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此刻。

站在【王权之戟号】舰桥中的third rank Avatar ,以及Ivan 的【Demi-God 】本体,却同时将眉头紧紧锁起。

这一声深沉的叹息,不仅仅在敌我双方海army soldier 们的耳中响起,而是已经传遍整个物质world ,落入了全world 所有Rank 2 以上transcender 的耳中。

transcendent world 渐渐开始躁动。

良久之后。

那艘好像一头monster 般诡异至极的black 风帆battleship ,终于脱离舰队的视线,aggressive 地消失在天海的分界。

这片连蒸汽轮机运转声都仿佛静默下去的Sea Territory ,才重新恢复了生气。

大概是因为先前的悲怆情绪太过压抑,双方前突的分舰队指挥官不约而同下令:对已经进入射程的敌舰发动炮击。

bang! bang! bang! bang! ….

集结了Garrett duchy 和金棕榈联邦全部海军力量的“Star Fragmentation 海海战”彻底打响。

而Ivan 转头looked towards 那艘battleship 消失的方向,【洞知魔眼】已经看穿了那艘风帆battleship 的材质:

“这是…遗族的指甲?以及【神话battleship ·纳吉尔法】?!”

于此同时,the entire world 范围内one after another 煊赫的divine light ,都向着“world 尽头”的方向电射而来。

显然,【Demi-God 】们从那声叹息中嗅到了某种更深刻的信号。

……

呼——!

澎湃的divine force 鼓荡,让【神话battleship ·纳吉尔法】无视了整个“破Star Fragmentation 海”范围内打下的数千根【地脉封印栓】,高速前进。

battleship 内部。

一片幽暗深沉,好像Primal Chaos Void 一样的浩大空间中,一个又一个imposing manner 煊赫如同太阳般的伟大silhouette 释放出神话形态,彰显着自身的存在感。

有的身上波涛浩荡,有的被恼人的蚊蝇嗡鸣声立体环绕,有的身上刺骨寒息凛冽如刀,还有的本身就是在演绎一场歌剧…

“疾病天使”巴力西卜、“殡仪之神”西诺托格利斯、“冷冽君主”莫尔迪基安、“公正天使”艾霍特、“海怪之母”Erketo …

“千面之月”科霍尔、“音乐和歌剧之神”特鲁·宁布拉、“沉睡之神”克图尔特、“杀戮天使”刹利叶、“教唆天使”拉塔托斯克…

【真理具象·深暗之活炎】克图格亚、【真理具象·卡西缪夫之颅】、“凋零和酷刑Goddess ”卡索格萨、“森林之神”、“幽暗支配者”卡亚摩耶、“混沌蠕虫”修德梅尔…

还有在“递弱代偿潮流”中获得了大笔【world 垂青】,已经恢复原本力量的“诡计之神”派蒙、“荒野之神”卡茜·莫拉尔…

除了“暴行天使”之外,Evil God 集团近二十位Ancient God 、Evil God 已经悉数齐聚于此。

其中又以顶着一只章鱼头的“沉睡之神”克图尔特和身披yellow robe 的“混沌蠕虫”修德梅尔为首。

在这两位活了两个纪元的Ancient God 之间,有ash-gray 与昏yellow 的divine light 不断交互:

“虽然我们分别掌握着沟通‘灵界领主’【虹光】和激活【文明遗物·莫比乌斯之环】的能力。

但是如果没有‘黑翼之神’洞悉凡人的劣根性,用三十年的时间引动这场看似无害的【资本潮流】,也impossible 让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

持续了三百万年的梦魇,终于要在今天由我们终结!可惜并不是以‘原初文明’希望的方式…”

“我经历过星辰大海,也见证过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

人类这种生物的存活本质就是适应,适应肮脏,适应死亡,适应背叛,适应流逝…

那些游刃有余交际于人类社会的人,定是最适应黑暗,并且将黑暗转化为有利资源的人。

而那些所谓最正义善良的人,往往适应不了自己的‘母体’,他们也许逃跑,也许躲藏,也许斗争,也许灭亡…

所以人类simply 是无可救药的生物,根本不值得去救赎!就像world 大同一样,‘原初文明’从根底上就错了!”

祂们乘着这艘【神话battleship 】一路走来,从来没有干涉过任何一处战场。

整个物质world 中无论是宣战方,还是应战方,本就都是这场【不义之战】的组成部分,也是【资本潮流】的终极升华。

“利己主义”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必然产物。

是一切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剥削阶级所共有的观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是资产者的至理信条。

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私有制发展中的最高和最后形态,因而“利己主义”在此刻也发展到了Peak ,成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

对slave 敲骨吸髓,恨不得连骨灰都拌饭吃掉;驱赶四岁的童工进入煤矿、工厂,领着成人八分之一的薪水;在海外杀人、放火、屠城掠夺一切…

然而在有基础道德底线的文明社会中,本不至于如此。

但就像Ivan 的前世一样,外来的歪嘴和尚(资本主义)把“人不为己(二声)”变成了四声!

甚至引起了广泛共鸣,岂不是可笑?

而此刻,Evil God 们正是要以广泛的“资本主义”,引动席卷world 的浩大潮流,将world 意识也席卷进去,不得不从。

然后借助这种力量和【莫比乌斯之环】强行扭转world 进程,推翻world 意识,拥抱灵界!

眼看“world 尽头”已经近在眼前,“混沌蠕虫”轻轻挥手:

“吹响【加拉尔号角】,向this World …宣告末日吧!”

“音乐和歌剧之神”特鲁·宁布拉越众而出,将一只弥漫着古拙气息的号角放到唇边,鼓荡全部divine force 将之吹响。

如果“智慧之神”或者“大洋Goddess ”也在这里,一定会觉得这件号角十分眼熟。

毕竟在本纪元之初的时候。

作为“智慧之泉”的主人,密米尔everyday all 会以这件名为【加拉尔号角】的Divine Item 为器皿狂饮智慧泉水,并由此获得了如渊似海的智慧(864章)。

但是这诞生自纪元之初的treasure 绝不仅仅是一件饮器,更在诞生之初便肩负着昭示末日的使命。

当初还是True God 的“智慧之神”密米尔,在妄图探索灵界边界的时候遭遇强敌受到重创,甚至被打落了位格,而【加拉尔号角】也随之遗失在灵界。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落到了Evil God 们的手中。

吹响【加拉尔号角】,便是吹响了本纪元的“末日号角”。

平时可能没什么用,但是在纪元交替之际,吵醒那只熟睡的“大猫”,让它提前上动一动完全可行。

纪元更替总归impossible 是分秒不差的五十万年,在这种漫长的时间尺度下,就算提前或者延后数百、上千年也十分正常。

嘟——!

随着一声宛若洞穿了spirituality world 的号角声远远地扩散开去。

Ah! Ah! 啊!…

众神耳边似曾相识的夸张咏叹调随之响起。

好像圣歌般辉煌而又神圣,但是这种神圣背后却隐藏着难以言述的恐怖,让人简直如临深渊。

就连凡人也naked eye 可见的,一道又一道纯white 的光柱忽然从天而降。

物质world 中,所有transcendent fourth rank 以上的存在,心灵中都蹦出了一条没有以任何文字或者语言为载体的信息——“第二次冲击!”

轰隆——!

好像被某种huge monster fiercely 撞上,the entire world 的spirituality 层面都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比起第一次冲击来的还要猛烈。

那片像是打翻了染料瓶,multi-colored 混杂在一起,让人烦恶至极的污浊in the sky 。

好像神明那样神圣,又像邪灵那样恐怖的纪元终结者——Sun God “托纳提乌”再次显露出了自己的踪迹。

“抬头望去,天空高远;

夜幕降临,繁星满天;

盛世不再,末日降临;

breakthrough 牢笼,觉醒之神;

强势归来,血漫大地;

以祂之名,开创纪元….

恐怖!恐怖!恐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