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开火!”

身穿fiery-red 军装的Sirius 指挥官,声嘶力竭地用力挥下了手中雪亮的军刀。

砰!砰!砰!砰!….

得到Ivan 特批,在Sirius 紧急列装的77式步枪和Sirius 自造索尔步枪。

将炽热的子弹从碉堡、战壕、岩石、沙袋、树木…等等一切可以作为掩体的东西后面射出来,向着山坡下疯狂地扫射过去。

这里是长120公里的温特图尔mountain range ,也是Sirius 帝国和Sark Empire 的天然分界线,更是在战争打响后,Sark Empire 全力主攻的陆上战线。

他们的战略目标是在外力干涉之前,以最快的速度打到Sirius 首都圣克鲁斯圆顶宫,彻底拿下这个已经跌落神坛三十年的“前·海权霸主”。

不过,作为防守一方的Sirius 帝国还是有优势的。

在奋勇杀敌的步兵身后,炮兵们开动那些拥有“战场之王”美誉的山earth fire 炮,向着黑压压发动集团冲锋的Sark 陆军,肆意地倾泄着自己的火力。

hong long long !

恐怖的雷鸣声席卷了整片战场。

one after another 爆炸开的烟尘火光夹杂着炽热的弹片,在那片已经布满弹坑凹凸不平的山地上,像旋风一样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swept away 。

进攻方的Sark 陆军顿时像遇到了礁石的海浪一样翻滚着,匍匐着从弹坑旁边分散开去,但刺耳的尖啸声却越来越密集地泼洒在他们身上。

当然Sark Empire 既然叫嚣着复仇,当然不至于会被动挨打。

“反击,投弹!”

wu wu wu …

直接无视了山地地形的小型快速飞艇,呼啸着从步兵头顶飞过,将携带的海量炸弹倾泄到Sirius 的阵地上。

于此同时。

一群由轴承、齿轮、发条、汽缸、活塞、曲柄连杆…等等构成的大型“机械蜘蛛”,冒着雪白的蒸汽越过己方步兵,向Sirius 的阵地猛冲上去。

装在载具上的【高压蒸汽枪】发动速射,无论是formidable power 还是射速都绝不会输给77式丝毫。

三十年前,主导Sark Empire 信仰领域的“Dawn Church ”,就远比“Fire of Eternal primordial sect ”更加开明,蒸汽工业革命只是比郁金香晚了几年而已。

他们的【蒸汽师】、工程师和相关道路transcender 的数量与创造力,同样不可小觑。

使用了大量球面齿轮的全地形【齿轮rare beast ·机械蜘蛛】,在山地作战中灵活性极高,简直称得上是纵跃如飞。

后发先至,轻易便将步兵远远甩在了后面。

却在这时。

一发炮弹精准地落在冲锋在最前方的那只“机械蜘蛛”身上,将这种点满了敏捷,护甲值却几乎为零的机械装置轰然变成了一堆废铁。

“哈,干的好,特兰德!”

Sirius 的炮兵阵地上,开出那一炮的炮手却是个不满二十岁,拥有麦yellow 头发矢车菊蓝眼珠,稚气未脱的youngster 。

被长官夸奖之后,甚至腼腆地像个little girl 般有些红脸。

不过炮兵长官相信,只要经过几场战斗的磨炼之后,这个young man 一定能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炮兵甚至军官。

战场是world 上最残酷和高效的大熔炉。

然而。

hong long!

头顶一颗被从飞艇上投下来的炸弹,正正地落在炮兵阵地的身边。

“额…”

那个极具炮手innate talent 的黄头发young man 低叫了一声。

却是一片弹片正中他的眉心,在两只blue 的眼睛中间,打开了又一只黑洞洞的“眼睛”。

毫无悬念地径直倒地死去。

炮兵长官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恨恨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高射炮,给我把那该死的飞艇射下来!”

这一幕恰好被头顶的【心spirit net 络】捕获,传递到了一片被柔和white light 笼罩的mysterious 所在。

横跨整个物质world 的“云端会议室”内部,是一座宽阔肃穆的大型阶梯式露天会场。

一群imposing manner 深重的男士、女士已经将这里完全坐满。

他们大多数人都身穿军装腰跨军刀,不少人甚至还戴着熠熠生辉的王冠。

这么多年时间,经历过数次升级改造的【心spirit net 络】已经实现了整个物质world 的全面覆盖,也轻易将【君主之盾】的高层都集中到了一起。

“Garrett Your Majesty !在座的各位应该都十分清楚,战争起源于【国际民主联盟】导演的一场拙劣阴谋。

根据【君主之盾】的攻守同盟,我恳求您向Sirius 帝国派出援助,夹攻已经被‘亲民主派’控制的Sark Empire 。”

虽然Sirius 皇帝奥德里奇一世早就已经亲政,也同样在这里列席,但是军国major event 明显还是由特蕾莎这位统治了帝国多年,拥有一大批拥趸的皇太后说了算。

会议室主位上分别坐着一身戎装的Ivan 和Livina 。

在这场渐渐扩大、升级的战争中,Ivan 当仁不让地担任了【君主之盾】统帅部统帅,Livina 为副。

带领郁金香打赢三十年前那场霸主之战,又率先完成工业革命,成功建立国际货币体系的他们,声望实在太高,联盟内部根本不存在任何竞争者。

面对特蕾莎皇太后的求援,不等Ivan 开口,会议室中的一个中年王者已经率先站了起来,向Ivan 躬身道:

“Garrett Your Majesty ,我们阿特兰王国请战!

我们的‘巨角海岬’可以从陆路、海陆攻打‘圣劳伦斯领’,让Sark 的新continent 驻军自顾不暇,无力援助本土。”

当初【国际民主联盟】以duchy 、侯国包围王国的策略,一举拿下拥有海盗基因的阿特兰王国,也一战成名!

汹涌的【民意沸腾】,让空有一身transcendent 力量的王国高层不得不流亡海外,蜷缩在最后的殖民地“巨角海岬”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

好歹还有一位“封号Knight ·嗜血狂猎”勉强让他们保住了这片小小的立足之地,至少…能吃鳕鱼吃到饱了。

可是。

听!

wu wu wu …

阿特兰的列祖列宗分明就是在哭泣啊。

所以,自从哈拉尔二世,从丢掉国土后就干净利落pass away 的老father 手中接过王位,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重新恢复阿特兰王室的法统。

这次战争正是一个extremely rare 的好机会,说不定真的能够借助联盟的力量,实现阿特兰王国的复辟!

正在这时,duchy 情报总长贝斯来到Ivan 身边轻轻耳语几句。

Ivan nodded :

“接进来吧。”

next moment ,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一个声音在“云端会议室”中响起:

“各位国民们,当年我们的父辈饱受国王和贵族的压迫,正因为他们的勇敢抗争,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民主和自由…

但是不要忘了,金棕榈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还有千千万万的同胞依旧生活在封建君主制的残暴统治下….

是时候解放这个灰暗的world ,将封建君主制度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我们支持Sark 人民的复仇事业,我以联邦政务总理的身份宣布,金棕榈联邦向Sirius 宣战,向万恶的【君主之盾】国家宣战!”

然后是低地共和国、阿特兰共和国….都纷纷发出了全国广播。

Two Great Empires 的战斗刚刚打响,【国际民主联盟】成员国便出于支持Sark 正义的复仇,向着邪恶的【君主之盾】宣战。

pa! pa!

Ivan patted 手,威严地扫视全场,肃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宣战广播大家都已经听到了,战争不是我们所愿,但我们却不得不战!

下面我来宣布任命,赫伊玛尔王国麦尔万四世Your Majesty 担任源continent 东线总指挥官….”

在这场卷入了world overwhelming majority 主要国家的全面战争中,一共分成了四大战场。

源continent 东线,赫伊玛尔王国将对抗一系列属于势力辐射区内的小国联军,以“反骨仔”三国:特拉莫duchy 、塔伊兹侯国、荷台达duchy 为首。

源continent 西线,Tulip Alliance 、Sirius 帝国与低地共和国、Sark Empire 。

源continent 北线,Tulip Alliance 与阿特兰共和国、低地共和国。

但这些都不是决定性的主要战场。

决定着【君主之盾】、【国际民主联盟】亿万国民前途命运的,却是在新continent 的海外战场——实力最强的Garrett duchy 和金棕榈联邦之间的…南北之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