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时间飞逝,转眼间就来到了海元历220年初春,world 大战已经持续了整整三个月。

战争Early-Stage 孤军奋战的Sirius 军队,在Sark Empire 突如其来的疯狂进攻下,已经无奈撤出了第一道防线——温特图尔mountain range 。

与终于赶到的郁金香支援部队汇合后,重新在“乌尔克河”建立起了2nd 防线,防线之后便是帝国腹心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

沙沙沙…

在往年农耕时节宝贵的雨水此时却只能让人厌烦,悄无声息地就湿透了战壕中士兵们的衣服,也带走了他们所剩不多的热量。

而且,即使细雨笼罩下的气温还有些凉,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萦绕不去的…人类遗骸的腐臭味。

以及,某些士兵细微的啜泣声。

hong long! hong long! hong long! …

炮弹接连在双方士兵的身边爆炸,留下一个又一个足以让人躺在里面的弹坑。

“冲锋!夺取桥头堡!”

“杀啊!”

绵延近两百公里的战线上,民主联军的首要任务就是夺取桥梁。

随着前线指挥官一声令下,河流东岸无数士兵提着步枪跃出战壕,向着君主联军控制的桥头堡发起冲锋。

枪林弹雨中,人命如同草芥。

200公里长的战线就好像收割机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无情且高效地收割着双方士兵的生命。

砰!砰!…

“卧倒!打掉火力点!”

“注意有狙击手!”

民主联军一方的制式装备,是于海元历218年设计完成,被命名为G18(18年制步兵武器)的精良步枪。

重量:3.9kg,长度:110cm,运作方式:旋转后拉枪击式;供弹方式:5发内置弹仓;弹药:7.92mm;枪口初速:755ms;有效射程:1000m。

在迫近到1000米之内的战斗中,射速虽然比77式逊色不少,但精度和stability 却是极佳。与77式没有不可磨灭的代差,最大的差距只有弹容。

然而,随着【君主之盾】一方的大批【枪客】增援,在基础的集团化冲锋和狙击战中,Sark 和低地的联军依旧不可避免的落到了下风。

即使同时发起冲锋的,还有疯狂咆哮的【巨Divine Weapon ·熔炉Ⅲ型】也是一样。

“既然已经到了平原地区,把我们的M217速射炮拉上来!”

“遵命阁下!”

Sark Empire 在三十年前的“霸主之战”中几乎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就fiercely 吞下了Sirius 在南continent 的殖民地。

加上原本的工业基础,数十年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之下,国力和各方面的竞争力,确实已经超越了Sirius ,军工方面更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发出炮兵支援命令的,是西线总指挥官Sark Empire 的安德烈上将,也是一位不满五十岁的third rank Great Knight ,更是Imperial Family 旁支中最优秀的一员。

此时一双盯着惨烈前线,像鹰一样锐利的灰色眼眸中满是冰冷和无情!

Imperial Family 分支既然不具备继承权,自然没有第几顺位的说法,但这位上将阁下却无疑是继承皇帝之位的热门人选之一。

事实上做了那件事之后,在“盟友”的宣传攻势下,他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大资本家们承诺,战争胜利后可以在Sark Empire 实行“君主立宪制”,换句话说就是安德烈与资本家们一起瓜分皇权。

事实上Ivan 和Livina 提出的“王权革新计划”,就是将完全的封建君主制向着“二元制君主立宪制”过度。

世袭君主为国家元首,拥有实权,由君主任命内阁成员,政府完全对君主负责,议会虽然可以行使立法权,但君主有一票否决权。

在这种政体形式下,国家虽然也制定了宪法,设立了议会。

但君主仍然保持着封建专制时代的权威,单独掌握着国家权力,是权力中心和最高的实际统治者,也是国家军事统帅。

而现在,资本家们给安德烈的承诺则是“议会制君主立宪制”。

同样保留君主建立议会,但议会不仅是国家的最高立法机关,而且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由议会选举产生的政府首脑组织政府,是真正的国家权力中心,君主只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

能够拥有多少权利,全看战争之后他所拥有的力量。

但哪怕是象征性的皇帝之位,也比现在要好了太多。

况且这位陆军上将虽然贪婪却也不笨,没有继承权的Imperial Family 分支又不是只有自己一个,就算自己不答应,也有别人答应。

至于眼前这场根本不是因为“复仇”而是因为“私利”的战争?呵,每一顶上位者的王冠,都由千万人的鲜血铸就。

他们…应该感到荣幸!

呜——!

随着M217型野炮开始发威,激鸣的炮弹携带着连成一片的尖啸声砸落到君主联军的阵地中,绽放开一朵朵死亡烈焰。

炮火是那么密集,简直就如同倾盆暴雨一般。

正常火炮发射时的后坐力会将炮身向后推离炮位。

不仅需要炮兵将它推回原位,限制了火炮列阵时可以选择的地点。同时更使得先前的瞄准尽失,必须重新计算弹道诸元,既费时又没有效率。

Sark Empire 在此基础上做出了改良,他们创造性地给火炮加装了一个液压驻退复进机构。

如此一来,火炮的后坐力便由驻退机吸收,大大减轻传递到炮架上的力量,避免了炮身偏离炮位。

列国装备最多的标准火炮——阿姆斯特朗后膛炮的平均射速是每分钟两发。

但是装备了驻退机的M217型速射炮,由于无需推回炮位,每分钟可以喷出十五发炮弹,最理想的极限状态甚至可以达到三十发的惊人火力。

“命令,让我们的射炮步甲顶上去!”

君主联军一方在发动炮火反击的同时,一群来自duchy 的【妖怪scholar 】走上了战场。

虽然战场上已经不知道引爆了多少“元素乱流炸弹”,封锁了法系transcender 的无双割草和assassin 职业的秘密潜入。

但一种名叫“射炮步甲”的巨型甲虫,却被【妖怪scholar 】们提前summon 了出来。

zhi zhi zhi …

“射炮步甲”虽然是一种体长超过了5米的huge monster ,却因为完全是凡物的关系,每一位【妖怪scholar 】都能轻易控制十几头。

而且繁殖速度极快,从孵化到成虫只需要短短三个月时间,作为一种生物兵器,不比热武器逊色丝毫。

它们在腹部末端生有一个巨型囊体,可以将某种液体在极高的温度下放射出来。

这种液体内含有毒的醌类,醌类在它们体内一个室中与过氧化氢猛烈反应,一经接触空气就汽化爆炸。

砰!砰!砰!…

在【妖怪scholar 】们的指挥下,好像炽热的燃烧弹,以更高的火力密集度覆盖了对方阵地。

“啊——!”

mournful scream 中,无数民主联军的士兵顿时皮焦肉烂,即使是绵绵细雨也阻止不了火势的漫延。

在这场被命名为“乌尔克河战役”的第一次大会战中。

交战双方相继投入了接近三百万兵力:郁金香、Sirius 的【君主之盾】联军93个师150万人;Sark Empire 、低地共和国联军75个师120万人。

仅仅是前后七天时间,双方伤亡人数就达到了50万人!

来不及收敛的的尸体甚至阻塞了乌尔克河的河道,直到天气彻底转暖这条200公里的河流中,依旧弥漫着难以祛除的臭气。

而既然无法速胜Sirius ,Sark Empire 最初订立的战略就此彻底破产,源continent 西线开始转入战略相持阶段。

于此同时,在凡俗world 中。

整个物质world 范围内,规模史无前例的world 大战,让除了“永恒白陆”之外的所有continent 都笼罩在一片战火中。

大海上。

北线战场,郁金香的海军以优势兵力对阿特兰展开追逐。

duchy 和联邦的黑海舰队、黄golden sea 舰队、Star Fragmentation 海舰队共计百余艘battleship 捉对厮杀撼动大海。

……

依旧是那片充斥着浩荡blood light 的无名world 中,充满着无比blood-reeking qi 的命令声在不断回响:

“通知所有成员,结束沉睡。我们的‘资本潮流’you did good ,在利己的私欲驱使下,【不义之战】马上就要达到阈值。

这个时候,是胜是负已经完全无关紧要了,全体的人类都不过是…我们献给灵界太阳的祭品而已。

开启【神话battleship ·纳吉尔法】、解放42位Demon God ,我们准备夺取【大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