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0

  jungle 深处。

  一群十几个高大男人,正围绕着一圈篝火席地而坐。

  在旁边的black 树木上,还有一对男孩女孩,被吊了起来,脸上带着泪痕。

  pa!

  一个刀疤脸男人拿起鞭子,fiercely 抽在小男孩身上。

  ”Ah!”

  小男孩脸上浮现出一道刻骨的鞭痕,发出惨叫。

  “该死的……就是这对小鬼的奶奶,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兄弟。”

  他foul-mouthed 得,往嘴里又灌了一口酒。

  “头儿……”

  旁边一名吊三角眼的瘦子咬了一口羊肉:“那个女人可能是传说中的demonhunter ……除了那些人形monster 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会那么强……”

  “所以………”

  盗匪首领冰冷的目光望向吊三角眼。”demonhunter 是没办法生育的,所以……那大概是她收养的后代。”

  三角眼replied 。

  “呸!”

  首领听到这里,一口浓痰吐在小女孩脸上:“haha ……听到了么…你们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杂种!”

  “话说回来,那个女人还真强啊……我都几乎以为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幸好……幸好她特别蠢,hahaha !”

  盗匪首领从靴子里拔出一柄匕首,在小女孩的脸颊之上来回比划:“哪怕你们不是那个女人的亲人,也是她最在乎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死得太舒服……”

  两个小孩早就哭得声音都沙哑了,此时只能伊伊呀呀得,发出低低的声音。

  忽然……

  a beam of black light 在丛林中一闪。

  一名盗贼胸口中了一throwing knives ,倒了下去。

  “敌袭!!!”

  盗匪首领高叫一声,迅速匍匐在地,握紧了武器。

  踏踏!

  一个脚步声传来,十分稀疏,只有一个人!

  盗匪首领抬起头,就见到one silhouette 从jungle 之外缓缓走来,不由瞪大眼睛:“就一个人…我竟然被一个人吓得…Ahhh ……我要杀了你!”

  他站起身,招呼着自己的兄弟上前,看到一名black robed man 缓缓走近。

  “我很生气!”

  Aaron 的声音冰冷,宛若不带一丝感情。

  “虽然艾莉已经被我放弃了,但总归曾经是我的人……你们竟敢…”

  呛!

  话音未落,Aaron 已经拔出long sword ,一个冲锋。

  他一跨步就越过十几米距离,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仅仅是在冲锋过程之中拔剑,恐怖的势能就将一位匪徒腰斩……

  as everyone knows ,骑兵冲锋之时的杀伤力,往往不在挥刀噼砍。

  他们甚至只需要将刀横放,固定……马匹冲击的力道,就足以割断木桩!

  极致的速度,带来的是terrifying 的杀伤!”又是一位demonhunter !”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同伙来复仇了!”

  盗匪们尖叫着,竟然一哄而散。有组织有纪律的盗匪本来就活在想象当中,更别说他们昨天才刚刚被艾莉杀破了胆子,深刻明白凡人与非人的差距!

  …

  pu!

  ”Ah!”

  Aaron 速度实在太快,逃跑的盗匪被他一个个追上,瞬间砍掉了脑袋。

  等到最后,他回到营地,就见一个吊三角眼将匕首抵在一对男女孩身后:“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他们!他们是那个女demonhunter 很看重的后裔!”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也有一丝暗自的得意。

  那些逃跑的都是蠢货!

  看看……这才是真正聪明人的做法!这些力量强大,不似人类的demonhunter ,似乎一个个脑子都有问题。

  同样的计策,一定可以成功……pu!

  一柄乌黑的飞刀,直接刺穿他的脑袋,掀飞半个脑壳。

  血浆与脑浆,溅了周围一地。

  “白痴,以为我是艾莉么……被威胁之时,最好的做法是将劫匪与人质一起干掉!”

  Aaron 叹息一声,想到了艾莉。

  其实,哪怕grandson and granddaughter 被抓为人质,她应该还是有把握强行救出人质的,只要对自己的身手自信,还有不怕损失。

  只可惜,她的心太柔软了……不愿意自己grandson and granddaughter 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you two ……”

  Aaron long sword 喇喇抖了几下,将这两个男孩女孩的绳索割断:“想活命,就跟我走……”

  小男孩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我……我们…·…”

  Aaron 根本懒得听他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

  当来到营地边缘之时,他十字剑勐地下落,刺入一具‘尸体’的背部。

  那具尸体立即颤抖起来,翻了个身,脸庞狰狞,赫然是盗贼首领!

  对方眼眸中有着不解以及对于死亡的恐惧,颤抖着向天空extend the hand 掌。

  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了下去。看到这一幕,小男孩眼中似乎有了光……

  “然后呢…”

  一群thirteen-fourteen 岁左右的少年男女,围绕在满头白发的古因身边,问着当年的故事:“女demonhunter 艾莉的好友,那位老年demonhunter 左罗……后来又去做了什么事情…是讨伐树精,还是拯救Princess 的诅咒…”

  迪克领。

  老守装人古因满脸皱纹,拿着拐杖:“然后……老demonhunter 也迎接了他的死亡,毕竟……他已经很老了。”

  “这个故事一点都不好听。”“开头精彩,中间还行,结尾太烂了。”

  “古因爷爷一定是故意的,hmph! ”一群小孩跑开,只剩下一个black 卷发的小男孩。

  “亚历山大,你为什么不走…”古因laughed 地问了一句。

  “艾莉……就是我的祖先吧…”亚历山大声音低沉:“古因爷爷……我知道我的祖先并非demonhunter ,你为什么要说一个错误的故事…”

  “有时候,故事的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打动人。”

  古因laughed 一声:“那么……亚历山大,你又想做什么呢…”

  “我想……成为跟我祖先一样的人,我想拥有超越demonhunter 的力量,我不想之前几代的悲剧,在我的下一代中发生!”亚历山大声音低沉:“我观想过祖先留下的星辰图,我是拥有aptitude 者!”

  …

  “很好,看来你的确学会了很多东西。”

  古因nodded :“跟我来吧!”

  他带着亚历山大,来到了守墓人小屋中,将一份地图交给了亚历山大:“你知道……你将走上的道路,名为什么么…”

  没有等小男孩回答,古因就说道:“它名为——warlock !warlock 是追寻bloodline 的一群人,能驾驭火焰与寒冰,能带来幸运与不幸,他们掌握着spell 的力量,甚至可以改变world !而你……同样具备艾莉祖先的warlock aptitude !”

  亚历山大听得心潮悖湃:“要怎样才能成为一位warlock …”

  “我们这里永远也impossible 出现正式warlock ,你需要一个机会,前往其它continent 学习的机会……好在,这个机会已经到了,去海边,找到warlock continent 来的飞空艇并通过考验,你就可以获得一张船票,这是你推开warlock 之门的唯一机会!”

  古因laughed 道。

  “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也不知道该怎么获得门票…”亚历山大目光灼灼地望向古因:“古因爷爷……您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我一定会给你!”

  “一个承诺!”

  古因sighed :“我只需要你的一个承诺,当你学有所成之时,回来一趟……提携一下我的后代。”

  当亚历山大拿着地图与钱袋离开之后,古因站起身,走出墓园,来到一处jungle 。

  not very long ,他就见到了一位戴着斗篷的silhouette :“大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子资助……一路有着我们的人照顾,little fellow 一定能安全赶到airship 降落地的,只是后面的事情,我们就无法插手了……”

  “无所谓,只要这件事办成就可以了。”

  Aaron 摆摆手。

  所谓兴趣与hobby ,其实都是可以后天影响与培养的。

  他当初收留了艾莉的后裔,鼓励他们多多生育,然后筛选出具备innate talent 的child ,等得就是这一天!

  百年一度的选拔之日!

  亚历山大就是他看好的child ,从小就unnoticeable influence 地培养对方冒险的兴趣。

  然后,果然就有了今天这一幕。关键亚历山大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决定!

  ‘有的人笨鸟先飞,有的人后飞,还有的人不飞,干脆下一个蛋,将愿望传给下一代……’

  ‘我就是不飞的那个……warlock continent 太过危险,还是先派人探探底吧……

  至于万一亚历山大失败…

  这早就在Aaron 考虑之内,不过是再派出second round 、third round 的child 罢了。

  作为长生者,他一向很有耐心的。

  “古因,你也做得很不错……”

  他looked towards 完全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古因:“我会奖赏你的……你故意撮合自家后代与艾莉后裔联姻的事情,我就不惩罚你了。”

  “many thanks 大人!”古因立即跪了下去。

  作为知道这world 真相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对warlock 的bloodline 有所觊觎…

  …

  而最温和的方式,就是通过联姻,让自己的家族也拥有warlock 的bloodline ,后代中出现innate talent 者的概率激增!

  他额头既有些冷汗,又有些轻松,等到抬头之时,才发现早已没有了那位大人的踪影。

  “阴影蜘蛛,真是一个terrifying 的组织……据说他们的首领是秘密inheritance 的,大部分高层都不知道蜘蛛的脑袋是谁……”

  西因…中都裳—,.表情不由变得史加谦卑而恭敬,转身回去。

  “亚历山大……希望你能成功吧。”Aaron 一边行走在jungle 间,一边暗自想着。

  他如今已经两百多岁了。

  但相貌依旧年轻,依旧充满青春活力。

  此时,就扫了一眼attribute 栏:

  【姓名:Aaron (左罗)】

  【innate talent :immortality 】【年龄:209】

  【职业:demonhunter (Grandmaster Level )】

  【基因突变:三次】

  【基因能力:血之涌动、血之操纵(单人)、血之领域】

  【Meditation Method :无暗之血(269/3000)(Third Layer )】

  【warlock innate talent :第九等】

  【warlock 等级:中阶学徒】

  【意志:7】

  【法力值:70】

  【0级spell :法师之手、闪光术】

  “第九等aptitude ,果然还是太差了一些,花费这么多时间,才堪堪到达中阶学徒,可以施展0级巫术……”

  “这时候去warlock continent ,就是最底层,不如在新手村称王称霸……”

  “apart from this ,如果亚历山Great Accomplishment 功,希望他能给我带来惊喜……”

  Aaron 早就做了多手准备。

  其中之一,就是给艾莉与古因的后代养成每天写日记的好习惯!

  as everyone knows ,从小养成的习惯很难改掉,并且写日记也并非什么坏习惯。

  哪怕亚历山大失败,Aaron 还会继续培养warlock innate talent 者,送到warlock continent 之上。

  然后,等待他们回归家族,带来底蕴。

  最关键的是,通过他们的日记,了解更多关于warlock continent 的事情!

  “这就是云旅游啊……虽然我没去,但我已经看过风景了。”

  “bloodline 的力量、Power of Time ……”

  ……

  half a month 后。

  Aaron 来到一处洞窟之外。

  将守墓人之位传给古因之后,他一直在亚德森岛屿之上游历,顺带考察每一地的蛇类习俗与文化。

  si si !

  腥臭的味道,从洞窟之中不断向外涌现。

  继而,一条水桶粗细,额头长着black sharp horn ,獠牙宛若匕首的巨大蛇类,从中蜿蜒着爬了出来。

  “婆苏吉之子……看来只是一种失败的bloodline 改进型monster !”

  Aaron 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亚德森岛屿不仅面积很小,作为warlock 的desert ,也没什么进阶资源,最关键的是,还到处都有monster !

  它们大概都属于warlock 的试验品,后来实验园荒废,就逃了出来………

  严格speaking of which ,demonhunter 也算其中的一种。

  而绝大部分都没有什么价值,提供的超凡材料demonhunter 看得上,warlock 却看不上。

  “si si !”

  婆苏吉之子吐出purple black 的信子,突然向Aaron 冲来。

  “摩耶那!”

  下一瞬,Aaron 手中抛出一蓬powder ,嘴里飞快念动咒文。

  虚空之中的混沌力量被引动。chi!

  剧烈的white light 浮现,宛若箭失一般,刺向婆苏吉之子的竖晚。

  婆苏吉之子惨叫一声,它原本就是喜欢阴冷潮湿黑暗环境的生物,眼睛更是薄弱点,受不了强光。

  而放了一个闪光术之后,Aaron 就拔出十字剑,一剑刺入了婆苏吉之子的七寸所在……

  片刻后,他拿起一支试管,在巨大的蛇尸之上接了一点婆苏吉之子的血液:拿回去研究一下,希望有点线索吧……”

  《大明第一臣》

  mysterious 之劫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