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1

  一处乡间别墅。

  木质的篱笆围了一圈,庭院里种了一种purple 的铃铛花,宛若一串串小铃铛挂在那里。

  每当微风吹拂,悦耳的铃声就荡漾开来。

  这是Aaron 为自己准备的一处宅邸。同样的别墅,他在整个continent 范围内还有几十座。

  不得不说,时间是积累财富的好帮手。

  而在这些别墅当中,还有阴影蜘矜的steward 、侍从、demonhunter ……为Aaron 处理杂事。

  药剂室内。

  他拿起一根试管,凝望着其中一点purple 的血液。

  中阶warlock 学徒的spirit strength ,直接探入试管当中,不断摸索、探寻……

  si si ……

  Aaron 彷佛听到了什么声音。

  黑暗之中,宛若有鳞甲之物潜藏……但等到他想要追寻更多之时。

  卡察!

  Aaron 睁开双眼,看到试管玻璃碎裂,里面的血液正在散发出白雾,飞快蒸发……

  “又失败了…”他喃喃一声。

  晋升demonhunter Grandmaster 之时所看到的幻象,一直让Aaron 心头沉甸甸的。

  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没有任何一位demonhunter Master 能通过那种幻象与考验!

  光是蛇之母与恶之花的吃语,就可以让demonhunter Master 疯狂与崩溃!

  ‘或许……这才是demonhunter 试验全部失败的原因。’

  他心中有些猜测,而对蛇之母更起了兴趣。

  “不i过现在.可以确定澹苏士>了幻象略微有着一点关系……这就足够

  了!”

  “我需要寻找更多、更多……”

  Aaron 思考良久,走出房门:“给我准备温泉……当洗完澡后,我希望能见到一桌百森宫廷宴席。”

  “是!”

  一位侍女飞快躬身退下。

  而另外一位侍女却没有走,递过来一张纸条:“大人……这是您做实验之时,从星之高地传来的……因为您之前吩咐不准人打扰……”

  Aaron 如今这个身份,是阴影蜘蛛的高层之一,这侍女当然毕恭毕敬。

  “哦。”

  Aaron 接过纸条,打开之后,看到上面写着一条关于某个warlock 家族的情报。

  他nodded ,收好纸条。

  等到侍女离开之后,又掏出一个silver 的金属瓶,将里面一滴液体滴落在纸张之上。

  一行全新的red 文字浮现出来。”airship 已经离开……亚历山大没有音讯,疑似成功登船么…”

  “除非他惹怒warlock ,被弄得skeleton doesn’t exist ,否则还是登船的概率较大………”

  Aaron 将纸条点燃,脸上浮现出笑意:“总算有一个好消息了,今天晚上要好好庆贺一番…”

  Aaron 终究是很有自制力的人。

  稍微放纵一下之后,依旧坚持每天的冥想。

  《无暗之血》其实就是一部bloodline Meditation Method ,bloodline 越强,效果越好,嗜血狂鸟终究太废柴了………

  饶是如此,凭借着不间断的努力,以及attribute 栏的数据化辅助,Aaron 的冥想进度,也在徐徐提高着。

  …

  艾莉是尹里斯估算的第七等aptitude ,花费三年左右的时间,才勉强成为初等学徒,然后就荒废了。

  Aaron 一直辛苦坚持冥想,regardless of weather conditions ,依旧花费了十年左右的功夫才勉强breakthrough 。

  之后就更加艰难,耗费数十年时间,才勉强breakthrough 中等学徒。

  按照他的估算,起码还需要五十多年,或许才能尝试一下,冲刺高等学徒!

  这在warlock continent ,就是标准的废柴!毕竟,越早晋升高等学徒,日后成为学

  正式warlock 的可能就越大!

  一旦超过三十岁都没有成为高等学徒,基本就一辈子无望晋升成为正式warlock 了!

  正因为如此,上Grade Five 的aptitude ,才会受到广泛追捧。

  米上的也不是没有,但冰团I0贝的苦功,以及数倍的资源堆砌!

  按照warlock continent 的标准,Aaron 这种已经可以直接放弃了。

  好在,他自己根本不急,就这么little by little 地积蓄着精神与willpower 。

  Aaron 很清楚服用一些medicine ,刺激willpower 暴增,必然会导致willpower 驳杂的弊端。

  相反,他这种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

  率更高-前提是达到晋升的标准。

  —些效果可叮疑的bloodline 疑聚药剂、willpower 增长药剂,也一直舍弃不用。

  最多保存下来,准备当做日后投资的资本。

  ……

  光阴似流水,一去不复还。

  伴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原本华丽的别墅都变得斑驳,木质腐朽,几经翻修。

  Aaron 也早已舍弃了原本的身份与住址,换了另外一个身份,在continent 上游历。

  这一日。

  他来到了迪克领的位置,望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墓园,略有些感慨。

  “unconsciously ……百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啊。”

  Aaron 瞥了眼attribute 栏的年龄,颇为感叹:

  【年龄:309】

  【Meditation Method :无暗之血(3000/3000)(Perfection )】

  【warlock innate talent :第九等】

  【warlock 等级:高阶学徒】【意志:14】

  【法力值:140】

  【0级spell :法师之手、闪光术、左罗sneak attack 掌、左罗body protection 掌、阳爆术、群体血爆术】

  ……

  他足足花费了六七十年的时间,才将《无暗之血》Meditation Method 修习Perfection ,成功晋升高阶warlock 学徒。

  这种实力,应该已经到了亚德森continent 的Peak 。

  并且,闲着无聊之际,根据‘法师之手’与‘闪光术’两个模板,以及demonhunter 的血液innate talent ,开创出了许多变种的0级巫术。

  可惜,到达一定阶段之后,Aaron 也发现自己进入了某个bottleneck ,长久都没有进步。

  如果是普通warlock 学徒遇到这一点,就必须去找其它学徒交流,更换high level Meditation Method ,或者搜集情报,炼制更高等级的药剂辅助breakthrough 。

  但Aaron 选择躺平!

  bottleneck 这个东西嘛,或许慢慢磨个几百年,也就自然而然地breakthrough 了!

  此时,望着又扩大了一倍左右的雅南镇,以及镇子上大量古因与艾莉的后裔,Aaron 还算比较满意:

  …

  “嗯,second wave 学徒,也已经送到星之高地了……”

  “就是不知道……this time 会有什么惊喜…”

  他发展阴影蜘蛛,有一个原则,就是不碰warlock 相关。

  这样一来,才能足够低调,避免遭受打击。

  而每百年一次的airship 飞来之际,百分百有正式warlock 一路跟随,guarantee and protect ,Aaron 傻了才去打听相关消息。

  等到airship 离开之后,再慢慢打听,岂不是更好么…

  Aaron 很有耐心,在小镇High Level 了半年。这一日,手持一面面鲜艳旗帜的Knight ,fast as lightning 一般,冲入雅南小镇。

  在旗帜之上,还有罗格王国的王室徽章。

  这一幕,让许多小镇居民都忧心忡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本地领主,迪克Baron 就到了。

  对方是一位刚刚继承爵位的youngster ,根本没有见过这种阵仗,脸色有些发白。

  而一位王国公爵,已经带着国王签署的任命,开始大声宣读:“从今天开始,迪克领改为梅尼领,与附近的三个子爵领、五个Baron 领,合并为count 领地,由梅尼家族执掌!”

  梅尼……就是当初梅尼村小杰克的姓氏。

  如今这个家族也在雅南镇开枝散叶。”不!我怎么不知道…这是我的领地!我要向贵族议会申诉!”

  迪克Baron 发出尖叫。

  “这是您的权力,Baron 阁下……但这份命令,实际上是由continent 各大王国、dukedom 联名承认的,你应该知晓其中的份量!”

  王室大公冷笑地看着迪克Baron 。

  放在平时,纵然国王也无法剥夺一位实权Baron 的领地,除非他想开战。

  但现在,这不是情况特殊么…

  镇子上的梅尼家族clansman 已经被这从天上掉落下来的馅饼砸晕了。

  王室大公却没有理会,转身looked towards 一辆Knight 护卫的carriage ,来到窗户边上。

  “米妮Master ,您看这样的安排是否满意…”

  从carriage 上,下来一位穿着绿色长袍,hair grey-white ,戴着black 尖顶帽子的old woman 。

  她望着这个镇子,神情有些茫然:“这就是……我father 的故乡…!”

  “是的……·”

  王室大公带着一丝悲戚地回答。”我想见见古因爷爷……好吧,他只怕也早就死了…”

  米妮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带我去墓园区看看………”

  王室大公脸上浮现出一丝awkward look :“那里已经废弃,但我找人去收拾了……只需要一个晚上,明天清晨肯定能恢复如初!我保证!”

  “梅尼家族中,出了一位great character 啊,你看……连王室都直接册封count ,这在往常不经历一场大战,根本impossible !”

  Aaron 混在人群中,听着镇民们兴奋地八卦与议论:“还有迪克Baron ……这小子一上任就收税,活该丢掉领地啊,haha ……迪克家族的祖先恐怕要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

  …

  他望着米妮Master 所在的方向,略微撇撇觜:“没有发现我…大概率不是正式warlock ……但又受到米斯里等诸多warlock 家族的拉拢与礼遇,看来是高等warlock 学徒的可能很大。”

  “亚历山大的女儿么…”“果然,亚历山大已经死了这是符合他预料的发展。毕竟成为正式warlock 很难!

  而warlock 学徒最多也就活一百岁左右,亚历山大哪怕不遇到意外,也有很大可能老死。

  倒是他的后裔,可能会回到这片土地,这片他们father 的故乡!

  ‘但说实话……能付得起船费的,必然是warlock 学徒……warlock 学徒还回到穷乡僻壤……只能是一个原因,在warlock continent 混不下去了……混不下去好啊,这样的warlock 学徒,才算好欺负!’

  当然,Aaron 并不打算去欺负这些old acquaintance 的后代。

  他只准备等到米妮老死,然后去翻阅一番亚历山大的日记而已。

  如果能找到其它一些重要情报,自然就更好了。

  ……

  从carriage 上,下来一位穿着绿色长袍,hair grey-white ,戴着black 尖顶帽子的old woman 。

  她望着这个镇子,神情有些茫然:“这就是……我father 的故乡…!”

  “是的·…”

  王室大公带着一丝悲戚地回答。

  “我想见见古因爷爷……好吧,他只怕也早就死了……”

  米妮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带我去墓园区看看……”

  王室大公脸上浮现出一丝awkward look :“那里已经废弃,但我找人去收拾了……只需要一个晚上,明天清晨肯定能恢复如初!我保证!”

  “梅尼家族中,出了一位great character 啊,你看……连王室都直接册封count ,这在往常不经历一场大战,根本impossible !”

  Aaron 混在人群中,听着镇民们兴奋地八卦与议论:“还有迪克Baron ……这小子一上任就收税,活该丢掉领地啊,haha ……迪克家族的祖先恐怕要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

  他望着米妮Master 所在的方向,略微twitched his lips :“没有发现我……大概率不是正式warlock ……但又受到米斯里等诸多warlock 家族的拉拢与礼遇,看来是高等warlock 学徒的可能很大。”

  “亚历山大的女儿么…”

  “果然,亚历山大已经死了……”

  这是符合他预料的发展。

  毕竟成为正式warlock 很难!

  而warlock 学徒最多也就活一百岁左右,亚历山大哪怕不遇到意外,也有很大可能老死。

  倒是他的后裔,可能会回到这片土地,这片他们father 的故乡!

  “但说实话……能付得起船费的,必然是warlock 学徒……warlock 学徒还回到穷乡僻壤……只能是一个原因,在warlock continent 混不下去了……混不下去好啊,这样的warlock 学徒,才算好欺负!”

  当然,Aaron 并不打算去欺负这些old acquaintance 的后代。

  他只准备等到米妮老死,然后去翻阅一番亚历山大的日记而已。

  …

  如果能找到其它一些重要情报,自然就更好了。

  ……

  米妮Master 是一个人回来的,并没有其它后裔。

  小镇上一个血缘关系比较亲近的梅尼家族youngster 走了大运,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成为梅尼count 。

  原本的兰凯斯特城堡也经过扩建,变成了一座恢弘伟岸的count 城堡。

  当梅尼count 的堡垒修建完成之时。这位count 也从青年步入中年,学会了妥善地处理领地事务,以及与各个贵族打好关系。

  而这一切荣耀与财富,他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因此,count 大人每周都要去墓园位置,拜访一下那位Old Ancestor 。

  米妮Master 性格孤僻,喜欢安静,因此并不居住在城堡中,而是在修建好的墓园内又开辟了一座小wood house 。

  那里埋葬了许多梅尼家族的clansman ,还有古因Master ,甚至是她带回来的父母之骨灰。

  华丽的carriage 在墓园前停下,梅尼count 下了carriage ,来到一处wood house 之前,恭敬地弯下了腰:“米妮aunt ,我来看你了!”

  “进来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wood house 中传来。梅尼count 走了进去,看见米妮正坐在一张炼金桌前,上面一只black 章鱼模样的生物正攀爬在她的手臂上蠕动。

  无数肥大的水蛭,正趴在她的背部吸血。

  无论看了多少次,这一幕依旧令梅尼count 感到头皮发麻。

  他知道,这是米妮aunt 在一次战斗中受伤的repercussions ,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康复。

  “aunt ,我这次来,是关于罗格王室的联姻提议……”

  梅尼count 踌躇着开口。

  “当我回来之后,梅尼家族是warlock 家族的身份,就隐瞒不住了……”

  米妮Master 叹息一声:“任何warlock 家族都有bloodline 退化的担忧,因此联姻不算什么……我想防备的,是对方将我们家族整个吞并!”

  “吞并…impossible 吧…”梅尼count 瞪大眼睛。

  “黑嘿……在warlock continent ,没有什么是impossible 的,我见过将一整个家族descendant 尽数灭绝的诅咒,也知道六七种抽取凡人bloodline 的办法……”

  米妮Master 冷笑数声:“谁让我快要老死了,而家族中还未培养出第二位warlock 学徒呢……那些鬣狗的伎俩,比起海洋另外一边的continent ,着实低劣了不少啊。”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梅尼count 神情变得极其严肃。

  “很简单,拉一批,打一批……但关键还是要培养出自己的warlock 学徒。”

  米妮叹息一声:“我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你不用来见我了,让我坦然面对死亡吧。”

  《控卫在此》

  “古姑………”

  梅尼count 顿时泣不成声。

  mysterious 之劫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