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2

  望着窗台之上,盆栽之中,一林不断向外延伸触须的black 花卉,米妮不由沉入沉思。

  她想到了童年之时自己的无忧无虑……

  也有长大之后被检测出warlock innate talent 之时,父母欣喜的表情………

  更有冥想的艰苦、成为初阶warlock 学徒的甘甜……

  然后……就是痛苦的来袭!

  父母骤然离去,仇人上门,大战一场,负伤打退敌人,却遭到全面追捕与排挤……

  不得已之下,她主持了分家,自己带着father 的骨灰,回到了father 的故乡……

  现在看起来,亚德森岛虽然狭隘贫瘠,但还算安稳……

  至少,她过了二十多年平静的日子。

  看着那些触须想要逃出花盆,却被花盆边缘的rune 阻挡回去的样子,米妮神情有些恍忽:“什么时候……我总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了…大概……是真的老了吧…”

  她由于受过伤,也活不到百岁大限,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到来。

  但next moment ,米妮的脸上就如同笼罩了一层寒冰。

  无数black 的细线向all directions 攒射,原本的wood house 在顷刻间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剩余的black 丝线宛若铁线虫一般贴地行动,迅捷无比地冲向某处阴暗的角落。

  “唉……”

  一个低低的叹息声响起,一层洁白的冰品浮现,化为盾牌,冻结all around ,阻挡住了black 的铁线虫。

  冰盾之后,是一名hair grey-white 的老者:“米妮……不要过激,我只是想要来交换你手上那件炼金道具……我出一个公爵领如何…”

  ”get lost! ”

  米妮对此只有一个回应。

  不说公爵领真假的问题,对方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你在牵动我的情绪……你想让我软弱…”

  她的头发疯长,顷刻间就与地面上的铁线虫连在一起。

  这些铁线虫瞬间变得灵活了许多,人立而起,飞快攒射。

  pu pu!

  一层层冰粉从white 盾牌上落下。white haired old man 看到这一幕,神情微变,飞快往嘴里灌了一口玻璃瓶里的purple 液体,勐地一喷。

  bang!

  一层dark green 的火焰浮现,宛若火焰一般流动,灼烧black 铁线虫。

  大量black 铁线宛若受惊一般后撤,让老者从容上前数步:“米妮你果然不愧是warlock continent 中闯荡过的,battle strength 比我们强大太多了……”

  “是啊……”

  另外一名red robe 光头middle-aged man 走到老者身边:“我们无意开战,米妮你要冷静……”

  “冷静…”

  米妮望着这一幕,疯狂地笑着:“威尔逊家族、华来士家族…只在米斯里之下的两大warlock 家族,一起合谋我一个old woman …我只恨自己不是red robe warlock 出身,否则早就干掉你们了!”

  “看来,米妮你还是不答应啊…··…”red robe 光头叹息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下一瞬,一张火焰大嘴就出现在米妮背后,当中有无数烈焰牙齿,就要咬合。

  …

  oh la la !

  一蓬水流从天而降,将火焰熄灭。光头middle-aged man cried out in surprise ,脸上浮现出spell 被打断的苍白:“Water Element 巫术…达尔玛…”

  “hehe ,华来士,long time no see 了。”一袭black robe 浮现,来到米妮背后,现出一位穿着black 纱裙的女warlock 。

  她眼睑凹陷,画着极浓的烟熏妆,两行牙齿也尽数涂成了漆黑的颜色:“我可不能看你们欺负米妮……因为,她是我的好姐妹!”

  “现在,你们退去,跟梅尼家族签订永不侵犯的协议,我可以选择饶恕你们。”

  米妮冷声说着。

  作为一位高阶学徒,她哪怕占据上风,依旧很冷静。

  胜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获得足够的利益!

  “不愧是米妮……已经算到今天的这一切么…”

  威尔逊家族的老者叹息一声,眼眸忽然一点点变得明亮:“但是……你有没有预料到,亚德森continent 的warlock 家族,联系远比你想象中密切呢…”

  “什么…”

  米妮一惊,漆黑的铁线虫发丝缠绕自己周身,化为一层坚固的壁垒。

  可惜……已经太迟了。

  一层澎湃的水流,直接涌入她的背后,将她冲出一section length 长的距离,撞在一棵black 树木之上。

  “pu! ”

  米妮神情一变,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达尔玛,你背叛我…”

  “谈不上背叛,我们本来就是攻守同盟。”达尔玛calmly said :“交出你的研究笔记,梅尼家族主动融入我们家族中,不是很好么…warlock 的bloodline 很珍贵,我们也不想屠戮……”

  “做梦!”

  米妮气得脸色发白。

  “米妮,纵然你是高阶学徒,但身上有着旧伤……怎么打得过我们一位高阶,外加两位中阶…”

  威尔逊家族的高阶warlock 老者上前一步,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

  “诸位……能否各退一步…”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谁…”

  达尔玛looked towards 墓园一侧,只见那里走过来一位身披black robe ,戴着蜘蛛面具的warlock 学徒。

  在对方身体周围,些微的混沌力量被引动,竟然形成了一个隐约的银环!

  “高阶warlock 学徒……已经濒临晋升正式warlock 了!”

  威尔逊家族的老者率先发出惊呼:“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在亚德森continent 停驻…”

  他想不通!

  这样的great character ,不是应该早就前往warlock continent 谋求晋升么…

  在亚德森continent ,前途就全废了啊。”阁下是…”

  red robe 光头中年也谨慎问道。

  亚德森continent 的warlock inheritance 都有根源与脉络,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高阶warlock 学徒,简直吓死人了!

  “阴影蜘蛛,Great Elder 安德鲁!”Aaron 随口编了个名字。

  “阴影蜘蛛…”

  达尔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虽然这个组织寄生黑暗,发展得很快,但在之前的她看来,就跟阴沟里的老鼠差不多。

  …

  但此时,显然需要改观了。

  拥有一位高阶warlock 学徒,阴影蜘蛛甚至具备建国的资格!

  “安德鲁阁下……你要管梅尼家族的事情…”

  威尔逊家族的老者郑重询问。

  “是的,我跟梅尼家族的祖先有些渊源,毕竟,我们的inheritance 都来自同一位……”

  Aaron 微笑回应。

  与其让这些warlock 家族多想,不如挑明了。

  “最近数百年的流浪warlock ,似乎只有一位,原来是尹里斯……”

  red robe 光头中年恍然。

  米妮更是对Aaron 投来一道感激的目光。

  显然,她也知晓尹里斯是艾莉祖先的teacher ,这样子双方就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当然,仅仅是基础而已。

  一点渊源,跟现实的利益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

  Aaron slightly smiled ,刚要说话,脸色忽然变得阴沉。

  next moment ,他的silhouette 宛若一个肥皂泡般,骤然破灭。

  而在他立足之地,正有一片旋涡形成。

  很显然,这是一次试探!

  出手的只有达尔玛一位,但威尔逊与华来士家族的学徒,一定会护住她的。

  “你敢对我出手…”

  Aaron 直接咆孝一声,显得非常愤怒:“你在羞辱我,安德鲁,一位高阶学徒的尊严!”

  他一抬手,就有一圈white 的rays of light 炸开!

  ——阳爆术!

  ”Ah!”

  达尔玛惨叫一身,浑身皮肤变得焦black hair 红,彷佛受到了过量的灼射。

  “请住手吧!”

  威尔逊手上浮现出一枚赤red 的珠子。

  但还没有等到他行动,他跟华来士突然脸色潮红,感觉体内的血液几乎要脱离躯体而出!

  这让他们两个不得不立即停止一切动作,维护自身安全。

  而就是这短短时间之内,达尔玛惨叫一声,已经被Aaron 踩着脸,碾压进了地底。

  “安德鲁阁下,请……”

  威尔逊有些speechless 。

  他虽然知道对方是高阶学徒,但他同样是高阶学徒,还掌握一件炼金道具。

  却没有想到,一动起手来,会输得这么惨!

  “你们纵容她试探我,我展露实力……这不是称了你们的心愿么…你们有什么好抱怨的…”

  Aaron 低头,看着达尔玛:“至于你……作为冒犯我的代价!”

  pu!

  达尔玛的一条right hand 臂直接掉了下来,伤口处血如泉涌。

  达尔玛却咬着牙,没有叫出一声,只是默默爬到一边,给自己止血,顺带用阴狠的目光瞪着威尔逊与华来士!

  没有错!

  刚才就是these two people 暗示她稍微试探一下对方,结果出了事又撒手不管,不怨恨他们怨恨谁…

  至于安德鲁,她真的从心底里惧怕对方了。

  “好了……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谁赞成…谁反对…”

  Aaron clapped ,望着四位学徒。

  片刻后。

  “他们……真的离开了…”

  …

  望着三位学徒离开的背影,米妮有些难以置信。

  “每一位warlock 学徒,背后都有一个Great Family 甚至dukedom 、王国……没有十足把握,他们怎么敢跟同级powerhouse 死斗…”

  Aaron 嗤笑一声。

  这也是他早就看出来的东西。

  如果米妮不是濒临死亡,梅尼家族绝对as stable as Mount Tai 。

  “那么……安德鲁阁下,您想要什么…或者说……从梅尼家族身上得到什么…”

  米妮望向Aaron ,表情严肃。

  虽然对象只剩下一人,但结果说不定比之前更差。

  “我所说的都是真的,我的inheritance 来自尹里斯,所以我们算same sect ,不必如此警惕,至少可以将你手里的一次性炼金道具放下……”

  Aaron slightly smiled ,看得米妮有些脸颊发红。

  他pause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需要的不多,我对warlock continent 一直没有印象……所以我需要你father 亚历山大日记的所有抄本,当然,还有阁下的介绍……所有资料,给我复印一份就可以了。”

  “只是这样么…”米妮询问。

  “作为交换,我还可以与你签订契约,守护梅尼家族一百年……最低限度也会保证他们的bloodline inheritance 下去。”

  Aaron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这种契约需要经过见证,一旦违背,付出的代价很大。

  米妮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提着裙摆gave a salute :“请恕我之前太过警惕了,阁下……毕竟,我才刚刚被达尔玛背叛。”

  “没事……”

  Aaron 显得非常大度。

  他所看中的,的确只有知识与情报而已。

  ……

  米妮的速度很快。

  second day ,她就带着大量的笔记本与资料,与Aaron 完成了交易。

  甚至,诚意还十分足,连特殊的巫术技巧都没有丝毫保留。

  可以说,也只有梅尼家族这样根基不稳的家族,才会跟Aaron 完成这种交易。

  任何经过改进的巫术模型,都是一个warlock 最重要的机密,second only to 他们的bloodline !

  Aaron 对此自然笑纳了,并且与米妮签订了具备约束力的契约。

  当完成这一切之后,米妮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也瞬间跌落,回去之后没有几天就传出死讯。

  Aaron 听到消息,只是叹息一声,然后去参加了对方的葬礼。

  一处隐秘别墅。

  大量的日记被分门别类地放好,封壳之上还标注了日期。

  他看了看,翻开最开始的一本。

  【血月历8763年!这是我在飞空艇上学到的历法……据说这历法是为了纪念一位血月warlock ,他曾经达到了Level 5 warlock 的高度,统一了整个warlock continent ……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正式warlock !哪怕我的innate talent 不高,只有第八等……】

  【血月历8764年,我都不知道,world 上居然还有这么多地方、这么多continent ……甚至人类都不是唯一的种族,海洋之中,居然也有城市么…Sea Clan warlock ……他们身上的腮跟鳞片真奇特啊……】

  【血月历8765年,经过一年多的航行,终于抵达了warlock continent 的马恩港,在这里我才被告知,因为我没有携带warlock 的货币,也没有担保人,我只能被动被那些warlock 组织挑选,还必须签订十分苛刻的契约……该死的!从没人告诉我这些!!】

  Aaron 看得很专注。

  实际上,warlock continent 的一些风土人情,他完全可以询问米妮跟其它warlock 家族。

  但这种第一视角的感悟,却是少之又少。

  通过阅读亚历山大的日记,Aaron 自己就彷佛化为一个innate talent 低下的warlock 学徒,在warlock continent 上摸爬滚打,饱经沧桑。

  良久,Aaron 合上一本scarlet 的日记。

  “根据亚历山大所说,他最终选择加入了一个叫做‘血腥之手’的warlock 组织,因为提供的福利最好,契约最不苛刻……”

  “但加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被坑了,这是一个血warlock 组织,纵然在warlock 当中,都是凶残与血腥、黑暗与恐怖的代名词……”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