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14

  第1114章 脱身(3800 4000补)

  大图书馆内。

  Aaron 合上了《贵族文章与王室bloodline 图谱》,脸上浮现出looked thoughtful 的表情:“有趣!”

  斯崔克觉得这本书腐朽、陈旧……记载着一些无用之物。

  但如果仔细研究,追溯贵族们复杂的bloodline 谱系之后,却会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些dukedom 、王国……不仅统治十分稳固,并且相互联姻、甚至崇尚近亲繁殖……偏偏王位还十分巩固。”

  “甚至……追溯到最后,所有Royal Family 与大贵族,都是出自那几个家族……整个亚德森continent ,都是如此。”

  “哪怕期间有些反复,最多数十年,不超过一百年,就会立即拨乱反正!”

  “就好像……有着一只无形大手会定期梳理一般……”

  Aaron 合上古老的书册,眸子里带着期待:“根据估算……下一次清理,就在未来一到五年之间了……”

  “所以……也是时候该抽身离去了。”

  他想到这里,从怀里拿出一个水晶瓶,拔开瓶塞,将里面殷红的液体直接倒进嘴里。

  这是Aaron 最新配置出来的‘红山药剂’。

  服用之后,将刺激精神,直接进入demonhunter 的第二次突变阶段!

  当然,在此之前,他也做好了各种准备,将身体素质锻炼提升至Peak 。

  并且,推演出了最为适合自己的Meditation Method 。

  当药剂进入腹中之后,Aaron 略微弯下了腰。

  成为正式demonhunter 之后,被一份药剂搞得生不如死,大失仪态那种事,根本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的嘴唇颤抖着,精神开始发散、蔓延……

  红!

  入目所及,是一片猩红!

  在那猩红的中心,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不……

  那不是高山!而是……某个巍峨的躯体……只剩下一半的躯体。

  它蓦然翻了个面,露出半张惨白的女人脸庞,眼睛死死盯着Aaron ,张开大口,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可惜,她没有一点声音发出,嘴里也是一片黑洞。

  Aaron 豁然一惊,整个人都苏醒过来。

  他摸了摸额头,发现是一片冷汗。

  背后一阵阵发寒,似乎也湿了一大块。

  “demonhunter 的起源……看来也包含着什么秘密啊,有趣,真是有趣!”

  Aaron sneered ,扫了一眼attribute 栏:

  【姓名:Aaron (佐罗)】

  【innate talent :immortality 】

  【年龄:107】

  【职业:demonhunter (Master 级)】

  【基因突变:二次】

  【基因能力:血之涌动、血之操纵(单人)】

  【技能:读写(Master )、草药学(Master )、sword technique (Master )、骑术(Master )、野外生存(Master )、蝮蛇吐息术(Master )、影龙Meditation Method (Master )、血之Meditation Method (Master )……】

  ……

  “血之操纵……单人?我可以操纵单独个体体内的血液?”

  “也是一个废物技能,虽然单挑还行,但群攻有什么用?”

  Aaron 也感受到了基因的桎梏。

  很显然,如果不是事先预留了余地,this time 晋升绝非如此轻松。

  “也罢……就让我试一试吧。”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走出图书馆。

  “Aaron Master ,您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一名负责监视他的demonhunter surprisedly said :“这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请医生来?”

  他也有负责Aaron 安全的责任,一旦这位草药师出了什么事,耶格一世绝对不会饶了他的!

  因此一边问,他还一边上前搀扶。

  呛!

  next moment ,Aaron 就随手拔出这位demonhunter 腰间的long sword ,刺入这位demonhunter 的胸膛!

  “你干什么?”

  另外一位demonhunter 拔出long sword ,跳开老远。

  可惜,现在已经是深夜,图书馆附近根本没who 。

  “当然是……杀你啊!”

  Aaron 狞笑一声,摆出一个突刺的剑势,一个冲锋!

  对面的demonhunter 凝神以对。

  忽然,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流动,似乎凝滞了一下。

  这就仿佛长跑之时突然岔了气,导致的连锁影响是全方位的。

  demonhunter 手中格挡的long sword 瞬间失去力量,然后被Aaron 轻松一剑挑飞。

  “这种力量与技巧……你是……”

  demonhunter 脸上浮现出惊骇至极的表情。

  什么时候,被他们保护的弱不禁风的药师,居然变成了一位demonhunter ?并且还是demonhunter Master !

  这不科学!

  但next moment ,Aaron 反手一剑。

  耀眼的sword light ,就成了他最后看到的Human World 之景象。

  击杀两位demonhunter 监视者之后,Aaron 将他们的尸体拖到图书馆当中,又将之前准备的一具尸体带了过来。

  这也是给耶格一世一个面子,免得他还穷追不舍。

  继而……恐怖的火焰自图书馆开始燃烧,渐渐形成一朵黑夜中的火炬。

  而这个时候,耶格一世大概还在他的王宫中,宴请各位宾客。

  Aaron 最后望了一眼王宫的方向,laughed ,silhouette 没入黑暗之中。

  ……

  时光流逝,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图书馆失火案件,令耶格一世flies into a rage ,在整个王都搜索奸细……

  然后也就那样了。

  虽然死了一位草药学Master ,还顺带捎上两位demonhunter 。

  不过如今的耶格一Aristocratic Family 大业大,投靠他的人有许多。

  斯崔克也足以弥补失去Aaron 的损失。

  很快,斯崔克就成为了耶格一世的首席scholar ,并且名气越来越大。

  他致力于探索demonhunter Master 之上的realm ,并且提出可行性操作,受到耶格一世的重用。

  但令耶格一世不解的是,周边各国既没有承认他的王冠,也没有发兵攻打他。

  似乎在外交上将他集体孤立了。

  这让这位王者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但又不知道该如何破局,只能更加疯狂地追寻所谓demonhunter Master 之上的力量。

  转眼之间,就是两年过去。

  ……

  亚德森continent 之外。

  一艘airship 缓缓靠近。

  它有着several hundred meters 长,十几米宽,在in midair 飞行的速度很快。

  不仅如此,一圈azure 的气流始终萦绕着airship ,让没有遮挡与防护的甲板上站着的人感受不到半点微风。

  “玛斯卡warlock !”

  一名穿着灰色柔软长袍,脸上带着几粒acne 的youngster ,正敬畏地向另外一位black robed old man 行礼:“根据地图,我们已经到达亚德森岛!”

  在甲板之上,还有一些稚气未脱的少年,穿戴着华丽的服饰,一个个脸上傲气十足,却又教养不错,带着拒人于beyond a thousand li 的彬彬有礼,似乎都是大贵族的后裔。

  此时,他们好奇地打量着下方海岸线的轮廓,互相交头接耳:

  “这里就是亚德森岛么?这么偏僻的地方,我几乎只在书里看到过一句……”

  “didn’t expect 在这种地方,也有正式warlock 的后裔啊……”

  “伟大bloodline 在哪里都是伟大bloodline !根据约定,每隔一百年,都会有学派与Academy ,去往亚德森挑选有innate talent 的youngster ,就跟我们一样……”

  “一百年?我们暴风角每十年就有一次……他们好惨!”

  “是啊,据说一些warlock 学徒的家族因此忘记了过往的荣光,沉迷于贵族的争权夺利之中……最可笑的是,还有warlock 学徒甚至因此被刺杀!”

  “啊……谁敢杀害伟大的warlock 学徒?另外一位warlock 么?”

  “不,据说是一些自称demonhunter 的家伙,他们是残次的试验品……据说背后还有一些贵族的推动,所以……也算是warlock 家族的内斗吧?”

  ……

  伴随着窃窃私语,巨大的飞空艇很快在一片平坦的空地之上降落。

  在这里,早已有各国王室成员等候着了。

  他们按照各自家徽的不同,依次排开,最先的是几家出过正式warlock 的家族,后面的是他们的联姻家族与旁系。

  只出过warlock 学徒的家族排在末尾,成员都只有两三个,看起来cowering 的。

  warlock 是很看重bloodline 的职业。

  越是伟大的warlock ,他的后代中越有可能出现更具innate talent 者。

  因此,那些正式warlock 往往都会建立家族,而根据公约,这些warlock 的家族会成为continent 边角地区的王室与Imperial Family ,世代inheritance 下去!

  维系着他们王座的,就是bloodline ,以及定期送家族成员接受检测的权力!

  airship 缓缓落地,似乎没有溅起一丝尘埃。

  玛斯卡warlock 脚下轻轻一点,一只由腐烂血肉组成的秃鹫长鸣一声,将他托举着,来到了等候的一干人头顶。

  “尊敬的玛斯卡大人,我是米斯里家族的佩内洛普!我代表本地五大warlock 家族、以及十七个学徒家族,欢迎您的到来!”

  一位长相甜美可爱,头上戴着王冠的女大公带人一起行礼。

  米斯里家族是亚德森continent 之上,最为强大的‘百森王国’建立者,并且与附近几大王国都有联姻、附庸、保护等协议。

  根据亚德森continent 人的观点,米斯里家族早已可以建立帝国!

  但这一切荣耀与头衔,都不能令玛斯卡warlock 动容。

  他looked towards 这位女孩,脸上忽然浮现出looked thoughtful 的表情:“米斯里家族……伱们家族百年之前,是不是有一位叫做都灵的女学徒被选中?”

  “是的,她是我的曾曾祖母!”

  佩内洛普恭敬而不失礼貌地回答。

  “她已经晋升正式warlock ……”

  玛斯卡脸上略微柔和了一些,停在佩内洛普之前。

  很显然,之前的荣耀与权势,在这位正式warlock 看来not worth mentioning ,唯一值得述说的,就是对方的亲属中有一位正式warlock ,这才是导致他改变态度的关键!

  玛斯卡环视一圈:“人都来了么?”

  “没……没有!”佩内洛普有些忐忑地回答:“还有罗格王国的Royal Family ……他们大部分已经被叛乱的小贵族杀尽,其余小部分已经失去inheritance ,散落于岛屿各处……”

  “罗格?”玛斯卡回忆了一下:“一个warlock 学徒建立的王国?果然跟个笑话一样……那个小贵族是谁?不知道他正在冒犯伟大的warlock bloodline 么?”

  佩内洛普脸上不安之色更加浓烈:“罗格王国的上一任国王死得太早,新一任国王又是个小孩,并未接受光荣的传统教育,并且……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一百年时间了……”

  一百年,在这个时代就是起码五六代人的更迭。

  时光的伟力,会令愚昧者忘记一切!

  “才一百年,就有肮脏卑贱之人,敢冒犯warlock 的荣光么?”

  玛斯卡warlock 的表情越发平静。

  而佩内洛普则变得更加cautiously :“兰凯斯特家族的耶格就是那些叛党的首领……他掌握并优化了demonhunter 的培育方法,并且麾下还有一大批demonhunter ……”

  “你说这么多,是想让我出手?”

  玛斯卡warlock faint smile 地望着佩内洛普,就在这位女大公显得异常不安之时,他忽然露出一个微笑:“可以……只要你们付出让我满意的代价,我并不介意出手一次。”

  ……

  兰凯斯特王国。

  耶格一世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the weak are prey to strong ,只要自己干翻王国,就一定可以获得附近各国的承认,然后再合纵连横,施展外交手段,或许兰凯斯特会在几代十几代人之后,成为亚德森的统治者!

  但现实情况却是……各国高层行动出奇得一致!

  这是小贵族出身的他根本不知道的情报,甚至有些无所适从。

  直到这一日!

  “Your Majesty !”

  耶格一世正在王宫之中批阅文件,一名demonhunter 匆匆跑了进来,脸庞扭曲:“外面……外面……”

  “外面怎么了?”

  耶格一世不耐烦地走出宫殿,抬头望天。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片压迫众生的阴影!

  一艘巨大的airship ,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王宫之上,充斥着来者不善的味道。

  “卫兵!”

  耶格一世大声咆哮着,让自己的宫廷卫军前来护驾。

  这些都是经过他精心挑选的demonhunter ,忠诚度很可靠,很快就汇聚超过一百人!

  但next moment ,one after another 光剑从天而降,将demonhunter 们纷纷捅穿,钉死在广场上。

  一名骑着腐烂秃鹫的black robed man ,慢慢从飞艇中下落。

  他眼神阴鸷,一挥手:“黑暗……桎梏!”

  耶格一世身体周围瞬间浮现出三道black 光环,宛若锁链一般将他牢牢束缚。

  他望着这一幕,脸上并非绝望,而是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就仿佛……一直所坚信的world ,忽然崩塌了一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