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16

  卡迪村。

  Aaron 背着一只麋鹿,一路走进村子,顺带跟村子里的人打着招呼。“佐罗又打到猎物了?”

  “真是厉害啊。”

  此时他的身份,是中年猎手佐罗,双鬓微白,脸上饱经沧桑。Aaron 拿着麋鹿,直接穿过村子,在一处小山坡上停了下来。

  在山坡之顶,还搭建了一处wood house ,用树枝围成篱笆,里面中了不少草药。一名系着围裙的村姑,正在给草药浇水。

  此时听到响动,抬起头,脸上露出笑容:“佐罗uncle .”“嗯,伊里斯在么?”

  Aaron 放下猎物,随手扬了扬腰间的酒囊:“我来找他喝酒了。”“在呢!”

  村姑笑得更加开心了,主动过来打开门,显然对Aaron 非常信任。

  Aaron 解下腰间一只野鸡,递给村姑:“艾莉,把野鸡烧一烧.嗯,不要做派,用我教你的方法,将野鸡切碎,跟野菜一起炒一炒."

  艾莉明显吞咽了一口口水,但又hesitantly said :“好吧.但那样太费油了。佐罗uncle 你一定是因为如此浪费,才攒不到钱娶老婆”

  Aaron rolled the eyes ,进入wood house 。

  屋子里,只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正在抽着一个烟斗。见到Aaron ,也是眼皮都不抬一下:“你又来了.”

  “是啊,伊里斯Old Master ,我又来了。”Aaron 举起手中酒囊:“我请你喝酒!”

  说到这里之时,伊里斯的喉咙明显滚动了一下。

  他虽然对这个贴上来的狗皮膏药很不耐烦,但对方这一手酿酒的手艺,的确令他刮目相看了。

  Aaron 很是自来熟地拿出杯子,坐在伊里斯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

  厨房里面,很快传来了艾莉唱歌的声音,以及炒菜之时油脂跟鸡肉夹杂的混合香气。

  伊里斯望着厨房,laughed ,又looked towards Aaron :“佐罗.你已经等了我二十年了,还没有放弃么?”

  他是知道这位佐罗是一位demonhunter 的。

  但却并不以warlock 为死敌,反而想要成为一名warlock ,倒也真是罕见的奇行种了。“当然.成为warlock ,这是我until now 的梦想!”

  Aaron 坚定地回答。

  自从他安顿好卡西莫多之后,就再次游历continent ,寻找warlock 的相关情报。而在见到伊里斯,确认对方是一位warlock 学徒之后,就直接锁定目标。

  相比于那些aloof and remote 的王室与贵族而言,子然一身的伊里斯明显更好应付。“你拿不出我想要的东西.”

  伊里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记得我跟你说过吧?只要我愿意.我甚至可以建立一个dukedom 、乃至王国、让我的子孙后代时刻享受财富与荣耀,只是我不愿意而已

  “米斯里家族暗藏的高等学徒old monster 也曾经找到我,想要跟我交换知识,我都拒绝了.”

  他属于比较特立独行的warlock 学徒。

  当初也并非那些王室与大贵族的bloodline ,只是机缘巧合,由平民中脱颖而出的天才,又走运通过了考核者。

  等到进阶无望,回到故乡之后,也没有建立家族。

  不得不说,任何群体当中,总是有那么几个特异种出现的。

  Aaron 当然不会放过这个rare opportunity ,直接就死皮赖脸地缠上了对方。然后,这一缠就是二十年!

  “菜来了,记得不要喝太多。”

  就在这时,艾莉端着一盘木盘装的炒鸡肉,放在桌子上,又告戒了一句。“可以,可以!”

  Aaron 笑眯眯地,一口答应下来。

  他当然深刻知晓自己本钱不足的道理,而计划中可能打动warlock 的“wraith 花”,则根本还没有培育出来。

  因此,他所能做的,就只有以情动人.不对,是先跟伊里斯打好关系,然后等到他老死,再打艾莉的主意

  反正他很擅长这一套。

  伊里斯望着Aaron ,有些无奈。

  这个demonhunter 的确有趣,并且能花二十多年的时间陪伴自己,实际上双方早

  已是默契的朋友了。

  只可惜.

  “我到底要说多少遍.你根本没有warlock 的innate talent ,死了这条心吧。”

  伊里斯叹息道:“warlock bloodline 有十个innate talent 等级,一等最高,十等最低,但实际上,Grade Five 以下都基本没有晋升正式warlock 的希望,我当初就是第六等的aptitude ,等到去了warlock continent ,才知道这件事,这是bloodline 的桎梏,极难被打破!我不想一辈子给导师当slave ,因此才消耗掉全部的积蓄,选择跟玛斯卡warlock 的飞空艇回到故乡"

  “所以呢,你能检测aptitude 么?”Aaron 神情莫名。

  “记得我三年前实在受不了,教给你的一幅图案么?那就是检测innate talent 的工具,虽然比较慢也比较模糊,远不如正式warlock 的手段简单准确.但拥有innate talent 者,哪怕是最差劲的第十等,通过想象这幅图画,也能渐渐感受到虚空中的混沌力量。”

  伊里斯摇头:“可惜.你整整三年都没有感受到,代表你的innate talent ,属于11th 等!也就是没有innate talent !”

  Aaron 果然被打击到的样子。

  他looked towards 还在厨房忙碌的艾莉:“好吧.那她的innate talent 呢?”

  “艾莉的innate talent 还可以,算是第七等吧只可惜在这种资源匮乏的地方,能晋升初阶学徒就不错了。”

  伊里斯摇摇头,又警惕地瞪了Aaron 一眼:“我警告你,不要想打艾莉的主意,她才十六岁."

  “cough cough .”

  Aaron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虽然我知道warlock 的后代中出现warlock innate talent 的可能很大,但我是demonhunter 啊!”

  “哦,你是没有生育力的demonhunter 啊,那就没事了。”

  伊里斯patted 额头,laughed 道:“要知道,如果米斯里家族知道艾莉的innate talent ,他们一定会迎娶她,甚至封她为王后的!”

  距离上次innate talent 检测才过去二十多年。下一次还需要等待将近八十年。

  一般的warlock 学徒都活不了那么久。

  因此,continent 上许多贵族都将希望放在了第四、第五代后裔身上。

  并且,这里的warlock 家族虽然拿不出迅速检验innate talent 的办法,但通过类似冥想this method ,耗费时间,粗略判断innate talent 的方法,还是拿得出来的。

  Aaron :.”

  “你当我是who 啊?对了,你今天为什么突然说这么多?”他looked towards 伊里斯,敏锐察觉到了对方的衰老。

  虽然依旧red light 满面,但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回光返照之感。这位中阶warlock 学徒,大概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我今年才七十多岁.warlock 学徒的lifespan 往往在一百岁左右,但长期在实验室的生活,摧残了我的身体.”

  伊里斯抿了一口酒:“佐罗.我的朋友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艾莉。”

  “请放心,我的朋友!”

  Aaron 捶了捶胸膛:“这是男人之间的约定!”-

  夜晚。

  他回到自己的猎人小屋,打开attribute 栏:【姓名:Aaron (佐罗)】

  【innate talent :immortality 】 【年龄:131】

  【职业:demonhunter (Master 级)】【基因突变:二次】

  【基因能力:血之涌动、血之操纵(单人)】

  ······

  在技能一栏中,伊里斯所给的图像依旧没有成型。“果然.我没有innate talent 么?”

  “还是伊里斯故意给了错误的?”Aaron 摸着自己的下巴。

  实际上,这三年来,他everyday all 在尝试观想,从没有一天懈怠。

  即使是此时,他也直接从床下拿出一本厚厚的籍,取出其中夹着的页。

  那是一张泛黄的parchment ,上面描绘着一些漆黑夜空中的星辰,纸张上还散发出一种莫名的香气。

  “这并非warlock 的Meditation Method ,哪怕是学徒级别的,也异常珍贵,impossible 被随意送出"

  Aaron 很清楚这一点。

  “一般的Meditation Method ,应该包含感应、吸纳、运用Three Great Stages .这一幅冥想图,只涉及感应阶段,应该是给innate talent 者熟悉混沌力量用的,哪怕感受到了,也无法吸纳!”

  “即使如此,也算比较珍贵了,兰凯斯特家族连听都没听说过.”“伊里斯是个好人啊,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Aaron 感慨一声,继续观想泛黄页上的星图。

  这并非竭尽全力的冲刺,而是每日的消遣与调剂,equivalent to 例行打卡。毕竟他时间无限,哪怕走错路,都有资格回来再重走一遍。

  今夜。

  情况似乎略有些变化。

  Aaron 的神观想stars ,在他脑海之中,一颗又一颗光点瞬间被点亮。紧接着,他的意识,就仿佛触摸到了一大片黑暗

  无尽的黑雾汹涌,当中似乎有莫名之物游弋,鳞甲厮磨,发出si si 的声响“那就是混沌么?”

  Aaron 睁开双眼,扫视attribute 栏:

  【技能:warlock 学徒Visualization Technique (入门)】

  “果然,那一瞬间不是错觉,我真的感受到了混沌的力量.但却无法引动,更无法吸纳入体内,进行改造.最后形成学徒级别的warlock 戏法"

  Aaron 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按照伊里斯的说法,这种Visualization Picture ,第一次观摩就成功冥想感应到混沌力量,算是第一等的innate talent ,放在warlock continent 也会被各个势力疯抢的绝顶人才!”

  “一到三天之内能入门的,大概是第二等与第三等innate talent ,也相当不错,成为正式warlock 有很大希望。”

  “一个月内入门的,是第四等与第Grade Five innate talent ,具备成为正式warlock 的可能."“超出一个月的,就是Grade Five 以下的innate talent .

  “当初艾莉大概是六个月感应到混沌,已经被划到第七等innate talent 了”“一年没有感应到,也就是没有innate talent 的ordinary person ,11th 等!”

  “我这三年才勉强成功的,又算什么?Twelfth 等么?”

  Aaron 想了想:“或许.innate talent 这个东西,大概人人都有,但第十等级以下的innate talent 实在太过微弱,跟没有大概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一致被划为无innate talent 者?”想想他的经历就知道了,warlock 的Visualization Technique 入门就要三年,正式的Meditation Method 又需要多久?

  更不用说,成为正式warlock 之后,还有更加profound 的Meditation Method 。以这种效率,大概需要cultivation 千年万年才可以尝试breakthrough !有这时间,正式warlock 的骨头都变成灰了!

  但Aaron 的眼睛却亮了起来:“好啊.....只要innate talent 不是0就好,哪怕是0.0001...也有进步的可能!

  至于花时间?

  he’s most fearless 的就是花费时间了。

  “现在.我需要一部真正的warlock Meditation Method ,哪怕只是学徒级!”

  “然后,就可以引入混沌力量,激发bloodline ,成为初阶warlock 学徒初阶之后,就是中阶、高阶.最后就是成为正式warlock !”

  这其中的each step 都很难,光看伊里斯就知道了。

  他去warlock continent 进修,老了回来,不过是个中阶的warlock 学徒!想要成为正式warlock ,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但Aaron 一点也不担心。

  他相信不论何种关隘,自己总能靠着时间,慢慢磨过去!“混沌的力量么?”

  “与spirituality 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力量这个低维world ,也挺有趣的。”如此想着,Aaron 闭上了眼睛。

  屋外的月亮升起又落下。翌日。

  清晨。

  一个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佐罗uncle !佐罗uncle !”“出了什么事?”

  Aaron 走出wood house ,看到了一脸焦急的艾莉。

  “伊里斯爷爷、伊里斯爷爷他.”艾莉的生意中带着哭腔。Aaron 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来到山丘之上的wood house 。

  伊里斯躺在床上,走得很安详。在旁边的桌上,还放着一封信。封面上写着—佐罗吾友!

  Aaron 沉默片刻,打开了信笺。

  “demonhunter 佐罗,haha .我也不知道这是否是你的真名,毕竟demonhunter 的血腥聚会之后,亚德森岛上的demonhunter 就很少见了"

  “抱歉.我就是一个这么多疑的人,如果没有这点多疑的话,或许我早就死了许多次了我曾经秘密监视了你十年,而现在.我的朋友,我要为我的行为道歉!你虽然觊觎warlock 的力量,却能坚守本心,守住底线,我佩服你”

  “最后,请将我的尸体焚烧成灰,然后找个荒芜的地方妥善安葬,作为warlock 学徒,我不确定我死后是否会诈尸,或者尸体变成污染源,或者变成Evil Spirit .haha ,这不是开玩笑。”

  “最后的最后,我将遗产留给了艾莉,请好好照顾她,你也可以向她询问关于warlock 的事情,虽然这些并没有什么用哪怕是我,也在bloodline 的道路上走到了尽头,唉,正式warlock 啊"

  看着末尾伊里斯的名字,Aaron 对艾莉道:“你的teacher 将他的一切都留给了你他走得很安详。”

  “teacher !”

  艾莉跪在床前,失声痛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