则效果更好。

“呵,战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