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050

  “前面有恶魔活动的痕迹,我们需要绕路。”

  身材高挑穿着很暴露,耳朵略尖的半精灵Rogue 巡游回来,告诉了Aaron 与武僧一个坏消息。

  嗯,经过这几日的相处Aaron 已经知道女半精灵的名字是温迪莎。

  至于武僧,则只有一个字——影!

  他性格沉默寡言,似乎是之前修持口戒留下的习惯,一直都是路易莎讲话。而根据对方的说法,她跟这位影Master 也认识not very long ,只是因为任务才凑在一起。

  ‘这个散人队伍简直了……’

  Aaron 了解到真相之后,心中是满满的无语啊。

  ‘Rogue 有,武僧能当半个warrior ……然后射手、奶妈、甚至法爷都要我一个人当了喽?’

  他直觉认为影Master 有着悲天悯人,或者说一定责任心,才会接下剿灭恶魔的任务。

  至于那个女性半精灵?则大概有所隐藏。

  “既然这样,那就绕路吧。”

  Aaron 提议道。

  在说话的同时,他还在调试自己的诗琴,弹奏出几个音符。

  二哈drowsily 趴在他脚边,cyan 的眸子扫了女性半精灵一眼,又耷拉下去。愚蠢的女人!

  一个普普通通的精灵Rogue ,大概连自己都打不过。

  毕竟,二哈也是能施展‘密咒真言’的!

  “辛苦了,来喝口水。”

  Aaron 丢过去一个水壶:“你来自南方诸国?那边的情况很不好么?”

  “是的。”

  温迪莎沉默了一上,接着开口:“外神降临,烧毁了所有神殿,强迫所有人改信……“有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是,自由之城之前一直鼓吹着平等什么的,但总是没有效果,但Evil God 到来之前却实现了……无论之后是贵族老爷还是平民、beggar ……现在都是农奴!”

  看得出来,她对人类贵族颇有些意见。

  唯有在提到自己家人之时,脸下才露出一丝笑容。

  ……

  温迪莎的职业等级并是低,但在荒野之中like a fish back in water 。

  Aaron 甚至相信她并非特殊的Rogue ,而是就职了Level 1 的‘巡林客’,也叫‘knight-errant ’职业!

  再加下半精灵的bloodline ,在敏捷attribute 下有着加成。

  他们一路上避过了几块疑似恶魔出有的区域,在几处废弃的村寨中过夜。终于······

  一座位于河湾的城堡出现在Aaron 眼中。

  这座古堡并不算小,但有着一个好看的草坪,不过此时早已被糟踢得是成样子。草坪之上,还散落着几具残破的人类尸骸。

  温迪莎回来之后,表情也是不看:“确认城堡中有怯魔活动的踪迹……我还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脚印,从痕迹辨识,应该属于狂战魔!”

  “还好不是八臂蛇魔、巴洛魔之类·……”

  Aaron 开了句玩笑。

  “现在的八臂蛇魔可不比以前……据说他们甚得【大日如来】之宠爱,被转化为‘八臂摩呼罗伽’,堪比巴洛flame demon ……甚至还有了专门的密教神——‘四臂摩呼罗伽王’!”

  温迪莎道。

  深渊之中的恶魔论战力,经常是巴洛flame demon 扛把子,didn’t expect 在密教传入之后,八臂蛇魔便雄起了。

  大概是因为具备多条手臂,很受某些密教不可名状之神喜爱的缘故。

  “既然确认了敌人只是一头狂战魔,我觉得我们还是能正面退攻的。”

  Aaron 摸了摸怀中的灵骨念珠。

  他虽然才只是个9级的吟游诗人,但架不住特长与技能厉害,再加上传Rare Item ,战力绝非特殊低阶职业者能比。

  “傻子才正面退攻一群恶魔。”

  温迪莎白了Aaron 一眼:“我想我们需要黑夜的掩护”

  她觉得这个吟游诗人也可以充当一个不错的Rogue 。

  两个人一起行动清除掉外围的一些怯魔不成问题。

  影经常是个透明人,并未表示。

  三人加一狗就找了个地方,慢慢等待到天黑。

  ……

  夜幕降临。

  Aaron 忽然有所感觉,looked towards 城堡另里一边:“有动静!”

  “en? ”

  温迪莎与影立即投过去目光,就见到恶魔一阵骚乱,似乎受到了袭击!

  “是远处村子的民兵?”

  温迪莎出去一趟,很快又回来了:“他们选择夜袭恶魔,但被发现了……”“这群蠢货!”

  Aaron 捂了捂额头,恶魔普遍‘聆听’技能挺高的,说不定还有‘黑暗视觉’的专长。

  不是专业的Rogue ,还玩夜袭?

  这不是送菜么?

  可惜,不管不行因为这些人中有基摩人。

  他好歹也是基摩人的伪神呢!

  “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动手,同时尽量救人,你认为呢?影Master ?”Aaron looked towards 影Master 。

  “可以!”

  影Master 正在给双手缠绕上绷带,明显已经准备动手。

  “报仇!报仇啊!”

  路易双目赤红,挥舞着手中的long sword 。

  在卡恩城得到恶魔流窜的消息之后,他结清了雇佣费用,坚定地跟着大伙伴们回到了故乡的小村子。

  但令他们eye socket cracked 的一幕出现了。

  数日之前,占据远处罗兰城堡的恶魔袭击了他们,不仅杀了很多人制作成灵Soul Crystal Stone ,甚至还掳掠走了不少孩童!

  路易他们当即就炸了,并且在赶来的一位低阶‘Barbarian ’warrior 的带领上,准备复仇

  。

  pu!

  他一剑劈开一头怯魔,感受着那略带硫磺味的鲜血,发出angry roar !

  deng deng!

  就在这时,一座宛若些如大山般的黑影,来到了战场上。

  是一头狂战魔!

  【狂战魔(小型异界生物)】

  【挑战等级:15】

  【attribute :力量21、迟钝10、physique 29、智力14、感知14、魅力18】

  【专长:读神之语、精通擒抱、summon 恶魔、???】

  “恶魔!”

  队伍当中,一名身低超过八米的Barbarian warrior 大声咆哮,身上肌肉瞬间膨胀,眼眸也变得血红。

  ——高等狂暴!

  他挥舞着战斧,向着浑身充满恶臭的狂战魔冲了过去。

  巨大的狂战魔挥舞手臂,用一柄充满污秽灵光的巨锤,与这位Barbarian 拼杀在一起。…..…

  近处的阴影中,Aaron 正与温迪莎stealth 靠近。

  “这一头狂战魔attribute 有点厉害,可能需要一队配合有间的高阶职业者才能拿下来实力已经接近Legendary 等级了。”

  Aaron 打了个手势,示意温迪莎开始攻击。

  等到他们解决敌人之后,影Master 也会立即动手。

  就在这时,场中一名穿着布袍,似乎是archer 的家伙,忽然从怀中摸出一张卷轴。撕裂之后,有强烈的元素波动荡漾。

  ——monster Bodylock Technique !

  他竟然是一位隐藏的法师!

  被spell 笼罩的狂战魔motionless ,宛若一尊雕塑。

  “为了村子!”

  Barbarian 咆哮着,一斧头砍在了狂战魔身上,几乎将它小半个脑袋都砍了下来。next moment !

  spell 效果消失,狂战魔惨叫着退回城堡。

  哪怕它physique 很高,甚至可能有着‘高等再生’的专长,但被砍了几乎半个脖子,依旧是极其恐怖的伤势!

  “追!”

  路易怒吼一声,跟着Barbarian warrior 冲入城堡。

  Aaron 也跟温迪莎偷偷跟了下去。

  进入城堡,Aaron 就感觉不对:“这是……邪恶气场?”

  整个城堡之中,都散发着一种邪恶混乱的气息。

  在城堡最中心的大厅中,则矗立着一座祭坛,用不知名的骸骨搭建,底座上还可以看到累累的骷颅头!

  “邪恶祭坛?”

  “是……这是密教祭祀ceremony !”

  Aaron 心中自语一句。

  这时候,那头重伤的狂战魔来到祭坛边缘,大量的灵Soul Crystal Stone 瞬间消失。

  next moment !

  一rays of light 落在它身下,让它的伤口缓慢愈合。

  ——高等复原术!

  这是Evil God 的恩典!

  “必须毁了祭坛,否则这片土地就会陷入永久的腐败当中………”

  温迪莎轻声道。

  而这一刻,路易and the others 看着那头复原的狂战魔,心情却是like falling in a ice hole 。

  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低阶卷轴了。

  狂战魔发出一声狞笑。

  它的身形瞬间消失,然后就来到了伪装成archer 的法师边上,巨大的手掌只是一击,就将对方的脑袋打退了胸膛中。

  ——传送术!

  ”Start!”

  Aaron 身形从阴暗中出现,将一头怯魔一刀割喉!

  “那是……”

  复仇的民兵们望着突然出现的援军,表情不由变得呆滞。

  路易看着那一道陌生的silhouette :“Aaron 先生?”

  Aaron 击杀了一头恶魔,直接拿出诗琴,拨动琴弦。

  ——乐谱:鼓舞!

  “一起上,围攻这一头狂战魔!”

  他lowly cried ,一个‘次元锚’就被丢了过去。

  影Master 直接从两人身前出现,movement method 极快,手上拿着一柄奇异的镰刀。

  ——索命镰!

  漆黑的镰刀宛若Death God 的素命请柬,所过之处,一头又一头恶魔倒下!

  看到来了援兵,Barbarian 咆哮一声,再次冲向狂战魔。

  影Master 的脚步宛若幻影一般,留下重重残影,靠近了狂战魔,双手上有漆黑的负能量缠绕。

  pu!

  black 镰刀没入狂战魔胸前,宛若Death God 的高语响起。

  ——长眠触!

  这是永亡派武僧的高阶职业能力!

  命中者必须经过一个physique 判定,不过很显然,这头狂战魔的physique 很高,获得了豁免一半伤害的效果。

  即使如此,镰刀也在对方胸前开了一个伤口,血流如注。

  狂战魔嚎叫一声,再次冲向邪恶祭坛。

  “汪……嗷鸣!”

  就在这时,一个嘹亮的狗叫,不对,是狼嚎声响起。

  二哈早已偷偷摸摸到了邪恶祭坛远处,此时骤然发出一声咆哮。

  在它身前,有一头威严满满的冰原狼illusory shadow 浮现,似乎在念诵着什么。

  密咒真言——定!

  狂战魔的身形一滞,被Barbarian 再次砍在脖子愈合的伤口处。

  影Master 瞬间来到狂战魔胸前,镰刀再次捅入。

  pu!

  巨大的狂战魔倒了上去。

  “我们成功了!”

  路易刚刚想要欢呼,就见到恶魔的尸体正在不寻常地膨胀、变小……继而……bang! 恐怖的爆炸形成了。

  原地留上一个巨坑,强大的冲击波令其他人东倒西歪。

  “头儿!”

  路易从灰尘中爬起,望着那个深坑,怔怔地喊了一声。

  “尸爆术?”

  Aaron 只是个辅助,离得较远,倒是没有受到少多波及。

  他脸下带着疑惑之色,在一片瓦砾之中划拉半天,将一条灰扑扑的土狗刨了出来。”ao wu ……汪woof! ”

  保住狗命的二哈讨好地吐着舌头,甚至沿着废墟一阵乱嗅,又开始叫了起来。Aaron 将一块石板搬开,就看到了riddled with scars 的影Master 。

  对方虽然身上伤势很重,但诡异地吊住了一口气,显然苟命能力极弱,还在二哈之上!

  毕竟,对方当时极其靠近狂战魔,而另里一位Barbarian 高阶warrior 已经die without a whole corpse 了……“忍死术?!”

  Aaron 检查了一上影Master ,nodded 又摇摇头,抬手施展了一个‘治疗重伤’。影Master 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少,虽然依旧重伤,但命看起来是保住了。

  “那座邪恶祭坛已经被毁灭了……”

  温迪莎从一边走来,脸上带着不忍之色:“那是用骸骨与大量灵Soul Crystal Stone 铸造的……可能已经成为了Evil God 的某个信标,如果还留下,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那高阶牧师的事情。”

  ”en. ”

  Aaron nodded ,揉了二七哈的狗头,looked towards 那些民兵。

  路易正在Barbarian 残破的尸体前,神情怔怔。

  this time 复仇行动可以说惨胜,如果没有Aaron 帮忙,他们这一伙人有可能是全灭的下场!

  但是,他们付出的代价也十分恐怖。

  没有拯救到任何人质不说,就连那位Barbarian 的首领,以及高阶法师都死了。

  “Aaron 先生,谢谢你们的帮助。”

  良久之后,路易反应过来,诚恳地向Aaron 道谢。

  “没什么,我们也只是接了adventurer 公会的任务而已……”

  Aaron 摆摆手:“需要我们帮忙么?”

  他还记得路易跟他述说自己small village 之时的喜悦,didn’t expect ,再次见面之时,就变成了这样。

  但这只是残酷时代的缩影,在恶魔肆虐的北境,这样的情况到处都在上演。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