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world 尽头,已经变成奥丽维娅【蔷薇之母】的原“黄金国度”旧址。

在那个并不完全处于物质world ,而是有些像【圣所】一样半独立于物质world 的Small World 中。

一棵根系深深插入seabed ,枝叶遮蔽金属【大门】,体型硕大无朋的巨树取代了整个“黄金国度”的位置。

哪怕整个物质world 都打成了一锅粥,可这里却依旧是一片岁月静好,仿佛Human World Immortal Realm 、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

“传说中,有一个国家里存在一口被污染的泉水,如果喝了就会变成‘疯子’,行为准则和过去迥异。

当所有国民都喝了泉水,只有最贤明的国王自己没有喝的时候。that many 数人的行为准备,就会变成整个社会的行为准则。

所以,国民们都觉得彼此才是正常的,而唯一的国王才是那个疯子。

面对这种情况,如果你们是那位国王,会怎么选择呢?”

“智慧之神”的女儿“大洋Goddess ”忒提斯坐在木质宫殿的凳子上,摇晃着手中Ivan 珍藏了三十年的品丽珠葡萄酒。

向众人问了貌似是“哲学”实际是“现实”的问题。

事实上,“海上王权”阵营的所有【神性生物】以上的存在本体,在很早之前就集中到了这里。

既然知道Evil God 的最终目标是“门后”的【莫比乌斯之环】,祂们自然impossible 没有准备。

【万物丰穰之神】Ivan 、【星月Goddess 】奥丽维娅、【丰收Goddess 】Angie 、【wind and rain Goddess 】Anita 、【时钟塔】Milan ;

【圣天使】贝勒努斯、【胜利天使】阿德拉斯特、【黑海Goddess 】希波诺厄、【蒸汽和机械之神】瓦特、【真理具象·Demon God 柱】所罗门;

【大洋Goddess 】忒提斯、【天空Goddess 】库鲁忒娜、“海怪之王”克拉肯、“真理之门学派”翠鸟、“梦报神”宁芙、“玫瑰王冠”Livina 一个不落。

忒提斯问的是一个两难的现实问题,对物质world 的Demi-God 来说尤其如此。

拒绝同流合污,就是躲到门后的,等待不知多久才来的救赎;选择同流合污,就是跟随True God 前往下一个纪元,将自身道路、认知、审美从根源上扭曲。

已经成为此世最强预言家的Milan ,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长相思:

“纪元之间并非毫无联系,我已经偶尔能看到下一个纪元的景象,第六纪元应该会是一个Spiritual Body 的文明。

到了那个时候,邪灵、鬼怪、人类中的心灵能力者以及宁芙夫人这种【梦境领域】的transcender ,大概会前所未有的强盛起来吧。

不过,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审美问题,可能会以触须、粘液、内脏、脑浆为美吧…”

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先打了个哆嗦。

忒提斯hearing this 却是嫣然一笑,端起酒杯向着正亲自下厨帮大家(主要是奥丽维娅)准备战前餐点的Ivan 颔首致意:

“感谢Garrett Your Majesty 的‘星际移民计划’能让我们免于这种痛苦的抉择,我听说在‘海上王权’Your Majesty 的【权能】帮助下,计划进展…”

正在这时。

包括Ivan 在内,一群人豁然起身looked towards 头顶风云色变的天空。

“灵界的第二次冲击?怎么会这么快?而且恰恰是在Evil God 来袭的时候?!”

以【纳吉尔法】24节的速度,正常到这里还需要七八个小时,battle strength 对比不太吃亏的祂们,只是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地做着准备。

完全没有料到中间会出现这种诡异的变故。

“…祂归来时,murky heavens dark earth ;

愚昧之辈,众生Sovereign ;

人类匍匐,众神敬畏;

starlight 闪耀,rays of light 灼热。

这就是末日降临时….

极度极度极度恐怖….”

在那个空洞洞的诡异歌声中。

in the sky 宛如涂鸦般的污浊夜空,好像要从“画布”上渗出来,将这片生机盎然的物质world 通通变成诡异画作的一部分。

Ivan 曾经见过一次的,中间镶着一张苍老人脸的golden 圆盘,依旧盘踞在夜空的中央。

名为Sun God ,却没有撒出一点温暖的阳光,只有亿absolutely 不断扭动的golden 绦虫。

不变的是,用黑耀石打造而成的仪刀,从黑漆漆的嘴洞中伸出来,垂涎欲滴,好像是在等待人类奉上人血和人心却供养它。

此外,那些布满天空好像星辰又好像眼睛的事物,也变得越发清晰,每一颗都释放着毫不掩饰地贪婪目光。

即使Ivan 已经从当初的【神性生物】成长为了如今的【Demi-God 】极限,面对这种诡物,依旧没能感到更多的安全感。

只得用力握紧了身边奥丽维娅的手。

……

同一时间。

boundless 宛如silver 海洋般的“众星之海”内,数个雷鸣般弘大而又威严的圣音,撼动了一颗红、黑、金三色的浩大星辰:

“塞西!你明白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五位出离愤怒的True God “破晓晨曦”、“冰霜之息”、“璀璨星夜”、“Fire of Eternal ”、“海上王权”已经联袂而来。

包围了“黑翼之神”的Divine Kingdom ,对祂发出最严厉的诘问。

虽然贵为True God 的祂们,不会再因为纪元灾变而陨落,但Evil God 集团提前引动了“第二次冲击”的行为,也大大打乱了祂们原本的计划。

如果这样祂们都不有所表示,可就真的变成神殿中的泥胎木塑了。

至于七神中的最后一位“怒嚎风暴”毕尔瑞司,则是一如既往地没有存在感,五位True God 谁也没有在意。

“怒嚎风暴”本就是近千年以来,only one 位没有派遣任何天使降临人间或者彰显Divine Vestige 的True God ,属于祂的教会组织“风暴王庭”也从不热衷于扩大信仰。

transcendent world 中有人猜测这位True God 已经陷入了永眠,也有人说其实祂已经超脱了True God 的层次不再关注人间…

实际上,几位True God 清楚祂在很早之前就追随先人的脚步同样进入了灵界探索,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面对五位来者不善的同阶True God ,现身出来的塞西却是不慌不忙:

“hahaha ,我在做什么?当然是在创造New World 啊!可惜New World 中并没有各位的位置…”

“看样子你早有准备,就算是抛弃自己的【Divine Kingdom 】也在所不惜了。”

“破晓晨曦”声音微寒。

只因为出来的“塞西”只是一个连【神性】都没有的化身。

显然“黑翼之神”的True God 本体,早就已经提前去往了除“众星之海”外,唯一能容纳True God 本体的——灵界。

不等最为敌对的“海上王权”开口,several decades 前刚刚跟塞西闹了点小矛盾的“Fire of Eternal ”转头looked towards 几位True God 提议道:

“收拾塞西的Divine Kingdom 不急在一时,我准备化身进入物质world 拨乱反正,履行一位True God 的职责!各位意下如何?嗯?”

不等一众True God 做出反应,物质world 中却又有了新的变化。

“啊!!!”

四十二位形态各异的Demon God ,被Evil God 们从封印中重新唤醒。

可是还不等他们求饶,就已经被一个个钉在了【纳吉尔法】甲板上,延伸出来的如同肋骨般的尖刺上。

伴随着祂们凄惨的哀嚎,生而为神的“mysterious 本质”在眨眼间便被这艘如同monster 般的battleship 通通剥夺。

“hahaha ,【纳吉尔法号】启动【神话仪典】!”

呼——!

spirituality 的world 中,一种好像只有world 迟暮才会发出的昏黄rays of light 冲天而起,直射漂浮在in the sky 的Sun God “托纳提乌”。

ka-cha !

一声锁头嵌合的脆响过后,整片天空好像变成了一张真正的抽象派油画,托纳提乌不再诡笑,星星也不再眨眼,浓稠污浊的夜色也完全凝固…

【神话battleship ·纳吉尔法】的能力,神奇程度远胜【幻境城号·Smaller Thousand Worlds 】的【神话典仪·末日黄昏】!

以42位至少也是【神性生物】的强悍存在作为祭品,才能发动的强绝技能。

【末日黄昏】配合新旧纪元规则的冲突,临时造成实质上的“Danger Land 天通”封闭world 。

让灵界这个链接着所有world 的中转地,断绝了物质world 与“众星之海”之间的所有通道。

已经降临的天使回不去“众星之海”,【Divine Kingdom 】中的天使自然更无法降临,就算是True God 的六翼化身也是一样。

这标志着:维持物质world 整体平和的最强“稳定器”…失效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